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家在研究些什么?|美国心理学会 2018年年会报道

发布时间:2018-06-22 3评论 3968阅读
文章封面
文:陈鲁
来源:陈鲁一周一点(ID:Giselajia)



我从未去迪斯尼,也没有欲望去。不我心中有自己的迪斯尼,那就是心理学大会。

 

美国的心理学会多不数,有合的,有注某个域的。我喜合的,那可以快速接触各个分支域的最新动态,更新自己的知识结构。

 

次去的,是 American Psychological Society (APS) 的年会。

 

周五早上乘7点的航班,六小后赶到旧金山,因旧金山比纽约晚三个小,赶到会12点多,能参加半天的会。

 

在旧金山市中心的希尔顿酒店行。我正在望着找酒店大,迎面走来两个年人,边说出来的有 Introduction (文的介部分) 和 Studies (研究目)等,我心想,找地方了。

 

在二楼到注册名牌,发现下午1点开始,有20分可以吃。赶跑到酒店面的一家泰国餐,点了一碗米线

 

里面坐了参会者,听谈话就知道。不,身后一桌女孩,听着象研究生。“What were the effects? Driven by a few kids? "(果如何?是否几个表特殊的孩子的造成了果?)

 

看会议节。好痛苦,因同一个时间段有很多演时举行,想去的肯定不止一个。挑程就是忍痛割程。

 

这样,周五一点到周日一点,我在个心理学的迪斯尼世界享受了整整两天。

 

心理学家在研究些什么呢?心理学的最新动态是什么呢?不是任何人敢通参加一个会、写一小篇文章能回答的问题

 

竟,来个会的只是心理学者的一小部分,会上我去的座不5%。以下的总结,来自我的角度和体,大家慎欣便


 酒店大厅心理学子办理入住手续前后小憩

 

动态一:心理学研究的面越来越宽

 

“住房” 和 “家” 的概念有什么不同?人心理的 “家” 感是如何生的?“想家” 是一种病

 

着好奇,我舍弃了知、性差异等重大话题,去听了密里大学的 Milla Titova 博士的演

 

,有研究发现,房子 (house) 和家 (family) 在人心理上是两个概念。起家来,人的概念中有定、私、自我表达的成份。

 

她在研究中人描述自己的家,并且附上自己家的照片。研究人员创造了一个指,叫 “家感” (homeniess),是人主自己家的感。“家感” 的人,健康心理 (well-being) 指就高。发现,有些人的家客上很漂亮(家的照片被陌生人打分),但是主人它的描述不是很有 “家感” (homeniess)。

 

也就是,一个豪的房子,不得能切感属感,而一个普普通通的房子,却能做到个。

 

你也有什么?我早就在生活中察到了。用得着你去用科学手段研究?

 

很久很久以前,我也是这样想。但是,发现那是自己目光局限。什么?

 

完 Titova 博士那天的演内容你就知道了。

 

,自己想以后研究共同空间 (shared space),比如大学生宿舍,如何不同的学生生共同的家感。听众有人提出,她可以研究旅如何影响个人的心理。

 

也就是,任何一个研究话题都不会止于那个面。它会致一个研究体系的出。研究体系延展出来的用和理值则是不可限量的。

 

于我普通人,个研究的价就是提醒我,不要在光着去房子、装修房子的候,忽略了家里的 “人气”。

 

相反方向想,当一个人离开了自己的家来到一个陌生的境中,是否通人工改变环境可以提升 ta 的家感?

 

Mirelle Zamudio University of Nevado, Reno

 

今年刚刚大学毕业的 Mirelle Zamudio  的研究开始们带来一些答案。

 

她的大目是研究人到一个新的境下的适状况和什么因素有关。她研究的因素有想家的程度,喜新的地方的程度等等。


想家和不喜新的地方都会独立造成人的心情低落。但是,只有不喜新的地方才会生孤独感,而孤独感又会致一些心理问题

 

那我可以把 Titova 博士的研究和合起来想。就是,通过对新的行一些设计和人文操控,人的家感加

 

足她的 poster 良久,甚至和她聊起私事。几年萦绕中的一个大号是中国小留学生在海外的适

 

当我提起个群体的候,然 Mirelle 一点不了解,但是,我相信,通这样的研究人继续动这域的研究,我会有更精确的海外小留学生的心理健康的支持和干手段。

 

我是纽约来的,她很开心,自己的哥哥去那里,准纽约的演一番。

 

 

一个社会的公众对历史事件的看法会和个社会的运作、大气候息息相关。而对历史事件的看法会和人们对基本事的掌握有关。

 

心理学家研究的人的集体就和个相关。

 

老牌知心理学家,圣路易斯大学的 Henry L. Roediger,III 教授告了他未表的研究。他先侃,这样的会上,最理想的是告未表的数据。而些数据是他唯一剩下的未表的数据。他的幽默在于,他把自己得 “可怜”,其实侧示了他的高,因为所有去做的研究都得以表了

 

次的研究,是世界不同国家的普通公民第二次世界大记忆于第二次世界大的各的掌握度,俄国人最准确,美国人、日本人最差,中国人居于中于自己国家的献,所有国家的人都得自己国家的献大,高于根据事达成的指

 

他的研究,们产生了无数的问题。我的社会里,公众某些事情的看法多大程度上是基于事、基于理性思考?

 

一个人要混得好,要自尊自,自尊自来自自己客的理解。一个国家和民族要混得好,也要自尊自,自尊自来自来自己的史、全世界的史的客理解。

 

可以做些什么?种思模式,开启了无限的思考和探索机会。

 

 

弗吉尼大学的 Nicholas Buttrick 教授的研究课题是,人口密度是否和人的生命意感有关系。

 

他把生命的意义为

 

  • 重要性 (Significance): 我做的事情对任何人有用吗?Do what I do matter?


  • 未来感 (Future): 我是否能把握我的未来?Do I have control over my future?


  • 明白感 (Coherence): 生活中发生的众多琐事,我是否能够串连起来,明白它们为什么? Do things make sense?

 

他使用超大型的世界面的数据行了复科学的分析。发现,世界上人口密度大的国家,大家告的生命的意感就低。(是控制了体制、经济等很多量后的发现。)

 

他又一步做控制性研究 (manipulations immersion)。人在实验室里面,通看不同的画面,听不同的声音,人工们创造出空间拥挤或者松的感果也有同发现

 

他把生命的重要性,定义为一个人世界的献。我通,提醒他,要考文化的不同。有些文化中,人生的意得就是世界作出献,而是家庭作出献。在某些物和社会境下,生命的意就是一家人活下来,死不了。他表示同。

 

的文化的理解,美国心理学家去已跨出了很大一步,但是,有很的路要走。但是,人家在真努力地通一个个研究、一次次对话去做了。我次一个小小的提,会让这位年白人新研究人员暂停一下想一想,是科学指引下的大不可避免的反


动态二:心理学研究越来越深


深入的一个特点是化。用人格的研究做例子。

 

次碰到了好几个Alexithymia (述情障碍) 的研究。有种障碍的人很和表达自己的情致社会交往问题。从1970年代,个概念在心理咨询领域被提出,本世初开始,才被心理学家用科学的手段行研究,比如它的大机制。

 

次会了解到的研究,表明研究者在极探索它的社会机制和成。一个研究示,控制欲妈妈容易有这样的孩子。另有研究示,有向的孩子,容易沉迷于游

 

对 Alexithymia (述情障碍) 研究推,心理学家从人格中提取出一种化的人格成份,就是对别人的行为过度敏感。有种性格成份的孩子,如果家庭境好,就特受益。如果家庭境不好,就特受罪。

 

 

我去了个研会,目是 --

 

力的学和努力是如何展出来的?Developmental Emergency of Motivated Learning and Effort

 

“我的孩子怎么就没有耐心?”常听家长这

 

前儿童如何能够坚持做一件事情?什么境状况会们坚持?

 

麻省理工学院 的新晋博士 Julia Leonard 通过严格的实验研究发现,当孩子看到大人持做一件事情,并且最成功了,孩子就会持。如果大人不持,或者持了没有成功,孩子就不持。

 

这说明,孩子需要榜,但是不会盲目跟随榜。他会算自己的投入和出是否匹配。“They are rational.”(他是理性的。)Leonard 博士评论前儿童。

 

所以,她的建是–

 

以身作,努力,并且尽量成功。Practice what you preach, try hard, and succeed.

 

斯坦福大学的 Hyowon Gweon 教授发现,孩子即使有内在的力去解决问题,但是,如果有机会向大人展自己成果,去持的愿望会更烈。

 

伯克利大学的 Kristen Delevich  教授研究青春期雄性和雌性荷蒙的高高低低会如何影响焦感、学注力等等。

 

 Katherine Insel 博士则发现,青春期少年,于物刺激,能够认识到是物刺激,也重,但是,不能转换成行力。大脑扫发现,是因叶和后部的没有通

 

四位平均年也就35 的女性新心理学家,向我指出,不同年的孩子学和解决问题力,来自于他人自己的行孩子的关注、身体内的激素水平、大分支系接成熟度。


动态三:心理学家更加关注民生

 

教育一直是心理学家关注的大点。会中有关教育的研究不,我挑个小小的例子。


从左到右:加州大学洛杉分校的 Changrui Li, StefanyMena, Catherine Cook

 

我从个 poster 前匆匆走,急着赶去听一场讲座。没想到,被一位白老教授拉住,直接把我到了一群年大学生之

 

我一头雾水,其中一个叫 Catherine Cook 的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就开始了。她很专业地指着团队的 poster,从开始没十秒,我就把她打住,说 “我时间不多,你就直接研究方法和果吧”。

 

整解,一分多清楚地把研究完了。他练习足球射的孩子,分成两,每用一种不同的方法训练。一种就是自己练习,一种除了练习到球后面去看练习。之后测评组进步大。发现,后一提高更快。我和 Catherine 共同分析原因,认为是学掌握的信息多了,帮助他形成了更丰富的,加了他的判断力。

 

足球技这样,其实别的科目的学也是这样,比如我目前注的中文教学域。离开群大学生的候,我很足,暗暗谢谢那位白教授把我抓住了。他肯定是想自己的学生多一个锻炼的机会。

 

 

老年人的生活量,是心理学家多年关注的。次看到他们对生活量的研究更加化、深入。

 

康州大学的教授 Ann Devlin 研究养老院里的生活量会如何受家具摆设的影响。


她研究的因素很多,比如是否有窗子,座椅种和多少,体重超重人的座椅,电视放位置等等。

 

了很多发现,在此只一个小小的作例子。她发现电视机在房放位置会影响人的控制感。于行的老年人,如果房电视摆放在特别显眼的位置,但是老人不能自如控制它的开关和音量等等,就会生焦感。

 

解决方案或是帮助老人掌握控制电视的手段。如果老人的身体不允许这方面的提高,就从另外一个角度着手,把电视放在角落不太眼的地方。

 

只是一个小小的例子,但是,它提供了一个思角度。它明,人的心理健康,不管是两的孩子,是八十的老人,和一个人境的把握感息息相关。于老人和孩子的帮助,来自于辨在生活中有什么感自己不好控制的西,帮助他去增加控制感。

 

(我们这里来个筋急弯。就是,种控制,指的是合理的控制,能够满足人的基本要求的控制。不是不合理的控制,比如控制人的心理和行。)

 

 

很多家长错误地把送孩子上到好大学什么错误?因上大学不是人生的目,而是孩子入了一个新的人生 “地” 被生活检验

 

那当今的新生代大学生,他的心理健康状况如何?有些什么警

 

加州大学的 Jean M. Twenge 教授,通研究全国性数据,得几个结论

 

在2010年左右,大学生中的焦、抑郁患者比率突然升,只升不降。全美国的大学,在接受前所未有的学生心理健康挑

 

她发现,现代的青少年不如原来的独立。比如,在18的孩子,和六七十年代的12的孩子的生活状。因独立意差,上大学后焦

 

发现,手机和它的各功能取了青少年 “真人” 互的机会,们丧失了一个心理健康的保源。

 

大学不是重点、符合年的合理的独立、真人互的意几点不就是育儿和教育的核心点


 

如何一个人更加有意?更加有道德?心理学家继续寻找答案。

 

次,我听了一新加坡学者的演。他研究一个人的自我概念如何自己更有意和道德。

 

一个人的自我概念,就是,“我是?”

 

笼统,西方人的自我概念更个人化 (independent self),方人的自我概念更集体化 (inter-dependent self)。

 

如果一个人具个人化的自我概念,他会强调自我的感受、想法、成就。如果一个人具集体化的自我概念,他会强调自己和感受、想法如何融入集体,自己集体的献。

 

南洋科技大学的 Albert Lee 把美国人(个人化自我概念的代表)和印度人(集体化自我概念代表)被式分成两自己做的不好的事情,或者自己的一个戚做的不好的事情。然后,看一些日常用品,比如肥皂,洗手液,牙膏等等。们选择自己自己想要的西。

 

你也不知道,我也是次才学到的,心理学家已经发现,如果一个人有心理上的羞耻感,他会在实验选择更多的清用品。(注意,在此不要冤枉我生活中那些的人。)

 

发现,当回自己做的事情后,相于回自己的戚做事情后,美国人会更加想清。而印度人,当回自己做事情和自己的戚做事情后,清的欲望相同。

 

也就是,美国人自己做的事情,会更加自。但是,自己身的人做的事情,不会去自。而印度人,则对于自己身的人做的事情,都会赶到自

 

他通另外一个实验证明,两种文化的人的自我概念也可以化,通听到的、看到的西,会往方的方向

 

也就是,通过让一个人往个体化自我概念方向偏一下,会他更加重承担个人任。一个人往集体化自我概念方向偏一下,会他更加重自己身的人承担的任。


 

个人自我概念中含有自我同。比如我的自我同有女性、家、老、朋友、女儿等等。

 

Chi-Ying Cheng 教授来自新加坡管理大学。她研究女性商管理专业的学生。些学生一个自我同是性(女性),另外一个是专业(商管理)。

 

发现,那些能把两种同有效合的人,也就是不两者是冲突的,造力更。那些把两种认为立的,也就是得它有些冲突,造力就差。

 

也就是,我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在个人概念里面含有自我同。比如,我是家,也是老,家庭和事。如果我得家庭和事是冲突的,做事情的不起孩子,和孩子在一起的得没有工作而失落,我就会纠结。如果有效合,在两个角色中自由转换,就会因之产生 “正能量”。

 

她的分析是,每个角色都建立在一个知体上。如果有效合,你会在决策解决问题候,把两个知体的西都调动起来,造力就会

 

造了一个量表,测评一个人在两方面的合度。Gender-Professional identity Integration (GPI).

 

两个设计广告,用精确的手段测评造力。发现合度越高的,造力越合度越低的,造力越

 

 

 Brandon Koh 新加坡管理大学的博士生 Brandon Koh,人的造力被束,是因会受思定式的影响。但是,当要解决一个问题候,人是很不去使用心理定式的。他了一个例子。比如,要是人去画一个外星人,大多数人画的,都能在已知的物身上找到原型。

 

那如何人不去使用心理定式呢?他决定用一种新的定式来代替旧的定式。他选择的是思考未来。他去思考未来,然后测评造力。发现这样提升造力。

 

的自我概念,就是个人、集体兼具的自我概念,在多个社会角色中自由转换、有机合的自我概念,知道在的我、想象未来的我和世界,自我概念跨文化、跨社会角色、跨时间转换人更有造力,也更加道德。



动态四: 心理学家继续积极自我怀疑


心理学家的自我怀疑精神在会中随处闪烁

 

 

性思的概念,通过 Dweck 等学者的研究,已经传播全世界。周五我一到,就去听了一有关成性思的演目是 -

 

How important are growth mind-sets for learning and achievement?

性思维对和成就有多么重要?

 

第一个的人是密安州立大学的Alexander P.Burgoyne。很年得象影明星。他做实验成年人去学,都是从来没学的人。量了他的各种各的智力指,外加成性思。同的学习时间和方法,是否有成性思的人会学得更好更快?

 

他的发现竟然不是。反而,他发现是智力的某些指和学效果有关系。

 

接着,英国丁堡大学的 Timothy C. Bates 博士做了言。他竟然研究了 Dweck  的原始数据,发现根据他的重新数据分析,成性思维对儿童学效果的影响很小。

 

两个后,听众陷入了沉思。

 

一名听众,“ Some findings appeal to the mass mind. As soon as such a finding comes out, the world is ready to accept it. “ (有些发现,特符合公众的心理,一出来就会被迅速接受)。  


Timothy C. Bates 表示同意,  “We need to tell the truth, not what the world wants to believe in.” (我需要出的是事,而不是世界想要相信的西。)

 

那一刻,我得很 high,  因为这就是吸引我的科学精神。

 

世界上的各劣行中,情最重的就是强给别人灌自己相信的西。情节轻一些的,是率地把不经验证西让别人去相信。

 

而心理学家,不不参与些行其一生,类寻找事。在程中,不断自我怀疑,自我挑。“吾将上下而求索”,用屈原的来形容他一点都不份。

 

接下来,上台的是一名的壮年男士。他是得克斯大学的 Davie Yeager 博士。他介了他和 Carol Dweck  做的期跟踪研究,就是在学校训练学生的成性思

 

们发现了在家庭高收入群体的学校,训练没有效果。在低收入群体的学校,在训练得到学校足大的支持的情况下,就有效果。

 

他表示,要继续研究,找准成性思真正的受益象。

 

到最后,他下一句,“We’re just starting!” 大大的英文字,写在屏幕上,意思是,我不会放弃,并且要继续研究下去。

 

接下来,风头回去。

 

最后言的是这场会的组织者,凯思西储大学的 Brooke Macnamara 博士。她看上去也就三、四十。短,戴着两只大耳,姿非常沉。她研究了好几百个专门有关成性思的研究,把所有研究的发现统合起来 (meta-analysis)。目的是看培效果是否因年、家庭收入、培方法等不同而不同。

 

发现,相比更大的孩子和成年人,儿童的成性思有点微弱效果,但是,也是生在低收入家庭,并且培的方法要互

 

大家不要根据我对这场的描述,来性思做任何定。但是,知道心理学家在深入研究,去个概念好。

 

Gavin Nobes 教授 


在大会束前,我在 poster session 撞上了英国的 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 的Gavin Nobes 教授。他推翻了英国学者多年前的一个研究发现。当年的发现来自于英国警察局的虐儿童数据结论父比生父儿童的机率更高。

 

他用更严谨统计学方法,发现相比生父,数据中的那些父更加年,受教育程度更低,收入更低。当把量控制后,父虐儿童的机率并不比生父高。

 

我向他表示感,感之前的不严谨的研究发现在社会上造成的影响会有多大。“一位男性,如果当上了父,心里会多么忐忑。一位女性,自己的孩子找了个后爸,心里也会多么忐忑。的关系增加多少不必要的沉重。”

 

又聊起来他做的另外一研究,就是早期儿童的道德展。他研究的是儿童判断一件事情是错时,在多大程度上是根据事情的后果 (outcome based),在多大程度上是根据肇事者的意图 (intension based)。他和同事也是修正了皮杰的理发现幼儿也有根据肇事者意来判断事情对错的初步能力。

 

聊到里的候,大会就散了,我是唯一剩下的几个人。Gavin Nobes 出乎我意料,悠悠地了一句 “We’re not sure what we contribute to the world. ”(我们这些心理学家真不能确定我们为世界献了什么。)

 

问题我每天都子里,并且已有了答案。我毫不犹豫地 “At least, as humans, psychology has made us collectively more self-aware. ” (至少,心理学集体性地更加自知。)

 

他点表示同意。


 

你知道回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句话吗

 

“I don’t know the answer to that.” 我不知道问题的答案。

 

说这话的,往往是一个言人。他/她无法回答一名听众的问题

 

说这话候,他/她是陷入沉思状的。

 

什么心理学家么着迷?他们总是要去理解,去帮助,去献,永不足。


明年会议预告 


作者简介:陈鲁,纽约大学发展心理学博士;纽约市立大学李曼分校心理系副教授;纽约市少儿华文书园创办人;加州教育部学前双语发展教师指导纲要编写专家;纽约市教育局中文双语学校中文试题编写组高级顾问;贵州遵义市西西弗教育中心英语教学顾问

责任编辑:Spencer 沐风

原作者名: 陈鲁

转载来源: 陈鲁一周一点(ID:Giselajia)

转载原标题: 心理学家在研究些什么?美国心理学会2018年年会直击报道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科普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科普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