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细语|愿每一个生命都可以被看见

发布时间:2018-10-24 2评论 2623阅读
心灵细语|愿每一个生命都可以被看见-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作者:文朋朋

几年前的一篇旧文,分享给大家,最近一段时间我会经常发原创分享在平台上。


前段时间开会讨论父母成长工作坊的事情。我说我准备写一篇推荐文,同事悦纳说:“你自己还没有养育过孩子呀。”是的,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讲,我曾身为孩子,并且在从事心理学工作以来就在接触面临困扰的家长,以及面临困扰的孩子,还有一种是面临困扰的“大小孩”。这些都让我意识到家庭所带给一个人深深的影响。

 

当家长们或孩子们向我讲述他们正在面临的困扰时,常常会引发我很大的触动。

 

一天早晨,接到一位家长的求助说自己的孩子不去上学了,并告诉家长觉得活着很没有意思。孩子的表达以及不去上学的举动让家长觉得惶恐,他们试图想要把孩子的这个感觉“解决掉”并期待孩子赶快回到学校。

 

记不清这是第多少位家长的述说,当孩子说“觉得活着很没有意思”的时候,我发现有一些家长会因此开始警觉和担心,还有一些家长直接屏蔽孩子的这一表达,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孩子如此的表达。而通常这样表达的孩子,年龄一般在11-18岁,读初中或高中。还有一部分孩子,他们有这样的感受,却未曾向任何人表达,直到成年还继续带着这种无意义感生活。

 

于是我非常好奇的问我的老公,在他上高中时有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他的回应是没有,他说那个时候他是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尽管成绩不太好。有趣的是那希望来自于想早点摆脱压抑的高中生活。

 

之所以会好奇他有没有过“觉得活着很没有意思”这种感觉,是因为,尽管有很多人惧怕自己的亲人或朋友有这样的感觉。我还是需要大胆的承认,我在上学时曾无数次出现过这种感觉:无趣、无意义、不快乐。

 

这让我想到,曾经在心理咨询师小组课上进行的一次高峰访谈:“人生觉得最幸福的时刻”。我连接到的画面是高考的那几天,我满心欢喜的进入考场,带着从未有过的兴奋,趾高气昂的穿过人群。我想我终于可以变得自由了,终于可以过上自己的人生了。如同要结束一场战役,无论结果如何,对我而言结束本身就值得庆贺。

 

然而,进入大学时,我迎来了新的挑战。在我选择的心理咨询专业和英语教育专业之间我的内心反复的摇摆。在父母看来英语教育似乎更加靠谱,更容易找到稳定的工作。开学的一两个月里,我经常陷入情绪低谷,一哭就是好久。我对自己的人生感到失望,因为我对于“心理咨询的发展前景如何是感到茫然的”我无法想象我的这个选择将会带来怎样的后果。那时我多么想听到一个声音说“其实心理咨询专业也很不错”。然而,我无法在外界找到这个证明。内心不断的纠结和斗争是来自于一个选择:我是要过自己想要的人生,还是过父母所期望的人生。我深知父母对我的期望,并带着他们的期望活了那么多年。我不想他们因为我而操心,担心,所以更多的时候我需要依靠自己来做选择,并且确保自己的选择结果是我可以承担的,尽管那对我而言是非常艰难的事情。

 

最终,我还是继续了心理咨询专业的学习,并且在毕业后的五、六年里一直在坚守自己的选择。没有人告诉我答案的时候,我去找寻和创造一个答案给自己。现在回想起来,也许正是从那个时候,我开始更加信任和欣赏自己的选择。

 





最近,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正在高中的教室。妈妈来到学校告诉我“不要再上学了”听到她这句话时我感到非常难过,尽管成绩一般,尽管无数次我也想离开那令人窒息的学习环境,但妈妈真的说让我不要再上学时,我竟感到十分的不舍和难过。

 

当我醒来,身心还带着梦里的沉重感。带着好奇我开始回想整个上学期间我对于上学这件事的态度,最有学习动力的时候是在未上学之前。那时妈妈就开始教我数数,我非常渴望能进入学校,获取更多的知识,觉得求学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然而慢慢的这一切变了味道,进入学校开始有了比较,考试,有了评判,有了来自于父母及老师的期望……

 

学习本身的乐趣开始被这些东西渐渐取代,内在的动力逐渐退却,更多的动力来自于外在的期望和眼光。

 

比如,在考试好一些的时候,家长会变得高兴,向外人夸赞。而不好的时候,会得到批评,甚至努力被全盘否认变成了“你怎么那么笨啊,这么简单的题就做不对,猪脑子吗?天天肩膀顶着头来上学来干啥吃的,家长给你交钱是让你来混日子的吗?”这些评判,全盘否认的态度让人感到窒息,它直接打压了一个人所有的努力。仿佛是你因为一件事没有做好,你的整个人生都变得不好了。

 

也有人向我分享说,小时候当她考试不好或有题不会做的时候,会被家长拉到一个房间里揍骂,这样的日子一直到初中。而被揍骂的经历在几十年之后依然是她生命中挥之不去的阴影,她无法原谅,无法理解为什么父母把学习成绩看的那么重要,比自己的孩子都更加重要。她说当父母走近自己的时候,恐惧感会令身体不自觉的发紧,以至于那种被打的记忆在她的身体里令她难以轻松的去面对外部世界。即便早已成年,即便已不会有人再这般的对待自己,心还是不自觉的痛。


在高中时,我们还会时常听到父母或老师类似“考不上大学,你这辈子就完了”的恐吓。仿佛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与学习成绩的好坏是紧紧捆绑在一起的。

 

于是,学习本身就和这些糟糕的感受,体验建立了紧密的联结。孩子们天天去上学,却对学习感觉不到学习的乐趣,因为没有考得一个好成绩而深感内疚,抗拒自己每天在做的事情却又不得不做,觉得活着没有意义……

 

有一部分孩子带着内疚感继续上学,也有一些孩子因为紧张学习而出现了精神异常,还有一些孩子顶不住学习的压力,选择慢慢的从学校退出来,回到家庭之中变得更加封闭甚至几年都不怎么和外界交往。而家长们,继续执着于要孩子回到学校,依旧严苛,因为那是“唯一出路”。更令人感到惋惜的是,有一些孩子因为学业压力而放弃了自己的生命。那时父母才开始觉醒:孩子这个人,才是更加重要和珍贵的。可惜在孩子需要温暖和支持的时候,得到却的是“冰冷”的回应。

 

  • 有一次,一个孩子不去上学了,家长非常着急来求助。我就对他说关注孩子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样的难题?并希望这位家长把注意力放在孩子的心灵需要上,而不只是在上学不上学这件事情上。他非常生气的告诉我“难道孩子说不去上学,也要按他的意愿来吗?”“我当然无法接受我的孩子落后于他人。”


  • 一位16岁的女孩向我求助,说自己感到活着很不快乐,不想去上学,但是因为上学是父母的期望所以每天还会继续上学、放学。可一到上课就抛锚,思想飘到九霄云外,成绩自然也跟不上,越来越没有信心。后来的交谈之中,我知道她其实还是有很多的愿望,以及自己喜欢做的事。而真正困住她的是内在深深的内疚感以及“如果我不能做到最好,我将不再采取行动。”或者是“我想变得优秀,而我知道我无法达到,所以干脆就放弃了”的行为模式。渐渐的,生命失去了活力,精神恍惚。我鼓励她多去回应自己生命中的愿望,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并看到自己一点一滴的前进。

 

每当我看到那些孩子精神萎靡的来到咨询室的时候,会有很多的心疼。而我也从对他们的成长历程的了解中感觉到,每一个失去光彩的孩子,其实都有着一颗希望被“看见”的心灵。


之所以说这么多,是想邀请家长们:请看见你的孩子这个人,而不只是他的学习。你可能很爱你的孩子,希望他有很好的前途,但是你对他的态度也可能让他产生误解--“上学、“成绩”比我这个人更加重要。”一旦孩子有这样的认知,就会对自己的存在产生非常大的质疑。

 

特别邀请家长们,可以多一些精力来成长自己,而非把自己的期望凌驾于孩子之上。更多的给予孩子孩子心灵上关怀与支持,因为成为一个身心健康的人,比一个学习成绩好,听话的孩子更加重要!




最后,一首小诗送给大家!


《看见我》


看见我,

不只是在我“优秀”的时候。

 

看见我,

在我觉得孤独,无助的时候。

 

看见我,

不只是我的“成绩”,而是我整个的生命。

 

看见我,

那是我巨大的渴望,未曾满足,我将一生找寻。

 

看见我,

给予我关怀,温暖,而不是一顿揍骂或冷冰冰的对待。

 

看见我,

我是一个孩子,也是一个独立的人。

我可以拥有我的愿望,并为了我自己的愿望而活。


看见我,

请给予我多一些的允许,而不是拒绝。


最后,祝愿,每一个生命都可以被“看见”。



关于作者:从朋朋,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擅长情绪情感类咨询。

用户在壹心理上发表的全部原创内容(包括但不仅限于回答、文章和评论),著作权均归用户本人所有。独家文章转载,请联系邮箱:content@xinli001.com


0

回复

心灵细语|愿每一个生命都可以被看见-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从朋朋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从朋朋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