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咨询故事 | 让你痛苦的,或许最能拯救你

发布时间:2017-07-11 17评论 14027阅读
文章封面

文:张雯萍 | 壹心理入驻咨询师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心理公开课」


写在前面

我有想过,用很多华丽的语言来向你描述心理咨询可能带给人的意义。但是,所有的描述都不如真实的心理咨询过程更直观,更贴切。

我不能向你保证,当你遇到内心的问题时,心理咨询能给你带来多大的影响和改变,但它的确是一种可能性。


每一个勇敢走进咨询室的人,都拥有了让自己变得更好的强大可能性。


咨询故事栏目,带你走进真实的心理咨询。那些勇敢的人们,向你展示自己内心的脆弱和强大,丰富和复杂,希望有一天,你也能借助他人力量,成为更好的自己。


真实的心理咨询中,遵循“保密原则”,除非来访者授权,咨询师绝不会将来访者对她说的话告知任何人。栏目里所有的故事都获得了当事人的授权。


同时,为保护来访者的隐私,此栏目所有出现的当事人名称,均为化名。


婚姻是很多人投注了自己绝大部分时间和心血的地方,也投注了自己想要实现幸福人生的愿望,就像我的来访者陈薇。


-01-


第一次进入咨询室,我请陈薇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一点,身材微胖,头发整齐的扎在脑后,素颜,可能跟她是护士有关系,整个人看上去干净利落。


陈薇37岁,在一家医院里上班,是一名护士。她的丈夫是一名企业中层管理人员。他们结婚15年,有一个十四岁的女儿。以前陈薇每天下班后就回家做饭,管孩子的学习,服侍公婆,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前年她公公去世。


用陈薇的话说,公公去世以后,她的生活就彻底的改变了。


婆婆被丈夫的大姐接到她家里去了,家里一下子就冷清下来。


以前丈夫虽然也经常有应酬,可是不管多晚都会回家。现在就像换了一个人。经常半夜喝醉了才回来,回来以后要么人事不省,要么就冲她大吼大叫,后来还出现不回家的情况。问他为什么不回家,他说你管不着。


由于经常担惊受怕,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年,陈薇出现了心慌,胸闷,头昏,晚上无法入睡,睡着了以后特别惊醒等躯体症状。


进入咨询室后一开口,她的眼泪就哗哗的流下来。


她说丈夫现在变得她已经不认识了,上个星期公然当着女儿的面说有个刚大学毕业的小姑娘喜欢他,说只要他愿意,那个女孩就愿意做她的情人,争吵之后,丈夫要离开家,在丈夫的话语的刺激下陈薇完全失去理智,说:“既然你把我往死里逼,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说完冲到阳台,扒着窗子就要往下跳,他们住在5楼,丈夫没料到她会跳楼,冲过来死死抓住她,将她拖进屋里。


“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女儿在场吗?”我问。

“在。”她哭得更厉害了。


“女儿现在晚上睡不着觉,白天陪着我。无论我好说歹说,她就是不愿意去学校,到现在已经好几天了,现在家里一团糟,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到现在我已经大概清楚她为什么跨进咨询室,丈夫的一反常态让她感到害怕,女儿不去学校更是让她抓狂。


面对失控的局面,她感到无能为力。


undefined


-02- 


我该怎么办?陈薇不止一次这样问。


我理解她的无助感,也明白她急切的心情,咨询室里我无数次的听到来访者提出同样的问题:

“我该怎么办?”


就算是头脑里,我明白这个问题的背后,是来访者对失控的现实的无力感和无助感,作为一个有着情感的人,我总是无法抑制的想要立刻说些什么,好让他们不再混乱和绝望。


我明显的感觉到陈薇恨不能立刻长出无数只手,一只手掐住一个问题,将这些带来烦恼的问题控制住。

陈薇迫切的想知道解决眼前的问题的方法,但我不能直接告诉她。


她现在正困在问题中,被强烈的情绪所驱使,就算告诉她该怎么做,她实际上根本无法按照我所说的去做。也就是说,她现在还没有去到解决问题那一步。


undefined


为了帮助陈薇看到这一点,我问:“如果你的朋友遇到跟你现在一样的情况,你会怎样劝她?”


想了一下,她说:“我会跟她说:‘你别着急,着急也没有用,一切都会好的’。”


想一想,她又说:“我可能还会跟她说,‘天下的男人都一个样,所以,你不能依靠男人,凡事还是要靠自己,这些男人都很贱,你越付出,他们越不看重你。’”


“不对不对,我应该会跟她说,这个世上谁都不可靠,你现在应该对自己好一点,不要老想着为别人付出,你付出的已经够多了。”


“你认为这样的劝解对你的朋友来说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她可能感觉得到我想帮她,但实际上可能没有太多的作用。”


“为什么没有作用?”

“因为她可能听不进我说的这些话。”


“为什么听不进?”

“因为她思想混乱,头脑里太多乱七八糟的想法。”


“你现在是这样吗?”

说到这里她仿佛有点明白我要说什么了。


我接着问:“你觉得什么时候一个人可以听进别人的话。”

“在头脑清醒,比较理性的时候。”


“人什么时候会头脑比较清醒?”

“不被问题搅的心慌意乱,情绪比较平稳的时候。”


至此我成功的导入咨询的第一个目标:调整强烈的负面情绪,让头脑恢复理性。


-03- 

情绪需要得到表达


陈薇的生活一直以家庭为中心,日子在每天伺候公婆和照顾孩子的过程中一天一天流逝,现在她已经人到中年,青春不再。忽然间她发现自己辛苦经营的家已经岌岌可危,这让她感到惶恐,害怕。


丈夫的背叛让她感到愤怒,厌恶,女儿不上学让她担忧,为自己的付出得不到想要的结果伤心等等,所有这些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她的大脑无法思考,更别说冷静的应对生活中的问题。


咨询开始的那段时间,陈薇的情绪起伏不定,内心脆弱不堪。她的情绪开关完全在她丈夫手上,只要她的丈夫哪天不回家,或者她从丈夫的手机上看到他和那名女子露骨的聊天信息,她的情绪瞬间就崩坍了。


在这样不断受到刺激的情况下要让陈薇调节情绪是很困难的,这也是考验我这个咨询师的共情和陪伴的能力的时刻。看着无助的陈薇,忍住想要去拯救她的冲动,体会她的无助与绝望,陪着她待在绝望的谷底,在她的眼泪与诉说中等待她慢慢的恢复。


倾听中有关爱,在理解中接纳,这个过程本身就带有医治的力量。


陈薇的眼泪慢慢的少了,愤怒的情绪得到表达。


经过几次的咨询,虽然面对没有改变的现实,她依然焦虑,但是她已经往前走了一大步。


我们开始讨论她的每一个情绪后面的渴望与诉求。探索每一种情绪是什么,觉察情绪产生的过程,对她形

成的影响,她对这些情绪的应对方式,这些情绪在她的身体里留下的痕迹。慢慢的她的情绪变得没那么强烈了。


-04-


在陈薇的认知里,家庭意味着一切。


她已经把自己的自我价值感与安全感和家庭紧紧的捆在一起,她用自己的行动日复一日的执行这样的认知,这个行动反过来强化了她的这个认知,慢慢的她自己时间的安排,生活中优先的秩序,几乎都是以家庭为中心来安排的,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她习惯了以家人的需要为主来安排自己的生活,自己慢慢的变得不重要了。


当承载着她的自我价值感与身份感的家庭一旦出现状况,她的自我的大厦就开始倾斜。她一下子找不到支撑点,就慌了。


接下来要做的,是帮助陈薇找回自我的价值感,建立内在的平衡与稳定的状态。她需要重新建立自己的自我价值感,让内在重新获得平衡,才能更好的应对生活中发生的问题。


陈薇的丈夫并没有做出她想要的改变,她的婚姻依然困难重重。这使得咨询的进度缓慢而艰难。


有时候她对自己充满信心,相信自己可以通过改变给自己一个更好的未来。有时候她抗拒改变,依然想要回到过去自己熟悉而可掌控的生活之中,她在放弃与坚持之间来回摇摆,好几次想要中断咨询。


当终于意识到自己再也无法用以前的方式掌控她的婚姻,陈薇决定接受现实,调整自己,将精力放在自己可以掌控的范围,寻求更好的自我成长。


-05- 

人生需要有中场休息


陈薇的案例很有代表性,很多女性结婚后在经营家庭的过程中渐渐失去了自我,当婚姻亮起红灯的时候她们毫无准备,感到慌乱和恐惧,好像世界末日来临一般。


我总会问一个同样的问题:

“如果说现在发生的这件让你很痛苦的事对你将来的人生有着积极意义的话,你认为会是什么?”


不同的人给出不同的答案。有的开始反思自己以前的行为,有的重新思考自己对人生的定义,有的发现已经完全没有了自我,想要重新找回来。


如果说,人生需要有中场休息,借着发生的事情整理一下自己之前的生活,及时调整人生的方向,有利于接下来的旅程,从这个意义来说,每一件看似不好的事件背后,都有让人成长的祝福在里面,不是吗?

 

undefined


也许你从未想过走进咨询室

也许你曾打算走进咨询室

也许你即将走进咨询室

...…


给自己一个坦然面对自己的机会吧

我会默默陪伴着你

看见你,听见你的声音


作者简介:张雯萍,“觉知自身局限,持开放态度,做客观评价”,督导级心理咨询师,美国心理学会会员,擅长个人成长、婚姻关系、亲子关系咨询。undefined


0

回复

作者头像

张雯萍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张雯萍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