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际交往困难,人生还有机会吗?

发布时间:2017-08-21 6评论 6171阅读
文章封面

文:张雯萍 | 壹心理入驻咨询师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心理公开课(yixinligongkaike)


写在前面


我有想过,用很多华丽的语言来向你描述心理咨询可能带给人的意义。但是,所有的描述都不如真实的心理咨询过程更直观,更贴切。


我不能向你保证,当你遇到内心的问题时,心理咨询能给你带来多大的影响和改变,但它的确是一种可能性。


每一个勇敢走进咨询室的人,都拥有了让自己变得更好的强大可能性。


咨询故事栏目,带你走进真实的心理咨询。那些勇敢的人们,向你展示自己内心的脆弱和强大,丰富和复杂,希望有一天,你也能借助他人力量,成为更好的自己。


真实的心理咨询中,遵循“保密原则”,除非来访者授权,咨询师绝不会将来访者对她说的话告知任何人。栏目里所有的故事都获得了当事人的授权。


同时,为保护来访者的隐私,此栏目所有出现的当事人名称,均为化名。



“我一个人在家,每天都和无聊做斗争,有时也觉得孤独,可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愿意去上班或者别的什么。不是不想,是不敢,一想到改变我就感到发自内心的恐惧。”


“一想到要再回到学校就十分恐惧,哪怕是奔着混日子去我也不愿意,也就不了了之。”


这是小征在预约咨询时,对于自己生活的描述。经过更多的信息了解,我知道他陷入了人际交往的困难中。


心理学上对害怕与人交往有一个专门的词叫社交恐惧,指的是在陌生人面前或可能被别人仔细观察的社交或表演场合,有一种显著且持久的恐惧,害怕自己的行为或紧张的表现会引起羞辱或难堪。

 

明知这种恐惧反应是过分的或不合理的,但仍反复出现,难以控制。

 

恐惧发作时常常伴有明显的焦虑和自主神经症状(肠胃不舒服,心慌心跳,呼吸困难等症状)。


一般社交恐惧的人,会极力回避导致他恐惧发作的场景,或是带着畏惧去忍受,这些会极大地影响一个人的社会功能。

 

比如害怕表达自己的观点,生怕被人嘲笑,想到要去应付一些人际交往场合就感到紧张,总是找理由不参加。


又比如下班同事邀约一起外出吃饭或唱歌,会感到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做什么。


 小征便是这样,但他通过一些努力,正在慢慢地克服恐惧。


 ·01· 排斥学校生活,陷入孤独无聊的生活

 


第一次接到小征的预约,他在问题描述一栏里这样写道:我现在是一名啃老族。


“我有一个十分快乐的童年,但是九年义务教育生活耗尽了我,初中毕业时我几乎精神崩溃,学业因此中断。因为我的家境还算殷实,所以我得以一直在家啃老。”


“刚辍学那会,父母也尝试帮我找点别的出路,比如出国留学,考虑到我的外语水平,我很明智的否决了。他们建议去找一所相对宽松的学校,哪怕是个野鸡大学,混个假文凭然后回来上班。(我的父母在这方面倒是思想极为先进)”


“但是我感到十分恐惧,一想到要再回到学校就十分恐惧,哪怕是奔着混日子去我也不愿意,也就不了了之。”


“到今年算来,也已经五年多了,我今年已经整20了,曾经的同学早已不再联系,我一个人在家,每天都和无聊做斗争,有时也觉得孤独,可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愿意去上班或者别的什么。不是不想,是不敢,一想到改变我就感到发自内心的恐惧。”


“现在每一天对我来说是折磨,我最快乐的时刻就是晚上睡觉时,因为无聊又孤独的一天终于熬过去了。我恨不得睡上12个小时,最痛苦的时候就是早起时,因为百无聊赖的一天又开始了,我被无聊和孤独折磨着。”

 

短短几段文字,道出了他的困境:


极度排斥学校生活,辍学在家,一呆就是5年,无法与外界接触,无法像其他人一样学习和工作。

 

从以上这些信息,似乎是对于学校生活的恐惧,导致了后面很多事情的发生。


但导致人陷入困扰的往往是一些隐而未现的原因,或看起来与现在问题没有太多关系的事件。心理咨询就是将这些散落事件之间用一条符合逻辑和丝线串起来,真正看清楚问题的本质。


在接下来的咨询过程中,我和小征一起,慢慢梳理这些故事。


 ·02· 父母在物质方面的满足,保姆无微不至的照顾

竟成了他无法融入学校生活的罪魁祸首



小征要求用语音咨询,这样他的压力小一点。

 

咨询时间一到,我拨通电话,电话那头小征以一种平稳的节奏介绍自己的情况,声音老成持重,我有点难以相信这是一个年仅20岁,人际交往困难的男孩。

 

小征的父母是做生意的,在他上学前这个时期正好是他们生意发展的关键时期,因此他们全身心的投入在生意上,将他交给保姆照顾。


他说保姆对他很好,他记得自己很大了保姆还成天背着他,每天喂他吃饭,帮他穿衣换鞋,这样的照顾使得他在6,7岁时还像个婴儿一样,完全不懂得照顾自己。

 

从上小学开始,他的噩梦就开始了,因为什么都不会,同学笑话他,老师因为常常因为他的表现不好而惩罚他。让他一站就是一整天,当众批评他,有时还体罚他。

 

上学以前都是别人主动考虑和满足小征的需要,完全不需要他自己处理任何事情。


进入学校以后他对学校的生活完全不知所措,不知如何与同学和老师互动,不知如何处理学习上的问题,这种适应的困难使他对学校的生活感到惶恐不安,惧怕去学校。


父母陪伴他的时间很少,平时没有什么交流,他记得父母每天跟他说的话就是要他好好学习,对他学习成绩很关注,看到他成绩不好就给他找各种老师帮他补习。

 

亲子之间的交流的匮乏,使得他无法将自己内心的痛苦表达出来,而父母看见他的方式就是他的学习成绩,对他的要求像一座山一样向他压过来。他的内心孤立无援,只有一个人硬撑着。


当承受着巨大的不安恐惧,却不知道该怎样说,跟谁说,无法被了解后,渐渐地他开始害怕去上学,晚上常常被有关学校生活的恶梦惊醒。


·03· 幻想和逃避是他应对焦虑的药丸,但却让他的焦虑愈演愈烈



小孩在极度的焦虑状态下,常用幻想的方式来回避引发焦虑的情景。


小征也一样。


他的身体被限制在座位上,就像坐牢一样的难熬。他就让自己的头脑游荡在各样的幻想之中。幻想的奇妙之处不仅在于他可以信马由缰,自由自在,还在于它可以改变自己在现实中的受挫感,可以像个超人一样无所不能。

 

这种应对机制没有帮他彻底解决焦虑,反而给他带来现实中更大的问题。他人在教室里,心却神游四方,老师讲的内容听进去的很少,因此学习成绩受到很大的影响。

 

这种情况到了初中以后更加的严重了。


距中考只有不到100天的时候,他的身体终于出了状况,精神一度出现解离的状况。他的父母陪他到北京精神科检查后,说是严重的抑郁。


父母这才觉得问题的严重,回家后也不再逼他补课和去学校。


不用再面对人际的压力,他在家一呆就是五年。

 

在这期间,他有时会希望承担做儿子的责任,想去帮助父亲管理家族企业,但想一旦承担了管理家族企业的重担,却发现那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怎么办?


加上想到要与各样的人谈生意、应酬,他就更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

 

他害怕承受来自人际关系的压力,更不希望别人对他有什么期望,他一旦感受到别人在某一件事上对他的期待,他就无法去做这件事。

 

·04· 追求生命的意义和价值,驱使着他不断的寻求出路

 


每个人都在寻求生命的意义和追求自我的价值感,无所事事,无聊的生活让会让人觉得自己没有价值,没有意义,无法忍受。

 

以前学校的经历让他对外界缺乏安全感和信任,他不敢出去与人建立关系,但他仍然希望自己能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年轻的生命本身蕴含的巨大的能量驱使着他不断的寻求一条出路。

 

小学期间他的父亲曾经给他找过一个武术教练教他武术,小征对那时候的训练还有一些记忆。于是他开始在家自己做一些体能训练,慢慢地,他根据健身杂志里的一些训练方法,买了一些简单的健身器材,坚持着去做。


可能是因为生活太无聊了,所以即使是枯燥的体能训练,他每天也能坚持还几个小时。


在最开始,小征在这项活动中并没有获得快乐与意义感。就像受到诸神惩罚,每天要将石头滚到山顶上的西西弗斯,只是单调地重复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运动的好处逐渐显现出来,曾经想都不敢想的高难度体操动作渐渐变得可行了,肚子上的赘肉消失了,人也精神了。


两年下来他的身体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他的训练开始变得越来越专业。小征渐渐的获得了一些自信,找回一些对生活的控制。

  

他更进一步地寻求出路,并想到了心理咨询。尽管咨询对他来说需要极大的勇气,可是终究还是难以抑制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渴望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的渴望超越了恐惧心理。

 

于是他鼓起勇气,向我敞开他的内心,将真实的想法和感受向我倾诉。

 

·05· 克服巨大的心理障碍,迈出人际交往一大步

 


在家5年,跟人打交道对他来说充满了挑战,包括与我的关系。

 

我们的咨询在第四次之前有一天我收到一条留言,他说:


“我想要放弃这一次的咨询。我大概明白了,我的痛苦的根源,那是在我内心更深处,难以名状的一些情感,夹杂着深深无力感和不安,人们会管这种感觉叫绝望。


就连去探索这些本身都是巨大的痛苦,至少现在我还做不到。


直面绝望需要勇气,我需要时间去培养这份勇气。这是我自己的问题,抱歉,请不要试着挽留我,这份期待本身对我也是一种折磨。”

 

我理解这对于他来说是个不容易的过程,没有去试图说服他,只能等待,相信他在准备好的时候会回来的。

 

一个月后,我再次收到他的预约,这次他提出来以文字的方式来继续。他每周给我发2-3封邮件,我答应每周给他回复一次。

 

他的文字表达简洁,清晰,条理清楚,言辞恳切真诚。我们的交流一度非常的通畅。


我以为我们之间的信任已经建立,我以为可以去到面对问题,所以我决定推他一下,去到将来的生活的计划与对这个生活相关的选择上。我也准备好一旦他退缩我就做出调整,回到之前安全的状态。

 

他沉默了,没有再给我接着写邮件,半个月后他给我发来邮件。


他说:“我以前并不怎么信任你,我想我所谓的信任有些太理想化了,任何人都做不到完全相互理解,但是可以互相信任,现在的我更加愿意袒露真实的自己了。”

 

给我发了这封邮件之后,咨询再次终止,他是个内心充满矛盾的人。他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可他无法战胜与人相处带来的压力,这让他无法呼吸。

 

虽然目睹他的这种冲突,徘徊和犹豫。但是我仍然信任他,这种信任不是盲目的,而是从他极强的文字表达能力,从他每天坚持锻炼的超强的意志上来判断,因为这两件事都是需要长期坚持和不断的反省才能做到。

 

我知道他还在坚持,我也相信他可以突破自己,他正在积蓄力量,我相信他有一天内心会滋生出足够的勇气,冲破禁锢他的藩篱。

 

我相信小征的故事会给很多在孤独中独自寻找出路的人带去安慰。我问他,我可以写你的故事吗?他回复:“可以。”

 

写完后我发给他看,询问他的意见,他很认真的回复我,并顺便告诉我说,他已经开始学习并帮忙打理家里的生意。

 

我知道这一天会来到,因为这是我所相信的小征。


 咨询师简介:张雯萍“觉知自身局限,持开放态度,做客观评价”督导级心理咨询师,美国心理学会会员,擅长个人成长、婚姻关系、亲子关系咨询。


责任编辑:Spencer 阿贞
0

回复

作者头像

张雯萍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张雯萍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