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通过“关系”走出原生家庭|打破强迫式重复的魔咒

发布时间:2017-01-19 36评论 20329阅读
如何通过“关系”走出原生家庭|打破强迫式重复的魔咒-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如何走出原生家庭的关系魔咒”这期话题受到很多人的关注,壹心理的咨询师顾问小 C 与我探讨:这个话题的背后是什么?大家真实的关注点是什么? 

59个问答,59个故事,每个故事的主角都述说着一份属于自己的故事。每次作答前,我会将自己代入到大家的故事中去体验大家的情绪、感受和那份不易。这个时候我会升起对生命的敬畏之心,看到了每一个人的完整,独一无二的存在。我非常感谢每一位向我提问者,同时也感谢我的来访者,感谢你们付费来教我这些。

所以,我回复道:“让大家带着满腔愤怒而来,带着些许爱的觉察离开……

在我的回答中涉及了人的自我实现的需要,涉及了母婴关系、依恋关系、原生家庭的部分,也涉及到客体关系和自体关系的部分,涉及了发展心理学由婴儿到成年人各个不同的时期所面临的重要发展性课题的部分。而这里无论哪一部分展开都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壹心理平台上有很多这方面的专业资料,所以我琢磨着如何让大家能结合我的回答从另外的角度能更加获益一些。获得平台邀请后,我想到写一篇“如何通过“关系”走出原生家庭”这样的命题,偏重讲述关系和体验部分。通过这一个月与壹心理用户的接触下来,我看到平台做了非常多的努力,壹心理的用户不缺理论,而需要更深的体验。

与父母言和:充分地表达了恨,爱才有希望

0122.jpg

  • 通过自我人格的整合开始接纳父母

来访者通过在资访关系中进行人格部分的整合,如同成长过程中由“偏执心位(绝对的好坏)”到“抑郁心位(整合人格阴暗面)”。当我们走到“抑郁心位”,是挥之不去的悲伤,而咨询师能够帮助你看见,陪伴你忧伤——强烈的恨的背后源于深深的恐惧。由此来访者走上自我治愈之路,从接纳自己中逐渐也能接纳“天下没有完美的父母”这样的事实,能够从自己的人格结构中去解读和接纳父母,甚至更多去了解父母。

在成长过程中,我们看到一个事实:我们要么以认同的方式,要么以反向认同的方式成为了我们的父母或父母的潜意识,在关系中不断的上演着控制、忽略、依赖或分离的主题。

  • 充分的表达恨,让爱有生存空间

我们都活在爱与恨的冲突和矛盾之中。而不去充分的表达恨,爱就会被愤怒所占据。充分的表达了恨,爱就开始有空间可以流动。

未意识化的部分,身体也会帮助我们——症状是情感的表达,而身体是我们的潜意识

症状是有意义的,症状不只是症状。那些无法被意识化的愤怒、恐惧、悲伤、忧虑等情绪,其强烈程度超出了我们所能承受的程度,我们无法去面对,也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转而用一种无意识的,身体的形式表达了出来。如果我们长期忽视自己的情感和需要,严重时甚至会引发睡眠障碍,躯体形式障碍,还会出现焦虑、抑郁、强迫等各种神经症特征。

如果我们不能向内寻找,而是长期外归因,最终可能会引起人格结构的变化。而咨询师可以做的是与来访者共同面对,陪伴和支持来访者表达情绪和感受,看到和接纳自己的内在需要,识别不成熟的防御方式而愿意做自我的成长,学会建立新的应对机制,从而消除症状。爱的呈现也必然是一个真实自我的呈现和修复的过程。

  • 有爱有恨的真实,同时能活在现实和想像的世界里

健康的成年人是既能爱也能恨。在成长的早期,婴儿期,母亲太脆弱,婴儿开始担心自己的破坏欲会摧毁母亲,或者在婴儿的攻击下母亲不能以很好的方式幸存,婴儿开始发展出假自体和自我抱持的能力:生吞了恨,只留下理想化的爱。他无法真实,只因为他内心有巨大的不真实的毁灭性,他害怕会毁灭他最爱的人。

健康的成年人可以在同一时间里,既能感受到外部世界的真实性又能感受到想象的个人内在世界的真实性,可以同时活在现实和想象的世界里可是在孩童时期,他们的内在世界和现实并不是全然一致的。

我们在中英精神分析项目学习的时候,英方老师讲到,有一次一对夫妇带着一个4岁的孩子到了咨询室,过了一会儿,这个孩子突然推开老师,大声叫:恶魔,你是恶魔。我们一起来看,这个孩子的内在世界是真实的存在恶魔,他的恐惧真实的存在,但现实的这位老师并不是恶魔。而此时此刻,这个孩子已经将他想像的真实世界和外在现实等同了起来。这个时候如果咨询师推开了他,或者攻击了他,这就无形中进一步帮他证实了他内在世界是真实的,将他固着在破坏者的位置上。如果咨询师幸存了,抱持他,从而帮助他修复了早年母婴关系的创伤,也幻灭了他内在的恐惧。

其实,在成年人的亲密关系和资访关系都一直在上演这个过程,攻击性的呈现是来访者走向真实的开始,也是他人格整合的开始。

孩童时期的父母形象存在“刻板印象”。如果我们能真实的看到自己,同时也就能更真实的看到父母。大多数会看到原来我的父亲没有那么糟糕,原来我的母亲没那么懦弱;也有少数,我们不得不承认现实中有那些真的很失败的父母,也许我们也能发现他们的无力,从而进一步看到那份恐惧只是源于那个时候的我,那个状态下我是无能的,无力的,但现在,我长大了,我真实的拥有了那些力量,也可以放下那些全能感和控制了......

改写内在版本,与亲密关系相处

01221.jpg

  •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内心戏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内在剧本。我们操纵着他人成为戏里的角色,当然是无意识的(潜意识)。有人问:原生家庭问题是深入潜意识的,怎么改变呢?如果我们一起来看看我们如何将这台戏呈现给我们自己的,也许就会有一些答案了。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内在剧本,这个剧本由小时候的各种影像、父母、兄弟姐妹、各种童年经历组成。我们找到了外部世界中他人身上让内心戏现实化的方式,在现实化的过程中,模式得到了重复。所以不同的“演员”扮演着相同的“角色”,围绕着同样的“热点”话题,重复体验着过去感受过的体验,唤醒过去,以认同甚至反向认同的方式重塑一个内化“重要他人”(一般是父母)的形象,或者展示出“父母”部分潜意识——爱或恨的部分。

  • 接近内在情绪发展停滞点,改写内心戏 

无论我在作答还是在咨询中,我都在通过这些行为和感受的背后去试图接近那个情绪发展的停滞点,然后从那个地方出发,将来访者慢慢带出来。

我们在性格成熟过程中都有可能遭遇的情绪的发展停滞,如果情绪发展在某个点被耽误了,在之后类似的特定情境出现时,我们就会回到那个停滞点,表现得像个孩子甚至是一个婴儿。我们的情感年龄就是这样来来回回的变化着。在资访关系中来访者很容易出现退行,退回到发展停滞期,这个时候也是我们工作开展的重要时刻。

结合这一点,以及孩子未能将内在世界和现实做充分连接,你有必要去怀疑这个内在剧本的绝对真实性,或者有一部分是你体验的加工和虚构。这是很重要的一点。但我不否定在你的内在体验中它的杀伤力,就如那个4岁的孩子心里的恶魔,它是真实存在活在孩子心里的。

这样大家或许能够理解为什么我们在成长中一直带着这个内心戏,找不同的人不断重复上演。如果我们以发展的角度,以成长的角度去看,那么就是生活并不亏待我们。因为如果我们哪部分没有修通,它会让你重复去经历它,目的是指引我们去修通和成长。

所以有悟性的来访者会直接就问我:老师,你是说,我与他分开了,我还会找到同样的人来配合我演出?

对的,有的时候会找到相反的人,但你会发现,那种体验和感受是一样的。比如控制和被控制,你都在“控制”的感受里。比如被劈腿外遇或自己劈腿外遇,你都在“背叛”的感受里。

01222.jpg

  • 学会对自己负责,放下或者更真实的重构你的内心戏

“始终强迫式重复,没救了吗?”

不,你可以选择。选择成长,选择活在觉知状态,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继续抱着那个不成熟活在过去,因为可以依赖可以不去成长,你愿意承受那个痛苦。

所以有句话说:你不成长,是因为还不够痛。亲爱的,如果你看到这里,也许会理解了,为什么你发很多私信给我,我没有回复,一方面是出于咨询设置(以后会讲到设置和资访关系在咨询中的重要性);一方面是出于我不能替你去承担你的痛和为你的责任负责,但我可以陪伴你的痛和成为你成长的见证者。

你可以还抱着那个剧本不放,那当然是你的选择。再者,你可以通过专业人员的引导走近那个心理停滞期,去看见那份恐惧、悲伤或丧失,与过去告别,去探索真实。你也可以通过不断觉察自己,看到自己反复的进入到那个体验,而将身边的人带入那个位置,你会学着去触碰那个体验,去经历那份感受,去接纳那份情绪和感受背后的内在需求。

佛家讲放下执着,放下贪憎痴,你就解脱了。这一点与心理学互通,放下前先要看见,要深深的看见。之后你就会学着自己去满足,而不是靠对方,靠孩子,靠伴侣去替你消业。一旦你选择为自己负起责任,你就不是孩子,那套内心戏就对你不再管用了,而身边的人也就没有办法与你共谋演出了。

  • 走出倒三角,觉察地活在此时此刻 

我们在做舞动治疗中,会发现身体印刻着很多体验。有一次我让团体成员用身体语言去表达“请求”。有几种情况,一种是愣在那里,完全无法表达——他生活中从来不知道如何向别人提出请求,他总是满足别人的人;一种是乞讨状——他生来卑微,从来不能有请求;一种是求神拜佛状——被动的祈祷是他的模式......

我用这个呈现一个人模式的重要性,而通过觉察和学习,我们能够改变生存姿态。

[小编注:完形治疗学派认为个体有自我调整的功能,个体若能充分觉察,必然改变;即觉察是自我疗愈的过程。结合相关学者理论,觉察是一种专注的能力。了解”我”正在想什么、什么感觉、感受到什么;无法觉察意味着“我”对“我”所做的,缺少应有的反应(不了解“我”在做什么、为什么这样做)。觉察的过程中,是在感觉到自己的思考、动作、身体姿势等。借助觉察,个体与环境做良好的接触,以经验内在的冲突,统整其人格的分歧与对立,重新整合自己。]

倒三角形1.png

攻击者、受害者、拯救者,称为稳定的倒三角模式,这是一个不成长和不成熟的状态。如果原生家庭中有一个充满控制和强权的父亲在攻击者位置,那么可能妻子在受害者位置,而孩子在拯救者位置总是试图拯救父母的婚姻。我在大家的提问中发现,妈妈或爸爸在攻击者位置,而他处在了受害者位置,某个时候还在受害者和拯救者的位置上轮换。

如果你处在现在的家庭中或者一段恋爱关系中,仍然还保留过去的体验中,你就还是在这样的一个倒三角关系中,你会无意识地为自己站位,就像无意识的呈现的那个“请求”态。如果你一直在受害者角色中,有可能你就会吸引攻击者到你的身边,或者你会将他培养成攻击者。夫妻关系里很多体验都是相互共谋的,这个我也是通过非常深入的个人体验才深刻体验到的。

倒三角形.png

也许你不用搞清楚这里面的机制到底是怎么来的,你可以去试着观察一下你的生活和你周边的人,你会找到很多倒三角。可是只要你记住现在的你活在此时此刻,通过1)攻击者——提问、反省和觉察;2)受害者——觉察感受,活在此时此刻;3)拯救者——积极的寻找帮助。这三种方法能将你带离倒三角区,形成新的、稳定的、成长的、成熟的正三角模式。这是个非常形象的比喻,如果在家庭系统中,你会看到,你离开那个三角,你就在打破旧有平衡建立新的平衡,你就会获得不一样的人生。

爱、内疚和修复

woman-1938429__340.jpg

如果我们去了解一个婴儿对妈妈乳房爱与攻击,就能够了解对于母亲而言,既是这个婴儿最渴望的,又是他最恨的,这是婴儿早期强烈欲望的特征。 

发展到后期如果我们在自己身上觉察到对所爱的人恨的冲动,我们就会有担忧和内疚。这种内疚感容易以伪装的形式表达,成为干扰人际关系的来源。无意识地觉得自己没有足够或者真实的爱他人的能力,有部分人还特别恐惧没有办法控制对别人的攻击性冲动,他们害怕对自己所爱的人会有危险。

如果我们有能力去认同所爱的人,我们分享了帮助和满足,在另外一方面重新获取了情感的满足。在为所爱的人做出牺牲和认同时,我们扮演了好父母的角色,以我们当初感受到的父母对待我们的方式或我们想要的方式来对待现在的所爱者。

同时,我们又扮演了父母的好孩子,我们在过去希望做到而现在得以实现的。由此,借助倒转情境,我们通过和亲密关系的互动,重新创造并享受了所渴望的父母之爱。在我们的无意识的分享中,修复了幻想中的伤害和自我的内疚。

男女之间令人满意、稳定的爱的关系,存在婚姻之中,意味着深深的依恋、彼此的奉献的能力以及分享——痛苦和喜悦、兴趣和性的享受。彼此拥有对方的爱给了对方一种完全成熟的感觉,也由此享有了与父亲或母亲同等的感觉。

我有一位来访者就是如此纠结的爱着和恨着她的父母。妈妈一直是她赖以生存的本源,而她也重复的体验俄期冲突(2-4岁俄狄浦斯冲突),“我要和母亲一样拥有爱和幸福,为什么爸爸总在拒绝我”。她没有办法从先生那里获得爱,一如她不断地验证自己从爸爸那里获取不到和母亲一样的爱。

当新的和谐的两性关系建立,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完形(早年的愿望),或者是一种证实(我是足够好的)。这样女性同母亲之间,男性同父亲之间的敌对、攻击性的竞争减少(得到了补偿和修复),并让位于一种建设性、带来成就、友好的与父母竞赛。而这很可能就增强了自身的认同感,安全感和创造力。女性能自发的释放她的母性,男性的工作能力和其他活动能力增强,从而进一步证明他们是有价值的......

所以好的婚姻关系就是对原生家庭的修复;而能够保持觉察同时又能够看到自己在原生家庭中的情绪停滞和发展困难,努力成长自己,又可以帮助现有婚恋关系中爱与延续。

看见、接纳、成长

a8044df7ae9238789c2cbbd04f3d692f.gif

我们生在很多的冲突之中,意识和潜意识的冲突,本我、自我、超我冲突,与之对应的孩子我、成人我、父母我的冲突。在冲突中呈现真实自我的部分,当我们能看见并且拥抱我们人格的阴暗面,我们的容器就变大了,我们也就有空间可以接纳别人了。

爱是自由的选择,当你的人格真正自由了,真正的爱也就来到了你的身边。

我想说的原生家庭与工作的关系,与亲子的关系部分都来不及称述,相应的问答中已经有部分陈述,却觉得可以收尾了,留给大家一些想象的空间吧。

最后,我想用心理学大师荣格的一句话来结束这部分,也结束今天这个主题的探讨。

谁向外看,他就在睡梦中。谁向内看,他就醒来。——荣格

0

回复

如何通过“关系”走出原生家庭|打破强迫式重复的魔咒-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肖碧玉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肖碧玉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