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们正在试图解开『惊叹』之谜 | “总观效应”

发布时间:2016-06-15 1评论 3210阅读
文章封面
译文标题:科学家们正在试图解开惊叹之谜
原文标题:Scientists Are Trying to Solve the Mystery of Awe
原文来源: 
http://nymag.com/scienceofus/2016/05/scientists-are-trying-to-solve-the-mystery-of-awe.html
原文作者:Jordan Rosenfeld
译    者:宋 琼

译文正文:


回想某个你经历过的惊叹时刻。也许当时你在仰望巍峨的山脉,或是在深深地凝望婴儿的眼睛,或者是目睹闪电划破天空。也许你感受到谦卑或是震动,也许为宇宙的宏大与自身身处其中的渺小而感到震撼。


心理学家们认为惊叹是一种“自我超越”即短暂地出现边界模糊,感受到与某种比自我更加伟大的存在相连结。

                             milky-way-916523_960_720.jpg


有关“惊叹”的描述在艺术和人文之中随处可见,但是直到相对近期心理学家们才开始深入探究这一现象。


研究员乔纳森·海特(Jonathan Haidt)和 达契尔·克特纳(Dacher Keltner) 于2003年就“惊叹”的社会和情感功能发表了一项里程碑式的研究,该研究称惊叹似乎增加了人们的联结感以及帮助他人的意愿。


他们在这个发布在《认知与情感》(Cognition and Emotion)期刊上的研究中写到: 情感研究者以及整个社会对于惊叹的影响应该都挺感兴趣,引发惊叹的事情也许是个人变化和成长方面最迅速有力的方法之一。”


最近,一个包括海特在内的研究团队基于这项研究在一篇新的论文中研究了“总观效应”心理学,后者于今年早些时候发表在《意识的心理学》(Psychology of Consciousness)期刊上。


“总观效应”指的是当宇航员们从太空回看地球时的体验到的深刻反应。该词在1987年由心理学家弗兰克·怀特Frank White)首次提出并出版了一部同名著作。


在他的研究中,怀特发现许多宇航员都经历了“真正的改变性的经历,包括奇迹感和惊叹感,以及与自然合一、超越以及宇宙一家之感”。


自从人类第一次进入到宇宙空间时就有大量关于总观效应的事例被记录下来,但是研究员们之前并没有花时间关注和研究其运作方式。


在华特的著作的启发之下,这篇新近论文的主要作者——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心理学研究人员戴维·耶登(David Yaden)开始着手研究有关该效应的两个问题:


第一,它究竟是什么?

第二,能否找到一个方法在其他环境中运用它的情感力量?


在调查现有的关于自我超越经历的研究之外,耶登和他的同事分析了宇航员们对于他们自身经历的描述,比如这个来自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显示名为凯瑟琳 D.(Kathryn D.)的宇航员就这样描述她第一次从太空中看到地球时的感觉:“很难解释这个经历有多么令人惊叹和神奇。首先就是这个星球本身的惊人之美和多样性,展现在眼前的是看起来平稳壮观的节奏······我很高兴说之前再多的研究和训练都无法让任何人准备好此情此景所能激发出的神奇和惊叹。”


或是这个来自德国航天员西格蒙德·贾恩(Sigmund Jahn)的描述:“早在起飞之前我就已经了解我们的星球有多么的渺小和脆弱,但是只有当我在太空中看到它时,看到它那难以言说的美和脆弱时我才认识到人类最紧迫的任务就是为了子孙后代而珍惜和保护地球。”


耶登说这两个描述都包含了惊叹的两个主要组成部分。


第一是感知上的辽阔,或是面对具有震撼性的物理量级的事物,比如“看到科罗拉多大峡谷”;

第二个就是概念上的宏大,比如一个激动人心的想法。


过去的研究显示像宇航员们所描述的那些令人惊叹的经历似乎具有心理上的益处,特别是在利他方面。在他们的论文中,耶登和他的同事们总结了惊叹和无私之间的联系。


例如,在2012年的一项研究中就发现惊叹“使人们认识到他们拥有更多可利用的时间并且更加有耐心”——这一社会联结效应或许也带来了进化上的优势,它们帮助我们的祖先生存下来。


耶登解释说:“从进化的角度,基本上来说能够触发更多类似惊叹经历的群体凝聚力更强,因此能够更好地进行合作,也因此比其他较少具有惊叹体验的群体更加有效。”


尽管这些研究在惊叹所带来的好处方面令人信服,但是研究起来却并非易事。


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数据依赖于主观的自我报道标准。一些过去的研究已经在参与者的描述之外增加了面部表情分析,尽管这也并不准确。(一般而言,惊叹的表情中会出现内侧眉毛上扬,眼睛睁大,嘴巴张开下巴微降,明显的吸气以及头部微微向前伸去。)


为了更全面的理解惊叹,论文的另外一位合作作者——托马斯杰弗逊大学Thomas Jefferson University的神经系统科学家安德鲁·纽伯格 Andrew Newberg)一直在研究比如冥想和祈祷等自我超越经历的生理学依据。


他的研究通过运用经颅直接刺激, SPECT成像和磁共振功能成像等技术称惊叹也许是在自主神经系统所“感受”到的,该系统控制着我们的唤醒和镇定(战或逃)机制


他说:“ 在一般情况下,自主神经系统的一侧开始运行时另一侧会关闭,但是在强烈的灵性体验和练习中比如冥想和祈祷时,有证据显示它们会同时运行。我想惊叹之感就是二者的联合。”


他指出大脑的顶叶似乎在惊叹体验中关闭了,该区域促使我们形成的自我空间感并在物质世界中进行定位。“该区活动的减少将会与失去自我感知相关,还有失去自我和世界其他事物的界限感,最终是和合一感与联结感。”


目前,耶登和他的同事们正在研究如何培养出联结感——具体来说,他们正在寻找能够通过虚拟现实或是天象仪等技术让大众体验总观效应的项目。此外还有可能与比如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 和维珍银河(Virgin Galactic)那样的公司进行合作。耶登说:“整个太空旅游行业本质上就是在出售总观效应”。


你并不是在那儿进行科学活动的,你到那里就是为了那种体验。与此同时,在地球上还有很多令人惊叹的事物有待发现。



0

回复

作者头像

宋琼 Joy Song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宋琼 Joy Song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