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视角下的人类攻击性

发布时间:2018-03-01 1评论 7259阅读
文章封面

心理学视角下的人类攻击性

 

      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将使用什么武器,但我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战只能使用砖头和石块。

                                                                                                                      ——爱因斯坦

     人类进行攻击和暴力的历史相当漫长,有史可载的5600年中,人类共进行了14600次战争,平均每年2.6次。据估计,截止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的125年间,共有5800万人被杀害,即平均每一分钟就有人被杀。在美国,谋杀被列为致死的主要原因,每23分钟就有1人被别人杀死,每年有140万美国儿童遭受父母的暴力伤害,在中国,2.7亿个家庭中大约有30%存在家庭暴力,人类的攻击行为在现实中随处可见,屠杀、暴乱、行凶抢劫等等,回顾刚刚过去的20世纪,250场战争夺走了1.1亿人的生命——足够建立一个人口超过法国、比利时、荷兰、丹麦、芬兰、挪威和瑞典总人口之和的“死亡国度”。

战争.jpg

      回顾人类历史,20世纪的人们得到了最好的教育,同时却也是最嗜好残杀的(数据来自Renner1999)。包括种族屠杀和人为的饥荒在内,有大约1.82亿人死于类似的“大规模不幸事件”(White2000)。加利福尼亚的洛杉矶市动物园曾展出过两只世界上最危险的动物,那是唯一能够灭绝其他动物和毁灭地球的动物,你大概能猜到那是什么了,关在笼子里的是两名大学生,他们代表的动物是“人类”!人类具有的攻击行为是令人惊愕的,如何理解人类的这种自我毁灭式行为呢?

 一、本能论的解释

       对于攻击行为的解释,精神分析鼻祖弗洛伊德认为攻击是人的基本驱力,和性驱力起驾并驱,性驱力让人类繁衍不息,攻击驱力则是对死亡原始的强烈欲求,人类历史的车轮在生本能与死本能的冲突中不断向前行进。生本能也即人类的自我保存本能,为了自我保存,当资源匮乏的时候,人类需要利用攻击性进行争夺,千百年的经验让人类认识到攻击可以为他们带来物品、土地和财富,可以保护自己的财产和家人,可以为自己赢得声望、地位和权力。从这个角度理解,人类天生具有攻击性,因为我们从祖先身上继承了“杀手本能”。进化心理学家巴斯和沙克尔福德相信,攻击行为的适应性价值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这种行为在人类历史上更多地出现在男性之间。这并非是攻击驱力的释放,而是男人从他们成功的祖先那里继承而来的一种心理机制,从而帮助他们提高自己的基因在下一代中得到保留的几率。

二、生物化学的解释

      有证据显示攻击行为具有一定的生物基础。生理学的研究发现大脑的某些区域能激发或终止攻击行为,如刺激人脑情绪中枢的杏仁核会引起不同的情绪反应,刺激首端会引发逃避和恐惧,刺激尾端会引发攻击和敌意。一位妇女在其脑区的杏仁核受到无痛电刺激后发怒,把她的吉他砸向墙壁,差点砸中她心理治疗师的头。

       芬兰心理学家Kirsti Lagerspetz1979)在一组正常白鼠中挑选出攻击性最强和最弱的分别饲养,在此后它们繁殖的26代中始终重复这一选择过程,最终她得到了一组凶猛的老鼠和一组温顺的老鼠,这说明遗传因素影响神经系统对暴力线索的敏感性。在灵长类动物和人类中,攻击性天然有着较大的多样性。我们的气质类型(先天的反应性和反应强度)是与生俱来的,一个人在幼年表现出来的气质通常是稳定的。一个大胆、冲动、容易发脾气的孩子更有可能发展出青春期暴力行为,在8岁前没有表现出攻击性倾向的儿童,成年后到48岁时也不会成为富有攻击性的人(Huesmann﹠others,2003)。在一项研究中,研究者对几百名新西兰儿童进行了追踪,结果显示攻击行为是由一种能够改变神经递质平衡的基因和童年时期的受虐待经历共同决定的(Caspi,2002),攻击性和反社会行为并非单纯只受“不良基因或不良环境的影响,相反,基因会使某些儿童对虐待更敏感,反应更强。此外,有的学者发现,攻击行为和某些生理因素有关,包括低血糖、过敏症、大脑某些部位的损伤和障碍。血液中的化学成分同样可以影响神经系统对攻击性刺激的敏感性。实验室研究和警方资料都表明,一旦人们被激怒,酒精会使攻击行为更容易发生。有暴力倾向的人比一般人更可能饮酒,在喝醉以后更可能变得具有攻击性。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雄性激素水平与攻击行为呈正相关。也许是因为男性的雄性激素更高,所以男性的谋杀发案率是女性的10倍。

 三、挫折—攻击理论

       挫折—攻击理论认为,攻击行为是因为受到挫折而引发,挫折总是导致某种形式的攻击行为。当人们的愿望实现受阻,目标难以达成的时候,生理上处在被唤起的状态,使人们对于攻击的线索变得更敏感,但是攻击的能量并非直接朝挫折源释放,人们往往会克制直接的报复,把敌意指向一些安全的目标上。比如在公司被老板臭骂的员工回到家里会冲着正在煮饭的妻子吼叫,妻子又会将敌意指向更安全更弱势的目标,比如孩子。

       但是挫折一定引起攻击行为吗?尽管两者的联系很密切,但是挫折不一定导致攻击行为。例如,挫折可以使人产生一些刻板反应,或处于一种“习得性无助”的状态。而在没有受挫的时候也可能出现攻击行为,如有些球迷在自己所支持的球队取得胜利后开始扔瓶子,甚至打斗,毁坏东西。修正后的挫折—攻击理论认为,挫折产生的是愤怒,是攻击的情绪准备状态,但是愤怒并不是唯一可能引发攻击的情绪,侮辱、高温、疼痛、令人作呕的场面或气味等使人产生不适或不悦感觉的外界刺激能提高人的敌意或攻击性,例如,对犯罪率的研究发现,谋杀、强奸和暴乱等强攻击行为有随天气变得闷热而逐渐升高的趋势,说明气温与攻击性有联系(Anderson1989)。

四、社会学习理论

      在解释攻击行为的理论中,最简单也是被人们接受最多的理论,就是社会学习理论。该理论认为我们是通过观察其他人的攻击行为而学会攻击的(Bandura2001)。班杜拉的经典实验(1961):实验者让斯坦福幼儿园的一个小朋友做一项有趣的绘画活动,同时一个成年人在房间的另一个角落,那里有组合玩具——万能工匠、一个锤子和一个充气娃娃。在玩了一分子万能工匠后,成年人站起身,对充气娃娃进行了十分钟的攻击,用锤子砸它,踢它,把它扔来扔去,一边还大叫着:“揍它的鼻子,踢死他。。。。。。”目睹了这次突然爆发后,小朋友被带到另一个屋子,里面有很多漂亮可爱的玩具,但在两分钟之后,实验者打断了小朋友,说这些是她最好的玩具,她必须“把它留给别的小朋友。”受到挫折的小朋友现在到了另一个房间,里面有各种玩具,有的可用于攻击,另一些则不能,其中也包括了锤子和充气娃娃。如果小朋友没有看到陈年人富于攻击性的示范,他们很少表现出攻击性的言语和行动,虽然有挫折感,他们仍然很平静的玩着。但那些观察到成年人攻击行为的小朋友则很可能拿起锤子击打玩具娃娃,这一现象的发生概率要比没有看过的小朋友高出许多倍。对承认攻击行为的观察降低了他们对自己的抑制。而且,孩子常常重复示范者的动作和话语。所以观察攻击行为不仅降低了孩子对自我的控制,还教给他们怎么去攻击。所以如果父母吼叫和体罚孩子,往往塑造了有攻击性的孩子。虽然受虐待的孩子日后并不一定变成罪犯或者虐待子女,但是其中30%的人确实对自己的孩子实施了类似的虐待,这一比例是平均水平的4倍。在崇尚“男子汉气概”的社会里,攻击行为可以很容易地传递给下一代。青少年团伙的暴力亚文化为新成员提供了攻击行为的榜样。通过亲身经历和观察攻击性的榜样,都可以习得攻击性的反应方式,但攻击行为是由挫折、疼痛、受辱等令人不快的体验激发的,这些体验将个体推向情绪的准备状态,是否真的发起攻击,还取决于个体对结果的预期,当攻击行为看上去比较安全甚至会带来好处时,攻击就发生了。

五、自体心理学的攻击解释

       科胡特的自体心理学是对传统精神分析的补充和发展,弗洛伊德认为一个人的人格只不过是性心理的发展,科胡特认为人的内心世界有一条跟力比多平行发展的主线,即自恋。健康的自恋即自尊。是指一个人能够发展自己的能力,并且能够通过自己的能力满足自己的需要。病理性的自恋是指一个人的自体是吹大的,他自吹自擂或通过幻想自己非常强大,在他能力不能满足他需要的时候,他就会变得抑郁。自体心理学将攻击性作为一种无反应环境下的分解产物来处理,而不是一种天生的、需要释放的驱力,这将人类从难以忍受的天生破坏性驱力这个负担中释放出来。

        研究者从非驱力的视角出发,运用最新的图像技术检视母婴互动,发现从子宫中诞生的婴儿不必是消极被动的,也没有攻击性,他们会寻求自体客体的互动。托品指出,互动中的婴儿回应母亲的能力令人印象深刻,他们不仅寻找食物,还会寻找各种情感的认可,并且会在从无刺激环境中沉入无反应状态之前就以各种方式尝试得到这种情感的认可。科胡特认为,儿童需要足够的氧气来自由呼吸,也需要一个共情的环境,一个有反应的自体客体。当破坏性的暴怒被唤起,尤其是自恋性暴怒时,往往会涉及对自体的伤害。这源于对婴儿期夸大性自体的侮辱,夸大性自体原本期望能够完全掌控本应具有反应性的环境(母亲),结果发现她没有共情,甚至威胁到自体的基本需要。于是儿童体验到摧毁失灵的自体客体的冲动,但是他的暴怒唤起了母亲的反攻击,可能转回到了他自己的身上,导致他产生了自我厌恶和绝望,科胡特将触发攻击性的责任归结于父母或是替代性自体客体的局限性,如同婴儿已经感到恶心,他的母亲还是坚持把奶瓶塞进他的嘴里,被强迫吃奶会伤害到婴儿的核心自体,影响他朝向健康的内聚性自体发展。

      父母对孩子需要的同调回应包括安抚、融合、镜映、培育以及刺激性的反应,还有父母这一自体客体所代表的更高级的价值观与理想。所有这些都会被内化为更高级形式的自恋基础,包括创造力、幽默、抱负心。母亲通过爱来中和儿童的攻击性,从而驯服了他们。个体需要被记得、被注意以及被欣赏,这对于积极认可的需要——即被镜映的需要——对健康自尊的发展至关重要。

 


0

回复

作者头像

梁艳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梁艳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