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疚是维系爱情的最好方法?| 愧疚感有毒

发布时间:2015-09-14 13评论 20861阅读
文章封面
文:翟羽佳 丨 壹心理专栏作家

 

“你爱她,就要先伤害她,因为内疚,永远是维系爱情的最好方法。” ——《婚前试爱》

 

在遇到大胖脚先生之前,我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这么一个暴脾气的姑娘。好吧,我承认自己继承了别人认为的“东北姑娘”应该具备的脾气秉性,那么换种更准确的说法,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发出这么大的脾气来。


而在遇到我这个大麻烦之前,我猜想大胖脚先生也从来没有展露出这么包容沉静的一面。毕竟作为一个白羊座+蒙古族的结合体,一直在圈内以嚣张气焰著称,唇枪舌战中巧舌如簧的他,却常常在与我的口舌争快中感到语塞沉默。

在遇到大胖脚先生之前,我从没跟前男友们吵过架,一次都没有。

他对我的这种开脱不予置否,却曾在一次次预料不及狂风骤雨的争吵后默默收拾战场,而我一面气鼓鼓地“理性”分析是非,一面自作自受地心疼他的沉默。


那些时候,爱情就像是坐船,波澜起伏仿佛才有真切的存在感,暴风雨后,却可以换得前所未有的温馨。争吵时候的激烈,和好如初的甜蜜,和平相处的平淡,我曾坚持地认为这种“欢喜冤家”式的恋爱也未尝不有滋有味,但终于有一天,大胖脚先生安抚着刚刚熄灭火焰的我,我第一次在他眼中看到了沉默中的疲惫,那一刻我终于知道,感情经不起争吵的操练,再坚硬的磐石也终究会被日复一日的底流击溃。


  我开始思考是什么毒药让我在爱情里变得歇斯底里。


尽管我内心倔强地不愿承认,但事实上我确实对这段看起来一切顺利,轨道朝向婚姻长驱直入的感情恐惧不已。从没对感情如此在意甚至不屑争执的我,从没对姑娘如此有耐心甚至纵容的他,还有这份突如其来误打误撞闯进彼此生命中的爱情承诺。


当我以为我只是害怕美好爱情成为海枯石烂后的贫瘠土地,认为唯有跌宕的失衡才能时刻保鲜的时候,我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真相——我渴望得到一个令我勇敢去爱的正当理由。而胡作非为的伤害引发而来的内疚可以成为无私付出的驱动力,歇斯底里后的温情反转剧使得爱情这幕戏时时生动。原来一直以来,是我扮演着亲密关系中的回避者和恐惧者


是否爱得不够?是否爱得太多?是否我的付出会成为他的负担?


事实上我从未曾如此恐惧会失去这份我不断挑战底线检验纯度的爱情。恐惧至此,不敢妄加举动。于是我自顾自地将自己定位成为惹是生非的肇事者,在感情中亏欠,并利用亏欠后的内疚感理所当然地付出和弥补,是因为害怕自己变成高尚优越的感情压迫者,使他对我产生愧疚而无所适从。


内疚感仿佛是在平地中深掘三尺,为了将爱有处安放,同时却又不会堆积成为显眼山丘。


若爱情有尺,可以准确丈量拥抱的力度,亲吻的温度,那么或许这些“刚刚好”的维度,可以就此取代我刻意为之的内疚,成为大胆去爱的理由。


可爱情无形,更无质量体积相互比较的可能。内疚不是丈量的依据,而是铁具和棍棒。刺穿丰饶的土壤,毁坏原本有阳光和雨露带来自然发育的充沛。

而愚钝如我,竟视爱情为水池,以为时时更换,激发底流,才不腐朽。殊不知爱情是湖水,搅乱春泥只会造成混沌,常此以往甚至会沦陷松弛,最终干涸。


最好的关系,如海格尔所说,彼此慷慨付出,坦然接受,在关系中达成平衡。爱情无需利用波澜和失衡来获得新鲜,美好的关系中更不必选择任何一方充满内疚。  


适度的内疚是平淡爱情中的补剂吗?


跟我认识10年的闺蜜F,在甜蜜新婚一年后的一次寻常的闺蜜闲扯中,带着电话那头电视剧对白和厨房油烟机的嘈杂声,吞吞吐吐地告解她 “无意”打电话给前男友后,是如何惨谈收场。F和前男友Z寻死觅活的校园爱情没有善终,Z在多年里一直难以释怀,因爱生恨与F断绝了一切联系,而在相夫教子的美好生活轨迹里的F,只是想看看Z“过得好不好”,而Z却嘶吼着再不必联系。或许“轻描淡写”的一方,终究没有“撕心裂肺”爱得深。


我在电话这头一直默默听着,她的告解从一开始回顾发生的小兴奋,到渐渐忐忑不安的唯唯诺诺,到最后黯然神伤地收场,我知道她在接下来的生活里会将这段心事埋藏,在这场不为人知的“心悸”后努力成为美好家庭中的生活角色,但我却无从判断对于用情未深的F来说,Z作为一个永远都在“没可能”和“未得到”的位置上的人物, F是否能够像埋藏聊天记录一样埋藏过往的情感。


最后,沉默半晌的对话后我们都五味陈杂,F说,本来正常做一顿晚饭,今天却不知道为什么多炒了四个蛋。她苦笑,但好好的一顿饭本来就不需要这四个蛋。


你永远不可能准确把握达成“适度内疚”的尺度。“刚刚好”和“已变质”往往在麻木的判断中不小心失衡。


越是亲密的关系,越容易产生内疚这种天赐的情感。敏感性极高的内疚感使得行为反应机制变得灵敏,作为一种信号式的提醒,内疚感也可以被利用为经营爱情的有效警钟。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内疚感引发的经营,或者外在表现为付出和温情的举动,使得“爱”不再单纯是大脑右侧的活跃网络,而变成了左侧的权衡计算。


内疚不是助力的补剂,而是隐形的毒药

 

而我的这种不寻常的“反内疚”心理——“为了不使你对我的爱感到内疚,莫不如让我成为恶人,让我的爱成为内疚的衍生品”,在我与自己达成和解后默默消失。大胖脚先生只会对愈发平静的爱情偶尔惊奇,但或许只有我知道,我是如何在某次任性吵架后接到前男友的电话,毫不犹豫地说:“抱歉,我早已经忘记。”


没有惶恐的道歉,没有过分的殷勤来修复破损,我们只是再次拥抱,努力用爱去释怀,并加固爱去感激。


感谢上天,让我们成为两个单纯的傻子,拥有如湖水一般平静且澄澈的爱情。

 

  本文由 壹心理专栏作家 翟羽佳 所著,版权归壹心理所有,所有的独家文章未经正式授权不能转载,如需授权请联系 susan.liao@xinli001.com

文章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0

回复

作者头像

早安城市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早安城市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