在这个看脸的社会,你是否过于“爱美”?

发布时间:2018-11-02 2评论 3269阅读
文章封面

我们中国有句古语,“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自古以来,中国是崇尚美颜的。我们用“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来形容著名的四大美人,中国的科考制度也要求着“身言书判”,“身”指的就是“长相身段”。哪怕是人称“武圣”的关云长,人们都以“美髯公”的美名称之。


让我们把目光聚焦回到当下,当今社会对美貌的追求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熊太行先生(《发现》,2017)曾经在一篇文章中阐述过有关职场的“颜值三大定律”:高颜值能让你获得外卡;对门槛不高的岗位,颜值高的人可以绝杀;高颜值的人给人的感觉更好;由此可见,美丽的容貌确实可以让自己更受欢迎,甚至带来更多好处。



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美丽有它的黑暗面。有些人会过分珍惜自己的容貌,把自己的美丽发挥到极致,但如果他们发现了皱纹或瑕疵,就会陷入恐慌。这种恐慌甚至可以让他们四处寻求帮助,比如寻找一名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新的营养师或健身教练。


现在很多人都热衷于整容,从彻底地改换容貌,到细小的局部微整。即使有关整形手术失败导致的严重后果甚至致死的新闻报道层出不穷,但仍旧无法阻止人们前赴后继乐此不彼的脚步。不论出于何种原因,大家的初衷只有一个:为了让自己更加的自信。但是在以这种方式增加自信的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心理动机和负面心理影响呢?


我们今天就来谈谈“从看脸到看心”。


关注于外貌的心理动机包括


1、完美主义:过高的自我要求


通常来说,一个人的自我认知来自两个方面:
他人对自己的评价,以及自己对自己的评价。根据自我认知的不同,有的人在人际关系相处中有不安全感,认为美丽的外表可以取悦别人,也会为自己带来更多的机会。对外貌要求过高,在潜意识里常会坚持不懈地追求一种完美,因此会试图不断提高自己的容貌来达到自己理想中的模样。


2、自卑作祟:获得自我认同感


现今社会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个人的外表,因为人们总是希望自己被别人接受。大家可能通常会认为,只有外表不好的人才会自卑,其实有数据表示,自卑在外型看上去不错的人群中所占的比率比你想象的要高很多(Didie, E.R., Kuniega-Pietrzak, T., Phillips, K.A. (2010))。有些人就是不相信自己有吸引力。他们有扭曲的自我形象,不相信别人告诉他们他们有多么的好看。


因此,在他们看来,每个人都是“骗子”,不值得信任。有些人依靠别人的第一印象反应来定义他们是什么样的人。Ta会把自己看成是一个没有天赋、没有才智的人——除了外表之外,没有什么可取之处。这个时候个人的愿望没有得到满足,或者不被人认同的时候,也会让一些人感到自卑与受伤。因此,没有被满足的愿望会无意识、不断地去寻求满足感,以缓解内心的焦虑,Ta们会通过不断提高自己的容貌获得他人的认同,从而增加自信。


3、心理障碍:躯体变形障碍


几年前在我的诊所里曾经发生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士第一次来我的咨询室。“我很好,”她说,“只是我不喜欢自己的样子。我来这里只是因为我男朋友想让我找一个专业人士聊聊。我请她多告诉我一些她男朋友认为她应该对我说写什么。


“嗯,我就是不喜欢我的样子,”她又说了一遍。“他说我疯了,他认为我需要帮助,因为他认为我很漂亮。”但我认为他只是被他对我的爱蒙蔽了双眼。


当时,我试着让这位年轻女士参与一场关于美和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哲学讨论。我甚至可能会对她产生疑问,为什么她需要更加的漂亮。但在与患有进食障碍的来访者共事多年后,我知道,完美主义、较低的自我评价、羞愧感和情绪失调常常伴随着进食障碍的临床表现,在别人看来微不足道或看不见的缺点被这些来访者严重化,并且无限的扩大。这些症状也可能符合是躯体变形障碍(Body Dysmorphic Disorder)的诊断标准,对这些所谓缺陷的关注可能会干扰个人的社交、学校和工作生活。


躯体变形障碍(BDD)在DSM-5中被列入了和强迫相关的障碍。躯体变形障碍的特征是对自身一个或多个部位感到有瑕疵(缺陷),但这些部位在别人看来并没有问题或只不过是不十分完美。患者在某个时间段会出现反复的行为(包括反复照镜子、过度梳妆、挑皮肤、询问)或想法(如:与别人比较)。



BDD在DSM-5中的诊断标准是:


专注于一处或多处自己知觉到的外表缺陷或瑕疵,而他人未观察到或者认为轻微


在病程中,患者对外表的关注会出现重复行为(例如,照镜检查,过度打扮,挖皮,反复求证)或心理活动(与他人的外表进行比较)。


对外表的关注引起具有临床意义的痛苦,或者社交职业或其他重要功能的损害。4. 对外表的关注不能用进食障碍对身体肥胖或体重的关注来解释。


患有BDD的人完全相信他们的外表缺陷是真实存在的,他们相信自己看起来很丑,或者在某种程度上是畸形的,而事实上他们并没有。患有BDD的人过分关注他们外表的细节,而不是他们外表的“全貌”。他们认为自己的外表非常重要。他们混淆了吸引力和快乐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例如,“我只能在我的外表改善时才会快乐。” BDD患者会经历侵入性思维和/或图像。他们每天花几个小时思考自己的缺点,他们不相信那些说他们看起来不错的人。



对于BDD的心理治疗


莎士比亚说:“There is nothing either good or bad but thinking makes it so.”


认知行为疗法(CBT)教会来访者识别非理性思维,改变消极思维模式。认知疗法强调需要拓宽他们自我价值的基础,包括外表以外的因素(例如,天赋、智力、道德价值)。例如,他们学会以一种客观的、整体的、非评判的方式观察和描述自己的外表(Wilhelm et al 2013)。


总之,这是一个看脸的社会,从进化论来说,社会和文化要求我们趋向完美发展。但我们往往忽视了“完美”的内容不仅仅只有“外貌”。


reference: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Understanding Mental Disorders: Your Guide to DSM-5. 2015. American Psychiatric Publishing.
Fang A, Wilhelm S.  (2015) Clinical Features, Cognitive Biases, and Treatment of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Annual Review of Clinical Psychology 11:187-212.
Phillips KA (2005). The Broken Mirror: Understanding and Treating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Wilhelm S, Phillips KA, Steketee G. (2013). Cognitive-Behavioral Therapy for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A Treatment Manual, New York: The Guilford Press.
Didie, E.R., Kuniega-Pietrzak, T., Phillips, K.A. (2010). Body image in patients with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evaluations of and investment in appearance, health/illness, and fitness. Body Image, 7, 66–69.


0

回复

作者头像

金超轶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金超轶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