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心匠的第一个主人--------雪(三)

发布时间:2018-06-23 0评论 352阅读
酿心匠的第一个主人--------雪(三)-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酿心匠的每一个故事,都有着活生生的原型,也许故事的主角现在正在这个世界的某处努力的生活,而我也在此刻为她(他)尽心的记录着,记录着她的过去,记录着那些曾经的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但愿心长久,千里共相连。今天我们故事的主人叫雪!

 




1



穿过毕业季宣泄悲鸣的狂欢,雪忙碌的租房找工作,正式进入了这个城市的生态链。

当年学校里的快意恩仇和激情浪漫也因为身份的变幻而消遁如云烟,偶尔拉拉朋友圈上的动态,浏览着同学晒的自拍,或秀恩爱,或秀行程,或秀心衰。

大家都曾在一个空间里彼此相识,而今在各自的维度里展示求关注。

雪懒得给他们点赞,于她,所有过去的生活,以及生活中的人,只不过是一把流沙,毕业的钟声一响,校长的大手一扬,流沙四散,任由飘零………

 

2


爸爸的生意被互联网冲击的厉害,索性解甲归家养猫遛狗。

妈妈打给雪的电话也越来越多,关心能不能吃上饭,关心工作顺不顺利,关心找没找到男朋友,关心什么时间能常回家看看,每次来电显示妈妈的名字都会让雪感到厌烦,这种迟来的关怀更让她体验到的是被索取。

回复妈妈的啰嗦更是一种耗竭。有时候,任由电话叮铃的响着就是不接,心中升腾着莫名的快感。当年那个柔弱受伤求关爱的小女孩终于长大了,而那么强大冷漠的妈妈却在一点点的暴露着脆弱。

屏幕上有多少条未接来电,雪的内心就会竖起多少杆胜利的旗帜。

这个世上,有一种报复,就叫做------我把你给我的忽视再用来忽视你!


3


见到二姨是在姥姥的葬礼上,这么多年,雪刻意的躲避着她,大大小小的家庭聚会有二姨出现的地方她都不参加,二姨这个称呼只不过是一个符号标注在雪的心理家谱上。

用妈妈的话来形容,姥姥一生勤俭,懦弱多病,未曾享什么福。葬礼举办的很是隆重。妈妈请了两台戏班子助唱,给死去的母亲风光大葬。

雪看着妈妈竟然和二姨跪在姥姥的灵床前抱头痛哭,一副姐妹情深。葬礼间隙,二姨跑前跑后的给妈妈端茶倒水,妈妈也是欣然接受。仿似当年的夺夫之事从未发生过一般。

雪不明白这样的仇恨怎么可以用销声匿迹的方式来解决,妈妈的愤怒在哪里?再看灵棚外的爸爸,谦卑的对着姥姥的头像鞠躬。雪心底暗暗冷笑:“有何颜面以慰死去的亡灵?”

葬礼结束,几日折腾下来,妈妈以是倦怠疲惫,雪压抑着内心丝络的心疼,麻利的收拾,开车送爸妈回家。

一路上,在反光镜里看到后排累极了的妈妈倚在爸爸的怀里沉沉睡着,而爸爸则温柔的抚摸妈妈的头发…………



4


“这个世界真她妈会开玩笑!”雪踏进咨询室第一时间就抛出这句话: “是他们不拿感情当回事?还是时间可以掩盖淡忘一切?我爸我妈竟然一副感情很好的样子,真她妈能装……”

雪连用了两句“真她妈”用力的表达着自己的不理解和不接受。

“你不希望看到他们感情很好的样子?”我问。

“是的!”

雪声音提高了几度:“我妈,就是个怂包,二姨抢过她的男人,她现在竟然还和她妹妹一起拥抱,骨气在哪里?尊严在哪里?”

她和我爸现在感情好了,但对我来说太晚了,这是我小时候极度的渴望,在我需要的时候,他们整天吵、闹、打、冷战,现在装什么恩爱?让我觉得恶心!雪说到这些,一脸的厌恶与鄙弃。

“尽管积压着很多的被忽视,但在小时候你习惯了父母通过激烈的方式交往,似乎这次你看到了他们相处的变化,这样让你觉得不能够适应是吗?”我问。

“是啊,时间怎么可以这样不公平,小时候,他们教会了我恨。现在我大了,他们变好了,而我还恨着……”

晶莹的泪珠肆意的滚落在雪的脸上,像个委屈的孩子。

穿越雪的防御,我深深的问道:“你不愿意看到他们的变化就像你也执着的不愿意让自己发生变化?”

…………

5


或许这个世界,真的很会开玩笑,雪用时间遗忘着情感,深记着仇恨,而她身边的人却开始尝试用时间遗忘仇恨,捡拾起情感……




关注酿心匠,雪的故事未完待续……….

 






酿心匠,用工匠的精神来做心理的活儿。

1、心理文章

2、心理咨询

踏破铁鞋,百转千回,酿心匠在曲径通幽处等你!

 



0

回复

酿心匠的第一个主人--------雪(三)-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吴立敏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吴立敏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