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些姑娘天生缺乏性吸引力?

发布时间:2017-08-02 17评论 22060阅读
文章封面
文:郑庆友 | 壹心理专栏作者


第一次与H做心理咨询时,她给我一种低调、淡寡的印象。身形瘦小,举止僵硬,穿着灰暗的宽松衣裤,脸色苍白,神情淡漠,表情稚气生涩。已29岁的她,虽五官端庄精致,却丝毫不见成熟女人的韵味,反而更像是一个拘谨、胆小的孩子。


H来咨询的原因是不敢与异性交往,与异性接触会脸红、紧张、焦虑。虽已届而立之年,还从未谈过恋爱。随着年岁的增长,在父母、亲友的催迫下,她开始认识到要改变自己,希望尽快找到心怡的对象,恋爱结婚。


“我一直就没有男性朋友。不漂亮,不爱打扮,从小到大从来没穿过裙子,男性不会喜欢我这种类型的。”


问她:“既然你认为男性如此看重外表,为何不好好打扮一下呢?”


她马上回应:“不可能!这不适合我,就以穿裙子来说,觉得穿上身怪怪的,全身都不舒服。”


但即使她认为自己不吸引男性,择偶要求却又非常高,甚至有些虚幻。当问她:“你希望找的恋人是怎样的呢?”她扑闪着天真的眼睛:“当然是白马王子类型的啊!高大帅气,多情多金,能关心、爱护、保护我,就像偶像剧里的那些男主角那样。”


从H的言谈中,可以感受到她不仅外形像未长大的孩子,其对婚恋的想法也像不谙世事的青春少女。我们猜测,或许在H内心深处,她并非真正想恋爱、结婚,而是以“我不漂亮,不爱打扮,男性不会喜欢我”的简单理由,以及“要找白马王子”的虚幻想法来防御连她自己也未曾意识到的内心的潜在动机与欲求。


经过几次面谈,对H有了更多了解。H从小体弱多病,父母因此对她过度保护,严加管束。小时候常限制H到外头与同学或邻居小朋友玩,担心她弄脏或受伤。即使到了二十多岁,当有人打电话给H,父母仍会替她拿起电话,问对方是谁,找H有什么事。


H的母亲很强势,常责骂懦弱的父亲,家里常年弥漫着火药味。在家庭的冲突中,H一直偏向父亲,认为家庭问题是母亲一手造成,对母亲的评价极低,如“又胖、又蠢、又懒”等。每当外向的母亲在众人中高谈阔论时,她总是引以为耻,觉得母亲“丢人现眼”,“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常与父亲连成一条阵线对抗母亲,有时会在未提前告知母亲的情况下父女俩一同外出旅行。



从H所描述的家庭关系,不难窥见其问题形成的端倪。


一是父母的过度保护和高度控制,使H的自主性、独立性和社会功能受到严重压抑。


H从小是先天气质比较弱的孩子,对长辈、权威表现出一贯顺从、听话。在父母严格管束和过度保护下,其社会能力得不到充足发展,社交技能得不到锻炼。长大成人后,行为举止和思想还像孩童般幼稚、天真和简单,很难以成人的方式处世,不擅长与他人,特别是与异性相处。也很难背负起成人的责任,而只会索求他人的关心和呵护。


而父母对女儿婚恋问题的态度也是可圈可点。父母从小限制女儿与外界接触,没有给机会让孩子陪养与异性交往的能力,而当女儿成了大龄青年,迫于社会舆论的压力,又来催女儿早日成家。这种对女儿婚恋的担忧与一贯以来教养行为的矛盾,似乎隐含着某种潜意识动机的冲突。



二是从经典精神分析的观点来看,这是一个典型的“俄底浦斯期”过度不良的个案。


在孩子3-6岁时,会出现恋父或恋母情结,对异性父母产生更为强烈的依恋,认为同性父母是自己争夺异性父母的竞争对手而希望把同性父母“打败”。同时,孩子也会对同性父母有依恋的需要,担心如果对抗同性父母,会使自己失去他们的爱。


于是,那些能够顺利度过这一时期的孩子,会通过认同同性父母,模仿其言行,成为与之一样的人来获得异性父母的爱,同时也不会失去同性父母的爱,以此达到内心的平衡。


而无法顺利度过这一时期的孩子,往往是出于认同的困难。由于父亲或母亲过于强势、控制,或对孩子过于忽视,甚至虐待,孩子很难形成这种认同。他们会否认、怨恨自己的同性父母,并在潜意识中不让自己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人。有些孩子会发展至对母性形象或父性形象的厌恶。女孩不想长大而成为一个女人和母亲,男孩不想长大而成为一个男人和父亲。


在这种潜意识的巨大力量下,很多孩子生理与心理成长发育速度缓慢甚至停滞,以至于成年后仍身材瘦小,第二性征不明显。在心理和行为上则显得幼稚、单纯、天真,不愿作成熟女人或成熟男人的打扮。因对自身的否定,往往有很深的自卑感,自我价值低下,在与异性的交往中显得退缩、无趣,进而无法获得异性的青睐。


而这又反过来强化了他们不想成为结婚生子的女人或男人而只想做孩子的潜在欲求。我们接待过的很多临床个案均显示,一个怨恨母亲或父亲的孩子,一个无法与内心的母亲或父亲和谐相处的孩子,很难“长大”成为一个成熟的女性或男性。即使结了婚、生了子,也极有可能与配偶、孩子产生种种矛盾,出现种种问题。



第三,家庭三角关系中父亲力量的缺失,导致孩子的心理出现异常。


在H的个案中,值得一提的是父亲的态度。父亲在夫妻关系中显得懦弱、无能,以夫妻争斗中的“受害者”形象自居,无形中让女儿形成一种母亲是“恶人”,父亲是“好人”的印象。


父亲在不知不觉中把孩子拉到自己的阵线上来,以加强自身的力量,一起来对抗妻子。通过与孩子过于密切的关系,通过对孩子的无条件宠爱和保护,父亲在孩子面前重拾了在妻子面前所丧失的自尊感和力量感。父亲在潜意识中不希望孩子长大,因为孩子长大即意味着孩子对他的依恋和需要减少,他在孩子心中无所不能的形象减弱。


孩子的长大还意味着她会远走高飞,与其他异性组建自己的家庭。这样父亲所处的这个支离破碎的家更无以为继。没有了女儿作缓冲,父亲就要直接面对和处理与妻子之间的关系,而这是他不愿意去面对的。


于是父亲不知不觉中把女儿看成是一个柔弱的孩子,需要过度保护的对象,而他这种看法投射给了女儿,女儿也认同了这种投射,不自觉地按父亲眼中的她来塑造自己,成了一个永远也长不大,需要父亲一直呵护保护的孩子。


女儿还不自觉地压抑了作为成年女人对性的需求,让自己变得毫无性吸引力,潜意识中与其他男性隔离开来,还自圆其说是男性不喜欢她,于是心安理得地继续留在父亲身边做乖乖女。


在与H做的长程咨询中,经过对H问题根源的深入分析,一步步与之探讨原生家庭对其婚恋问题的影响。渐渐地,H的自我意识、自我概念和对婚恋的态度有了更深入的认识、深刻的领悟,并开始踏上逐步改变与完善自我,创造更美好个人生活的征途。


作者简介:郑庆友,壹心理专栏作者,资深心理咨询师 ,心理学在职博士。

责任编辑:Spencer 阿贞
0

回复

作者头像

郑庆友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郑庆友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