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为咨询师的理由

发布时间:2017-06-12 12评论 5971阅读
文章封面
文:潘锦琴 周弗逸 朋朋从 | 壹心理创作者


『写在前面』


每一份职业都有它存在的意义。


“我成为服装设计师的理由是,那么美的事物,是由我创造的。”
“我成为教师的理由是,一个学生曾带给我的那份尊重。”
“我成为宠物医生的理由是,家中的几只狗狗因病去世。”
“我成为作家的理由是,想用一根不起眼的笔头描写出动人的画面。”
“我稀里糊涂成了一个医生,然后就爱上了。”
“我成为一名演员的理由是,感受不同时期,不同阶层,不同性格的人的生活。”
“我成为金融理财师,是赚很多钱,实现财富自由,不再被穷绑架,去很多地方旅行。”
“我成为军人的理由是,我很崇拜我的父亲,对那橄榄绿的军装有说不出的憧憬。”
“因为喜欢川菜,所以我选择了做川菜厨师。”


崇高,有趣,成就感,使命感,生命的丰富性…….

不是一份职业本身有多么特别,而因为我们选择了它,才充满了意义。

很多时候,不是我们做出选择,而是选择塑造了我们。

而我,选择做一名心理咨询师。 


『01. 心理咨询师----潘锦琴』


1971年,我出生于湖北一个小城市的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到大可以说衣食无忧,不过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过的并不开心。


我父亲脾气特别暴躁,是个暴力型家长,所以我很难感觉到父爱,母亲脾气好一点,对我也有疼爱,但是她性格也是非常倔强,跟父亲经常吵闹,印象中她也是经常很不开心。


好在父母都还算是读书人,从小就帮我订阅了一些课外读物,这让我养成了喜欢阅读和思考的好习惯。


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可以,虽然高考考的并不好,但也上了一所普通的大学,成为了那个时代所谓的天之骄子。


那时选专业也是随意选的,那时好像还没有心理系吧,在中国也还没怎么听说过心理咨询师这个行业,所以年轻时我做梦也没想到过了许多年以后,我会做一名心理咨询师。


大学时代算是开心不少,每天除了上课就是泡图书馆,打球,开始谈恋爱。


快就毕业了,父母没有跟我商量就帮我把工作找好了,是在一家国企上班,待遇不错,但是很不适应,毕竟大学生活要单纯很多。


还好后来有了一个彼此很相爱的男朋友,虽然没有分配到一个城市,但是我们经常鸿雁传情,也打算接下来想办法把工作调过去结婚,感觉未来是有希望有期待的。


不过好景不长,工作不到两年,他因为意外突然去世了,这件事对我打击非常大,感觉天都塌下来了。


那时候也没有心理咨询师,没办法找到专业的帮助,父母和朋友的关心也没办法让我走出悲恸。


整整快十年的时间,我的生活基本上都是在黑暗和迷茫中度过,工作生活可以说基本上是一团糟,身体状况也变的很不好,还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


后来又过了几年,我觉得上班对我来说实在是一种痛苦,也找不到什么价值感,就找机会提前办了内退,然后跑到广州,杭州待了几年,做过几份工作,但还是感觉迷茫,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回到湖北宜昌定居,看到有培训学校培训心理咨询师的广告,不禁有些心动了。


undefined


这么多年经历的种种事情,让我太知道一个人的心理对人的影响作用有多大了,所以我觉得心理咨询师对我来说应该是一份很有价值感的工作,而且也属于自由职业不用朝九晚五,比较适合我这种有失眠症的人,于是从2008年开始学习心理学。


周末培训机构会请到很多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和资深的心理咨询师授课,平时就自己学学,终于在2011年拿到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证书。参加一些实操训练,系统学习了精神分析等咨询技术,然后开始鼓起勇气开始接个案,从公益做咨询到收费做咨询,这一路走来居然就做了快六年的心理咨询师。


说实话,做这行不是做生意,不大可能赚大钱,而且需要终身学习,但是我觉得是一份很有价值的工作。


有时我常常想,如果当年在我遭遇重大的情感创伤的时候能有一位很多的心理咨询师陪伴,我的人生肯定会少走很多弯路。


这么多年的咨询,看到了人生百态。


婚姻家庭问题,恋爱心理问题,亲子教育问题,职场心理问题,还有各种恐惧症焦虑症抑郁症强迫症,各种性心理障碍,心境障碍……有的人的故事比我的人生经历甚至比电影还要曲折离奇。


我觉得每个人在不同时期不同情况下心理都有可能会生病,包括我自己。不过一位心理学大师说的话我觉得还挺有道理,他说:


“心理上有一点点病但是病的不太重的人也许更适合做咨询师,我想我就是那种有点病但是病的不太重的人吧。”


我想将来我会一直做下去,我也会跟我的来访者一样一直不断的去成长完善自己,因为这也许就是我命中注定要做的事吧。


『02. 心理咨询师----周弗逸』


从2007年的时候,我就开始很想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那时,我在一个传媒集团做记者工作,看似平静顺遂的生活,实则处处暗礁潜伏。


失败的情感、隔阂的人际关系、和母亲之间永远无法结束的战争,令人生变成了一场负重而苦涩的跋涉之旅。


我很想找到一束光,照进自己的生活。


后来因为工作调动、结婚生子种种原因,一度搁置了。直到2012年,我的人生已经变得非常轻健的时候,但我总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那一次,和家人到迪士尼游玩,本来是一场人生如梦般的童话盛宴,然而我却彻底感到了虚无。


面对着迪士尼的各种童话人物的游行狂欢队伍从面前经过,我泪流满面。我知道,我不快乐,而且人生没有目标了,那个时候,我是中年吧?危机到了吗?


那时,在我的精神世界里,有许许多多悬而未决的事情,假如我不去寻找真相,并且隔离自己,如行尸走肉般的过下去,这日子也可以,无非是重复重复而已,但是,我不甘心如此的自我欺骗与放逐。


同时还有,日益安静的生活,给我一种——我自认为从苦难中浴血重生的错觉,我以为我是好了,没有问题了,因此,我以为可以带着自己的经验去帮助那些依然沉溺在苦海中的人。


所以,寻找生活的真相、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可能是我最初走进心理咨询行业的初衷。

但是实际上不是。


那时,我已经考取了心理咨询师的证,并且以为马上就可以治病救人,但是到了实际工作中,才发现,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仅凭考试大纲上的几个重点,根本无法了解别人的精神世界。


更况忽,你连自己是谁都没有弄明白。


由此带来的执业的艰难是可想而知的。


直到最近,和几个同行聊起来的时候,大家仍然放声大笑,我们因误会走入心理咨询行业,也因为这个误会从而更了解自己和人生的苦难。


实际上,一位老前辈告诉过我们,走进心理咨询行业的咨询师,没有谁是一帆风顺而顺遂的,全部都是被苦难所吸引。


而之所以被苦难所吸引,是因为他之前的生活也一直在苦难中,最后无非是借助心理咨询而找到出口并逐步升华罢了。


我们熟知的国外的咨询大家,克莱因、比昂、以及霍尼等等,无不是经历过战争或亲睹过死亡,痛苦太活色生香了,不得不辅以调料,让它不那么苦涩,让人生变得可以容纳并且接受,乃至于最终成就为一种生命的力度与坚韧和挺拔。


我在进入咨询行业之后,非常幸运的进入了广东省一家最老牌的心理咨询机构,并由此了解了很多咨询师所必经的成长之路,如今看来,每一步都没有荒废。


期间,我接受了国内最顶级的精神分析培训,以及从2014年持续至今的个人体验(一种咨询师必须经过的被分析训练),以及足够多的案例督导,撰写大量的心理文章,这都带给我专业的思考以及对于人生更多的领悟。


比昂在他的网格图中谈到:

“很多时候,我们的感受是碎片的,只有理解了这些碎片,你的精神世界才可以来到一个更高的向度。”

基本上,我在这几年的专业工作中,一直是这样进行的。我在我的体验师的帮助下理解我自己,同时也因而理解来访者。


我的状态是越来越平和,更能容纳,也少了许多看不惯的东西,当然有的时候仍然免不了目光灼灼、言辞激烈,那是因为我想直面真相。


而在面对来访者的时候,我也更能体会其苦难,以及苦难中所蕴含的宝藏。


目前,我已经经历了从早期的原生家庭的创伤、到人际之间的攻击、家国历史创伤以及女性身份的觉醒等不同面向的觉察和思考以及成长,我愿意将我自己的经验和经历,与来访者分享,用更专业的咨询工作,成为来访者心中的一束光,我愿陪着他们,直到他们把自己点亮。


undefined


『03. 心理咨询师----朋朋从』


我是一个内向的人,平时话少,朋友也少,但是我的内心语言却很丰富。


高中那会儿开设的有心理课,我非常喜欢,相比外在行为我更加好奇行为背后的心灵秘密。


后来,我填报了心理咨询专业,家人没有支持我的,我自己也纠结和犹豫了好久,我为什么就不能选择靠谱一点的专业呢?


可是所谓靠谱和未来可能的稳定并不是我内心追求的,于是我向自己妥协了。


在上学期间考了咨询师证,那会儿觉得自己离咨询师这个职业还很远很远。但是我一路坚持着,每当我将要转而做别的什么来谋生时,心里就特别难过。于是很多年过去了,我终于成为了一名心理咨询师。


前几天,我偶然在路上见到了第一位找我做收费咨询的人。她对我说当时的她感觉到压抑极了、糟糕透了,但又找不到一个可以理解她和她说心里话的人,所以想到了找心理咨询师。


她很感谢我的引导,把她内心的那些声音都表达出来了,她说那两次咨询非常有效,现在的她已经走出了人生低谷,无论是身心还是关系都好起来了。跟她聊了一会儿,和第一次咨询结束后感觉雷同:

价值感爆棚。


做咨询师可以从不同的生命,不同的角度那里学习到好多智慧,助己助人也是很有福报的事情。

从没有一件事情令我如此专注和投入,我非常喜欢心理咨询师这个职业,以及在咨询关系中的自己。


这让我感觉到自己是活着的。


undefined


作者简介:周弗逸,精神分析取向的心理咨询师、心理作家、中国青少年心理健康辅导员培训师。《广州日报》、《壹心理》专栏作家,2015年壹心理最具人气心理作者、国内最大女性情感平台《心之助》情感专家、签约讲师。受训中美长程精神分析三年培训项目,擅长处理婚恋情感、人际关系、个人成长、神经症等心理问题。


潘锦琴,本人具有丰富的人生经历和丰富的咨询经验,善于运用精神分析,认知疗法,人本主义等各种流派疗法,希望给到你非常贴心和专业的咨询陪伴。教育背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放飞心灵全职心理咨询师


从朋朋,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咨询科班出身。长期进行个人成长体验,在脆弱中找寻力量。喜欢做梦,也喜欢通过梦境探索心灵。一个温暖的倾听者与陪伴者。


0

回复

作者头像

壹心理主笔团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笔团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