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现在没有东亚病夫,只有网上病夫

发布时间:2017-12-07 16评论 6099阅读
文章封面

>>>01<<<


马云自从“悔创阿里”“赚一二十个亿很痛苦”后,又爆出名言,这次他说的是:“现在没有东亚病夫,只有网上病夫。”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2017年12月3日—5日在浙江省乌镇举行,今日上午,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网络传播与社会责任论坛发表演讲。


马云表示:“过去20年是互联网公司的20年,未来30年是利用互联网的30年,我们应该走上一条正路,不传播情绪化和不理性的内容。因此,今天网络传播必须把社会责任放在第一位,这是媒体的责任,也是互联网企业的责任,应该共同担当。”



不得不承认,情绪化的内容在网络上更有市场,动辄几千万阅读量,关注者几百万。我要敢发表点不同意见,瞬间被口水淹死。


第一,网络爆文总喜欢制造男人和女人的对立,出轨、劈腿、吵架基本是家常便饭。你要敢为男生说句话,客气点说你“三观不正”,严重点诅咒你这辈子找不到老婆。


只谈权利,不谈责任。反正“小仙女”只需要酷就好了,至于酷完了,自己要付出多大代价,没人告诉她。


我也不敢告诉她们啊,她们向来认为“你随便批评,反正老子不听”,“反正世间所有的吵架,都是男人的错”,“你之所以这么说,全是因为你嫉妒我,求求你拉黑我吧!”


这样的读者,陷入一种本我和超我的严重分裂之中,一方面她们被现实欺压地抬不起头来,一方面又渴望纯洁美好的生活,不断提高自己的择偶和生活标准。


我想告诉大家,不要总是喜欢宣泄情绪。其实情绪的出现,是一个很有效的信号,你该思考信号背后隐藏的关键信息,从而做出一些改变。


三国时董卓乱政挟住天子,大臣们全部在哭泣,曹擦骂他们:“满朝公卿,夜哭到明,明哭到夜,还能哭死董卓否?”


曹操就懂,宣泄情绪没什么用,既然情绪在,不妨做点什么。所以他选择刺杀董卓,后来发现这个方法不好,他之后选择揭竿起义。


那当“渣男”出现时,除了骂他,你为何不想想,有时候并不是我们天生容易遇渣男,是彼此价值观不吻合,互相碾压,结果把对方都弄成了渣(奇葩说名言)。


第二,网络爆文喜欢“唯XX论”,这样的文章论点还十分极端。


对于“学历”,一会儿抬出辍学大佬,告诉你学历一文不值,一会儿又开始diss齐齐哈尔大学,告诉你“学历不重要是个骗局”。


对于“人脉”,一会儿“人脉决定了你的成功”,一会儿“别把时间浪费在无用的人际交往中。”


对于“金钱”,有时“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都是免费的”,有时“不能买买买的一生,不值得一过,不能上升到金钱的爱都不是真爱。”


“学历”“金钱”“人脉”都是一个人在社会上打拼的重要武器,探讨它重不重要是没意义的,关键看使用武器的人,他偏好什么样的战斗风格,他面对什么样的敌人,他混迹于哪一片战场。


不过这些东西无所谓了,人们只听他们想听的东西。



>>>02<<<


最近“优秀的姑娘到底有没有性生活?”成了网络热议话题。


有人认为“优秀的姑娘其实都单身”,因为优秀的姑娘都很忙,没时间谈恋爱,单身是最好的增值期。


有人开始反驳“优秀的姑娘其实都有性生活”,大意是职场上的人,都懂得资源交换,想要性生活,努力去换就行了。


又有人接着反驳“优秀的姑娘其实还是没有性生活”,大意是,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所以性生活不重要。


我的天啊,一个姑娘是否优秀,什么时候和性生活挂上钩了。


是老衲修行太久,已经不食人间烟火了吗?


我查了下心理学和经济学相关研究,发现这个问题,研究的已经很透彻了,完全没有撕逼的空间。


英国安格利亚鲁斯金大学的研究人员选取了7500名年龄在26~50岁的参与者,并对其健康状况、性生活情况、就业情况及工作收入等进行了调查统计。结果发现,相比那些每周性生活次数不足4次的人,每周性生活次数超过4次的人,其收入要高5%。相比完全没有性生活的人来说,有性生活的人,其收入要高3%。


从数据上看,基本可以认为二者没有显著相关,只有弱相关。


顺便一提,据研究,有面包机的家庭遭遇抢劫的概率,高过没有的面包机的家庭3%,我们能认为面包机导致抢劫吗?


心理学家卓达基斯说,多种医学和心理学研究都表明,性生活活跃程度与良好的健康状况、忍耐力、心理健康和饮食习惯都有关系。


精神病学家贝弗利(Beverly Hills)和利伯曼(Carole Lieberman),性生活活跃的人可能会展现出更多在职场中被看重的特质,性生活活跃和高薪水都传达出一种更加自尊、更有自信的感觉,这会吸引更多性伴侣和更多的工作机会。


但有很大可能,不是因为性生活导致收入高,而是收入高导致性生活频繁,因为高薪水能提高一个人约会的价值力。


也有,学者们对比了数据后认为,性生活和收入没有直接因果关系,可能积极社交的人,有更高几率得到高收入工作和更多的性交机会吧。


我觉得,“有没有性生活这件事”不该让一个优秀的姑娘产生焦虑,如果喜欢这事的话,稍微给身边人点机会,如果不好这口,不妨先忙其他事,我觉得没这么为难,真的!



>>>03<<<


然后“一言不合就撕逼”、“稍有不爽就离婚”、“有事没事怪父母”、“不买礼物就分手”、“你和老板都傻逼”之类充满了攻击性的爆文,也时常在我们朋友圈刷屏。


无数心理学研究表明,一个人开始走向失败,那必然是他学会“责任转移”这种恶性应对方式开始的,因为这会剥夺一个人改变自我的机会。


生活中的每一个情绪都是有用,包括痛苦、沮丧、嫉妒等负能量,它们是出现是为了给你的人生敲响警钟,告诉你一件事:你再不改变,你就完了!


可惜我们大脑这个昏君听不进去意见,大呼一声:“怎么可能是寡人的问题,出了这些事,都是奸人误朕。来啊,把这些人拖下去砍了!”


接着,朝廷之上又开始莺歌燕舞,没过多久,敌人兵临城下。


“亲小人,远贤臣”是每个王朝灭亡的根本原因。区别一个人是不是奸臣很简单,就看他是不是只说让皇帝高兴的话,乘机把自己捞的盆满钵满。


遗憾地是,古代是奸臣跪舔皇帝,现在还反过来了。


另外,孙子兵法有云:故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


通俗地解释,善于斗争的人,都借助形势去打击别人,他们不会要求别人按照他们的意图去做,所以他能够选择智能之才去利用和创造破敌的有利态势。


然而网络爆文的套路都在鼓励情绪释放,而这种释放往往是处于失控状态下,文章拼命鼓励人不择手段去讨回他所谓的“正义”,丝毫不考虑天时地利人和。


这样的人最后得到的,只能是幻灭。


这就是所谓的网上病夫,他们把人性的弱点摆在台面让人利用,他把身边的所有人都归为他的敌人,在毫无意义的情绪宣泄中,在时机错误的斗争里,在他的资源被人一点一滴榨干,最终沦为达尔文主义下被剥夺的淘汰者。


我有很多朋友,他们都曾经一开始努力理性发声,结果后来都成为了他们一开始最讨厌的样子。


我无力责备他们,他们都曾经是天真的理想主义的革新者,只是在理想覆灭后选择成为了一个识时务者。


他们也曾经有过文化人的耻辱心和责任感,只不过他们内心深处依旧想用自己的才华赚钱,但看着别人月薪千万的广告费后,他们叛变了,开始研究如何利用人性的弱点。


就像曾经像振兴大明的吴三桂,最终打开了山海关。


曾经有志变法以及推进共和的袁世凯选择了复辟帝制。


曾经意图对抗金融危机的约翰保尔森看到索罗斯爆发后,选择和他一起做空股票。


曾经想成为“最伟大巫师”的汤姆·里德尔,最终选择成为伏地魔。


当网络上的病态情绪主义最终势不可挡时,谁是最终的赢家,谁又是最终的输家。


也许我还能坚持下去,但我明确地看到,在寒冬将至时,长城上的守夜人已经越来越少。



作者简介:剑圣喵大师,心理学博士,高校讲师、青年学术带头人,省心理指导委员会理事,简书签约作者。个人公众号:剑圣喵大师,ID:swordpain。愿得我心如明月,独映寒夜迷途人。


责任编辑:Spencer  蘩

原作者名: 剑圣喵大师

转载来源: 剑圣喵大师(ID:swordpain)

转载原标题: 马云:现在没有东亚病夫,只有网上病夫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大脑艺术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大脑艺术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