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 TA 关系越来越冷淡,我们的感情还有救吗? | 心理急救手册

发布时间:2018-08-09 3评论 3748阅读
文章封面
作者:壹心理主笔团
来源:心理公开课(ID:yi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和 TA 关系越来越冷淡,我们的感情还有救吗? | 心理急救手册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由于每天琐碎的家务事、日渐减少的新鲜感和惊喜、许久未见的甜蜜,你不得不承认:你们的感情越变越淡了。


  • 你可能会渐渐疑惑,和TA 在一起究竟是为了所谓的爱情,还只是因为习惯?


  • 你或许也会开始质疑,少了激情和新鲜感的感情,该不该坚持走下去?


  • 当关系中出现以上这些问题时,你们的感情很可能出现了所谓的“关系倦怠”,它会降低你们的生活满意度和幸福感,甚至会导致关系和婚姻的破裂。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呢?


本文共有以下 3 个部分:


 01  浪漫激情的消退就是关系倦怠吗?

 02  我们可以怎样维系和修复爱情?

 03  如果出现这些讯号,可能需要婚姻咨询师的帮助。


-01-

浪漫激情的消退就是关系倦怠吗?


什么是关系倦怠?


关系倦怠是亲密关系中幸福感下降、出现后继问题的前兆。


不同于争执或背叛时的痛苦,我们对于“关系倦怠” 的感受,常常是“没有乐趣” 或“没有情绪波动”,而非斩钉截铁地认为“这是一段不好的经历”(Strong, 2008)


但没有强烈的情绪波动并不代表它不值得重视。


关系倦怠常常出现在激情浪漫消退之后,而激情浪漫的消退几乎是必然的。


1. 我们对 TA 的“感觉”为什么会消退?


研究者Baumeister(1999)认为,亲密关系的提升会激发强烈的激情,但热烈而富有激情的爱可能会持续几个月甚至一两年,但难以永远维持下去。当亲密关系稳定时,激情相对减少。


浪漫爱情的激情随着时间而减弱有以下几个原因(Miller, 2010)


(1)“TA 不过如此” 丨幻想的破灭


幻想和理想化促使了浪漫的产生,但熟悉能使人更现实、更毫无保留地审视对方。


(2)“好像没有以前那么有新鲜感了” 丨新奇的消退


新奇感为新确立的爱情关系注入了兴奋的能量。但随着日渐熟悉,新鲜感慢慢消失,之后的亲吻没有初吻的激动,我们难以为习以为常的爱人而魂牵梦绕。


(3)“好久没对TA 有心跳的感觉” 丨生理唤醒的消失


情绪会受到生理反应的影响,例如脉搏加快、呼吸急促等身体的唤醒会使人们感觉到伴侣带来的激情。但我们不可能永远保持紧张的激动状态。在爱情里,即使熟悉伴侣一如既往地完美,我们的大脑也难以持续产生足够多的多巴胺,让我们一直处于愉快的状态。


浪漫爱情会日渐消退,虽然在很多爱情关系中不会完全消失,但难免会有明显的降低。这个时候我们可能会开始争吵,感情冷淡,其中有些人会选择离开现有的伴侣,寻找新的爱人体验浪漫。


然而,爱情高潮的结束,就必然是幸福的终结了吗?


2. 激情消退并非必然出现关系倦怠


如果爱情经得住考验,那么在激情减少之后,会发展为一种平和而稳固的爱情:伴侣双方相互理解并且关心对方,这种形式的爱情被称之为“相伴之爱”。


但很多人在激情消退之后,比较难进入相伴之爱,他们可能会走向冷淡,出现关系倦怠。


心理学家Cynthia D. Fisher 将倦怠(Boredom)定义为一种并不愉悦的感受:在经历厌倦时,个体会对周遭事物缺乏兴趣,并难以集中于当前事物(Fisher, 1993)。当倦怠在亲密关系中出现时,我们不再对与伴侣的互动兴致盎然,甚至在共同活动时难以集中精力。


在最初的激情消退之后,我们处在一个关键的拐点:左边是温馨的相伴之爱,右边是麻木的关系倦怠,直到关系的结束。相伴之爱平和而温馨,关系倦怠却并不令人愉悦。


那么,面对关系倦怠和破裂的可能性,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02-

我们可以怎样维系和修复爱情?


心理学家Sternberg(1988)曾说: “亲密关系是一种构建,如果(爱情)没有得到维持或改善,就会随着时间消退。我们有责任创造爱情关系的最佳状态。” 用心经营亲密关系才能使双方彼此亲近,并获得更长久的满足感(Harvey, 1997)。那么,我们可以从哪些方面着手维系和修复爱情呢?


1. 未雨绸缪,好好维持亲密感


(1)“你做饭,我洗碗” 丨在关系中维持一定的公平


在9 种人们认为的成功婚姻象征的事物中,“分担家务” 排在第三位,仅次于“忠诚” 和“幸福的性关系”(Pew Research Center, 2007)


在爱情中,双方越是感受到彼此在爱情中是公平的,越有可能享受到持久的爱情。相反,在感情中感受到的不公平,可能会导致关系的紧张,在矛盾和冲突中消磨掉浪漫 (Grote&Clark, 2001)


爱是给予与获得的平衡,伴侣双方可以合理地一起分担感情中的责任,例如做饭、做家务、供养家庭、陪伴和照顾孩子(Schafer&Keith, 1980)公平地尽责有助于维持亲密的关系。


(2)“因为这句话我真的很难过” 丨和ta 相互进行自我表露


在亲密的爱情关系中,我们能够真实地展现自己,并且从中知道自己是被接受的——这种“向别人表露个人信息” 的过程被称为自我表露(self-disclosure)。自我表露有助于维系一段良好的关系,对于积极事件的自我表露能给彼此带来喜悦感(Gable, 2006)


例如:今天跟你出去玩真的让我很开心,我很喜欢这样跟你在一起。同时,我们会更加喜欢向我们自我表露的人 。


经常敞开心扉的夫妇或情侣的关系满意度更高,而且更容易保持长久的感情。


一般来说,那些认为【自己或伴侣会跟彼此分享自己最隐私的感情和想法】的夫妻,对婚姻的满意度较高(Sanderson&Cantor, 2001)


因此,亲密地自我表露,以及鼓励对方进行表露,都不失为一种维系关系的好方法。


(3)“一起去徒步攀岩吧!” 丨一起去参加有趣的活动


爱情满足了我们拓展自我的欲望。


在关系的最初阶段,当我们与新的伴侣共享活动、记忆、资源与社会身份时,我们的自我拓展进行得很快,这样的自我拓展能让人开心,对我们也有着积极的影响(Aron, Aron&Norman, 2001)。但随后伴侣双方越来越熟悉,自我拓展开始变缓,这导致了对这段关系满意度的降低和关系厌倦。


在这个时候,共同进行新奇有趣的活动,可以让我们体验到不断更新的自我拓展和更高的关系质量(Aron,2000)。尤其在一年以上的关系中,自我拓展的速度逐渐放缓,共同进行有趣的活动,有助于保持关系满意度。


而比起舒适的活动,进行刺激的活动,比如滑雪、攀岩、跳舞等,更有利于关系满意度的维持哦(Reissman,Aron&Bergen, 1993)


2.当关系倦怠产生时,最好进行关系咨询


当感情出现问题或是面临挑战,关系咨询(Relationship counseling)也可以为希望解决问题的伴侣提供帮助。越早处理感情问题,就越容易解决,等到彼此的痛苦越深,就越难逆转(Miller, 2010)


关系倦怠像一种慢性疾病,不像激烈痛苦的急性病般容易引起我们的重视,一旦防治不及,所造成的危害同样是巨大的。


-03-

如果以下这些微小的讯号出现,

意味着我们可能需要婚姻咨询师的帮助了

(Smouse, 2015)


1. 当伴侣双方不再交流


交流与沟通的频率大大降低之后,伴侣难以维系良好的关系,而婚姻咨询师可以提供促进双方交流的新方法。


2. 当伴侣双方只进行消极交流


消极交流的表现是:让其中一方感到被评判、羞愧、被羞辱、不安全,或是想要从这段谈话中脱身。除了沟通的内容之外,消极交流也包括沟通的语调,毕竟有时候讲的方式比讲的内容更重要。


消极交流和非言语交流一样,有可能逐步恶化,成为情感虐待。


3. 当你不愿提出关系中现有的问题


这些问题可以包括极不合理的性生活、经济与金钱、令人讨厌的小习惯等,但你或者TA 已经不愿意再提出了。


4. 当你总是喜欢保守小秘密


诚然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但当你们俩不再向对方透露自己的生活与一些秘密时,可能预示着关系出现了问题。


5. 当你想要外遇


表现为:幻想自己有外遇预示着自己对当前关系的厌倦,想要与当前这段关系不同的事物。


6. 当你们貌合神离,比起伴侣更像是仅仅住在一起而已的室友。


伴侣双方不一起做每一件事不代表关系陷入困境,但是交流与沟通、亲密的缺乏可能意味着问题的出现。


7. 当你们为了琐碎小事反复争执


当出现以上一种或几种情况,并且无能为力时,请及时寻求咨询师的帮助。


 写在最后 


双方共同的努力对长期的爱情的维系至关重要,这种努力不只与爱情有关,还包括自我的完善成熟。


心理学家Erich Fromm(1956)曾在《爱的艺术》一书中这样阐述爱情:


“爱情不是一种与人的成熟程度无关,只需要投入身心的感情。如果不努力发展自己的全部人格并以此达到一种创造倾向性,那么每种爱的试图都会失败。


如果没有爱他人的能力,如果不能真正谦恭地、勇敢地、真诚地和有纪律地爱他人,那么人们在自己的爱情生活中也永远得不到满足。”


所以,让我们和TA 一起不断努力、克服倦怠,在相伴之爱中互相支持、共度一生吧。


参考文献:


Strong, G. J. (2008). Boredom in romantic relationships. Disser tations & Theses -Gradworks.
Baumeister, R. F. (1999). Passion, intimacy, and time: passiona te love as a function of change in intimacy. Personality & Social Psychology Review An O fficial Journal of theSociety for Personality & Social Psychology Inc, 3(1), 49.
Miller, R., & Perlman, D. (2010). Intimate Relationship. New York,NY: McGraw-Hill Company.
Cynthia D. Fisher. (1993). Boredom at work: a neglected concept. Human Relations, 46(3), 395-417.
Robert, J., & Sternberg. (1998). Cupid's Arrow - The Course of Love through Time.
Cupid's arrow : the course of love through tim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Harvey, J. H., & Omarzu, J. (1997). Minding the close relations hip. Personality & Social Psychology Review, 1(3), 224-240.
Pew Research Center. (2007, July 18). Modern marriage: “I like hugs. I like kisses. But what I really love is help with the dishes.” Pew Research Center(pewresearch.org).
Grote, N. K., & Clar k, M. S. (2001 ). Perc eiving unfairnes s in th e family: caus e or consequence of marital distres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 Social Psychology, 80(2), 281.
Schafer, R. B., & Keith, P. M. (1980). Equity and depression am ong married couples.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 43(4), 430-435.
Gable, S. L., Gonzaga, G. C., & Strachman, A. (2006). Will you be t here for me when things go right? supportive responses to positive event disclos ur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 Social Psychology, 91(5), 904.
Collins, N. L., & Miller, L. C. (1994). Self-disclosure and liking.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16.
Cynthia D. Fisher. (1993). Boredom at work: a neglected concept. Human Relations, 46(3), 395-417.
Sanderson, C. A., & Cantor, N. (2001). The association of intimacy goals and marital satisfaction: a test of four mediational hypotheses. Personalit y &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27(12), 1567-1577.
Aron, A., & Aron, E., & Norman, C. C. (2001). Self-expansion mo del of motivation and cognition in close relationships and beyond. In G. J. O. Fletcher & M. Clark (Eds.),114
Blackwell Handbook of Social Psychology: Interpersonal Processes. (pp. 478-501).
Malden, MA: Blackwell Publishers Inc.
Aron, A., Norman, C. C., Aron, E. N., McKenna, C., & Heyman, R. (2000). Couple’ s shared participation in novel and arousing activities and experienced relationship qual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8, 273-283.
Reissman, C., Aron, A., & Bergen, M. R. (1993). Shared activities and marital satisfaction: causal direction and self-expansion versus boredom. Journal of Social &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0(2), 243-254.
Miller, R., & Perlman, D. (2010). Intimate Relationship. New York,NY: McGraw-Hill Company.
Smouse, D. (2015, June 2). 13 Signs You Need To Visit A Marriage Counselor. Retrieved from :https://www.huffingtonpost.com/2014/06/02/marriage-counseling-_n_5412473.html
Fromm, E. (1956). The Art Of Loving. World Perspectives Series.

出品方 | 壹心理
本文编写 | 史雨青
专业指导 | 黄喜珊
本文编辑 | 触角 张真Derek


也许你或者周围的人正在面临分手失恋痛苦、学习工作低迷、职业选择困扰、怀孕焦虑,甚至在重大疾病之下身心俱疲,接下来,我们会一一为你解答以上问题。


别担心,我们陪着你。


 下期预告: 高压工作学习篇

 上期回顾: 被出轨篇  分手篇  怀孕篇  结婚篇  残疾  绝症篇  亲人绝症篇   人际篇   职业篇


作者简介:壹心理主笔团,关注心理公开课,每周听心理大咖用心理学解读生活!

责任编辑:Spencer Kennjane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