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爱,从来不是以“为你好”的名义去伤害

发布时间:2018-10-30 15评论 7442阅读
文章封面
文:壹心理主笔团 | 碗仔
来源:心理公开课(yi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致“拯救”无数孩子的杨永信:真正的爱,从来不是以“为你好”的名义去伤害



- 01 -

多少父母打着“为你好”的名义伤害你


我们这个社会,大多数父母的底色不是悲凉,是愚蠢。


说这句话,源于最近网友的爆料 ↓↓↓


△ 网友爆料杨永信仍在精神科工作


杨永信,这个让很多孩子铭记一生的名字,我们不会轻易忘记。


还记得重庆大学法律学硕士高艳雷,因考检察院失败想继续攻读博士。父母觉得结婚生子才是他最好的出路,他不愿意,随后被扭送至临沂网戒中心,用电击的手段活活逼疯。


王松林,2007 年被家长强行扭送至临沂网戒中心,一年后出院,接下来的两年先后不下 5 次被父母断续送回网戒中心,2010 年,无法承受的痛苦使他心理完全扭曲,在家天台跳楼自杀


△ 当年被杨永信电击的孩子


在父母眼里,那个平日里无论怎么打骂都不听话的孩子,那个小时候乖巧长大后却处处顶嘴的孩子,只要被拉进这家网戒中心 13 号室,交给“医术高超的活神仙”杨永信,让他电击 40 分钟,孩子便情绪平静地被搀扶出来,主动拥抱父母,向父母下跪说:


“对不起,我错了”。


看到效果后,父母很满意,因为孩子变得孝顺、听话。


自此,除了网瘾,只要是早恋的,“性取向有问题的”,叛逆的,不按父母要求填志愿、找工作、结婚生子,40 岁以下的成年人与未成年人,都可以通过电击治愈。


△ 很多孩子因为害怕被电击而伪装,杨永信如是说


他们最爱说一句话:“我是为你好”。


为了你好,你要上培训班;为了你好,你要当公务员;


为了你好,你要在 30 岁前结婚,否则不停地给你相亲介绍对象,再不行就倚老卖老;


为了你好,你要生二胎,满足我儿孙满堂的愿望;


为了你好,把你交给用粗大的水泥钢管体罚的豫章书院,交给用电击逼你听话的杨永信。


即使这家网戒中心早在多年前因采用毫无人道的电击手段,被媒体谴责为“新时代集中营”,卫生部曾发文叫停电击戒网瘾的临床疗法,中心也被关停。


但,有需求就有市场,为了让孩子成为“听话、孝顺,毕业有稳定工作,30 岁前买房结婚生小孩”的乖小孩,热情的父母仍趋势若骛,想尽一切办法,用关系把孩子偷偷送进去。


反正我要的是一个听话的你,不是一个独立的人,只是我的私有财产。


他们不知,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必然会产生自己的意识,而自我意识会将个体变成另一个人,但不是父母期待的那一个。


所以,当你不能延续他们的意志,偏离设定的方向,他们就感觉到背叛,对于背叛者,什么方式都无所谓,只要能纠正“问题”。


- 02 -

被“改造”的孩子背后

都有不为人知的心酸


柴静在《网瘾之戒》的纪录片中,分别问了在座家长和孩子的一些问题,符合条件的人举手。给父母的问题是:


曾经对孩子使用过暴力;


对孩子有过度溺爱;


过于忙自己的事情而不顾及孩子;


有过不尊重孩子独立人格,经常用言语刺伤孩子;


作为父母不懂得该和孩子沟通;


认为孩子属于自己,可以随意支配;


认为家庭的问题与孩子出现问题有关系......



每一个问题,超过 60% 的父母都举起了手。



同样,孩子被问到是否在家庭中遭遇暴力,是否认为自己在家庭中很孤独,是否需要父母的沟通与爱这几个问题。



在场的绝大部分人举起了手。


△摄影机拍到的一角


去年,广东优生优育协会发布了一份儿童心理分析报告显示:一半孩子觉得父母对其关注不够。


“游戏让我的孩子堕落,手机让我的孩子萎靡”.....实际上,很多父母在孩子哭时就甩个 iPad,调皮时甩给老师,放学放假甩给培训班,童年甩给爷爷奶奶,成年甩给社会。


要么忙于工作,忽视孩子的需求和感受,亲子关系淡漠;要么具有极强的控制欲,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孩子身上,只要孩子不听话,就以打骂的方式迫使孩子顺从。


有些人夫妻关系不和,生意失败,童年不幸福,可这些都无法掌控。唯一能掌控的只有孩子,在他们面前树立权威,找到在社会中得不到的存在感。


一旦挑战权威,他们会说:“我养你容易吗?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一边抹泪一边自以为伟大,以长辈的身份对孩子进行打击。


孩子呢?


他们并不懂得如何应对,这些打骂,忽视,使他们失去了真实世界的主体性


如果人在关系中感觉自己是主动的,就愿意进入关系,相反,越是讨好,卑躬屈膝,则越会往后退。一般情况下,只要不时退回相对封闭与安全的空间,就可获得休息,再进入关系。


那些父母眼中不愿意说话,沉迷网络的孩子,没有好成绩让父母体面,没有与同龄人甚好的社交,他们长期被忽视,被打压,被强迫,被压抑。


而在游戏的掩护下,恰好能让他们回到封闭的安全地带,逃避现实的痛苦,寻找身份认同,实现一些真实世界里无法满足的愿望。


克里斯特尔与拉斯金在 1970 年的研究中曾说:


“在自我不足的人格中,通过使用毒品,虽然现实被逃避开来,但这只是暂时的,当现实世界重新回到眼前,他们不得不再次从毒品中获得安慰,从而形成依赖。”


这一解释,在“网瘾少年”身上同样适用。


- 03 -

真正的爱,从来就没有伤害


真正心理健康的孩子,是人的道德感与理想自我的结合。


他们需要被尊重,而不是强行“掰正”。


有人天生就是左撇子,麻烦不要再硬是“纠正”他用右手写字;


多动症孩子天生好动,请不要用绳子强行把他们绑在座位上;


有的孩子天生自制力差,但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事情痴迷,可以引导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曾奇峰说,“孩子在某些能力上的欠缺都是被父母扼杀的结果”。


不要让自己的无知,把他的天赋扼杀在摇篮里,成了千篇一律的普通人。


蓝莓小姐曾分享过一个故事。


她有个 5 岁的侄女,与同龄人一样喜欢玩游戏,上网,但她从来都不会因上网问题与父母吵架。


原因是,妈妈与孩子约法三章,规定每天只能上网两小时,孩子同意。当侄女上网超时的时候,妈妈每次都耐心地蹲下来讲道理,从不打骂。


而且,妈妈尽最大能力陪伴孩子成长的全过程,俩人形成亲密的信任关系。孩子相信妈妈,知道下次还能玩,妈妈也足够相信孩子能做到。


然而,大多数人并不那么幸运。


柴静采访一位父亲:“如果他在里面只是因为对仪器的恐惧而顺从,这是真正的改变吗?”


他说:“他要能恐惧一辈子也未必是坏事。”


心理学家罗杰斯有句话:“爱是深深的理解和接受”。


孩子无条件地接受了父母,父母为什么就不能接受孩子,为什么一定要苛求他们按照你所认为的意愿去生活呢?



请把你的孩子当成一个完整的人,而不是一件物品,更不是对你千依百顺的奴隶。


请给予他们无条件的爱,告诉他们: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会爱你,支持你,而不是如果你不这么做,我们就抛弃你。


请接纳他们的现状,矛盾冲突也好,情绪行为外化(如打架斗殴)也罢,如果不接纳现状,就是不够接纳孩子。


请在每次斥责、打骂孩子的时候,给他们说一声:“对不起”,他们等这句道歉,已等待太久。


- 04 -

每个人,都有权利成为他自己


我至今难以忘怀的,是《网瘾之戒》里的一个画面:


她问一个女孩:“电击疼吗?”


女孩小声回答:“有一点疼,但不是很疼”


“你为什么需要这样的疼痛?”


“她能让我大脑清醒,在内心深处思考问题,是我错了。”


“那你为什么哭呢?”


“我没哭”,女孩一边流泪,一边回答。


“你已经在流泪了。”


“没有,我想待在这”,此时的她泪流满面。



我不知道她是因为恐惧而顺从,还是已经被这种残忍的精神控制发展成“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无论什么原因,她都说自己错了,因为承认错误才能保护自己。


那一刻,我很想抱住她说:“那根本不是你的错”。



现实生活中的我们,父母虽不至于蠢到相信杨永信与豫章书院的地步,但他们总是习惯性地帮我做选择,只需要与同龄人拥有差不多的“配置”,过个差不多的人生就可以。


我不禁想起每次与父母对话的画面:


你和他们讲道理,他们和你说亲情。(我是你妈!)


你和他们说亲情,他们说你年纪轻,什么都不懂。(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


你和他们说想法,他们和你说权威。(你敢和我顶嘴?!无法无天了!)


你无奈地辩驳,他们开始说反话让你内疚。(你翅膀硬了,不用理我们了)


无论你说什么,怎样就事论事,他们都能让你有种摔门离去,拒绝沟通的冲动。


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曾受原生家庭的影响。在蛮横的打压和控制中,度过自己的童年和学生时代。长大后,我们极力想要改变自己,无奈它如嗜血虫般难以摆脱。


我想说的是,不管你遭遇什么,始终相信一定能走出来。千万不要为此感到羞耻,也不要觉得都是自己的问题,你也可以积极寻求心理帮助,慢慢修复创伤。


你可以抱抱冰冷世界里的自己,尽量让自己独立,努力做出父母无法预料的事情(例如世俗的成功)。让父母意识到,你不再是他们的附属,而是与他们一样活生生的、平等的人。


生而为人,每个孩子都应该受到应有的尊重,有权利过自己的人生。


父母易当,门槛只是性成熟,孩子成长却不易。除了金钱成本,它需要的是 50000 次亲吻,50000次 拥抱,同一个道理 1000 次不同方式的交流,还要用不完的耐心,阳光般充足的爱。


有人戏谑:“90 后大概是中国心智最健全的一代”。


希望我们这一代成为父母时,可以真正地让孩子成为他自己。


谨以此文

献给曾经被父母暴力对待的孩子,辛苦了

献给曾经那些“为你好”的父母

你们欠孩子一句“对不起”


作者简介:壹心理主笔团,一群与弗洛伊德抬杠的年轻人。今日作者:碗仔,用颜值说话的记录者。

责任编辑:Spencer 林立洲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