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过分责怪自己的人,看不到希望?

发布时间:2018-09-21 9评论 5901阅读
文章封面

老汤每天都带着一个破破烂烂的背包,里头装着碎饼干、保温杯,来到图书馆。


他在图书馆一坐就是一整天,在里头吃饭、睡觉、看报纸、读书。馆员们都习惯了,就像这里是老汤的赡养院。


过去也有其他老人这么干,但他们都被馆员赶走。


或是碰到多事的民众,碰一鼻子灰后,寻找其他落脚的地方。


老汤不吵也不闹,还会把别人没放好的书报归位,有人说更像图书馆的一条守护犬。


中秋之后,老汤已经半个月没来了,馆员们反而忧虑起来,怕老汤是不是出了意外,


还没拿到编制的弦子,自告奋勇去看看老汤。


凭着路人的指引,还真的一路找到老汤住的小区。


小区门卫告诉弦子,老汤住院了。


按照门卫的消息,弦子找到在另一区的医院。


病房里,老汤坐在靠床的那张床,另外三张床的病人,不分老少,身边都有人,只有老汤孤零零的一个人。


老汤见到弦子,笑着,露出一口烂牙。


弦子问老汤身体怎么样,老汤说自己得了末期肺癌,他也不想动刀了,就想躺个几天,回家等死。


老汤的洒脱,让弦子看得好心疼。


问老汤为什么能想那么开,老汤说,他们家有三个兄弟,他排行老么,比前面两个哥哥都大他八岁、十岁,他是意外生下来的孩子。


从小,爸爸就不喜欢他。读书的时候,考九十分,爸爸就要问剩下十分去哪里。


找到工作,爸爸也要说他找得工作不怎么样,又讽刺他可能撑不下去。


连找对象,爸爸也对他和妻子各种挑剔,就像他不管怎么做,都注定会是一个失败者。


现在得了癌症,快死了,老汤反而觉得心底踏实了。


「我这辈子没抽过一根烟,却得了肺癌。哈哈哈,我爸说得对,我注定就是个失败者。」


步出病房之前,弦子说还会看老汤,老汤笑着摆摆手,像是跟她道别,又像是赶她走。


当晚,弦子像是游魂一般,一直想着老汤的话。


她有一个姊姊,姊姊先是大学毕业,后来又嫁给老家的有钱人家,她一个人在上海打工,虽然不用养家,但父母对她从来没有任何期望。好听是不给压力,难听是把心思都放在姊姊身上。


弦子觉得自己与其说是到魔都奋斗,不如说是逃出老家,试着寻找自己的一片天,好证明自己也有被重视的价值。

但在内心深处,弦子觉得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得到她想要的。



§生命的意义在哪里?


基督宗教跟佛教有一个根本差别,对来世观念的不同。


基督教预设每个人都是有罪的,所以来到世上,就是要赎罪,要忏悔,要荣耀上帝,要为步入天堂而努力。


所以基督徒必须要谦卑,了解无论自己能力多强,多有钱,在其上都有一个至高的上帝,祂会监督你,甚至制裁你。

佛教也有来世,但不同基督宗教,基督宗教的来世只有一个,不是天堂就是地狱。


佛教不同,一个人犯的业障,可能要几世才能消除。


佛陀得道,也得经过好几世的轮回。


某个角度来说,每个人都有希望成佛,都有希望超脱轮回,因为人生游戏会不断重来,每一世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撇开信仰,基督教与佛教,象征两个不同的人生观。


有些人觉得人就这一生,好好坏坏,也就那么一段时光能努力。

人与人相遇,那是巧合,是机会。命运在上帝眼里,但那不是人所能企及的,所以关键还是做好自己。


有些人认为此生的因果,来自前世,来自他人,反正人不是自由的。

一切都是命运,遇到的人都可能是前世的缘,好是善缘,坏可能是消除业障。


在咨询中,有时也会看见有些人,他们深陷此生的挣扎,他感觉自己的人生没有什么希望,也没有什么转机,一切只能被动接受。


我曾看过一位看护,她对自己当看护,给老人把屎把尿,说是消业障。这番话让家属很光火,没多久就把看护开了。


因为在这个看护眼里,照顾老人是「不好的事情」,自己可能上辈子做了坏事,所以要受此折磨。


但在家属眼里,老人是亲人,哪里是什么不好的、坏的东西。


尽管如此,至少也是一个「麻烦」。


只是有些人资源够多,应付麻烦只需要花点钱。有些人资源少,应付麻烦靠自己。


有些人觉得自己就是麻烦,经常这样的看法,出现在抑郁的来谈者口中。他们最大的抑郁,就是摆脱不了无能的自己。


在咨询师这里,「无能的自己」,和「自己的无能」不同。


前者是对自身的完全否定,后者是对自己的部份否定。


前者认为自己不可能被改变,后者认为只要培养好能力,就能把无能的部份加以改善。


有时我们会把别人对我们的看法,对我们的部份否定,当成是完全的否定。


好比对老汤来说,父亲对他种种不满,那可能确实反应了父亲看见老汤的某些不足,但那不是老汤的全部。


可是对老汤来说,他感受到的恶意,足以使他推断自己就是问题本身,自己整个人「坏」透了。



§我们从哪里来,就从哪里走


我们每个人既是好的,也是坏的。


当我们还是婴儿,在众人眼里,我们充满潜能,充满希望,每个人都可能是下一个乔布斯,或是下一个阿黛儿。


但很快的,人分出了高低,看出了美丑,慢慢的我们发现自己有某些优点,同时也有某些不足。


人生变成一场战斗,而不是一场游戏。


就像哲学家齐克果说的,我们终究无法在这个世上找到自己的存在。


而当我们找不到的时候,我们就会不断的失落。


有些人通过一直工作,填补失落。

有些人通过酒精、药物,填补失落。


但这些填补,都是徒劳的,在齐克果看来,只有通过宗教,在上帝面前,我们感觉自己落在上帝的手心里,保证我们的存在,保证我们不会向下沉。


对于没有信仰的人,要想别往下沉,就只好抓住某块扶木,或是某个救命稻草,然后不断往上爬。


在现代社会,那可能就是抓紧一个人脉,或是某个机会,不择手段。


终归当我们对自己过分责怪的时候,意味着我们是无比孤独的,孤独到不相信有人与我们同在,不相信有人会陪伴一无所有的我们。


所以信仰有时是个好东西,让我们在无尽的空虚中,跳脱对自己的负面评价,中止对未来的缺乏希望,给自己一个充满希望的念想。



§结语


那些看不见的,不见得是真的,就看你相不相信。


有人就是相信自己不够好,并且要找各种证据去证明自己真的不好。当我们找到,我们会很安心,因为我们对自己的认知,符合我们的预期。


与此同时,我们也就失去某种活下去的信念,同时失去了意义。行尸走肉,过完一生。


0

回复

作者头像

高浩容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高浩容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