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治疗│ 如何利用写日记进行自我疗愈

发布时间:2018-02-25 1评论 1190阅读
文章封面

◎故事

刺猬妈妈结婚后,就开始家庭主妇的生活。

她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帮先生、两个孩子准备早饭,送他们出门。

家人离开后,刺猬妈妈开始打扫卫生,从厨房开始,把碗盘洗好,擦拭流理台。

接着从孩子的卧室开始,把散乱一地的玩具归位。跟着是自己和先生的卧室,碰上天气好的日子,除了洗衣服,刺猬妈妈会把被褥都拿到洗衣机,清洗后晒在外头。

她的身子娇小,把被褥拿出来,挂上晒衣杆常让她累得气喘吁吁,踩在板凳上摇摇晃晃,有次还差点跌倒。

洗衣机运作的同时,刺猬妈妈带着吸尘器,在屋内各处清扫。

每次清扫都会发现许多宝物,孩子的交通卡、硬币或是小别针。

中间家里养的宠物皮皮还不十来捣乱,要刺猬妈妈陪他玩。

完成清扫工作,刺猬妈妈会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然后出门去买菜,准备晚餐。

刺猬妈妈常常想:「要是我有自己的时间就好了。」

有天,刺猬爸爸告诉她,自己已经不爱她了。在一起十几年,他们离了婚,刺猬爸爸带着孩子离开了家。

刺猬妈妈一个人住,不需要打扫卫生、喂狗、洗衣和买菜。日子全部都属于她一个人。

她睡醒,坐在床边,却不知道这一天该做什么,该往哪里去。

 
英剧「伦敦生活」(Fleabag)


◎心理

你是否曾经感觉,自己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却同时觉得生活很空虚。

这听起来好像很矛盾,实际上我们仔细想想,充实指的就是把生活的每个时间都占满吗?

二战时期,德国纳粹将犹太人送进集中营,集中营的犯人们日以继夜的工作,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这是充实吗?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曼.赫塞有本书叫《车轮下》(Unterm Rad),这本书的主角叫汉斯。

汉斯是个大人眼中的好学生,学校的老师要他努力读书,他就努力读书。爸爸希望他通过联邦考试,他全力以赴通过考试。在大人的殷殷企盼下,他成为神学院的公费生。

在学校,他认识了赫曼,赫曼告诉他生活不用那么努力也没关系,不优秀也没关系。这给汉斯带来很大的震撼。

汉斯过去一直服从大人的要求在努力,但赫曼让他理解生命有不一样的活法,这个不一样就是遵从自己的心,聆听自己的声音。


§ 聆听自己的心,是生命书写的起点

许多时候,人被各种声音环绕,以至于我们听不见自己的声音。那些对我们诉说的他人,并不是刻意要欺负我们,打压我们,剥削我们,有时只是用他们觉得好的方式,强迫推销他们的善意。

《车轮下》,大人们对汉斯寄予厚望,因为他们认为汉斯是个可造之材,经过适当的磨练,应当可以成为一个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

在善意的垄罩下,汉斯很难拒绝大人们的要求,更何况为自己争取荣誉和胜利,这似乎也是人之常情,所以汉斯在理智上很难推辞这些善意,却让这些善意在情感方面蒙上阴影。

90年代,台湾有部电影叫《我的儿子是天才》,讲述一个菜贩的孩子智力惊人,被教育部特别选拔出来培养,但他在这个过程中失去了童年当有的快乐,被迫与比自己年长好多岁的人一起学习,承担成人们的期待。

最后他给自己施加电击,伤害了自己的智力,却帮自己重新赢回了童年。

为什么书写关于自己的事情,有时很难,因为书写是一种「重新」赢得生命的历程,这个方法始于「重新聆听」

聆听我们内心真正的声音:

我喜欢什么?

我适合什么?

此刻我的定位是什么?

未来我要往哪里去?

先搞清楚要去哪里,再出发,否则走得远却是歪路,反倒无法让我们真正获得快乐。

所以当我们听得太多,我们需要让自己静一静,好聆听自己的声音。

就像在一个喧嚣的餐厅,就连对身旁的人说两句话都很费劲。有时我们的心也被大量的噪音笼罩,所以我们无法听见自己的心声,也就说不出自己的话。

这时,我们会陷入一种「假性随和」的处境。

我们表现出一派随和的样子,好比在吃饭的时候,对于同事的意见,我们会说「都可以」,可是当别人做了决定,我们内心却又感到有点酸酸的,这彷佛不是我们的意见,但我们却不由自主的在嘴上表示了同意。

当同事察觉到我们闷闷不乐,他可能会问:「不然你决定我们要吃什么?」

这时我们可能陷入另外一个困境,就是我们不知道自己想吃什么,于是换成别人也不开心,好像给了我们机会,我们却不懂得抓住机会。

 

美剧《副本》(Altered Carbon)


◎方法

汉斯的假性随和,使他失去了掌握自己生命的机会。

因为赫曼的提醒,他重新开始思考自己的生命,想要重新书写自己的生命故事。

在小说中他失败了,但现实中,我们可以通过有效的方法,帮助我们听见自己的声音。

1.  书写过去的回忆

当我们对现在的自己要什么,要去哪里感到疑惑,我们可以回头看看过去走的路。从我们记忆的源头,把我们曾经有过的志愿和理想写下来。

写下来的目的,是让我们能够看见我们曾经有过的想法,哪些实现了,哪些没有实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以及这些想法相关的影响事件。

就好像我们迷了路,与其继续往前摸索,回头到一个我们熟悉的定点,重新思考该怎么走。


2.  听听别人眼中的自己

这听起来有点矛盾,要听见自己却得通过他人。但有时我们需要这么做,我们去询问我们在他人眼中的样子,然后我们做好笔记,用来对比我们对自己的看法。

譬如我们想要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不是一个负责任的人,我们可以写下自己的答案,以及为什么我认为我是个负责任的人,我有哪些负责任的例子。

然后我们听听别人怎么说,跟我们自我阐释的内容有何不同。


3.  制造回音

进行书写的时候,我们可以不断的把我们的想法向外抛,去寻求回声。

具体的作法包括可以将写下来的东西,给特定的朋友看,听听他的意见,或是在网络上,通过网络获得他人的看法。也可以参加相关的社团,或找找到一个笔友,一起书写故事。

譬如在电影《花样年华》中,男女主角一起写小说,这本小说的内容反应了他们当下对对方的情愫。写作本身,也是在互相沟通

 

◎ 结语

把生命日记的每一页,献给自己。

 


高浩容

台湾哲学谘商学会监事,著有《烦恼心理学》、《心灵驯兽师》等十多部出版品。现居上海,专职咨询与写作。




0

回复

作者头像

高浩容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高浩容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