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了8年时间管理术之后,我放弃了时间管理

发布时间:2018-10-13 23评论 13055阅读
文章封面
作者:李小墨
来源:深夜书桌(ID:shenyeshuzhuo)


我开始接触和学习时间管理术,是从2010年上大学开始的。


被学校严格安排的中学生活结束了,我跌进了大量可以自主安排的时间。想达成的事情很多,时间和精力有限,我开始感到自己需要时间管理术。

 

到今天为止,作为一个勤恳的学徒,我已经学习和实践了8年的时间管理术。可是我决定从现在开始,正式放弃时间管理。



-01-

时间管理术不起效,

你为什么只敢怀疑自己而不敢怀疑方法本身?


我学习时间管理术的最终目标,是做到从容不迫、井然有序地处理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阅读过多少时间管理相关的书籍和文章,尝试和运用过多少时间管理技巧了。

 

从记录和分析自己的时间开支,到把24小时时间分块填充任务,再到按重要性和紧急性四象限法则区分优先级;

 

从列清单管理生活,到制定年计划、月计划、周计划、日计划,把大任务分解成可执行的小任务,再到使用番茄工作法执行以抗干扰;

 

从把碎片时间捡起来加以利用,到快速处理小事不耽搁,最大程度减少琐事对精力的消耗,再到给予自己阶段性的奖励;

 

……

 

我试图通过时间管理术来掌控自己的生活,它也确实一定程度地帮我提高效率。可是学了8年时间管理术,我想要的那种从容不迫,从来没有降临在我身上。

 

我没办法说谎:我始终是焦虑的。不管我制定了多么完美的计划,不管我分不分优先级,不管我多么专注和克己,长长的待办清单就仿佛一条严厉的鞭子,在我身后挥舞。

 

只有极少的时候,我可以暂时清空待办清单,可是那种噼里啪啦、火急火燎、忙完一项赶着下一项的“我好忙我好忙”也维持不了多久。


就算我短暂地搞定了一切,整个操作系统也会因为绷得太紧,阶段性地陷入奔溃。我不仅不快乐,我也没把事情都搞定。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当然是我自己的问题了!一开始我只敢这么想:意志力不够坚定、执行力不够强、不够自律和专注……用现在很流行的一种句式来说,就是:不是时间管理术没用,而是你没用。

 

可是为什么这一切这么费劲呢?在尝试、调整、优化了那么多遍以后,我为什么依然没有获得我想要的从容不迫?


时间管理推崇者崇拜的偶像是全职工作、生五个娃、考上哈佛、还兼顾出书的日本妈妈吉田穗波。可是我们照着她所谓的时间管理术照做的时候,为什么并没有跟着变成一个全能超人呢?

 


直到《精要主义》这本书给了我一个不同的答案,多年的疑虑才豁然开朗。

 

时间管理术的本质是贪多求全,鼓吹兼顾,它教大家做当一个三头六臂、精力无限、兼顾并搞定一切的全能超人。


它带给我们的,常常是一个我们只能坚持一周的刚性计划。因为每个人的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我们不可能搞定一切

 

精要主义给出的方案是:对我们的任务来一次彻底的断舍离,只留下少量重要的事务。


《精要主义》的作者格雷戈·麦吉沃恩认为:


“要想走出困境,出路就是自律地追求更少但更好。百折不饶,坚持不懈地追求精要事务,排除非精要的一切,建立一个让执行毫不费力的行为体系。”

 

打个比方,大家就明白这两种人生管理的观念不同在哪里了。

 

整理人生事务就像整理房间。

 

时间管理术就像低级的收纳术。它给我们介绍精巧的收纳工具、教我们五花八门的收纳技巧、监督我们养成自律的收纳习惯,比如用完东西放回原处、定期整理房间。

 

可是有过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在东西很多的情况下,无论多么完美的收纳,都会很快乱掉,想要维持整洁,需要不断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我们会在这个过程中疲惫不堪。

 

而精要主义则教我们断舍离,把多余的东西通通丢出去,只留下少量喜欢的、重要的、必需的东西,整理房间自然就变得毫不费力。最好的整理,是不用整理。

 

把时间和精力聚焦在少量最重要、最有意义、最想做的事情上,执行自然也就变得毫不费力。

 

最好的时间管理,是不需要时间管理。

 

我们习惯于把原因归结于己身,却不敢怀疑是不是方法本身出了问题,时间管理术不起效,为什么不能是被整个社会推崇和热衷的时间管理术本身,就有问题呢?



-02-

决定不做什么和决定做什么,同样重要


一个心理学家受五角大楼邀请,给一群高级将领,做一个有关时间管理和资源管理的讲座。讲座期间,心理学家要求高级将领们总结一下管理方法并写在纸上。为了简短起见,他要求每个人用词不超过25个。

 

这个练习让大部分将领感到为难。这些穿着制服的优秀男人,没有一个人写出点什么。

 

唯一写出点什么东西的将领,是在座的唯一女性。她的从军生涯非常出色,从士兵一步一步做到将领。

 

她这样写道:“先把事情按轻重缓急排序,然后划掉排在‘3’以后的所有事情。”

 

这就是一个精要主义者典型的行为策略,不是按轻重缓急排出优先级,然后依次执行,而是直接把不够重要的事务一刀砍掉,只把时间和精力分配给少量重要的事。

 

这是一种比“要事优先”更进一步的行动策略。要事优先的“要事”后面,尚且跟着一堆次要事、次次要事,尾大不掉。

 


日程表里还是塞了太多东西,就算不断告诫自己“要事优先”,但我们其实很难在心里上真正排除“非要事”的干扰。做到专注最难的不是抵抗外界环境的声音,而是对抗来自心里的噪声。

 

精要主义者的待办清单很短,可以在真正清净的世界里专注行事。

 

有一件事,长久以来都被大家忽略了,其实对人生来说:决定不做什么和决定做什么,同样重要。


人的时间、精力、注意力都是具有排他性的珍贵资源。每往生活里多安排一件事,我们都需要付出机会成本。

 

精要主义为什么是更明智的人生理念呢?

 

首先,精要主义把时间和精力聚焦,可以快速取得进展。

 

时间管理术教我们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完成更多的事情,教我们如何把精力用到极致。


但贪多求全、企图兼顾多个目标的结局,通常是:精力被分配到不同的事情上,多件事情取得零星进展,却始终无法在某个领域有大的斩获。

 

我原来也是一个贪多求全的人。

 

我听说看电影电视剧潜移默化学英语,效果最好,如果基础不太好,可以从幼儿节目开始,我就下载了小猪佩奇英文版;看到一个英音养成的课程,听起来特别优雅和高级,我就报名学;

 

听说原创内容分发各个平台,可以涨粉扩大影响力,就跟着注册入驻很多平台,不想错过任何可能的风口。

 

……

 

我把好多项内容,都变成自己的每日功课。可实际上,学英语看起来政治正确,但根本就不是我的刚需,我的工作和生活完全用不到;

 

我入驻了多个平台,可是我复盘之后才发现:真正为我创造价值和给我带来机会的,还是公众号,其他平台有投入基本没产出,不过凭空消耗我大量时间和精力去更新,还挤占我大量注意力去查看阅读量和反馈。

 

许许多多这样看似有意义的东西,被我安排进了生活,我企图通过时间管理术,有序地完成他们。

 

对我来说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是持续稳定地运营和更新公众号、开发自己的读书写作课程、写书。当不加选择、贪多求全地给日程表塞满事情,那些真正重要的事,被挤压、被淹没,而导致进展缓慢。

 

贪多求全的后果,就是多处发力,却只取得零星进展;不够聚焦,既没有在任何一项追求中彻底失败,也没有在任何一个方面大获全胜;一直奔忙,却总是无法到达不了任何地方。

 


其次,精要主义可以把你从低级忙碌中解脱出来。

 

低级忙碌,是无法带来个人成长,却停不下来的忙碌。一个任务完成,又来一个新的任务任务,仅仅在新手期的时候,觉得学到了许多东西,到了熟手期,日常就是忙碌而无意义的重复。

 

低级忙碌,看似充实,其实危险。长此以往,你会丧失自我,丧失价值感,每天都很忙,但不知道除了拿点工资,还有什么意义。

 

可惜许多人没有嗅到危险的气息,我们的社会有一股奇怪的炫耀忙碌的风气,大概是人们觉得可以通过炫耀忙碌,来彪炳自己的重要和不可或缺。太多人因此沉沦低级忙碌,而不自知。

 

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说:“没有比高效率做无用功,更无用的事了。”

 

低级忙碌状态,使用时间管理术,不过是高效率做无用功罢了。

 

而精要主义则要求你,跳出来严格地审视你的生活,始终主动而审慎地做选择:


你在忙碌的,对你来说真的是重要和有意义的吗?如果不是,为什么不大声拒绝呢?如果不是,为什么不停下来及时止损?如果不是,为什么还要继续放任无意义的忙碌,挤占你的时间和精力?

 

 第三,精要主义帮助你去过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

 

当你把那些非精要的事务,通通砍掉,生命里只留下少量重要的事。


你会发现,你不再被不想要的生活裹挟着往前走,你不再活在别人的期待里,你把握住了生命里最重要的事,永远不会带着遗憾地痛楚回顾这只有一次的人生。


精要主义者的人生,是一种了无遗憾的生活。



-03-

如何成为一个精要主义者?


精要主义是一种思维方式,正如《精要主义》的作者格雷戈·麦吉沃恩所说:“要把这种思维方式内化于心绝非易事,因为某些固有的想法总被兜售推销,他们不断地把我们拉回非精要的逻辑上来。”

 

想要成为一个精要主义者,首先要完成观念是的转变。

 

要克服的观念是:"我必须做"“这些都重要”“我能兼顾”,需要拥抱的观念是“我选择我要做的事”“只有小部分事情是真正重要的”“我可以选择做任何事,但我做不了所有事”

 

想要成为一个精要主义者,其次要学会取舍。


 

如果是垃圾,我们当然可以毫不犹豫地丢掉。舍弃难就难在,你舍弃的东西并非是完全没有价值的,有时候需要你舍弃的,甚至可能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成为精要主义者最难的地方,就是去分辨什么东西,对你来说才是最重要的,这要求你不断往深处去思考,不断往深处去追问,你想要的生活究竟是怎么样的。

 

《精要主义》这本书的作者格雷戈·麦吉沃恩,是一个擅长追问的人。

 

有一次,他花了20分钟,在一张纸张上写下自己打算干一辈子的事,他突然发现上面根本没有法律。可是他当时已经在英格兰的法学院攻读法律半年时间了。他白天学法律,晚上看管理学著作,闲暇时间写作。

 

他学习法律是因为别人告诉他,“要让自己的选择具有开放性”,但这显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几个星期后,他从法学院正式退学,离开英格兰前往美国开始作家和教师的职业生涯。

 

他放弃攻读的法律是毫无价值的吗?当然不是。而是一个公认的好机会、好出路。一旦学成,作者可以当律师、写法学著作,教授法律课程或者从事法律咨询相关工作。

 

可是像作者这样清醒理智的人太少了,想起身边好多人,明明不想当老师,还是跟风去考教师资格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想要成为一个精要主义者,还要养成复盘的习惯。


 

高频、持续、深度的复盘,才能保证自己始终在正轨上,当偏离轨道的时候,也可以快速纠正。

 

我在之前的文章里说到过一个词“善护念”,这个概念来自《金刚经》,意思是好好照应、护住自己的心念。当你找到了自己生命中少量、重要的事,就要小心护住它们,不让它们淹没在非精要之事中。

 

我把持续稳定高质量地写作,当成少量重要的事,其他无法为这件事情服务的事情,被我通通砍掉。


我第一次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因为只要我完成了写作任务,其他事情做不做对我来说都无所谓了。如果有时间且有必要,我可能就把它们顺手做了,但我不会把它们列在我的待办清单,让自己始终处于“我还剩很多事没做”的慌张和焦虑之中。

 

 学了8年时间管理术之后,我放弃了时间管理,因为我决定成为一个做“更少但更好选择”的精要主义者。


作者简介:李小墨,前海南特区报记者,职业读书人,新书《请停止无效社交》全网热卖中。公众号:深夜书桌(ID:shenyeshuzhuo)

责任编辑:Spencer Kennjane

0

回复

作者头像

xinli_2694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xinli_2694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