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情与阻抗

发布时间:2018-05-26 2评论 1507阅读
文章封面

移情是精神分析的一个术语,是一种对当前某个人的情感、驱力、态度、幻想和防御的体验,这些体验并不适合当前这个人,而是对童年早期某些重要人物的反应的重复,无意识的置换到当前的人身上。

理解这个词可以基于下面四个方面:

1.       移情是各种不同的客体关系;

2.       移情现象是过去客体关系的重复;

3.       置换的机制本质上是一个移情反应的过程;

4.       移情是一种退行现象。

      移情与咨询进展中的阻抗密不可分。弗洛伊德的基本构想即是:移情现象是阻抗的最大来源,同时也是精神分析治疗最有力的工具。移情反应是过去的无意识复活,是不带有记忆的。所以所有移情现象都具有阻抗的作用。病人对分析师的反应是通往病人不可触及的过去最重要的桥梁。移情是通往记忆与内省的迂回之路,它不仅仅提供被掩盖的线索,而且也为分析的工作提供动机与动力。某些移情导致阻抗,是因为它们含有痛苦、令人害怕的力比多与攻击的冲动。

      移情反应基本是无意识的,尽管某些反应可以的意识的,经历移情反应的人可以觉察到他的反应是过度的,奇怪的 ,但他不知道反应的真实意义。他甚至可以从理智上觉察反应的来源,但对于某种重要的情感的或本能的成分或目的,病人是意识不到的。所有人都有移情反应,分析情景只是促进移情反应的发展,将其用于解释和重建。作为移情反应最初来源的客体是儿童早期的重要人物,他们通常是病人的父母和其他抚养着,爱、安慰与惩罚的施与者,兄弟姐妹和其他的竞争者。对于后来生活中执行特殊功能的人,更易于产生移情反应。客体关系的任何一种和所有的元素可以包括在移情反应之中,所有的情感、驱力、愿望、态度、幻想以及对此的防御。如,一位病人对他的分析师感觉不到愤怒,可能来自其童年对表达愤怒的防御。作为一个孩子,他知道避免与暴躁的双亲发生激烈冲突的最好方式就是不要感受他自己内心的愤怒,而在分析中,他不知道在一味的温和背后掩藏着愤怒。

      为了隐藏恼怒的幻想,有些病人会顽固的保持一种与分析师有现实性合作的外表。无意识分裂某些情感,将其进行现实层面的置换,以避免意识到对分析师的矛盾情感。经常会发生这种情况,病人对分析师表示极高的敬意,对其他的分析师则表达强烈的敌意,分析会揭示这两种情感都是针对分析师的。病人之所以产生这种分裂,可能是因为病人害怕感受到对分析师的敌意情感,而在病人过往客体关系中,往往对关系中的争执和冲突有着强烈的被抛弃恐惧。此时病人就无意识通过讨好和自我暗示,把关系中的负面感受剥离出去,从而维持自己内心的理想化客体形象。

      性与敌对的移情反应特别容易成为重要的阻抗来源。色情化与攻击的成分常常是一起出现的。被分析者对他的分析师形成爱慕的情感,就会因为分析师缺乏互动而愤怒,导致被分析者感觉被抛弃。或者病人不能在分析情景下工作,因为害怕幼儿期的或原始的幻想而遭到贬低。病人一旦执着于移情性满足,对分析工作就变得被动和抗拒。病人可以再次经历早期母婴关系的某些状态,处于这种状态的病人不能执行分析工作,除非分析师能成功重建合理化的自我与工作联盟。

合理化自我重建与工作联盟

      工作联盟:(咨询师的分析性自我与来访者的理性自我的合作,是病人在分析情景中的工作能力,内省力,尤其当病人处于强烈移情的痛苦之中时,仍能与分析师保持一种有效的工作关系)。

      可靠的工作联盟的核心由以下因素形成:病人消除症状的动机强度;病人的无助感;意识的、理性的合作意愿;跟随分析师的指导与内省的能力。实际的联盟是在病人的合理化自我与分析师的分析性自我之间形成,使之成为可能的中介是分析师在试图理解病人的行为时,病人与分析师的分析方法的部分认同。

分析阻抗时的障碍:

      当被分析者因为分析师攻击他的阻抗而变得暴怒时,他的暴怒不是因为正确的诠释而松绑了防御,并活化了捆绑在一起的攻击能量,而是因为起源上来自早年生命的一种特定而重要的创伤情境在分析情境中被重复了:自体视角的错误回应体验。被分析者的暴怒不是对抗分析师的向外的攻击展现,好像分析师因为他的正确诠释而位于危险驱力的那边,且必须被防御对抗,此暴怒为“自恋暴怒”。大多数分析师总是以技巧与人性的温暖,来回应被分析者面对诠释时的自恋脆弱——容许他们重获自恋平衡。

分析中的剥夺:

     所有分析师也都意识到精神分析程序中剥夺的重要。分析师当然必须是有人情味的,而不是冰冷的无回应的机器。分析师的人情味表现在他对病人的同情,关心以及治疗的愿望之中,对他来说,重要的是病人如何进步,他不只是一个观察者,也不只是一个研究者,他是治疗师,目标是帮助病人康复,不过他的处方的“药物”是内省,仔细的调整剂量,着眼于长期目标,为了以后的持久改变牺牲暂时的、快速的结果。如果我们想让病人作为一个合作者,与我们一起处理他产生的退行性素材,我们必须保证病人的成熟的方面在我们的分析工作中不断得到滋养。

      我们一定不要忘记,对病人来说,精神分析的程序与过程是古怪的,不合理的,人为的。不管他在理智上对此的理解有多深,实际上体验是奇怪而新鲜的,会产生焦虑。

      所有新的奇怪的程序必须向病人解释。解释为何我们要求他尽力自由联想,为何分析师不是教育专家的角色。为何分析师不会给病人很多心理教育和指导。为了不干扰病人的联想,分析师会相对沉默,面对治疗中沉默的时刻,很多病人会感到尴尬,或对某个话题有巨大尴尬感受,分析师要理解这对于病人来说是痛苦的,但为了分析进展,他要尽可能保持开放的心态。对于被分析者要求得到的保证,应该理性告诉他,分析师理解他的痛苦,但保证只是暂时的,欺骗性的帮助,再一次出现要求保证,分析师应该保持沉默。

      分析师要注意阻抗的强度和分析时机,来访者偶尔一次的迟到,可能是阻抗,也可能是客观原因,提示需要关注的其他重要线索包括:来访者在咨询中心不在焉,如不停打哈欠,分析时难以集中注意力,做解释的时的快速否认(未经认真思考便做出的否认),各种细微线索呈现对咨询师的隐形攻击,以及忘记付费,拖延时间,突破设置,将咨询师的分析功能弱化等。



0

回复

作者头像

梁艳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梁艳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