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奇峰:另类性虐待

发布时间:2015-09-30 3评论 3783阅读
文章封面

另类性虐待

文/曾奇峰


一般认为,儿童性虐待是指成年人利用16岁以下儿童获得性满足,造成儿童明显的情绪创伤的现象。

但是,还有一类危害更广泛的对儿童的性虐待,却一直被专家和公众所忽略。


这类性虐待的特点是,剥夺儿童获得与性有关的正确健康的信息的机会,限制其与异性的必要交往,最终导致儿童在性知识上的无知、人际交往上的退缩以及性心理发育的迟滞。


如果我们拿吃东西打比方,就是说逼着人吃东西而把人胀死了是虐待,不让人吃东西而把人饿死了也是虐待。


案例


赵菲在网上访问了我们医院的主页,并且知道了门诊预约电话。她打电话到门诊,第一句话就是问我们医院有没有女医生。接电话的护士说暂时没有。赵菲就说,我一定要找一个女医生看。护士回答——找男医生看也一样嘛,一定要找女医生,这本身可能就是一个问题呀。”被说中了心事,赵菲沉默了一会儿,咬咬牙说,那就给我约一个时间吧。


在我的咨询室,坐在我对面的赵菲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儿,五官端正,身高超过165厘米。但是,即使是从表面来看,也可以发现一些问题:她衣着朴素,像上个世纪80年代初的大学生,而不像现在的白领丽人;面部表情呆板、沉闷,眼神有些神经质,不敢正眼看我;身体的姿态僵硬;过于消瘦;等等。给人总的感觉是,赵菲虽然漂亮,却缺乏一种“女孩味儿”。


我先作了简短的自我介绍,然后她开始介绍自己的情况,她说:“我今年27岁,大学毕业已经四年,在一家公司工作。大学毕业后不久,就出现了一些心理问题,情绪抑郁,害怕与人交往,特别害怕男性领导和同事,跟他们说话就紧张、脸红、出汗,公共场合发言常常语无伦次。这些问题影响了我的学习、工作和交友。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正式谈过一个男朋友,同事中有对我有好感的男性,但我因为心理方面的障碍,拒绝跟他们交往,久而久之,别人都认为我脾气很怪,就慢慢疏远我了。”


为了消除这些问题,我读过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有时候有一些帮助,更多的时候没什么帮助。一直都想看看心理咨询师,但实在没有勇气把自己那些事情跟另外一个人谈。看了你们医院的网页,感到有了一些希望,本来想找一位女医生,你们却没有,护士的那句话让我既难受又高兴,难受的是伤疤被人揭开了,高兴的是,另一个人能够如此准确地判断我的问题,那我也许就有救了。走进您的咨询室的时候,我也很紧张,说了这些话,紧张缓解了不少,这么多年以来,我第一次与一位男性说这么多话。”


在以后的几次谈话中,赵菲给我讲了她童年的经历。


“我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他们在专业上都很有成就,但思想十分保守,特别是在男女交往方面。我记得我8岁以前是一个快乐、活泼的女孩,经常跟小朋友一起玩耍,没有任何心理问题。大约是五六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可以说改变了我的一生。有一天,我跟两个和我一样大的男孩儿在教工宿舍楼下面玩儿,其中一个男孩儿提议说,我们找一个地方,玩脱衣服游戏去。我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游戏,只想有玩儿的就好,就跟他们一起到了学校的围墙边上——一个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去的地方。那两个男孩儿先脱了衣服,然后他们让我脱,我刚刚把衣服脱完,就看见妈妈跑过来,无比愤怒的样子,不容分说就打了我两耳光,还恶狠狠地骂道: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两个男孩儿看到这种情形,拿起地上的衣服就跑开了。


“那天回到家里,妈妈把这件事告诉了爸爸,爸爸也很生气,说从此以后不准我跟男孩子一起玩儿。我当时懵懵懂懂的,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但父母的那种态度,特别是妈妈骂我不要脸的那句话,刀刻般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现在想起来,还觉得羞愧、难受。后来他们对我真的是严加管束,从上小学到高中毕业,任何与男女关系有关的事物,都不让我接触。看电视的时候,荧屏上如果出现男女亲密的镜头,妈妈就会让我闭上眼睛,到后来形成了条件反射,一遇到那样的场景,我就自觉地闭上眼睛或者站起来走开;家里的报纸,都是‘消毒’过的,凡是有男女关系的内容都被他们剪掉了再让我看;爸爸有一个带锁的书柜,里面都是一些文艺方面的书,可能锁着一些他们认为我不能看的东西。父母还不准我和男同学交往,如果他们看到我跟男同学一起回家,就会严厉地批评我。有一次我的自行车在路上坏了,一位男同学帮我修,爸爸正好路过,把那个男同学骂了一顿,说以后赵菲的任何事情都不要他管,那个同学被气走了,我当时觉得特别羞愧,恨不得自杀算了。


“初二的时候,班上的女同学都看琼瑶的小说,我听说那都是爱情小说,自觉地不看。有一次,一位女同学硬是塞了一本琼瑶的书给我,我利用课余时间看了一点,就被强烈地吸引住了,我悄悄地把书带回家,结果被妈妈看到了,她愤怒地把书撕了,还让我用自己的零花钱给别人赔书。赔书倒是小事,她撕书的那一会儿,我觉得我的心都被撕碎了。


“说实在的,我父母还是很爱我的。我在物质上的要求,他们都尽可能地满足我,学习方面,他们就更舍得花钱了。由于我跟女同学的交往也受到他们的限制(怕被带坏),所以我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学习课本知识。在中小学,我的成绩总是最好的,后来顺利地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但是,我现在想,表面上我能够专心学习,实际上学习效率并不高,特别是在高中,有时候坐在那里,半天也集中不了注意力,脑子里尽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爸爸妈妈不知道这一点,他们只要求我乖乖地坐在那里就行了。如果我能够多一些人际交往,心情愉快一点,一样可以成绩好,也一样可以考上好大学,而且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


“高中二年级时,我暗恋上了一个同班同学。有一个学期,我几乎时时刻刻都想着他。我很羡慕班上的其他女生,可以在他面前谈笑风生、无拘无束,我却不行,一是因为我缺乏起码的与人交往的能力,在他面前不知道说什么好;二是怕爸妈知道我竟然早恋,在他们眼里,那可是一件跟天塌下来一样的事情。而且有时候,我心里一出现对男生的兴趣时,妈妈说我‘不要脸’的话就会在脑子里冒出来,让我觉得特别羞辱。


“到了大学,我以为爸妈管不了我了,可以生活得自由一些,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其实不然,一个人的性格和与人交往的模式,是不容易改变的。开始的时候我试图跟同学建立比较好的关系,主动跟男女同学交往,但效果不好。主要的原因还是我缺乏与人打交道的能力和经验。经过好多人际的冲突之后,就产生了现在的症状。我知道,那些冲突的原因,绝大多数是因为我太敏感,容易情绪波动,怨不得别人。


“大学毕业后,在公司里我也是只做好分内的事情,与他人保持着距离。24岁以后,爸妈就慢慢地开始着急我谈朋友的事情了。他们也开始意识到当初对我的教育不当,有一次甚至向我认错道歉。我当时就哭了,心想现在道歉有什么用,又想到他们那样做的动机也是为我好,我成了这个样子,连一个可以谴责的人都没有,越想哭得越伤心。


“后来我接触过几个男性,都没谈成,其中除了一个之外,我都不喜欢。那个我喜欢的,在跟我打过几次交道后,说我的性格太内向,可能跟他合不来,所以后来就没来往了。现在我的父母虽然没有逼着我找男朋友,其实我看得出来,他们心里比我更着急。我自己并不十分着急,我想先把自己的问题解决好再说。”


赵菲是一个很有悟性的女孩。她通过读书和自我反省,已经基本上知道了自己的问题所在。 通过十次个别心理治疗后,对自己的问题又有了更深入的认识,至少在认知层面上切断了正常的性需求与“不要脸”这一判断的联系,也就是说不再以与男性交往为耻。认知的改变可以导致行为和情感的改变。我着重跟她讨论了所谓的“女孩味儿”。我说,不管从经济上、年龄上还是身份上,你都可以穿得更吸引人一些,你是不是害怕吸引男性的注意?更深入地说,衣着朴素是不是你在试图掩盖自己的愿望?她没有用语言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用行动作了回答。因为不久之后,坐在我面前的就是一个衣着入时的现代女郎了。


还有一个现象反映了赵菲内心深处的变化,那就是她的体形慢慢地变得丰腴起来。成熟女性丰满的身体,是最能够吸引男性的。从深层心理学的观点看,一个女性如果不能接受自己的性欲望,那她就会通过潜意识的途径(心理对身体的影响),使自己不具有吸引男性的特征。赵菲“长胖”意味着,她自己在潜意识的深处接纳了自己。


后来我们决定,让她转作集体心理治疗,在人际交往中解决其他问题。在一个12人的治疗小组内,赵菲的变化极大,15次治疗下来,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我仿佛又看到了八岁以前那个快乐、活泼的小女孩。


集体治疗主要针对认知和行为层面。在认知层面上,主要方式是与他人交流对性关系的看法。赵菲发现,她内心深处的一些关于性的伦理道德准则,就像是从书上读到的一百多年前的女孩子的准则,已经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而且作为旁观者,她也清楚地看到,并不只她一个人如此落伍,小组内有几个男性和女性的想法和做法,甚至比她还要保守和退缩,这让她好像看到了自己的一部分。她的感觉是,既然把那些不合理的想法看清楚了,清除它们就有了希望。后来事实也证明,那些想法一出现,她就能够识别和消除它们,或者至少使它们不对自己产生大的影响。


对认知造成影响的还有对有关男女关系的观察和欣赏。我在小组内向大家展示了两幅图片。一幅是一个四岁左右的小女孩,拉开了一个跟她同年龄小男孩的短裤,好奇地探头往里面看。图片的名字叫做“怎么比我多一点”。赵菲看完这幅图片评论说,对性的好奇心是与生俱来的、纯洁的,我们应该接纳它。


还有一幅图片是著名的摄影作品,曾经轰动世界。女子站在火车车厢门口,她的男友站在站台上,火车马上就要开走,两人深情吻别,周围有很多人在观看,当然也包括摄下这一感人瞬间的摄影师。赵菲说,她以前也看过这幅作品,但没有怎么深想,也许是下意识地不敢让自己深想,这次看了以后,感到很大的震撼,原来男女之情可以如此美好,美好得可以向全世界的人展示。


在行为层面,主要是进行了一些交流方面的训练。比如与异性谈话,怎样开始、打算谈什么话题、如何倾听、如何回应、目光怎样交流或者回避、怎样的姿势可以让人放松,等等。开始训练的时候,一面对异性赵菲就手足无措,大脑一片空白,不知说什么好。经过几次训练,特别是受到大家的鼓励之后,她的进步很快。最后她的感觉是,与异性谈话不仅不是一件令人紧张的事情,而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她有信心把通过训练获得的技巧应用到生活中。


最后一次治疗结束后,赵菲跟我握手道别。她哭了,是那种做成了某件大事之后喜悦的哭。她问我,她以后有什么好消息可不可以打电话告诉我。我知道她可能暗示的是什么,就回答说,当然可以,我会为你高兴的。



据统计,利用儿童满足性欲的性虐待,发生率较低,大约是5%。

但是,扼杀儿童的与其年龄相称的性愿望和性活动(包括获得性知识、与异性恰当交流等等),这样的行为,也是一种虐待,我们不妨称之为“剥夺性的性虐待”。

这样的性虐待的发生率就很高了。特别是在我国,由于文化的影响,深受其害的女性的数量肯定是惊人的。尤为可怕的是,我们还没有真正意识到它的危害,所以就不可能采取措施来消除它。


以下是一些可以帮助消除这类性虐待的知识、信念和原则。


一、人类个体在不同的阶段都有性的愿望,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性愿望,也有相应的、恰当的满足方式。比如五六岁的男孩儿、女孩儿通过在游戏中扮演爸爸妈妈而满足,十几岁的孩子在很大程度上通过想象满足,成年人通过性行为本身满足,等等。性愿望的压抑不仅是反人性的,还可能导致很多心理的和身体的疾病,并最终会影响一个人的成就和幸福。


二、学习并不意味着仅仅学习书本知识,还应该包括学习人际交往的知识,特别是与异性交往的知识。交往的能力和经验应该从小开始培养,一个人不可能在成年那一天突然就变得能够老练地与异性打交道了。


三、儿童有权利知道他们应该知道的性知识。而且,他们最终总是要知道的,与其让他们通过非正式的渠道知道,不如堂堂正正地告诉他们。这样才能够使他们真正获得正确的知识,而不会被错误的观点误导。


四、父母害怕孩子接触性知识和性事件,是他们自己内心焦虑的表现。他们把自己的焦虑投射到了孩子身上。


五、父母没有权利给孩子制造过于“人工”的成长环境。使孩子在没有任何“性色彩”的真空里长大,看起来是保护,实际上是剥夺、伤害甚至虐待。


六、父母爱孩子,这从来都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该如何去爱。做父母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没有人天生就是好父母,所以阅读一些怎样教育孩子的报纸、杂志和书籍,听取专家们的建议,十分重要。


对于性知识不是一泻千里的都讲给孩子,而是符合孩子每个年龄段的循序渐进的灌输,在孩子的生长发育中渐渐揭开性的奥秘,只有如此孩子在成长后才会顺其自然的与异性接触,才会水到渠成的去挑选自己喜欢的异性。


请不要用道德的帽子死死的扣住孩子天性的敏锐,谁能够不经历小学、中学、高中的熏陶直接进入大学呢?别太难为咱们的孩子,敏锐时压抑他们的天性,长大后却要求他们自己学会与异性交往的全部。


邀你问问羞羞的事

它是本能,从发展的角度看,它伴随一生。

它是羞耻,因为不能说,而成为无所适从的事。

它是姹紫嫣红的创造,是亲密关系中的羔羊,是自我接纳与否,

它是性,是每个人的”在劫难逃“。

你可以选择隐忍,观望,

也可以选择在后台向我们提问,

说说你在性或亲密关系中的境遇和困惑

我们会在文章里选择性作答,

提供一个专业的视角,或许可以帮到你。





文章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原作者名: 曾奇峰

转载来源: 曾奇峰

转载原标题: 另类性虐待

授权说明: 未知

0

回复

作者头像

刘在英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刘在英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