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研究生被杀:“别人家的孩子”是如何被毁掉的?

发布时间:2018-06-29 13评论 17586阅读
文章封面
作者:梁娟
本文首发于作者微信号:心流场(ID:flowfield)


01 

千里追杀

  

周凯旋和谢雕是初高中同学,高考后,谢雕考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后来被保送到中科院读研究生。

 

周凯旋考入四川大学金融系,因为不满意,半年后退学,复读后再次参加高考,考上了西安交通大学的钱学森班。在大三时,因为专业课不及格,失去了保研的资格,周凯旋主动申请从钱学森班分流至普通班。

 

大学毕业后,周凯旋找到一份月薪8000元的工作,没做多久,决定辞职参加公务员考试,但是没有没考上。

 

今年6月14日,周凯旋从老家重庆前往北京,找到了高中同学谢雕,在谢雕为其接风的餐厅,将谢雕刺死。


(案发当日,谢雕给周凯旋拍了照,发到高中寝室群里) 

刺死同学后,周凯旋走到餐厅监控画面的右下方,五指叉开将双臂举过头顶,那是他表达喜悦和胜利的动作。据他的发小回忆,小时候打游戏胜利,或者刷新记录时,他总会做出这个动作。



当晚8点,周凯旋被警方抓获。据供述,周凯旋的杀意起于两年前的一场同学聚会。周凯旋称,谢雕对他说的一些话,让他“过得不舒服”。

 

2016年冬天的那场聚会,周凯旋因为没考上公务员而郁闷喝酒,很多人都在劝他,谢雕也在其中。据一位同学回忆,周、谢二人在玩狼人杀时有过明显争吵,被现场同学调和后也就过去了,“不可能结下深仇大恨”。


但是周凯旋对这次争吵一直耿耿于怀。在到京前一天,他曾经在微信上问同学,是否还记得当年聚会的事。这位同学表示已经不记得了。


(周凯旋与同学微信聊天截图)

聚会中的争吵,即便是有,也很正常。但是周凯旋为什么会长久怀恨在心,以致于做出杀人的极端行为?


02 

比较和嫉妒

 

我们可能要追溯到周凯旋的成长经历了。

 

他自小生长于一个酷爱比较的家庭。父亲是重庆垫江一所中学的物理老师,为人大大咧咧,总爱扯着嗓门在外面吹嘘自己儿子的成绩,每次周凯旋的考试的分数和排名,他都要给人报一遍。

 

但父亲总是很晚回家,在高速上工作的母亲也时常不在家。整个小学阶段,周凯旋都在隔壁楼的杨宇(化名)家消磨放学后的傍晚时光,吃饭、打游戏,赢了或刷新纪录时,他就会举起双手庆祝欢呼,到了晚上8点,再自己背着书包回家。

 

一起玩耍的基本都是镇上的教师子女,成绩就是家长们教育成果的展示。在家里,杨宇总能听到自己父亲提到周的考试分数,他们是一所学校的同事。

 

初中时,周凯旋和谢雕同时考入垫江一中实验班,这个被誉为三年一届最强班的班级有80余名学生,人太多了,能给尹航(化名)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很少,但周凯旋绝对算一个,因为他霸道的人物性格和突然爆发的学习成绩。

 

曾经有个同学跟他一桌,他打了对方一拳,没想到对方还手了,周凯旋不肯退让,对方脸上至今还留着他抓出的一道疤痕。这让尹航察觉,“他是一点都不能吃亏的人,遇到任何不满,他一定会报复的。”

 

初中时,尹航没发现周凯旋和谢雕有太多交集,中考后,两人都同时进入当地最好的垫江中学实验班,周凯旋的成绩一如往常位列前茅,他成了周围人的标杆,立志要上清华北大。

 

高考第一年,周凯旋考出630以上的分数,跟曾考出过670分以上的模拟成绩相比,发挥有些失常,进入四川大学金融系,虽然不是清北,但父亲在外人面前说起时,还是带着骄傲。

 

半年后,周凯旋主动退学复读,再次高考,626分,比去年还低了10分,进入西安交大钱学森班,杨宇觉得,在他们这些人当中,这也算中上等的成绩了。但对于一直争当人上人的周凯旋来说,这成绩并不让他满意。

 

自此,周凯旋跟大家的联系也越来越少,尽管每个假期都会参加聚会,但杨宇觉得,他们之间,基本已经没有直接对话了。

(采访来源于微信《每日人物》) 


在另一篇报道里,同学回忆了他在复读班和大学时的样子:


“成绩属于中上游吧,”那一年,班里有十余人考入清华和北大。事发后,同学在群里提起他,为数不多的印象是,“有一次他不知道是觉得考差了还是怎么,当堂把卷子撕了。”

……


大三上学期结束,周凯旋被分流至普通班。

 

按照当时的新政策,他可以继续待在实验班上课、住宿,“只不过最后要自己考研”,让同学意外的是,周凯旋坚持离开了实验班。他的父母到学校找同学了解情况,“他全程几乎没有讲话。”

 

后来,实验班的同学在学校里见到他,“面对面走过来,当没看见一样,跟他打招呼,扭头就走了。”杨洪辰(化名)后来发现,“他把大家都拉黑了。”

(采访来源于微信《后窗工作室》) 


看到周凯旋的这些经历,再想到他说谢雕让他“过得不舒服”的表述,会让我想到“比较”这个词。

 

初中本是同学的两个人,一同考入当地最好的高中实验班,又同在一个寝室,少不被人比较和自我比较。

 

当周凯旋不断在现实中受挫,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办法维护“标杆”的人生,而同学的人生似乎一直向前的时候,他可能会感到挫败。就像他对朋友说的:“人与人的距离不是一般的大”,看着中关村和央企三环的写字楼“辣么高”,他说,“我一辈子都进不去”。


(周凯旋与同学微信聊天截图)

但另一方面,他似乎又不甘心。

 

比较会产生嫉妒。嫉妒引发的焦虑会激起愤怒和恨意,更可怕的是,引发攻击和破坏性的意图。


有的人甚至会通过行动攻击和贬低被嫉妒者,从而减少被嫉妒者在比较中的优势。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曾谈到过嫉妒这种情绪,如果你感兴趣可以去看一下《嫉妒是有毒的?如何正确认识嫉妒》

 

嫉妒产生的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高相关性。


如果有相似的求学背景、生活背景、工作经验,当对方取得成就而自己却没有时,嫉妒更容易产生。


也许,周凯旋对谢雕的恨,累积不是一天两天了。而聚会的劝导,和狼人杀的争吵,可能在周凯旋看来,更像是一种“优越者”对自己的“挑衅”吧。

 

也许这是为什么周凯旋在刺杀了谢雕后,会做出胜利者的姿势了。 


(谢雕生前照片)


03 

被捧杀的“别人家的孩子”

 

周凯旋会成为今天的样子,性格“霸道”,不能“吃亏”,对于比较如此看重,嫉妒心如此强,他的父母难辞其咎。


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的周凯旋,被忙于工作的母亲忽视,被父亲到处吹嘘自己儿子成绩有多棒。


过度重视成绩,而忽视了孩子的情感和心理需要的家庭,很容易把孩子培养成一个“高智商,低情商”的人。周凯旋也曾向朋友吐槽:自己的人际能力有问题,情商为负。


而被父亲长期的吹嘘和看重成绩,在收获掌声和夸赞的同时,也会造成他扭曲的自恋。


也许在他的意识里,比别人“成绩好”,成为“标杆”,是他唯一会的,获得关注和认可的方式。也是他满足自恋的唯一方式。


但是,在“成绩好”“学霸”“标杆”的外表下,他的内心其实非常脆弱。


当考试没有考到自己满意的分数,可以当堂撕考卷;当无法在人群中保持自己的“优越”,可以把大家都拉黑。他好像没有办法承受自己“不够好”的部分。


(周凯旋与朋友微信聊天截图)

我们中的很多人,也从小是在父母的比较长大。

 

“你学学那个谁”

“你看看别人家孩子”

“人家都可以做到,你怎么做不到”

 

还有宋丹丹经常挂在嘴边的“我要换儿子”,“我儿子能和那个谁谁谁换吗”。


 

当一个孩子想要满足父母的期待,他们会不断的内化这种比较,成为更“好”更“强”的那个样子。


但是,那是真的“我”吗?他们真的感到快乐吗?

 

他们活在外界的期待中,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是谁,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内化了这种期待的孩子,他们会发展出强烈的嫉妒心,时刻都在拿自己和别人比较,一心要成为那个“人上人”,一定要显得比别人更“优越”,而当做不到的时候,他们就会感到受挫,而当这种挫败感无法调整的时候,可能就会做出一些极端的行为。

 

父母对于比较的解释,美其名曰想让孩子更好。但这不过是父母的自恋想通过孩子来延伸罢了。


每个孩子的成长步调是不同的,孩子的基因和天分也不同。


父母为什么就不能看到自己的孩子就是那个最特别、独一无二的孩子呢?


如果父母能够少一些比较,多跟随自己孩子的成长步调;能多关注孩子的心理和情绪需要,而不只是成绩。那么我想,这个世界有心理问题的孩子可能真的会少一些。


- The End -


作者:梁娟,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壹心理,张德芬空间专栏作者,网易公开课、腾讯课堂等平台心理学讲师。

作者微信号:心流场(ID:flowfield)。
我们终其一生,是成为自己。心流场,陪你探索自己。



0

回复

作者头像

梁娟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梁娟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