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硅谷:创新中心背后的性文化

发布时间:2017-06-02 2评论 2634阅读
文章封面

揭秘硅谷:创新中心背后的性文化

总有人找你"Netflix and Chill"



Elle刚开始用dating app的时候遇到一个男生,聊的不错。他问我周末要不要netflix and chill(约炮)。当时我不懂是什么,还专门跑去问朋友(囧)。不过据美国人自己说,这个词汇也不是用的那么普遍。但在硅谷,用dating app约炮是一个非常常见的现象。


Steffi: 其实在其他城市,尤其是美国小城市,大家还是很抗拒dating app,觉得那是非常性开放的人才用的。只有在硅谷这个地方,几乎人手N个apps,男女生在约会时还会讨论哪个好用哪个不好用。


Jenny硅谷也罢,纽约也罢,凡是经济发达(或者高速发展)的、青年男女多的地方,必然是性活跃的地方。而且会越来越活跃。到了终极的活跃,就是大家见面就来一发呗,不来还不礼貌:你是嫌我不好还是咋的?


Elle我觉得这里也有地域文化因素。加州/纽约相对于其他地区确实开放许多。举个例子,我认识的来自美国中部摩门教家庭的男生,对家庭,性和约会的态度,可能比大多数中国年轻人还保守。但在硅谷,这个全世界多样性最高的地区,不通背景的人们交流碰撞,大家都有尝试和突破的需求。加之这里的人本身更具冒险色彩,加之在难以确认普世约会标准的情况下,很多人可能会选择再“大胆”一些。Get out of your comfort zone嘛!


Jenny的确,人在搞不清状况的时候就不太自信,不太敢坚持自己原来的标准。林妹妹进了贾府也亦步亦趋地跟大家学着漱口。何况sex这种事,只要彼此都不说出去,没人知道。


 

硅谷的男生长啥样?


Elle硅谷是全世界平均智商最高的地区,作为科技前沿,这里生活的人们大脑结构似乎和别的地方很不同。随便去一个酒吧/餐厅,旁边的人谈论的都是各种想颠覆传统的想法... 在这里,按道理说大家对于sex的态度似乎也应该非常开放大胆?不过另一方面,这里nerdy的工程师也好多,不懂社交的人也不少。所以,我看到的算是有两个极端吧,既有“情圣”,随便约炮的“高富帅”,也有"Silicon Valley"里面的男主角们


Steffi: 但是我觉得由于很多程序猿很nerdy或者socially akward,他们的所作所为和你认知的逻辑很不一样,作为女性我经常感到很困惑。你以为他是随性而为,结果人家好像又很认真;有时候你以为他其实想认真一点,又没有下文。结果就是导致大部分女性地认为男性都不认真,把不想认真当成对方的潜台词。这样对于很多想认真的男性也不公平。


Jenny你说的就不光是硅谷攻城狮/程序猿了,你说的是男人。男人本来就跟女人是分别圈养的两群人。男人天生不如女人会表达情感,不仅不会表达,让他们搞清楚自己的情感是什么都比较费力。成熟的男人是少数,大部分是你说的这种。而且,我们所处的圈子已经相当“高层”了,你往“下面”走一下,估计还要吃惊。女人和男人,在情感方面是有不同的语言的。


Elle这点我同意。智商和情商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东西(看看谢耳朵的例子)。硅谷的男人智商高是一定的,但既有智商又情商很高的人,也不是那么多。毕竟,大部分程序猿科学家不需要很多的社交,就可以把自己的工作做的很好。而约会,sex,就不同了。举个中国精英的例子,潜心读书十载拔得头筹终于来到美帝,进了好学校找到好工作,发现自己前半生没有学习如何和女生打交道?看我如此优秀,却连女朋友都搞不定,这可如何是好?


科技前沿?性前沿


Steffi: 其实以我的观察,硅谷相对别的大城市(例如纽约)在性方面真的要冷淡很多。遇到过一个在纽约高盛的ex-banker,说,我就不懂硅谷的男人了,感觉他们都可以过无性生活。另一方面,他也表示自己在纽约的时候性欲会好许多,因为纽约女生喜欢打扮。反观硅谷,女生和男人一样穿着T-Shirt瑜伽服出街,自然就没有那么多欲望。就个人体验来说,我自从搬来了硅谷,对于奢侈品没有欲望了,开始素颜上街,那些大红枚红的口红也没再用过。


Jenny我觉得倒不是无性生活,这个banker太自傲了。"Bankers tend to think too high of themselves",是行业整体的自恋。如今风水轮流转,技术宅取代了金融男的财富和权力地位。反观硅谷的女性,也越来越打扮。或者说,爱打扮的也都慢慢都搬来硅谷了。


Elle我觉得这需要提一下硅谷的男女比例失衡。世界上最优秀人才的集中地,对于男性交友也不友好。首先不说女生太聪明,面临的选择多,但就跟其他和自己差不多的男生们竞争,就不容易了。所以,硅谷女生们不打扮的确任性。去到纽约,这个男女比例不一样的地方一看,每个女生都打扮的很用心啊。


Jenny说起打扮来,我觉得这里有个文化的横向纵向比较。我在东西岸的金融和科技公司都待过,而且看到这些年的纵向变化。我想说的是,一,硅谷人越来越好看了;二,金融圈的打扮和用奢侈品是一种文化,一种signaling effect(传递信号),类似入行娱乐圈的投名状,你见过谁进娱乐圈敢不打扮不穿名牌吗?这和硅谷自发的爱美,是不一样的。


Steffi:  对,我遇到过不止一个硅谷的男性抱怨他们的约会生活有多艰难。即便这些男生轻轻松松收入就超过200k,但依然不知道怎么搞定女人。而且如果你是非白人男性,就更艰辛了。


 

纸醉金迷的权色交易地?


Elle说到办公室文化,之前Uber爆出的性骚扰丑闻沸沸扬扬,公司的名声也因此臭到不行。大部分的硅谷公司还是很注重自身文化的,比如会刻意提高女员工比例,办公场所保持开放透明等等。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下,如果公司文化无法让员工认同,是很难招募到优秀人才的。


Steffi:  我觉得性丑闻从了另一个方面体现了硅谷是一个由白人(以及印度裔)精英男性领到的社会。据说硅谷在性骚扰的规范化方面要落后华尔街20年。因为20年前,有一票华尔街女性站出来告那些性骚扰的男性,这事儿自然他们就不敢造次了。反观在硅谷,因为女性还是太弱势,很多时候都选择忍气吞声,于是男性就更加放肆。


Jenny这有道理。不过话说,你们没见过国内的。国内才是真正的性骚扰。相比之下,硅谷实在太严格,太清规戒律了。毕竟法律是无人可以凌驾的。证据确凿基本都要被身败名裂。我没在印度工作过,但以它“强奸之国”的名声来说,估计比中国还要糟糕很多。不过,硅谷人因为在公司里这样做是违法的丑闻,所以下了班以后就甩开腮帮子来了。反观中国,没有那么性活跃,可能因为办公室里已经满足了,毕竟办公室人最多最容易,满足了就不用在外面找了。


但办公室里一般是有交易的,也容易引来口舌。而硅谷的sex就纯粹多了,就是sex,别的没有,万一有爱情最好,没有就当我们俩吃了顿饭。不过呢,从心理学角度来看,这是一种反向防御机制。就是说,明明是渴望有爱情的,但因为对于爱情没信心,干脆来做个毁灭爱情希望的动作。但是心里并不是没有期望。


Elle我同意硅谷横向与其他地区/国家对比,离“纸醉金迷”权色交易中心还差的很远。这里的道德准则还是很高的,对女性和其他弱势群体的保护也做的不错。从公司架构来讲,创业企业当然,即使是大型技术公司,也保持着开放透明的姿态。至少,权色交易的发生不可能以社会主流的形式出现。但从纵向来说,硅谷还有很多路要走。打个比方,在硅谷VC任职partner的女性比例只有3%。这就相当尴尬了。为什么发展这么久,掌握硅谷最重要的金钱脉络核心的都还是白人精英男性?在一个男权集中的行业/地区工作生活,无形中对女性处境产生很大压力。新兴科技公司好一些,但传统科技巨头比如cisco,在SVP等级上的女性也是寥寥无几。


 

男性视角:我从casual sex中想得到什么


Elle如果一个男生不懂得怎么去开始和经营一段感情,那么也许casual sex是他能想到的,既有浪漫元素,又可以满足生理需要的最好途径。你们觉得硅谷的男生这样的多么?


Steffi:  或者他们根本就不想经营感情。我觉得硅谷很多男性都是靠肾上腺素活着的怪物,他们觉得自己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改变世界。我看到硅谷的各种文章都是,作为一个初创企业创世人,我不想date我也没有时间date。


Elle是的。不管是startup founder,还是google的员工,大家都有一种“没有我公司就无法运转”的使命感。说这里大部分人是工作狂,我信。人人都忙到要排满自己的时间表。而没有工作的时候呢,大部分男生唯一的爱好就是锻炼(真的很无聊好不好)... 还好身材都不错...


Steffi:  我觉得锻炼从另一个方面反映了他们的自恋。我date过一个自命天才的程序员小哥,他说过,他的一个目标是把体脂维持在5%以下。


Jenny要是知道男人想什么就好了。我见过的男人也大多是“事业第一”,能知道“家庭第一”的我都手动点赞。说实话,美国男人里觉得“家庭第一”的人,远比中国男人多。所以,我觉得在美国更有可能找到爱情的归宿,实话实说。


不过虽然不知道男人想什么,我觉得女性可以基本上以“男人没有我成熟”为准绳,调整自己的行为。 这不是说要居高临下地对男人,而是说,很多时候,不要假设自己的想法对方都知道,而因此在内心营造了很多想法和故事,那么误解和矛盾就产生了。如果以“他可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为交流主线,那么你就可以跟他有更好的沟通,更容易让关系更进一步。

 

女性视角:选谁?

20多岁的“潜力股”,还是40岁的“钻石男”?


Steffi:  我发现一个有趣的事,如果一个男人三十好几四十多了还单身,基本上就是没有成熟,也许永远都不会成熟。我反而date过好些二十出头不到二十五岁的男生,思想都还挺成熟的。所以我不成熟的结论是,大龄单身男性都是因为不成熟而剩下的?


Jenny不一定。可能是confirmation bias(确认偏差)。你心里觉得20出头的不该懂那么多,所以会觉得“怎么懂那么多”?此外,还有selection bias(自我选择偏差)。他愿意找一个比他大那么多的女生,可能本身就是个早熟的,或向往成熟的人。我的意思是,不能一以推之,觉得都是这样。


Elle真正好男人是有的,不过很大可能已经不available。从另一个角度,结婚了的也不都是好男人。听一个姐姐说过,住在Palo Alto(硅谷腹地顶级富人区)的家庭主妇们,老公是巨富,也一样家长里短,一不留神老公就出轨了。这是非常现实的写照。你总希望自己嫁给名利双高的他。可在硅谷,这些top 1%的男人们也有很多的选择。说到底,我觉得不是嫁给爱情,而是让金钱名利左右的婚姻,最后崩塌的几率会高很多吧。


Jenny要出轨的,我觉得更多跟这个男的本身有关,跟婚姻的质量相关次之。跟他的“选择”多不多关系不大。理论上说,再次的男人,还是有更次的人可以“选择”。事实上,这个男人本身,他在生命中经历了什么,他又如何看待自己与女性的关系,与这个世界的关系,(以及反之女性如何看待这些)才是婚姻质量的决定因素。我想说,婚姻的目的不是“不出轨”,那样要求也太低了。有的婚姻,不出轨也已经死了;有的婚姻,即使出轨,也不一定需要解散。


“出轨”不是婚姻质量的唯一考量。就好像一个人死了,他其实仍然每天活在你的心里 -- 死亡也不是生命存在与否的唯一考量。婚姻与人生,都是非常复杂的东西,只有在当中的两个人才是最终的判断者。


Elle想起来我的一个不成熟的理论。socialpath占人口的平均比例是一定的(2-3%),但因为他们拥有绝对冷酷的理性,在很成功的人群里,socialpath的比例会高很多。所以... 结论是在硅谷这个地方date遇到socialpath的概率也会高很多?


JennySociopath的一个重要特征是没有empathy。“共情”是情商五大要素之一。所以,sociopath情商缺损是板上钉钉的。我认为成功人士的情商相对都比较高,所以成功人士应该跟sociopath没有太高相关性。但成功人士更有心理能量来拒绝他人,敢说不,所以他们看上去更显得冷酷无情。


Elle,斯坦福大学MBA,人民大学金融硕士,银行背景,社会责任实践者,心理领域无证执业人员,兼职“吃瓜群众”。擅长:吐槽,撕逼和吃瓜。


Steffi: 美国沃顿MBA,伦敦政经社会学硕士,南京大学考古学BA。算命及风水领域无证执业人员。职业梦想:神婆。


Jenny: 斯坦福大学 BA(经济学&心理学),工程学院Master,商学院MBA,师从世界著名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美国催眠师协会会员/企业领导力教练。


如果遇到感情困惑,

请在HealSpace的V信频道留下你的故事,

或发送邮件到forherhappiness@qq.com,

关注我们,就能获得一流专家的免费解答。

0

回复

作者头像

蔡健玲J.Maher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蔡健玲J.Maher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