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你要早点知道婚姻是比高考更难的一道题

发布时间:2018-06-09 2评论 1919阅读
文章封面


一年一季的高考季又到了。除了焦虑,更多的男孩女孩,会对高考后的未知充满憧憬。


女孩的幻想能力尤甚一层。


高中毕业了,我可以不用做乖乖女了,我要和喜欢的男孩子谈一场惊天动地的恋爱,我要和他像韩剧里的oppa一样腻歪。


只要我找到我喜欢的男孩,我们一定能一直走下去,我要给他生3个猴子,不,如果他喜欢,我可以生一个足球队……


哦,不,中国只开放了二胎,要生足球队的话,我们要移民。


如果要移民的话,我们就要很有钱。我要做个好的贤内助,使劲旺夫……


等他每天下班,我就到门口迎接他,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问他今天上班累不累,他就算很累,也会俯下身,低头给我一个宠溺的亲吻……


真的是,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就控制不住地想到和你长相厮守的日子。海市蜃楼的美好真是叫人欢喜。


但,女孩儿,婚姻可绝没有高考那么简单,还有一堆关卡等你去打怪升级。



性别角色是束缚中国女人的贞操带




婚姻对于中国女人的意义如此重要,其实一直以来都是中国父权文化塑造出来的。


长期以来,女人的命运和婚姻联系在一起,甚至我们的人生幸福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被等同于婚姻的幸福。


因此,追求事业再成功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婚姻,都不属于被社会认可的幸福;而在婚姻中,如果无法得到我们向往的一切时,我们又开始感到失落甚至绝望。


现代的中国女性,活得并不比以前轻松,在面对是放弃工作在家带孩子,还是在职场上全力以赴杀出一条血路这样的问题上,硬生生处在两难的境地。


虽说解放后,中国女性的地位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但是中国妇女解放运动实际上只是停留在与男性在教育、政治、法律和经济上的平等权利的争取。


开国初期,中国出现了一批女政治家女思想家和女企业家等,女人去掉了裹小脚,但身份上更多的还是妻子和母亲的角色,比如宋庆龄、邓颖超,或者是张爱玲,我们提到她们的时候还是会提及另一伴。


改革开放后,虽然女性更多的走出了家门,参与了社会生产,但承担的角色仍然只是家庭角色的延伸。


我们的职业角色被定格为:秘书、助理、文员、老师、护士等。哪怕是近十几年,女性精英越来越多。


但在职场中受到“看不见的天花板”的影响,职业女性的中年危机往往来得比男性更早。



女人到底是应该征服男人还是征服世界?




女人到底是应该征服男人还是征服世界?这一涉及两性特质和人生价值衡量的命题并不仅仅在中国这样的父权文化才有,它是全世界女性都会挣扎和思考的问题。


霍金的第一任妻子怀尔德曾是剑桥学霸,但她在新婚时放弃事业照顾渐冻症的霍金,最终霍金出轨与她离婚。这样的案例古今中外都有。


所以,如果她当年把精力放在征服星辰大海而不是情爱中,是否她已经是个事业有成的女性了呢?但我们能说她的选择就是错的吗?


我们每个人在做选择的时候,一定会受到当时所处的各方面的条件所限,多条件里其中有一条就是对女性气质的刻板印象。


就如同生下来的孩子,如何不掀被子就看出男女呢,我们是不是只需要看看他(她)裹的衣服是粉蓝的还是粉红的就能区分?粉色代表女性,粉蓝代表男性,这是谁给的标准?


男女差异,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文化塑造的。从而女人应该是感性的、情绪化的、温柔的、细腻的,这些本应该是女性优势的部分被刻板化成衡量女人的标准,并引起了社会的推崇,甚至取悦男人的标准,这就是妖魔化。


更有人利用这些对不符合这些女性气质的女人进行贬损和诋毁,从而压抑了女人更多可能发展的机会,硬生生地单一化女人的职场角色。


一个女人的气质,她可以是温柔的,她也可以是坚韧的;她可以是柔顺的,她也可以是强势的。


任何单一化和标签化女人的气质,就如同把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硬生生涂成黑白两色,平庸而无聊。


如果我们放弃标签化的性别角色,我们在真正做决定时,取决于什么因素?


世界上不同的人做不同选择的时候,只会涉及几个基本的维度:


  1. 自尊高低(自我价值感)眼界

  2. 格局

  3. 心胸欲望

  4. 需求

  5. 兴趣注意力分配

  6. 个人功能强弱认知

  7. 模式信息源多寡

  8. 心智化程度

  9. 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


一个人行为的内驱力,本质上和这些综合性的系统有关。


一个百分百具有男性气质的男人是狩猎动物,他们的价值建立系统来自对世界与资源的征服,对权力与成就的追求,他们在本质上并不是关系和情感动物;


相反,过多的情感在某种程度上反而容易成为他们的负担与牵绊。


但是对一个百分百属于女性气质的女人尤其是早年依恋不佳的女人而言,她们毕生的精力和欲望恐怕都会投注在对一个安全的依恋客体的寻找上。


但有百分百的男性气质的男人和百分百女性气质的女人吗?


每个人都是在自己有限的时间、能量、精力范围内从芸芸众生中去选择自己想要依恋的对象。


一些人选择金钱,一些人选择事业,一些人选择婚姻,一些人选择信仰,一些人选择小情小爱……甚至还有一类人,他们选择了只是简单的活着。


所以,你追求什么,只是简单的人与人之间的区别,不应该看似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回到当下中国的女人,当然必须自我成长,通过工作和事业,通过爱好和朋友,来发展全面的自我,建构属于自己人生的幸福。


婚姻其实也和事业一样,不是一个躲避风雨的避风岗,它甚至是比事业更现实更复杂的人际互动,经营婚姻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一定意义上,事业的经营比婚姻的经营难度可能更低。当我们把对婚姻的期望放得不那么高的时候,才会客观和冷静的审视其中的问题。


无论你把人生重点放在婚姻还是事业上,或者在某个人生阶段偏重哪一方面,都不妨碍你成为一个成功的人——就是做自己主人的人。


如果某个阶段,你追求事业成功,就聚焦自己所有的资源去创造,去攫取;如果某个阶段,你遇见美好的情感,就好好去享受,全身心体验也许包括失恋、分手和离异在内的完整的情爱过程。


这些都是真实、丰盛且勇敢的人生,而这些人生的主宰者只是你自己。


那个被困在旧有的性别角色的框架里捆绑和束缚自己的人,是没有这样的机会的。


当你发现自己和周围格格不入的时候,先别忙着怀疑和否定自己,也许是你已经跳出框架,在享受他人没有的丰盈人生了。


原创:周丽瑗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回复

作者头像

周丽瑗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个人头像

周丽瑗

教育学博士(心理咨询方向)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系统式家庭治疗师 性与亲密关系咨询师 亲密关系辅导专家 上海心理学会临床心理与心理咨询督导专业委员 壹心理最佳心理作者

私信

周丽瑗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