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郁症女孩”不药而愈:你想拿生命和疾病打个赌吗?

发布时间:2018-03-02 11评论 7347阅读
文章封面
文:周小宽
来源:胡慎之(ID:hushenzhixl)

奇葩大会“刘可乐”,这个姑娘最近刷屏了,高晓松说这个姑娘从躁郁症中逆袭的演讲,是这一届大会上最好的演讲。

 

她曾经被诊断为躁郁症,然后她通过了自己自强不息的叩问生命真相的一段经历,勇敢拿掉了医生、旁人给她贴上的标签,走出了躁郁症的阴影笼罩。


她说,“当你100%接受了社会贴在你身上的标签,其实你就失去了自愈的能力。”


她说,她发现和她一个病房的病友女孩,所烦恼的不过是青春期女生都会烦恼的那些问题,却被父母当做了躁郁症关在了这里。


 

很多人被她的经历和斗志还有结局鼓舞感动。很多人在那一刻看到了自己,或者理想中的自己。


如果抑郁症、双相障碍、焦虑症等等神经症和精神障碍可以不药而愈,那么这将是最让我们安慰的事情。毕竟在当代社会,抑郁症这种疾病,已经超越了其他疾病成为了夺走人类生命的第二大杀手。第一是癌症。

 

在纷纷赞许她的内容刷屏后,很快又出现了不少质疑的声音。


权威的心理学家、心理医生,站出来说,“躁郁症患者私自停药是危险的!”


“不药而愈?这种认知会鼓励人,但是会毁掉更多人!”


“刘可乐真的好了吗?”

 

我们怎么看待这种对刘可乐一边倒的赞许,或一边倒的否定质疑?


更重要的是,双相障碍、抑郁症、焦虑症是否真的可以靠个人成长、心理咨询就不药而愈?


我觉得这才是最值得我们思考的。



-01-


我想先提出一个简单的逻辑问题。


刘可乐,她即使是真的停药了躁郁症也没有恶化,反而她靠个人的思考、对生命意义的探寻,重塑自我,完成了个人成长,而后她的躁郁症好了。


是的,即便她的经历是完全属实的,我无法去考证,但我们绝对不能否定这种真实的存在可能性。


然而,她的经历,就能说明别人的躁郁症也完全可以不用吃药自己治愈吗?


她只是一个个体,充其量,只代表了一种概率。

 

我们都知道乔布斯生前饱受癌症的折磨。


他曾经相信素食、中药的方法可以治疗或控制癌症,所以他一开始拒绝了西医的治疗方案。


但是最终他的癌症还是夺走了他的生命。


有人因此说,中药怎么治好癌症?乔布斯就是傻。


但是,我们也会看到,生活中的确有人用中药就治好了癌症。真的,我家邻居身上就有这个奇迹。


这样的人,的确是存!在!的!


可是,我邻居是我邻居,乔布斯是乔布斯。


不是同一个人,同一个身体,同一个头脑,不是同一种癌症,即使是同一种癌症,在不同的个体身上,它的破坏和发展速度和能量也是不同的。

 

还有当年某位罹患乳腺癌的著名女演员。西医的切除手术的确会给身心带来创伤,她选择中药治疗,修身养性。


因为之前的确也有人这样就好了,癌细胞奇迹般地消失了!


可是这个奇迹没有在她身上重演。


四十多岁的她最后还是死于乳腺癌。

 

谁能判定,中药、保守方法治疗癌症和西医的那些手术化疗方法治疗癌症成功的概率各为多少?


而假如你患了癌症,你分别用两种方法治愈的概率又是多少?


谁有资格回答你这个问题?


因为你是那么独立的一个个体。


别人身上的成功,可能在你这里失败,别人都失败了,可能在你这里成功。


你要赌一把概率?还是赌一把自己?


 

-02-


精神类、心理类的疾病和癌症是一样的。


道理同上。

 

自愈的刘可乐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但我们必须看到,还有千千万万躁郁症、抑郁症、焦虑症停药了就变得更严重的患者,也是个体。


抑郁症、焦虑症甚至双相障碍,也许在某种程度下,通过患者自己的个人思索、个人成长、心理咨询,的确可以变得轻微、平缓、甚至好起来,不复发——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向你保证,你是不是也可以。


有人做到过,不代表你就一定可以。


因为这种“有人”,不是绝大多数。


如果说到治疗,医生通常提供的是最保险的,最大概率的,最安全的一种方案。


因为和癌症一样,严重的精神或者心理障碍,一样会夺走你的生命,


或者造成和夺走生命一样糟糕的后果——腐蚀你的神经,榨干你的能量和生命力,让你活得好像行尸走肉一样。

那个后果是严重的。

 

我们都渴望,自己可以不药而愈,


我也不想否认,的确有一些抑郁症和焦虑症,


特别是在较为轻微的阶段时,


如果真的可以做到自我调节,自我成长,


同时进行心理咨询,


加上这个个体本身内在的能量迸发,


有可能完成治愈。

 

我觉得从治疗方案上,


怎么治疗的选择权,假如你成年了,的确在你自己。


如果你要尝试,自己调整看看,为什么不可以呢?


我不用药,也不心理咨询,或者我只做心理咨询,暂时不用药。


毕竟医生也不一定都是对的,他开的药不一定适合我,再说我希望试试靠自己的力量好起来。


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我不否认成功的可能。毕竟刘可乐或者还有其他人,真的有过这样的经历。

 

但是,在你选择哪一种方式应对的时候,你也需要了解这种选择的后果。


比如你在医院,你的抑郁状态告知医生后,你表示我不想吃药,我要自己调整看看,


一个负责任的医生会告诉你:抑郁有时候像一个黑洞,或者沼泽,此刻你也许觉得还可以,但是你一直拖着不吃药,可能,我是说有可能,你会突然状况变得糟糕,到那个时候,也许你就深陷沼泽,再无力逆转了,你的状况会严重到超出

你现在的想象。因为你没有在可以控制它恶化的时候,去控制住。


我曾经陪我的一个好朋友去医院精神科诊疗她的抑郁症,


她是第一次去这种地方,当时那位医生就是这样对她说的。

 

是的,你可以不吃药。医生说的也不是绝对的。


就像我们去看很多疾病,医生说的都是最严重的那种情况。


但这是医生的职责义务。

 

问题是,你能精准地把握好,自己调节和用药治疗的那个临界点吗?


如果你真的是一个抑郁症患者,那么我希望你问自己这个问题时,更多的考虑一些严重的情况,而不是盲目乐观。


至少假如到了那个你觉得自己的力量难以为继时,你要知道去求医问药、知道启动你身边的社会支持系统,而不是欺骗自己,我还可以,我一定可以的!


那是会要命的。



-03-


我绝不是否认精神力量的存在。


就像我在咨询中,也会对一些有抑郁和焦虑问题的来访者解释的,


咨询是一种对自我的探究,你通过一些个人成长,可以卸掉那些让你不断在精神的恶性循环里打转的驱动力——


比如偏执的思维方式、对自己的强烈批判、对完美的追求、对别人的强烈控制、对差错的无法忍受,


这些内心模式都会对你的神经系统带来影响,会造成压力。

 

所以搞好自己的内心,通过精神力量、自我激励,的确能够对于我们的神经系统起到一定作用,可以让一直承受压力的神经得到放松、得到休息,我们产生的快乐情绪越多,也能更好的刺激神经分泌某些物质,达到大脑化学物质的平衡。

 

但是,假如你的状态已经比较严重,


你没有力量做更多自我探索,没有力量从精神来治愈你的生物系统(神经),那么你就需要反过来,从治愈生物系统(针对神经用药、舒缓神经、调节大脑化学物质水平)来帮助改善你的精神(个人感受、体验、思维)。

 

你也许会问,我怎么知道我有没有到那个程度?


所以,会有各种量表和测试,在医院能够诊断你的程度,你也可以找你的咨询师进行评估。


但咨询师毕竟不是医生,我还是建议,在医院精神科随时了解自己的状态,跟进随访,高度关注。


这就是应对疾病的态度。

 

刘可乐或许认为躁郁症是社会贴给她的不当标签,


但是真正的疾病,不是标签。疾病就是疾病。


我们应对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双相障碍时,我们要知道,这不是标签。这是一个诊断。

 

你可以说,也许诊断有误,我可以去其他医院再看看。


但是,如果你说这是标签,那只能说明,你的心态,是有一定问题的。就像有人不能接受自己得了癌症一样,


有很多人,不能接受自己得了抑郁症、焦虑症、双相障碍、还需要吃药,觉得自己是精神病,完全接受不了,所以他才会觉得,这些名词,是个标签。

 

不不不,你只是病了。


社会的认知水平还不够高,所以很多人对这种病不了解,理解程度不够,我可以想象,也遇到过我的来访者诉说自己对于疾病的担忧和惧怕。


但是,相比别人的看法给你带来的压力,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要意识到,你得拯救你自己的人生、生命,这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有的患病者来说,社会舆论如果认为你的心理疾病完全可以靠个人力量不药而愈,则是一种更加的致人于死地的伤害。


有的患者因为这种认知的误解,不被他人和家属理解,并不断责问自己为什么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好起来,不断体验自己无法控制住那些负面情绪的巨大的无力感,最后完全被阴影笼罩,强烈的痛苦和孤独得不到理解和解释,甚至觉得自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写在最后


如果躁郁症、焦虑症、抑郁症,真的是一个标签,撕掉标签,用精神力量和哲学思考去对抗调整,那当然是个最好的奇迹。也许会发生在你的身上。

 

但是,如果你的内心深处,其实是害怕这些病的标签给你带来压力,影响别人对你的看法,所以你才急于撕掉,不想面对不想治疗,


你希望可以通过“精神力量”就让它自己好起来,


那么你看刘可乐的视频,也许仅仅是自己找了一个虚假的盼望,一个逃避的理由罢了。


如果你连面对疾病的真相都没有勇气,


你觉得你有精神力量不靠别人的帮助就去治愈自己吗?


这是个悖论啊。

 

精神力量是有帮助的,但是在疾病面前,它有时不能创造奇迹。


这是事实。


所以在某些时候,用药,遵医嘱持续用药,不能擅自停药,是必须的。


“某些时候”,你可以自己把握,但最佳方式是让更为专业的医生去辨别。


如果你连走进医院的勇气都没有,


你的精神力量,会不会只是一种死撑和不接受?


当你真的患病了,承认我患病了,并且去面对,才是勇敢者的行为。

 

“躁郁症就像是生活中的其他挫折,也许是馈赠。我们对痛苦的反思和反击才是价值所在。”——刘可乐


同意。


假如你面对它,接受它,最终你战胜了它,


的确是如此的,你会发觉那就是一种馈赠。


作者简介:周小宽,心理咨询师,看待世界和自我的方式有点特别,一个温柔而有力量的陪伴者。个人公众号:周小宽(ID:xiaokuanjoy)


责任编辑:Spencer  林立洲


0

回复

作者头像

周小宽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周小宽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