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人格与早年教养方式间的关系|犯罪心理学

发布时间:2018-06-27 4评论 7700阅读
文章封面
文章原标题:西安公交车伤人事件:给了我们怎样的犯罪心理学启示?
文:李日超
来源:心靈灶台工作坊(ID:xinlingzaotai1014)


2018年6月22号下午15点48分,陕西省西安市红光路西凹里铁道路口一男子持刀伤人,有群众受伤。公安部门接警后,迅速赶往现场处理,据302路公交车售票员回忆,嫌疑人乘坐公交车行驶到案发地点时,从随身携带的黑色背包里持刀行凶,下车后继续伤人。现今案情已经得到控制,嫌疑人已落网。


与犯罪心理相关的内容一直都是大众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有那么一阵子,犯罪分析师被警察视为英雄,用他们惊人的心理透视来锁定罪犯。通过在犯罪现场的「还原」过程,重现罪案发生时的行为,进而揭示出可能的人格类型。再进行对犯罪人的匹配。


犯罪分析技术也称为「犯罪人格画像」,有的机构将这一技术赋予了一个简单的名字「侧写」。对于侧写的历史,要追溯到70多年前的某天,一个类似包裹的「炸弹」被扔在纽约爱迪生发电厂的窗台上。上面附有一张字条:“爱迪生发电厂的混蛋们——特此献上”。这个爱迪生厂的炸弹居然没有爆炸。但不幸的是,另外33个炸弹成功地爆炸了。面对如此惨状,纽约警局采取了《福尔摩斯探案集》的作者——著名的柯南道尔爵士在小说中呈现的那种方式:“将罪案的文件送到精神病医生詹姆斯·布鲁塞尔那儿寻求帮助。”后者闭上眼睛,进入一种「恍惚」的状态,随即灵光乍现。


他说道:“首先字条上的措辞过于正式,罪犯似乎在国外出生,有俄狄浦斯情结(也称恋母情结,表现了一种经典精神分析学的童年期发展停滞,并以个体竞争性强等为显著特征的心理状态),未婚,独居,也可能和母亲住在一起。然后布鲁塞尔写下了他著作(《精神病医生的犯罪个案研究记录》)中传奇的一幕:“还有一件事,我双眼紧闭,看到了罪犯:无可挑剔的整洁,绝对正派。‘当你们捉到他时,会发现他穿着双排扣套装’……”


令警方无比震惊的是:“当警方抓到犯罪嫌疑人时,布鲁塞尔的描述没有任何的差错。”


由此,犯罪分析师这个职业也就从此诞生。事实上,我们不难发现,当代大量美剧与犯罪小说中,都以「犯罪分析师」这一职业为故事的开展。比如美剧「心理神探」(又称心灵猎人)、电影/美剧「沉默的羔羊」、「汉尼拔」、英剧「神探夏洛克」等。他们都从请教“精神变态”(psychopath)或“Sociopath”这类或是犯罪人,也或是精神病专家、侦探身上请求线索。


图1 美剧「心理神探」开场部分


从犯罪分析师兴起至今,犯罪心理学作为一门「专业」,也逐渐兴起。长久以来,心理学家与其他专业人士几乎将孩子的所有问题都怪罪到父母身上,还对父母的养育类型进行了划分。总结为不善(这里的善代表着好的含义)的父母,这样的父母往往具备如下特点:1.不善沟通;2.无法提供好的教养与支持;3.没有建立起适当的纪律;4.不够清楚自己的孩子在做什么;5.拒绝孩子;6.虐待孩子;7.对孩子的教养缺乏一致性。


经过一段时间研究后,美国著名临床心理学家Stanton·E.Samenow(PHD)却发现了不同的问题来证明导致青少年犯罪的现象并非纯粹来自于父母。并声称:“我们也无法单单通过了解父母就可以预测出孩子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对此,其他的一些临床心理学家也提供了相关支持:David Cohen主张“强烈的内在潜力可以胜过父母的影响”,结果是:“最终,孩子看起来可能像一个陌生人。”David Cohen认为,父母对孩子心理发展的影响,比起普遍认为的要少很多。



后来的心理学研究表示,可以将个体的犯罪行为视作一种精神分析学角度、心理发展功能的「退行」与「婴儿期停滞」。有趣的是,如果只是单纯假定后者的话,就会同前面我们所阐述的「个人潜力引起的改变」造成矛盾。


对于这一问题所提供的学术解决,Dr.Stanton·E.Samenow发现了两大问题,来描绘「犯罪人格」形成同父母之间教育不良「正确入手」的相关:1.「带有强迫性与病态的谎言」;2.「管太多与管太少都是错误」。


  • 1.带有强迫性与病态的谎言


Dr.Stanton·E.Samenow研究发现,多数青少年犯罪者的父母都是很好的角色模范。根据社会榜样作用的社会心理学研究,很多个体在从众问题上的本源都来自于对某“榜样”的学习。我国盛行的广告语中,耳熟能详的那句:“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就是极好的例证。一些诸如:“负责、诚实、勤奋、顾家,全心全意为孩子付出等”是非常重要的榜样。


而与孩子的相处受挫时,这时父母会意识到孩子已经开始变得些许「陌生」。于是,他们会寻求协助,却往往徒劳无功,惨淡收场,尽管痛心,他们仍不会拒绝自己的孩子。相反的,在情感相处过程中,实际上是孩子拒绝了他们。这是一个「误区」。


举例说明,有些青少年形成了类似“婴儿”的自恋心态。变成了「要让我开心,我才会跟他们沟通」,从而忽略了真实沟通本来就极必需的情况。由此还会衍生出:「类似地,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懂我,我们根本就不是一类人」。愈发地封闭起来,形成青少年犯罪的自我高度集中的基础。所以,构建良好的沟通渠道,是父母「不可忽视」的工作。


另外,「说谎」也一直作为对有效沟通的障碍,成为青少年问题的一大“表征”,但大多数家长都没有意识到「说谎这一表征」下,揭示了青少年目前面临的“某种问题”。家长不妨尝试一下帮助青少年解决引起撒谎的本源,而并非撒谎本身。当查明「撒谎」是来自于家庭内部,家长就应当做出改变并积极沟通。并教会孩子掌握「诚实」的品质,建构解决问题的「合作联盟」。


当然,这样可以有效减少犯罪!我国的大部分家长可能都擅长于「监督」青少年。虽然有心理学研究显示,青少年若处于较差的监管状态下,就容易出现行为问题。但我们不妨换个词汇,把「监督」换位「关注与构建合作联盟」。


  • 2.管太多与管太少都是错误


弗洛伊德提到过:“过度的溺爱或者剥夺,都会造成童年心理发展问题,为将来成人的心理障碍埋下祸根。”


当代精神分析师大多都会以这种方式来作为心理咨询中「探明症状根源」的理论框架了。


事实上,我们也确实难以否认,有些父母的确没有尽到教养的职责。或许是因为他们的疏忽与不在意,或是因为疲于应付工作以及其他的事情没有时间陪伴孩子。作为父母我们可以想象孩子回到家看到空无一人的屋子是何种感受。没有了父母的监管,他们多是机会可以惹上麻烦。但这类孩子多数不会成为犯罪人。


这里存在的关键词是「听话」与「不听话」。犯罪心理学研究显示,具有犯罪倾向的孩子总是让人担心他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于是,“加强管教”或许成了当代父母对上述「不听话」的孩子一种惯用伎俩。但父母可能忽略的是,此类行为极大可能地加大了孩子与父母之间的冲突。培养出孩童「受虐」(自我挫败)的倾向,而这一特质,与犯罪行为高度相关。


这是因为,同上述提到的一致,“不听话的儿童”在父母高强度的限制下会更容易激发出「冲突」。精神分析学研究发现,儿童成长时不是所有的认同都可以经过深思熟虑,一些情况下,认同是被迫的,既来自于突如其来的「应激事件」,也来自于儿童、青少年在发展中对应的「认知不成熟」与「青少年时期激素激增的神经生物学特质」(这也被视为一种进化“错误”


所以,在这种认知不成熟与神经肽、激素激增的时期,对外界刺激的不清楚导致的被迫认同,实际上是一种创伤。使儿童会不断地在成年后,反复通过「重复早年客体(不单指父母,还指那些校园霸凌的个体)施虐情景来掌握最初的刺激。导致最终有可能走上犯罪的道路。


这让我想起了弗洛伊德早年对肛欲期「固着」个体的有趣描述:


“弗洛伊德始终强调,攻击本能(现已被摒弃)与性本能都在同‘干预’进行斗争。随后他指出:


以肛欲(anal eroticism)来举例,因为密集的神经末梢,以及自如厕训练期间所扮演的重要角色,肛门或成为非常重要的性感带。孩子有非常强烈的欲望要在他想要的时间和地点大便、通过排泄来让产生的肉体愉悦,这里实际上涉及到了弗洛伊德之后谈到的「内心冲突」,所以,单纯地来讲,排泄这种通过解欲的形式,往往满足了「唯乐原则」的基本要求(我们现在知道了这种唯乐的状态会在成年期被「文化」进一步矫正)。儿童还会产生想要弄脏,并制造大便的味道等。对于这些愿望,需要有一套复杂的禁止与约束来帮助孩童完成「社会化」进程。因此排便必须被规范与控制。只有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与时间才被允许,同时必须符合足够「整洁」的程度,并且还要学习保留自身的整洁卫生。


 肛门期情感冲动在「社会化」之后,会变成怎么样呢?(请大家注意上面我们谈到的一种「妥协」,这种妥协是一种混合体,可以帮助个体在潜在地状态下进行这种「紧张的」情绪或者愿望释放),根据弗洛伊德得出的结论,源源不断的肛门、口腔以及阳具冲动不断地进入成年期经验,而成年人有许多功能建构都是为了提供伪装后的、有效的防御,或者最常见的满足与防御的复杂组合。最终形成「混合体」。


在对于肛欲期「固着」的个体而言,会出现两种状态:一种是弗洛伊德所讲述的「传播混乱」的专家,另一种则是「整洁」的专家。前者无法忍受整洁,整洁令他们感到窒息与压抑。当这种客人来离开你的家里后,你的家里通常都会更加的脏乱,以弗洛伊德的观点来认识,这类型的人不断在为他们的「固着」问题寻求最原始「原型」的排泄欲望;而后者则被认为是「纪律」的。过多控制的和压抑的。所以,最终都会提醒治疗师关注其心理过程中的这种「控制过程」。


那么,我们给阅读本文的您以想象,在犯罪中经历虐待的个体,这一解释又是如何呢?


最终,我们应当较为公正地对待犯罪发展这一问题:孩子不能将自身的错误行为大力地归咎于父母影响所造成的。而父母也应当明确,每位孩童的活力不一样,面对环境、恐惧和其他问题的「应对方式」也不近相同,不同的打开方式,一定会塑造不同的结局。这让我想起精神科医师William Carey指出的:


作为父母,无法改变孩子的基本性格,但是他们可以控制自己对待孩子的方式”。


以上。


作者简介:李日超。心靈灶台工作坊,是致力于为心理学在职研究生提供一系列专业的课程设计、包括帮助辅导学生发表、联系期刊(如SCI以及国内SCI收录,EI期刊等)论文陪伴计划、在职研究生心理咨询与治疗技术学习、不同心理流派系统化培训服务的一个公众号。

责任编辑:Spencer Kennjane

原作者名: 李日超

转载来源: 心靈灶台工作坊(ID:xinlingzaotai1014)

转载原标题: 西安公交车伤人事件:给了我们怎样的犯罪心理学启示?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晨曦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晨曦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