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的性侵者,都是你的熟人 | 心理学识破施暴者动机

发布时间:2018-04-08 15评论 28573阅读
文章封面
文:洛希|壹心理主笔团
来源于:心理公开课(ID:yixinligongkaike)


F 是小野前男友的朋友,一直对小野很友善,之前在聚会时也算是聊得来。听到小野准备要被调派到国外工作,便坚持要在家中亲自下厨为她践行:


“明天周末,有空来我家吃顿饭吧,为你践行!”

“我约了人吃晚饭”

“尽量抽时间,中午来吧”

次日早上,F 又发微信:“一直等你”


小野不好意思拒绝 F 的多番邀请,只好赴约。


饭桌上,小野忽然发觉,从前都是一群人出来嘻嘻哈哈,而此刻只剩下他们俩独处,气氛冷得尴尬,她隐约觉得哪里不妥,却又说不出来。


最后送别的时候,F 要拥抱,双手便顺势伸进了小野的衣服;小野被这双手“钳住”的时间也许只有5秒钟,但已经足够让她感到极度恐慌…… 因为她意识到自己挣脱不开,而这时候,F的手还在往上移……


当小野准备大叫的时候,才绝望地发现自己正在对方的家中,门窗都关紧着。“糟了”,小野的头脑一片空白。


最终F还是松手了。小野说当她走出小区门口的时候,双手还在抖。她感受到深深的屈辱感,并不仅是因为被一个男人触碰了身体,而是被挟制、被强迫、被对方夺走了尊严。


让她感到屈辱的是失去了自尊和主权,失去了对自己身体和行为的掌握。


她不禁问自己,“为什么一个人的尊严,可以被别人拿走?”


之后我的心里一直后悔,如果当初能够提醒小野,或许她就不用遭受这样的痛苦。



01 

防不胜防的熟人性侵


像小野这样的遭遇,到底算不算“性侵犯”?首先,我们需要知道性侵的确切定义是什么:


性侵犯(sexual assualt),即在违背他人意愿的情况下,对他人作出与性有关的行为。性侵的范围包括但不限于:性骚扰、强奸、企图强奸、强迫的性行为(如口交、异物插入)。


然而,F并没有使用到肢体暴力,而小野也没有产生肢体反抗,这还算不算性侵?


事实上,大部分的强奸都发生在熟人之间,因此最常见的不是拳脚相加,而是施暴者以身份、地位、或利益的优势威迫。比如以下的例子:


“在技校的按摩课上,老师说为了现场教授按摩动作,女学生要把衣服脱到只剩下内衣内裤,而且过程中难免触碰到学生的身体……我们有说不出的感觉,似乎被猥亵了,但是又不敢挑战老师的权威……“


基于以上对「性侵」的定义,即使过程中没有发生肢体暴力的冲突,只要是违背他人意愿的任何性接触,都算是性侵。而小野的经历,便是很典型的「熟人性侵」。


这是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事实:在所有性侵(强奸)案件中,「熟人性侵」并不罕见,甚至是占比极高!


在所有的性侵(强奸)案件中,至少在 70% 的情况下,受害者是认识施暴者的。施暴者最可能产生于受害者的朋友、或朋友的朋友,其次是约会对象、前任、上司、或者亲人。


更令人心痛的是,有将近 3/4 的女性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经历是被强奸,因为她们很难相信和接受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熟人之间…… 但只要将同样的经历换成第三人称,她们却能正确判断这是强奸[1]


我不敢过问,事后小野的内心到底经历了怎么样的煎熬、失望与愤怒、耻辱和懊悔。也许她也不愿意相信,平日一直对自己友善正直的F,最后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熟人之间的性侵是否防不胜防?我让小野在自愿的前提下,尽力回忆起关于F的所有事情。随着她断断续续的片段叙述,一条条线索却越显得清晰起来……


“他似乎有一种错觉,认为我那天去赴约,是因为我也喜欢他”

“很奇怪,吃饭的时候,他不断在贬低自己,说自己很没用,没有人会喜欢他,然后又一直赞美我漂亮、气质好。”

“我觉得他那天是有准备的,天气并不热,可是他执意要关上所有窗户开空调。”


其中一类典型的施暴者形象,渐渐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


不过我马上想到的是,以往关于预防性侵/强奸的建议,都是偏行为或生活作风上的指引;但是如果我们对潜在的施暴者都一无所知,这些指引也许最后只能“隔靴搔痒”。


唯有通过了解施暴者的动机和特征,我们才能真正理解和制定对应的自助指南。



02 

大部分情况下,性不是施暴者的主要动机

——了解施暴者的动机与风险因素


对于施暴者的动机,大家可能第一个反应是“性”。


当然,性欲是性侵/强奸的一个动机,然而大部分情况下,这并非施暴者的主要动机。


通过综合犯罪心理学和FBI行为科学部的文献数据,总结和整理出以下的这些规律:[2][3][4][5]


1. 性侵惯犯 ——“伪君子强奸犯”:幻想对方喜欢自己


最常见的性侵施暴者类型是「权力再保证型」(power reassurance rapist)。这类施暴者会单方面地把受害者幻想成一个崇拜自己、渴望和自己做爱的女朋友。


他们通常是低自尊,对生活各方面信心不足的人;希望通过利用性来统治和主导女人,以补偿内心的无力感。


上文中提到的F,便很有可能是这类型施暴者。


其中一个典型的行为便是不断地贬低自己,抬举赞美对方,并且非常渴望对方也赞美自己。同时,在F的幻想中,小野是“自愿”赴约的,因此这是一段双方都“自愿”的男女关系。


这类施暴者性侵的核心动机,是出自“对方是真心倾慕自己”、“对方是自愿”的幻想,因此他们一般不愿意对受害者使用肢体暴力,他们有一个很贴切的称号 ——“伪君子强奸犯”(gentlemen rapist)。


像F这样的恶魔对社会的危害非常大,因为他们基本上都是典型的性侵惯犯,并会事先计划,不断寻找下一个受害者,直到有一天被逮捕为止。


2. “大男子主义”:用性侵展示对女性的统治


第二常见的是「权力自信型」(power-assertive rapist),这类施暴者较常见于在约会强奸、熟人强奸、及婚内强奸。


与伪君子强奸犯相反,这类施暴者充满所谓的“男子气概”,抱有物化女性的观念,他们性侵的动机是为了展现自己对女人的“统治”。


G是我老板的重要客户,他身上有种让人不舒服的“大男子主义”,仿佛女人都是依赖和附属男人的存在。


那天是公司年会,我整理完东西最后才走,已经很晚了,谁知在楼下碰见他,热情招呼我搭顺风车;由于在深夜,一时间没有的士,而且他一再坚持,也不好拒绝。


但没想到在车里便遭遇了强吻和胸袭,我想反抗却被他按住扇了几巴掌,叫我住嘴……


这类施暴者毫不在意受害者的感受,通常都会动用暴力,冲动作案。“不尊重女性”是识别他们的核心特征。


3. 群体强奸:冲动作案只为得到群体认同


还有一种情况是需要提及的:群体强奸(the gang rape)这是我们最不希望遇到的情况,因为这种经历很有可能会成为受害者日后的梦魇。


对比单个施暴者,群体强奸的暴力程度更容易升级,造成严重的后果 —— 受害者的死亡率高达 1/5。


英国《每日邮报》在2018年1月15日报道过一则这样的新闻:


印度一名少女失踪几天后,尸体在运河被发现。尸检显示,女孩生前曾遭遇至少4人轮奸,身上有19处触目惊心的伤痕,私处曾被塞入一个坚硬且锋利的东西,且肝脏和肺部均有破裂。


在做完这一切后,施暴者们将女孩抛入运河,致其溺水而亡。


而令人感到愤怒又可笑的是,这类施暴者的动机,一般仅仅是为了向同伴证明自己的价值,或希望被群体所认同。


他们通常是冲动作案,对他们自己定义为软弱、脆弱的女性下手。


除了这些,还有其他几类施暴者,如愤怒报复型(anger retaliatory rapist)虐待型(anger excitation rapist)等,但远不如前两类常见,而且他们的性侵对象更多的是陌生人。



03 

什么样的人更可能对女性下手?


性侵的发生除了个人动机、冲动之外,与施暴者自身的性格、态度、过去经历也有相关。


具备以下几种特征的人,更有可能对女性进行下手。


  • 接受“强暴迷思”[6]


例如,认为说“不”是女人变相的“同意”。


  • 高度认同「社会传统性别角色观」


例如,认为男性就是主动的、征服的一方,女性则是被动的、顺从的一方,这种观念潜藏着一定的不尊重女性、物化女性的思想。


  • 性格自恋,以自我为中心(反之,同理心强的人,性侵他人的几率更低)


  • 对社交方面的无能,伴随自卑,压抑自我等


  • 对女性抱有一定的敌视态度,不尊重女性,甚至憎恨女性


  • 早年遭受过被父母长期忽视,或(性)虐待的经历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性侵的高发地带:


心理犯罪学家总结出几个与性侵/强奸强烈相关的因素,值得引起关注:


(1)酒精和药物


大量研究报告均提及到,酒精和药物一直是与性侵高度相关的因素。


比如在Koss关于“熟人强奸”的研究中发现,有75%的施暴者在实施性侵/强奸之前服用了酒精或药物。


这个数据提醒了我们,要提防不只是自己喝酒的度,还有和我们一起喝酒的人。



(2)密闭空间


熟人强奸占所有强奸案件的 2/3,而绝大多数的“熟人强奸”,都发生在被害者或施暴者的家中、车里、以及家附近。


这些都是相对封闭的、便于施暴者主导的场景。而且超过80%的强奸都是施暴者提前计划好的。


这些数据可能让人感到很后怕,但都是我们需要清楚的,否则一些对方多番的“坚持”、盛情的“邀请”,很可能让你内心矛盾煎熬:


“是我想多了吗?他一直都这么友善”

“虽然觉得不妥…… 但如果就这样翻脸,会不会显得我小题大作?”

“我们是每天见的同事,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吧?


其实就像小野的遭遇一样,我们认为对方无心的行为,很可能是场精心策划过的“鸿门宴”。



04 

该如何科学地保护自己?


我个人非常认同一个观点:永远不要尝试从受害者身上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女性有权利、也有自由行走在任何她想达到的地方。


对于性侵,社会和政府机构自然需要负起大部分的责任,包括增强大众对性侵的正确认知、重新思考“社会性别角色”的平衡等。同时,一些社会上的努力,比如让男性参加有关性侵的教育课程,以及建立保密、准确、高效的网络举报机制(如:Callisto),也展现出显著的成效。[7][8][9][10]


然而,这并不等于我们便不用去关心知道任何有关“性侵预防及应对”的知识。


毕竟在这个仍不友善的世界中,我们同样有义务学会如何保护和照顾好自己。


1. 性侵预防 | 如何识别潜在的性侵危机?


关于如何预防性侵,网上常见的建议是“不要轻信他人“、”尽量保持自信“、”不要晚上前往人少的地方”等具体做法上的要点。


而在此,我们希望能够从心理学的角度出发,为女性提供“识别潜在的性侵危机”的预防自助手册。


这里无法给出标准统一的答案,但在日常与身边的熟人相处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尝试从以下8个方面识别潜在的危险,最大化地预防性侵和保护自己的安全:


(需要强调的是,以下因素皆为风险因素,并不是说满足某些条件的人或情况就一定是潜在施暴者,而是希望大家能够对“性侵预防”有更具体的认识和指引,从而避免自己陷入一些困境。)


性格方面你了解对方的性格吗?ta对自己有什么看法?ta是否认同自己的价值?或是偏向自卑、自恋?ta的情绪起伏大吗?ta是否自尊心脆弱、且常常容易被刺激到?


态度方面:ta对你表达的关心和友善,是否超出了这段关系应有的程度,让你感到“怪怪的”?另外,ta对其他女性是否抱有一定的敌视态度?你觉得ta有“物化女性”的倾向吗?


观念方面:ta是否常常显露出让你不舒服的“男子气概”?或者一种病态的“大男人主义”?ta对于“强暴迷思”的看法是怎么样的?在重要事情上,ta尊重你的意愿和意见吗?


人际方面:ta的交友圈是否很窄?你觉得是由于什么原因?ta的朋友一般怎么形容ta?


不良习惯:ta是否有不良的生活习惯?比如酗酒?ta的酒品如何?在数据如此惊人的前提下(75%的施暴者在作案前服用了酒精),当你们的相处涉及到酒精时,真的需要多加留心。


早年经历:在一定了解程度的前提下,你可能会得知,ta的童年或早年是否曾遭受过家庭的长期忽视、虐待、或性虐待的经历?ta自己怎么看待这件事情?ta觉得这件事情对ta的人生产生了什么影响?


邀请和特定场所:在对方邀请你,或者你们决定前往彼此的住所前,要多加留心。如果你察觉到内心有那么一丁点不情愿和纠结,请相信自己的直觉,尽量不要去不熟悉的地方。对方如果真的尊重你,会理解你的选择。


提防“全男性群体”:由于群体特别容易做出冲动、鲁莽、不理性、甚至造成严重后果的事情,当遇到一些全男性的群体时,需多留个心眼,即使他们可能和你相识。



2. 性侵应对 | 到底该不该反抗?


这是当谈及性侵时,大家第二个关心的问题。


其实,除了极少数的变态,施暴者其实大多不会像疯子一样突然冲出来对你拳脚相加,尤其是在熟人性侵的案件中,施暴者一般都会提前计划好[11]


另一方面,我们可能会顾虑到,反抗是否反而激怒了施暴者?


犯罪学家通过总结一千多例强奸和性侵的案件发现,绝大部分形式的反抗(无论言语或肢体上)都没有显著增加受害者额外受伤的风险,都能够降低强奸/性侵完成的可能性[12]


而且,如果你面对的是“伪君子”施暴者,比如小野遇到的F,反抗往往非常有效,对方通常会选择妥协、谈判、或者直接离开。


但需要强调的是,在一些情况下,受害者的身体会由于极度恐惧而变得僵硬、无法反抗,这是来自于生理本能上的应激反应。


(PS:过去我们曾发过一篇关于女性被强奸时为什么身体会僵硬不动的文章,点击蓝字可直接阅读。)


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况,而你在当下没有反抗,请千万不要自我责怪,或者懊悔、怨恨自己。要知道这绝对不是你的过错。


05

写在最后 


在搜集文献写作的过程中,最让我觉得揪心的是,“性侵”似乎是每个女性一生都需要提心吊胆的事情。


关于这个问题,社会还需要很多的努力。但同时值得庆幸的是,我发现有很多的人已经开始重视这个事情,并投身到这份事业中,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关于性侵,希望这是一篇能够帮助女性增加相关认知和预防应对的文章。同时我也希望,在不久的未来,我们能够不用再谈及这个话题。


以上。



References / 参考资料:


[1] Harned, M. S. (2005). Understanding women's labeling of unwanted sexual experiences with dating partners: A qualitative analysis. Violence Against Women, 11(3), 374-413.
[2] Berkowitz, A. (1992). College men as perpetrators of acquaintance rape and sexual assault: A review of recent research. Journal of American College Health, 40(4), 175-181.
[3] Hazelwood, R. R., & Burgess, A. W. (Eds.). (2016). Practical aspects of rape investigation: A multidisciplinary approach. CRC Press.
[4] Koss, M. P., Gidycz, C. A., & Wisniewski, N. (1987). The scope of rape: incidence and prevalence of sexual aggression and victimization in a national sample of higher education students. 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55(2), 162.
[5] Sexual Assualt Prevention and Awareness Center. (2018).
[6] Lonsway, K. A., & Fitzgerald, L. F. (1994). Rape myths. In review. Psychology of Women Quarterly, 18, 133-164through engaging college men. Journal of College Student Development, 48(5), 585-594.
[7] Lanier, C. A. (2001). Rape-accepting attitudes: Precursors to or consequences of forced sex. Violence Against Women, 7(8), 876-885.
[8] Barone, R. P., Wolgemuth, J. R., & Linder, C. (2007). Preventing sexual assault
[9] Jessica Ladd的团队开发的保密、准确、高效的举报网站:
https://www.projectcallisto.org
[10] Jessica Ladd在TED的演讲视频链接:
https://open.163.com/movie/2016/3/T/R/MBHOC2FF7_MBHOC9UTR.html
[11] Bart, P. B., & O'Brien, P. H. (1984). Stopping rape: Effective avoidance strategies. Signs: Journal of Women in Culture and Society, 10(1), 83-101.
[12] Tark, J., & Kleck, G. (2014). Resisting rape: The effects of victim self-protection on rape completion and injury. Violence Against Women, 20(3), 270-292.


作者简介:洛希,壹心理主笔团,本文来源于壹心理精选(ID:yixinlijx)

责任编辑:Spencer  郑锦燕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