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他没那么好,可就是放不下

发布时间:2016-01-24 15评论 15196阅读
文章封面
文:JoyLiu丨壹心理专栏作者


一、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我认识一位姑娘,她喜欢了一个男孩很久,表白过,被拒绝了。她并没有因此“move on”,还是继续跟这个男孩联系着,还是继续喜欢着人家。后来她又表白了一次,结果又一次被拒绝了。

男孩也并非无情之人,每次她要求一起看电影吃饭,男孩也还是会赴约。但他好像并没有想成为她的男朋友。这位姑娘依旧坚持着,每天在朋友圈里写着情话,转发着看题目就知道是给谁看的文章,每天在发誓放弃和“犯贱”之间徘徊,但好像总是又重新找到一个可以继续喜欢他的理由。

你是那个姑娘吗?

反正我曾经就像这位姑娘。虽然我没有表白过,但好像就应了那句“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那个得不到的人,似乎就成了那个时候挥之不去的阴影,在梦里,在举手投足间,好像这辈子“非他不嫁”。

我也曾经是那位“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的姑娘。

我永远记得有这样一位男孩,在我年少轻狂时喜欢我最不堪的样子,一次次被我不懂事的狠狠拒绝甚至伤害,但总是好像越挫越勇。当时我烦透了他,甚至真的在想:告诉我你喜欢我哪里,我改还不行吗!他好像丝毫不领会我直白的拒绝,抱着一往无前的劲头,也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

其实这一切发生在青春里,是美好;生命中的不完美,总会让我们在回顾的时候无限感激。但可怕的是我们一直在这样的循环中走不出来,可怕的是我们的未完成情节成为自己建立亲密关系的桎梏和囹圄,可怕的是我们到了30几岁,甚至40几岁的年纪,仍旧在不喜欢自己的人身上蹉跎着岁月。

rilueda150600030.jpg


二、意识到你的“未竟事件”(unfinished business)


心理学里对于我们所说的“未完成情节”有一种说法,叫做“未竟事件”。说白了,那个让你魂牵梦绕的,那个让你多年都无法释怀的,那个在很久之前发生但至今仍旧影响着你的决策和行为的,曾经的没有完成的事件,就是你的未竟事件。

其实几乎整个精神分析领域都在解决未竟事件。那个我给你推荐了好多遍的“爱得太多的女人”,整本书都在讲童年跟父母关系的创伤中给我们创造的未竟事件,是如何影响我们成年后的亲密关系的。

很多时候,我们在机能失调的原生家庭(dsyfunctional family)中所扮演的角色,会决定我们找一个什么样的伴侣。

比如如果我们从小生长在一个父亲酗酒的家庭中,自己常年扮演一个照顾家长角色的女儿,那么长大之后我们很可能会爱上一个需要我们照顾的酒鬼或者有其他缺点的人,并试图在这个熟悉的角色中扮演拯救者,重新回到小时候的情景,并在这段关系里改变我们的命运。

当然除了原生家庭以外,我们还有另一种未竟事件,那就是我们过往的经历和我们过往的亲密关系。比如一个在小学和中学里特别自卑,不敢追求美女的男孩,在自己中年获得了权力和地位之后,开始变得“不成熟”,去追求比自己小很多的年轻漂亮的女孩。

如果有一种“得不到”一直在我们的生活里骚动,或许我们该问问自己:是不是有什么未竟事件跟它关联呢?

有的时候你会发现这是一个怪圈:我们在曾经的原生家庭中寻找不到温暖,却企图找一个跟我们父母类似的人,一个仍旧不会给我们温暖的人,来改变我们小时候的命运;我们在前一个恋人那里没有被满足的,却试图在一个跟前一个恋人有同样弱点的人身上被满足。这样的结果就会变成:我们的未完成事件不仅没有被完成,反而变得更加支离破碎。

走出这样的怪圈的第一步,就是意识到我们有这样的模式。

你需要问问自己,这个人真正吸引我的到底是什么?真正让我“执着”的地方又在哪里?


三、给你的“未完成”一个完成

(complete your unfinished business)


说到这里,你可能会觉得我在谴责你让自己陷入到这种未竟事件中无法自拔。但亲爱的,我全然不想谴责你什么,因为我们每个人几乎都有自己的unfinished business,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被这样的未竟事件影响,而且每个人也都有权利选择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当你意识到了自己的未竟事件之后(我说的很轻松,这一步工作其实很难,如果你觉得自己不能有这样的觉察,可以去寻找咨询师的帮助),你并不一定要结束自己现在的追求或者关系,只要你清晰的知道自己是为什么选择跟这个人在一起。

举个例子。比如你意识到自己之所以喜欢帅哥(当然帅哥我们都喜欢,但如果你是超级执着的,并且把长相放在第一位的去喜欢帅哥),是因为自己之前的自卑,是因为需要证明自己的魅力,那么你大可放心的继续喜欢帅哥,只要你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喜欢帅哥,并且清楚跟帅哥在一起也并不能给你只有你能给自己的自信,而不是自欺欺人地说:“我喜欢的是他的内涵,而长得帅只是恰好而已”。

很多电影都是以未完成情节为题材的。“港囧”里徐峥扮演的男猪脚就一直对自己的前女友恋恋不舍,“夏洛特烦恼”里面的夏洛也是对从前的班花念念不忘,甚至“我的少女时代”里的林真心也是对没跟自己在一起的徐太宇心心念念。

可电影跟现实的区别就在于,电影里的主角可以因为剧情让自己的未完成情节被完成,但我们真的也要弄出一段婚外恋,或者是嫁给一个跟原生家庭一样伤害我们的人,去完成自己的未竟事件吗?

可能我们最需要的,还是给自己的未完成情节一个完成。但如果让自己回到类似的情景中并不能够帮我们完成,甚至可能会加深我们的未完成情节,我们到底要如何?

(1)把你最深切的(包括那些最不理智的)渴望分享出来

当你觉察到自己的未竟事件之后,可以把那些在曾经的创伤事件中没有被满足的深深的渴望,写下来或者分享给你非常信任的人。

比如如果你在原生家庭中一直是一个照顾者的角色(比如你有一个生病或者喜欢抱怨的妈妈,或者酗酒赌博的爸爸),也许你深深的渴望自己当年可以通过自己变得乖巧,自己不停的付出和努力来改变他们(但是你没有),也许你同时也深深的渴望被他们照顾,渴望自己不需要这样付出也能够被爱。

也许你悄悄的渴望相貌出众的人被你吸引,因为你对自己的长相一直很自卑。也许你悄悄的渴望跟家境富有的人结婚,不是因为你贪婪钱财,而是你从小因为贫困而对金钱的深深的不安全感。也许你悄悄的渴望娶一个弱者,一个在别人看来根本配不上的女孩,因为你曾经生长在一个失控的家庭,你需要掌控感,需要你的伴侣“听话”……

承认,是成长的开始。

我邀请你,带着对自己最大的慈悲和善意,写一封信给自己。你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那些从前你不愿意承认,不愿意看到的部分,现在能不能给自己一点时间,让它们充分的被看到,被理解,被原谅?

也许我们都有些憎恨那个让自己在无意识中做出很多傻事的自己,但当我们明白其实它这样做,只是在提醒我们,它需要被看到,需要被关心,需要被理解时,我们也许就可以学会带着爱去原谅自己和过往。

(2)给自己一个跟过去告别的仪式

我总觉得告别需要一个仪式,而且是一个非常个人化的仪式(每个人都必须有自己的方式)。

其实每一次告别过去的一部分自己,就像一场死亡,而我们也似乎会像一个丧亲了的人一样,需要去悲伤和祭奠那部分逝去的自己。

当然你也会发现它同时是一次新生,因为只有旧的自己“死亡”,新的自己才可能被诞生。但我们同样知道,新生也不是一个绝对愉悦的体验,就像一个母亲的临产,我们似乎也要经历一番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才能获得新生。

从前我最喜欢的仪式就是写信,不过现在,我又有了很多新的方式去跟过去告别,比如绘画,比如做心理剧。

你可能需要探索属于自己的告别。它也许是你对自己所有最深的恐惧和渴望的一场坦诚的对话(可能一次还不够),也许是你跟咨询师几次共同探索,也许是你跟未竟事件当事人的一次坦白沟通(如果还有机会的话),也许是你给过去的自己举行的一场葬礼(2016年我决定来一次),也许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希望你是用旅行来面对,而不是用旅行来逃避),也许是找个清静之地来一场关于“放下”的禅修......

需要强调的是,任何的情绪都不可能被强迫,所以我们也不用强迫自己“走出来”,不用强迫自己“move on”,不用强迫自己“接纳”或者是原谅。我们的心有它自己的节奏,而我们可以做的,就是拿出最大的耐心来陪伴自己,拿出最大的勇气来面对自己。

steevy84151000077.jpg


四、最终能完成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


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其实没有人可以代替我们完成自己。

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有那么多的不完美,我们没有完美的父母,我们父母的爱情并不完美,那些童年里我们暗恋的人没有跟我们走到一起,那些我们的ex们没有跟我们“happily-ever-after”,那些我们喜欢的人可能并不喜欢我们,曾经我们的不安和自卑到了现在好像也无处安放。

所有这些不完美,让我们魂牵梦绕,让我们唱着“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但我们经常忘了:最终能完成自己的,只有我们自己。

就像没有人能代替我们生病一样,同样没有人能代替我们完成自己。那些个我们的未完成事件,其实都是我们没有完成自己,与别人无关。

2016年,我期待自己,可以陪伴自己,陪伴你,去更好的完成自己,让得不到的都成为过去,让被偏爱的都懂得珍惜……

——The End——

原题: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丨我们要为“未完成情节”买单多久?
图片来源:123rf.com.cn正版图片库
繁荣成长工作坊:用科学的积极心理学,帮你做更好更繁荣的自己!


0

回复

作者头像

Joy Liu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Joy Liu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