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时候,如何配得上自己的痛苦?

发布时间:2016-01-04 6评论 8067阅读
文章封面


文:代桂云 | 壹心理专栏作者

原题《找到痛苦的意义》

云心理微信公众号:yunxinli-aiziji

懂得为何而活的人,几乎任何痛苦都可以忍受。——尼采

人生苦难重重。

这是斯科特·派克在《少有人走的路》中的第一句话,他将其视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真理之一”。因为,苦难是人生真相之一,但很多人拒绝承认。

世上还有一个真理,那就是:痛苦或苦难,也是很多人走向心智成熟、卓越人生的路径之一。

在很多励志故事中,有一个老套的公式:成功人士=痛苦遭遇+不懈努力。但是,我们也看到相反的例子——相当一部分人被人生苦难击垮甚至彻底淹没。

为什么会产生如此不同的结果?心理学家们得出的一个结论是,不在于你遭遇了多大的痛苦,而在于你能否找到痛苦的意义。

一、寻找痛苦的意义

美国心理学家杰米·彭尼贝克设计了这样一个实验:他发了很多空白纸给两组被试,让他们每次连续写15分钟,连写4天。他要求一组被试写出“一生最不愉快或伤痛的体验”,最好是这辈子从来不曾告诉别人的事,而且越详细越好。另一组被试,则要求他们写别的主题,比如谈自己的房子、工作的日子等。过了一年之后,彭尼贝克取得了这些被试的医疗记录,结果发现,写创伤经验的被试第二年看病或去医院的次数变少了。

随便写上一个小时的东西,能减少一年后生病的次数,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这个实验的奥妙并不像有些人想的,仅仅是“通过写作来宣泄痛苦或愤怒”。重点不在于宣泄,而在于找出意义。彭尼贝克发现,那些通过写作来宣泄怒气的被试并未从中获益。第一天写作就能找出事件的前因后果的人,也没能得到助益,因为他们已经找出事件的意义。只有那些在4天写作过程中,逐步找到事件意义的被试,其健康状况在第二年才有所改善。

之所以对这个实验印象深刻,因为我有亲身体验。5年前,我遭遇了一次重大人生灾难。8个月后,我开始写下自己的人生故事,从记忆的源头开始,重走自己的人生路。我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完成了这次苦难之旅。

“我得为自己寻找活着的意义”,在开始的时候,我写道,“这个过程将充满回忆、寻找和追问,答案也许在过程中慢慢浮现,也许永远找不到答案。”两年之后,在记忆之旅快结束的时候,我写道:“当厄运毫不留情地摧毁我的世界之后,我与这个世界就建立了一种新的联系。我抵达了世界的核心部位。生、死、爱、苦难、疼痛,这些才具有真正重要的意义,相比之下,其它一切都微不足道。自从我了解了世界的更多真相之后,我更能感受到来自一切不幸人生的真实疼痛。”

最终,我找到的意义就是:苦难将我从仅仅满足于一己悲欢的“小我”状态下解放出来,推动我走向与他人温暖共情的“大我”世界。至此,我的人生有了使命感,开始了另一种生长方式。

二、意义决定什么是有价值的

“你为什么不自杀?”

奥地利精神病学家,被誉为“维也纳第三心理治疗学派”——“意义疗法”创始人维克多·弗兰克,经常这样问遭遇巨痛的病人。病人的答案,通常可以为他提供治疗的线索。利用这些让病人坚持活下去的纤弱细丝,他与病人一起编织出意义和责任,从而让病人接纳自己的痛苦,甚至从此活出不一样的人生。


弗兰克在《活出意义来》这本书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次,一个年老的全科医师去看弗兰克,他患了严重的忧郁症。两年前,他挚爱的妻子死了,他一直没有克服丧妻的沮丧。弗兰克没有直接告诉他任何话语,只是反问他:“请问医师,如何您先离世,而太太继续活着,那会是怎样的情境呢?”他说:“喔,对她来说这是可怕的,她会遭受多大的痛苦啊!”于是,弗兰克回答他说:“您看,现在她免除了这痛苦,而那是因为您才使她免除的。现在您必须付出代价,以继续活下去及哀悼来偿付您挚爱的人免除痛苦的代价。”医师不发一语却紧紧握住弗兰克的手,然后平静地离开了。

“痛苦在发现意义的时候,就不成为痛苦了”弗兰克认为,而他自身的经历,就是这种观点的完美诠释。

在二战期间,身为犹太人的弗兰克被关押在纳粹集中营两年多,期间经历了种种非人的折磨。有一次,他随着的漫长的队伍由营区走向工地,由于穿了双破鞋子,两脚全是冻疮和擦伤。几公里的路程下来,他疼得几乎掉泪。他强迫自己的将思想从悲惨生涯的愁苦问题中转向另一个问题。“突然间,我看到自己置身于一个明亮、温暖、高雅的讲堂,并站在讲坛上,面对着全场凝神静声的来宾发表演说。演说的题目则是关于集中营的心理学!”那一刻,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觉得自己所受的一切苦难,从遥远的科学立场来看全变得客观起来。他用这种方式超越了自己所处的困境,把所有痛苦与煎熬当成前尘往事,并加以观察。他为自己的痛苦寻找到一种意义——他自己以及他所受到的一切苦难,都变成了心理学课题!

我国著名精神病学家许又新在今年7月份召开的中国心理学会第四届临床心理学注册工作委员会大会上,在讲述弗兰克的故事时说,自己年轻时对生活的意义缺乏体会,经常在知识方面纠缠不清,而“知识确定什么是正确的,意义确定什么是有价值的”

很多人在无谓受苦,因为他们没有找到痛苦的意义。找到了意义,我们承受过的或正在承受的痛苦才有价值。

三、如何配得上自己的痛苦?

陀斯妥耶夫斯基曾说过,我只害怕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痛苦。

如何才能配得上自己的痛苦?或者说自己的痛苦如何才没有白受?这也是我经常思考的一个问题。

既然苦难是人生的真相之一,那么有时我们无法抗拒苦难的到来,但每个人都拥有一项任何人都无法剥夺的自由——面对苦难的态度,弗兰克称之为“内在自由”。他认为在集中营中结识的一些有良知的难友,他们承受痛苦的方式,是一项实实在在的内在成就,“他们配得上自己所受的苦”。弗兰克自己的一生,就像一具“苦难意义”的精神雕塑,他同样配得上自己所受的苦。

我认识一位女士,她儿子4岁的时候被诊断出自闭症。经历过悲伤和绝望之后,她接受了自己悲剧性的人生真相,并选择了更有意义的人生。20多年后,她创造了一个传奇:现在儿子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澳门大学后,又考入香港大学读研究生。而她呢,创办了目前国内最大的自闭症儿童康复机构,为千万个自闭症孩子家庭带来了福音。她叫方静,她的儿子叫石头,她的机构叫以琳。以琳取之于圣经,意为苦水变甜。

我常想,如果她没有一个自闭症的儿子,她会有一个怎样的人生?

她配得上自己所受的苦。许多超越苦难而成就卓越人生的人与她一样,他们有一种莫大的勇气:当遭遇一个伟大的命运时,能够以同样伟大的精神和它周旋到底。

弗兰克说,一个人若能接受命运及其所附加的一切痛苦,并且肩负起自己的十字架,即使处在最恶劣的环境中,照样有充分的机会去加深他生命的意义,使生命保有坚忍、尊贵与无私的特质。

这样的故事总让我想到一个词:浴火重生。一个人只要深切明白自己人生苦难的意义,会从中苦难的烈火中重生,从而让自己的人生变得熠熠生辉。

那些配得上自己所受的苦的人,终有一天会让苦水变甜。


延伸阅读>>>性格测试,让你更明白还是更糊涂?

0

回复

作者头像

代桂云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代桂云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