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热点】煎熬中陪伴的力量

发布时间:2014-03-12 0评论 478阅读
文章封面

每位失联者家属身边,都有一名志愿者。

焦虑、摇晃、沉默,不愿开灯的房间,不想多说的独处。面对迟迟未出的结果,家属们有人已经崩溃,有人不肯面对,有人勉强地维持着自己构建的心理平衡。

这是参与心理干预的志愿者姜子最强烈的感受。

能做的,只有陪伴。

姚瑶搜寻着之前参与过的心理危机干预的事例。

这位林紫心理机构北京地区联络人,希望见到MH370客机失联者家属之前,找到可供使用的经验。

但她后来发现,不管是汶川、雅安地震,还是去年的韩亚空难,都不适用于这次事件。

在等到事件结果之前,她和其他志愿者一样,都要体会家属们不知何时结束的煎熬。




未知的煎熬


姚瑶见到失联客机的第一位家属,是一位等待着独子下落的母亲。

推开房间的门,还没等她说话,这位母亲就放声大哭。

这位母亲甚至哭晕过一次,但姚瑶没有制止,她坐在女人旁边,任她发泄。

哭累了,女人开始讲述他的儿子,30岁出头、未婚,非常非常优秀,是她一辈子的寄托和骄傲。最后的焦点还是飞机到底去哪儿了?女人会歪着头,用通红的眼睛盯着姚瑶,你说我儿子会不会回来啊?

不知道,但我们都希望他回来。

最大的不同是未知这让姚瑶感到难受,之前的地震和空难,不好的结果都摆在人们面前,只要开展工作就好。但这次,未知无限加重了人们的恐惧和焦虑,而不只是悲痛。

和姚瑶一样,本次事件给林紫的男性志愿者成竹最大的折磨,也是未知

他记得接触过的一名年轻人,MH370上的一名乘客是他的发小、兄弟、最亲的朋友,哭得浑身发抖的间隙,年轻人需要答案,你觉得还有希望吗?

成竹说,结果出不来,家属们会纠结到无法自已。所以你给对方希望也不是,不给也不是。

等待对家属的折磨,成竹把这种感觉形容成古代的凌迟,一点点地折磨人,最终把人击垮。

林紫的志愿者们能做的就是,听他们倾诉,陪他们扛住。


心理支架


飞机失联当天,一些企业就找到林紫机构,也有一些普通失联乘客的家属,他们知道,心理灾难不可避免。

通过微信公布了联系方式后,9日,林紫派出了9名志愿者,对家属提供一对一的危机心理干预。昨天,又增派了8人。

志愿者陈贤发现,想帮家属们在短时间内构建心理平衡,相当困难。

他面对的是2个来自不同家庭的20多岁的小伙子。

咨询就安排在家属所入住的套房。套房的客厅里,窗帘紧闭,不多的光亮发自电视里一直播放的马航新闻,整个屋子的气氛都让人觉得压抑、沉重。陈贤说。

一个小伙在自我介绍时很平静,他说,虽然这两天睡不好、吃不下,但为了照顾好老人,他会独自支撑。哭的时候都是背着老人,偷偷躲在走廊的角落里。

小伙子开始还头脑清晰,他向陈贤分析猜测着飞机目前的状况,应该是迫降在某个地方,应该是安全的。每句分析里都有应该,他抱着太大的期望。

当提到马航的应急和善后,当媒体有关飞机行踪纷乱的报道不时传来,小伙突然抬起头,盯着陈贤,音量变高,情绪开始激动。

陈贤感觉,小伙心里努力构建的稳定和平衡,一次次被无法确定的回答和个别媒体不准确的信息打破。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小伙子一句话也没再说过,只是呆呆地盯着电视,叹气。

那是一种可怕的沉默。

所有人都担心这种沉默。这两天,丽都饭店的志愿者数量一直在增加,和林紫机构的志愿者相比,来自马来西亚的志工有着另一种心理遭遇。




感同身受


会有愧疚的心理在。一名马来西亚籍志愿者说。这个约60岁、梳着发髻的女志愿者在当天夜里开始每一段谈话前,都会先对家属鞠一躬,不能说理解,是感同身受。

这批马来西亚的志愿者更早地到达了家属区:9日凌晨,慈济慈善基金会15名志工,跟随马航的高层出现在等候了20多个小时的家属面前。

面对家属的质疑,当马航高层多次答复没有确认时,一个矿泉水瓶扔向他们,身后穿深蓝色制服的志愿者们没有闪躲。

2个多小时的答家属问中,志愿者们也显出疲惫,有人蹲了下来。

更多时候,他们的屈尊是在家属面前。

9日晚,丽都饭店会议室,马航工作人员让家属填写签证申请表,以便日后前往吉隆坡。

会议室前方,一名女家属坐在墙边低着头,旁边站了一名蓝制服。女家属旁边还有几把空凳子,她让志工坐下,蓝制服笑着说,我不累阿姨。

要填申请表吗?沉默片刻,志工蹲在家属面前问,随后赶紧去领了张表格。

填表时,蓝制服一直趴在凳子上填。尽管女家属说了好几次坐着写吧

弯腰、蹲下、单腿甚至双腿下跪,志工们用这样的姿势,让自己的身体尽量低于家属。

相比国内更多义工称呼,来自马来西亚的蔡先生更愿意别人称他为志工,“‘字下面有个字底下是个,我们的援助不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善,而是从心里帮助他人,要行动。

发放茶水、饮料、餐券,充当翻译,蔡先生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尽可能地在家属和马航工作人员间传递信息。

也有沉默的时候,看见一位妻子瘫软在丈夫身上,男士双眼含泪,蔡先生选择默默站在他们的身旁,用手轻抚男士的后背,那种时候,说什么都不对,我们做得更多的应该是陪伴。后来男士才缓缓地说,飞机上有他的母亲。

如果今天,你换成我

慈济的志工国芳60岁了。

她是台湾人,虽然没受过特殊的心理培训,但她有着15年的关怀经历。

刚到丽都的家属区时,见一位女家属失控大哭,她静静地走过去试图安慰,家属连连摆手,不让靠近。

尝试在另一位男家属身上见效,国芳倒了杯水,轻轻地递给那位男子。

您来自什么地方?

福建。

哦,福建啊,我对那里很熟……”

国芳同男家属闲聊起来,男家属的焦虑被一点点分散,15分钟后,他脸上第一次有了笑容。

家属李鹏对志工李志成的态度也有了转变。最初,他不跟李志成说一句话。

李志成一直从机场陪李鹏到酒店,在吃饭时也紧紧跟随。他不多说话,更多时候是递水、拍肩。

若不是我叫哥哥过来帮忙,哥哥也不会搭乘这趟飞机。长时间接触后,李鹏终于向李志成说出心里的懊悔。

经营塑料生意多年,从北京到大马设厂的李鹏,叫哥哥也一起过来照料生意。8日凌晨,哥哥登上了MH370

李鹏没法面对精神崩溃的嫂子。

如果今天,你换成我,看到哥哥的遗体,你会怎么做?李鹏突然问李志成。

李志成用慈济功德会创立者证严上人说过的话与他分享:有些事发生了,无法挽回。万一真的发生不幸,能做的就是让往生者灵安,祝福他一路好走,并代替他好好照顾家人!


新京报记者 卢美慧 刘珍妮 李馨 卢漫 李宁 实习生 罗婷

来源:新京报

(备注:如果您也从事心理专业,如果您也爱这样一群可爱的人,请加入我们,尽我们的力量,让世界少一份遗憾。林紫上海义工招生中http://www.xinli001.com/event/325/

文章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0

回复

作者头像

林紫心理机构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林紫心理机构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