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不原谅父母吗?

发布时间:2018-04-24 18评论 7589阅读
文章封面
文/曹怀宁,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他是四川某地级市的理科状元、北大最牛专业之一的学生、美国排名前 50 大学的研究生,他叫王猛,他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可是,就是这样的好学生却 12 年不回家过春节,并拉黑了父母所有的联系方式。与父母决裂 6 年之后,他又写了万字长文来数落和控诉父母。他说自己受到了深深的伤害,绝不原谅父母。


他的父母痛心又迷茫:“我们真搞不懂他是啥原因?”


好好的孩子,为何就变得这么绝情了呢?


我,可以不原谅父母吗?


01 

无视、掌控和打压,将你的孩子越推越远


让我们先来看看王猛的父母对孩子所做的一切。相信看完相关报道的人都会有一种感觉:王猛的父母在与儿子讨论时,双方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王猛与父母谈感受,父母就和他讲是非:王猛在学校受到霸凌时,父母却让他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大谈要孩子学会和“任何人”相处,哪怕是坏人;


而当王猛与父母讲对错时,父母就和他谈责任:王猛满含辛酸地提起过去种种令他痛苦的往事时,父母却觉得这些事都已经过去了,儿子应该向前看,不要花费无用的时间去伤心流泪。


这是一种无视。


“如果教育的目的是控制孩子,那我父母真的是出类拔萃的模范!”王猛紧咬嘴唇说道,“他们所有的付出只是为了控制。我母亲一直倾向于把我关在家里,喜欢按她自己的喜好包办事情。”


王猛喜欢奥数,母亲不支持,并对他参加奥数比赛的事儿冷嘲热讽;王猛想去异地上学,父母严厉拒绝;即使后来考上了北大,父母依旧通过在北京的大姨远程监视和控制王猛的动态。


这是一种掌控。


而无论是出门游玩还是上学择校,父母对王猛的意见和想法总是打击和否定的,他们觉得孩子要适应外界,不该有任何不同意见。王猛数次的“求助”都没有得到父母的尊重和支持,父母也不会维护他的尊严和利益,只教会他逆来顺受。

这是一种打压。


也许王猛父母说的话、做的事并无大错,有的父母甚至很认同这种严厉的教育方式。但我们必须知道,当一个人想别人吐露自己内心的想法与感受时,正是他放下心防,最需要理解与接纳的时候。如果此时父母选择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那就无异于把孩子扔在蛮荒的原野上,无论他如何哭泣都求告无门。“无回应之地即为绝境”才是最可怕的事。


一个人童年的成长经历与他成年后的性格息息相关。如果一个孩子长期处于被控制、被打压、被无视的境地,那么他的内心就会渐渐缺乏自信,感到软弱和迷茫。打压摧毁了孩子的意志,就像抽走了他精神的脊梁,自然让他软弱无力。而无视则让孩子感受不到自身的价值,缺乏对生活的希望。


孩子是父母一手养大的,他的性格问题肯定与父母的教育方式相关,但王猛的父母却能在面对记者时理所当然地说出:“要说掌控,他17岁以后就不在我们身边,现在34岁了,人生一半都在外边。问题就出在这后面啊,照这样说,反而是掌控不够吧!”这样的自我欺骗实在令人瞠目结舌。


是他们辨不清是非对错吗?肯定不是。王猛的父母都是体制内的员工,文化水平在同龄人当中算是高的,王猛的妈妈能够面对记者侃侃而谈,王猛的爸爸也不遑多让。


他认为:“我儿子是状元,到了北大肯定会有比他更好的人,所以他才在大学后期出现情绪异常。之后毕业工作,他一开始是很用力的,但后续遭遇不顺,所以又一次出现了情绪问题。


再往后,到美国上研究生,出国时还有很高的目标,前期也还觉得语言很顺利,但后续在专业上出现了学业出现困难时,就开始认为是周边的人有问题。我觉得他在看了心理医生后,就把所有的问题归结到了他从小到大的经历上,迁怒于家人。”


几句轻描淡写的话,不仅回避身为父母所有的责任,更把所有原因全部推到了孩子本身、外部环境甚至是专业的心理咨询师的身上。他们作为父母,就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由此可见,王猛从小到大与父母的每一次沟通,估计都是这样无效吧。


我,可以不原谅父母吗?


02 

你见过“恶性自恋”的父母吗?


著名的心理医生斯科特·派克在他的著作《少有人走的路2:心灵谎言》中提到过这样一个案例——


男孩鲁克因为上了高中后成绩急速下滑,甚至破门盗窃而被校方建议去看心理医生。派克医生见到他后,发现他神情沮丧、内心抑郁。为了更进一步地了解鲁克,派克医生请来了他的父母进行对谈。


交谈之下,派克医生惊愕地发现,鲁克的父母是一对“恶性自恋”的夫妇。虽然他们职业体面、举止文雅,待人接物彬彬有礼,但在对谈时,派克医生却感到这对夫妇永远在自己的逻辑与价值观中打转,想让他们稍微理解他人一丁点儿的情绪与感受都很难。


他们想让鲁克受到“更好的教育”,便不经孩子同意便把他从朋友成群的母校直接转到千里之外的另一所学校;他们不想让鲁克参加夏令营,便随便找茬,因为鲁克忘记收拾房间而将他禁足;当鲁克好不容易适应了新学校的环境,他的父母觉得他需要更严厉的管教,便将他转到了一所非常严厉的封闭式军校。


当派克医生对鲁克父母的行为提出质疑,并建议他们去做家庭治疗时,他们的回应却让派克医生遍体生寒——他们宁可给孩子贴上“先天坏种、无药可医”的标签,也不愿意自己去配合心理医生进行治疗。责任?问题?义务?他们推得一干二净。


所以,看到记者采访时王猛父母的一系列言行举止,我的脑中一下子就蹦出了“恶性自恋”这4个字。


斯科特·派克医生提到,恶性自恋的人通常自以为是、拒不认错,他们固执己见,总是希望能够控制他人。如果他们遭受到了外界的质疑,便会将一切责任归咎于他人。方法嘛,当然是道貌岸然地诉诸于礼法、道德,或是干脆采用暴力逼迫他人接受、就范。


从王猛父母的身上,我们可以很容易看到些许恶性自恋的痕迹。恶性自恋的人绝非道德沦丧、良心泯灭之人,他们只是太害怕犯错了。但他们采取的方式却给他人——尤其是孩子,带来了莫大的灾难。我也曾经见识过很多在这种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从他们的身上,我看到令人痛心的种种表现:


有些孩子在父母的“恐吓”下,以为外部世界就是阴森恐怖的龙潭虎穴,于是只能乖乖待在父母建立起的小天地里,不敢越雷池一步;


有些孩子总是会采用情感隔离的防御机制,将自己的情绪和感受冰封麻木,遇事只谈对错,不论感情;

而有些孩子的自主意识早已被父母的全面控制所破坏,他们从不相信自己是有能力、有价值的人,自卑如影随形……


这样的人生是痛苦的,他们很想有光明幸福的人生,也想跟父母和谐相处。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他们一心想成为父母希望的那样,只是自己太笨太糟了才会达不到要求。


经年累月,父母疾言的厉色已经长进了他们的心里,现在已经不需要父母再责骂他们了——他们的自责已足够将自己埋进土里。


我,可以不原谅父母吗?


03 

所以,不用着急原谅父母


面对这样的孩子,我总会告诉他们:“你不是无缘无故成为现在这个样子的。找到‘为什么’,是回答‘怎么办’的前提。”了解是改变的第一步,但可能也是最痛苦的一步。


因为很多孩子发现自己这么多年的问题矛头竟然指向父母时,往往有万箭穿心之感。一方面,长年压抑的愤怒与悲伤有了决堤之势,让他们无法再像以前那般乖顺听话;另一方面,对于父母的质疑又让他们惊恐万分,禁不住怀疑自己:这真的与父母有关吗?真的不是我自己的错吗?


好不容易让他们相信父母确实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后,他们还会急不可耐地去原谅父母,因为他们坚信“只有宽恕才是真正的救赎”,原谅了、和解了才能解决问题。


这句话的确是有道理的,但凡事都需要一个过程。救赎和原谅需要很大的力量,这种力量只会产生于自立自信、自主自强的内心,而如果你不曾充分看见并疗愈过往的伤痛,你心里那个流泪的孩子如果没有被完全接纳和拥抱,真正的救赎是不会来的。


所以,当有少数孩子流着泪问我:“我可以选择不原谅我的父母吗?”我总会坚定地告诉他们:“可以,你现在当然可以不原谅他们。现在不原谅,以后才有可能真正和解。别欺骗和勉强自己,想生气就尽情地闹一会儿吧!”


而那些或多或少有着“恶性自恋”情结的父母,你也必须知道,每个孩子都是如同烟火一样神奇的存在,你永远都不知道他的身体里蕴藏着什么样的能量。


如果你逼迫他按照你的模型去成长,他爆发出来的或许是“永不原谅”的火灾;若你选择轻松且有度地陪伴和引导,他会给你带来最美的烟火秀,让你见证他人生最惊喜的一面。



作者简介:曹怀宁,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咨询实践超千小时,主擅领域包括婚恋情感、人际交往、两性心理、人生规划、家庭关系等。自2011年开通新浪微博以来,粉丝六万多人,坚持定期回复私信,无私为近六千名求助者提供咨询,咨询解答超千万字。《婚姻与家庭》杂志特邀专家,多家媒体签约撰稿人。
微信公众号:心理咨询师曹怀宁(caohuaining)。新浪微博、知乎、头条号:心理咨询师曹怀宁。



0

回复

作者头像

曹怀宁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曹怀宁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