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探秘:人为何热衷窥探他人隐私?

发布时间:2016-09-20 2评论 24277阅读
心理探秘:人为何热衷窥探他人隐私?-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很多人都对别人的隐私感兴趣。

安顿的《绝对隐私》的畅销,以及莱温斯基访谈节目的高收视率,就是明证。

令人爱戴的黛安娜王妃之死,就是人们追逐名人隐私的结果。

为了窥探别人、尤其是名人的隐私,有些人已经达到了接近疯狂的程度。


面对这些事实,我们不得不思考这样几个问题:

人们为什么喜欢窥探别人的隐私呢?

热衷于窥探别人隐私,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和动机呢?


人类第一大隐私:孩子是怎么生出来的?


按照弗洛伊德的观点,人们对别人隐私的窥探欲,来自于童年、来自对自己身世和来历的好奇心


对于一个突然从娘胎里降生出来、对一切都浑然不知的孩子来讲,他对于这个陌生的世界,会有很多疑问,或者说,对于孩子来说,世界的所有事物,都属于疑问和隐私,而这些疑问和隐私中,最令他迷惑不解的,恐怕就是“我是从哪里来的?”这个既古老、又新鲜的问题了。


而父母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又莫衷一是,有的父母说:“你是从妈妈腿肚子里钻出来的”,有的说“你是被捡来的”,还有的说:“你是被妈妈大便的时候,拉出来的”,有些父母干脆对此不予回答,甚至横加训斥:“这是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许打听!”。


正是这些五花八门的答案和神秘气氛,加强了孩子对这个问题的好奇心和隐秘感,反而促使孩子进一步探索和询问。


于是,儿童第一次遇到了隐私——关于自己的来历和身世的、隐藏在父母心里的隐私。

从这个角度讲,一个人对隐私的好奇,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就是从对陌生世界的好奇心开始的,就是从对自己的来龙去脉感到奇怪开始的。


实际上,父母即使按照最标准、最科学的方法,也无法向一个少不更事的小孩子完全解释清楚,孩子究竟是怎么生出来的。

因为孩子们总能出其不意地提出一些令成人瞠目结舌的问题来

比如,针对大人的“你是从妈妈腿肚子里钻出来的”的说法,孩子会接着问:“大腿上也没有口子啊?我怎么从大腿钻出来呀?”;

如果你说“你是被妈妈大便的时候,拉出来的”,他会进一步发问:“妈妈,我大便的时候,为什么拉不出来小孩儿呀?”


对这样的问题,大人除了目瞪口呆地无言以对之外,还能如何呢?

结果,成人的答案将总是无法使儿童满足,儿童出生的秘密,就成了儿童的第一个绝对隐私。


如此反复积累,越来越多的疑问和隐私就形成了一种压力,导致儿童形成对隐私的好奇和探求欲的形成。

我们甚至可以说,人类是生来就存在好奇心、生来就存在对隐私的好奇的,喜欢窥探隐私,是天生的,是人类的天性


窥探父母隐私——儿童成长的养料


如果我们跟随儿童的思维,就会发现,儿童提出的涉及自己和父母的第一大隐私问题,绝不是一种随随便便、简简单单的好奇,里面可能存在着生活的大道理。


比如,假如我们真的想回答孩子的问题:“孩子是怎样生出来的?”,我们必须涉及到女人的生殖器、涉及到婚姻、涉及到性、涉及到家庭关系、涉及到生活和生存等一系列关于生命的重要问题。


如果孩子理解和掌握了这些问题,那么,他也就掌握了基本的生活和生存知识,就能更好地适应社会、就能更好地生存。所以儿童才会抓住这个多少有点令成人尴尬的隐私性问题,追问个不停。


因为,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完整、全面地解决了“孩子是怎样生出来的?”的问题,就解决了关于人生的大部分疑问。

正是因为这个问题,对孩子将来的生存如此重要,儿童才会契而不舍地探求这个重要问题和隐私。


儿童对于隐私进行探求的根本动力,是提高对所生存的人际环境的理解和认识,提高对世界的生存和适应能力


通过窥探父母的情感隐私,儿童不但可以了解世界、了解别人,还可以了解自己、甚至塑造自己。


儿童刚刚生下来的时候,处于一种自以为是的自恋式自大当中,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慢慢地,他会发现,他的无所不能其实是一种幻觉,他的生存完全依赖于父母,真正无所不能的,是供养他的父母。

这样一来,儿童转而谦卑地向父母仿同、认同,想变成父母那样“无所不能”的成人。


父母既是孩子的榜样,又是孩子的镜子,通过父母,可以照到自己、可以学会怎样做成人。

此时,儿童关于“孩子是怎样生出来的?”的疑问,进一步得到扩展,变成了有关男女夫妻之爱、性、情感和关系等一系列隐私性问题。


儿童通过对这些隐私性问题的破解,了解父母内心世界的真相,以便为自己向父母的仿同和认同,寻找确切的依据。


这种对于父母情感世界隐私的窥探,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步,是把父母理想化,从这种理想化的父母形象中吸取成长的力量,并按照这种理想化,塑造自己人格中比较积极的部分。

这一阶段,儿童对父母的积极成份和优点,会给予特别关注,而对父母的消极面和缺点,却视而不见。

紧接着,就是探索父母隐私的第二阶段,这一阶段,是一个专注父母缺陷和消极面的阶段,通过“去理想化”,把心中理想化了的父母形象消除,使父母形象更加现实


通过对父母正面和负面情感隐私的窥探和了解,儿童就能够正确、客观地了解人性、情感和爱的实质,就能够完成自己人格的塑造,就可以比较健康、顺利地适应复杂的社会和情感生活。

可以说,对父母情感世界的窥探,可以为儿童的心理成长提供养料,是儿童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是儿童了解自己和世界的捷径。


窥探明星隐私——窥探父母隐私的延续


儿童窥探父母隐私,是一种成长过程中的正常欲求,如果一个人在童年破解了父母的全部情感隐私,从理论上讲,这个孩子长大之后,将不会过分热衷于别人的隐私。

只有那些儿童期窥探欲没有得到足够满足的人,才会疯狂地窥探别人的隐私。


换句话说,成人对隐私的窥探,是儿童需要的遗迹、是童年窥探欲没得到满足的结果、是人格不成熟的标志。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一下,成人对隐私的窥探行为,我们会对上述总结,有更深的印象。 


对于别人或名人的隐私,人们并非都有兴趣窥探,人们似乎对于他人的消极面或负面的隐私,更感兴趣


比如,作家三毛的爱情是杜撰的、歌手黎明为情服药自杀、黛安娜王妃与仕卫队长有私情等隐私性传闻,传播得最快。


人们既为这些人的缺陷感到愤怒,又对此津津乐道,乐此不疲地四下传播。

他们甚至会不屑地说:“什么名人啊?呸!一文不值!”。

这情景,不能不使我们联想到,儿童窥探父母隐私的第二阶段,这一阶段,就是一个专注父母缺陷和消极面的阶段,通过“去理想化”,把心中理想化了的父母形象消除,使父母形象更加现实。只不过父母已经由明星们替代了。


可以说,人们对明星负面隐私的窥探,就是窥探父母负面隐私的延续,人们通过对明星负面隐私的了解,可以去掉明星们身上理想完美的光环,看到一个真实、有缺陷也有优点的现实中的人。


从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明星跟自己的父母一样,也是人,不是神,他们身上也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他们也和父母一样,有时侯,也会有脆弱的时候、甚至也会有失控或精神崩溃的短暂时刻;


他们也有七情六欲,他们也会为情所困,也会为一斗米折腰;他们也会有穷困撩倒的时候,他们也会有悲观失望、甚至想放弃生命的瞬间;

大英雄或者伟人,也有卑鄙龌龊的黑暗、不光彩的一面。


明星也与我们的父母一样,有些方面象一个圣徒和天时,而有些方面则象一个小人和魔鬼。

通过对名人隐私的窥探,我们把象征着自己父母的明星、圣人、神,从由隐私包裹着的神坛上拉了下来,拉到了与我们普通人同样的水平。

使我们得到一个似乎残酷,但又十分真切的结论,那些我们以往高高在上的人,其实骨子里和我们一样。


通过窥探隐私,我们不得不面对父母、别人、和明星的神话和理想的破灭,最初,这种理想的破灭,会使我们十分痛苦,因为父母或名人的完美无暇,毕竟曾经是我们生活的支柱。


但是,痛苦过后,会使我们清醒,使我们面对父母和名人的时候,不再过分自卑,使我们把以往投注在父母和名人身上的希望和期待,收回来,交还给自己,由自己来承担自己的生活压力,由自己、而不是父母和名人,来掌握自己的命运。可以说,我们的自信,有很大一部分,就是从对父母和明星的否定、以及伴随着的自我肯定中诞生的


窥探隐私——个人欲望的宣泄


并非所有对隐私的窥探欲,都是发自成长和成熟的需要。

还有极少数人,是通过窥探别人隐私过程,满足一种扭曲、变态的原始欲求。

比较典型的,就是意淫癖,一种性偏离性心理障碍


这种具有意淫癖倾向的人,更热衷于搜集和窥探别人的性隐私,他们专注于性隐私的细节,甚至会添油加醋地大事渲染,使隐私的情节和内容,充满色情和施虐色彩。


当他们(或她们)向别人描述性隐私的时候,显得眉飞色舞、活灵活现、唾液四溅、极其陶醉,仿佛他(或她)本人亲历似的。他们(或她们)会仔细反复研读性隐私的全部细节,甚至达到能一字不漏地背诵出来


这种人,在大张旗鼓地四处张扬了别人的性隐私之后,又会咬牙切齿地痛斥那些人为淫夫和荡妇,那样子,似乎他(或她)本人是道德的卫道士,正在捍卫着性与爱的纯洁,正在无私地清除人性中的污泥浊水。


这会使我们想到《还珠格格》中的容麽麽,和许多喜欢对别人飞短流长的长舌妇。

其实,这些人在人格深处,存在着严重的性压抑,性和攻击欲望蓄积已久,等待着宣泄。

他们会下意识地把自己压抑的欲望,投射到别人身上、尤其是那些性隐私被曝光的人身上,借着别人的身体,依靠自己的想象,在意念上,发泄自己的生理欲望和攻击欲


所以,在他读着别人的性隐私的细节、描述别人性隐私的过程的时候,他已经把自己和性隐私的主人公融为一体,甚至已经在潜意识中,干脆就把自己认同为性隐私中的主角。


这样一来,他对性隐私的窥探和描述过程,实际上就成了他在意念上发泄自己被压抑的欲望的过程,仿佛他自己在完成一个完整的过程,他的情绪会随着性隐私的内容的变化而变化,进入自己意淫的情结。


所以,这样的人,会特别专注于色情的、施虐的、和疯狂的性隐私,因为唯有如此,才能激起他潜藏着的、倍受压抑的欲望。


他甚至会通过自己丰富的想象力,把各种简单的性隐私,加工成富有戏剧性的、充满色情色彩的、具有煽动性的性内容。街头小报上,很多令人难以置信的性隐私的盛行,就是意淫癖的存在和需要的产物。


斯塔尔关于克林顿丑闻报告中,与调查关系不大的、过多的xx过程的详细描写,也可能是意淫癖心态的一种间接产物。难怪莱温斯基会有“我有一种被公众强奸了的感觉”的慨叹。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这些充满了被压抑的色情幻想的人,会信誓旦旦地发表道德宣言,会热火朝天地投身于对淫乱生活的围剿、和对性隐私的揭露和谴责。


其实,他们这种对欲望的愤怒和仇恨,是来自于对自己的谴责和愤怒。

这些人一方面充满了被压抑的身体欲望,另一方面,人格中又存在着过严的道德准则。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会不停地斗争。

当性欲占上峰的时候,他会借助别人的性隐私发泄自己的生理需要,当道德约束占上峰的时候,他会通过谴责淫乱,在自己内心构筑一个苛刻的道德围墙,以免自己强烈的欲望的暴露。


也许,

只要人格还没有成熟,人们就还会热衷于窥探别人的隐私;

只要还有欲望被深深压抑的人,就还会有人挖空心思地揭露别人隐私,借着别人的隐私,宣泄自身的欲望;

只要人性还存在着缺陷,窥探隐私的喜好,就永远不会结束。





0

回复

心理探秘:人为何热衷窥探他人隐私?-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韦志中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韦志中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