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比抵触正念的我,为何现在变得很享受?

发布时间:2015-07-30 8评论 12429阅读
无比抵触正念的我,为何现在变得很享受?-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文:Joy Liu 


当我开始正念生活  

They say that true peacefulness arises when you make peace with yourself.  —— Anonymous


我一直对正念冥想这件事情十分抗拒。两年前在我因为要发表一篇关于正念(mindfulness)的论文而看了无数关于正念的论文,我知道正念可能给我带来的所有好处和生活方式的变革,但是我仍旧没有办法坚持。


 我发现坐在那里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呼吸,身体感受和情绪的时候,我感到一阵惶恐。我坐在不到10秒钟就会被各种思绪侵袭,关于刚刚我跟别人的对话,关于上午我做的那件不太好的事情,关于等下我要写的论文,关于晚上我要看的书,关于明天的会议......我发现不仅我的注意力一直在游走中无法集中,而且我坐在那里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我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时刻有起身离开的冲动。一句话,冥想让我非常难受。


之后的几乎半年里我一直对正念冥想抵触着,我一想到自己要坐在那里忍受10分钟以上的煎熬,就觉得立刻想退缩了。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那时候我回到家里一定要音乐放上,闲下来来的时候就要找朋友出去玩或者必须做点什么,因为一旦没有任何的外界刺激,我就要赤裸裸的面对自己最内心的世界,而这个世界的很多东西,当时都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真正的改变要从去年说起。去年我开始慢慢爱上了一位心理学家,她的名字叫 Barbara Fredrickson。这位研究了20多年积极情绪的心理学家,去年写了一本叫做 Love 2.0 的书。当然其实我对她仰慕已久,但真正开始把她视为我人生的灯塔和发展方向的确是在读了这本书之后。在书中,她推荐所有人做一个叫做慈心禅(Loving-Kindness Meditation)的冥想并且用了很多实验和实例证明做慈心禅可以让我们成为更有爱的人。


这个好处的确是触动了我,因为我给自己的人生使命之一就是做一个有爱的人(be a loving person),而我,一直不知道如何着手去实现自己的使命和价值。这是我第一次在心底里开始瓦解对所有冥想的抵触情绪。


在此时此刻发现自己的力量  

而真正颠覆我整个生活的变革,就发生在今年。从今年开始我把正念(Mindfulness)和我一直以来研究的品格优势(Character strengths)结合在一起,开始了对于以正念为基础的对自己的优势训练。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研究优势,研究人最深和最核心的潜质,但是我发现即便是我每天都在研究它,我却在大多数情况下对自己的优势很麻木。


如果两年前你问我,今天你运用了自己的哪些品格优势?我会一脸茫然。因为那些我性格里显露出的力量和优势,通常都被我视为理所应当。以前我甚至觉得经常去注意自己的优势会让自己变得太自鸣得意。后来我慢慢的发现,实际情况是,很多时候我根本就没有充分的用到自己的优势。


跟大家举个特别简单的例子,比如昨天我去菜市场买菜,卖菜的阿姨因为不太会用电子称而被来买菜的阿姨欺负,买菜的阿姨说:你连电子称都不会用,来来来,就给你3块钱得了。而我看到电子称上的数字明明是3块6毛钱。我的核心优势之一是勇气(bravery),但是我当时并没有站出来为卖菜的阿姨主持公道(心中很是后悔)。


其实这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但是如果没有对自己运用优势的觉知,我就不会观察到自己其实是没有充分的运用自己勇气(bravery)和公正(fairness)的优势。这样的觉察,是我在练习冥想前绝对不会有的。


正念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把注意力集中在此时此刻的专注力。我慢慢发现我可以把它融入我生活的所有方面。比如昨天我进行了正念做饭,我在洗菜时观察水流在我的双手和蔬菜之间流淌的感觉,我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新鲜的蘑菇在指间和掌心的感觉,第一次好好的闻了闻它的味道,第一次仔细的看着它在锅里慢慢柔软并且 在我的烹炒下跳跃的舞蹈。我带着自己好奇(curiosity)的优势观察这一切的发生,有一种新生儿探索到了未知世界的快乐。


今天我在操场上走路时开始了正念走路(Mindful Walking),每走一圈我都告诉自己,我要运用自己的一项优势去关注当下。因为我的核心优势的第一项是热情和干劲儿(Zest),所以在第一圈的时候我走的充满活力,去体会能量在我身体里的起伏和流动;


第二圈我开始运用自己的灵修性(Spiritual),我抬头望着天空,感觉有种比自己更强大的力量在神圣的指引着前行,云朵之前那道缝隙仿佛是一种邀请(顺便运用了自己创造力的优势,因为看到了一只鳄鱼,哈哈~);


第三圈的时候特别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当我看着我周围跑步的人们时,我发现了一种共同的频率,就好像顿时间我们彼此都连接到了一起,共同在完成一个共享的目标。我几乎能感受到我们共同的震动和呼吸。我发现自己在运用团队合作(Teamwork)的优势,即使这个优势在我的24项优势中排名靠后。


最后一圈是我提醒自己,现在要有意识的修炼自己爱与被爱的能力(Capacity to love and to be loved)这项优势,我开始祝福从我身边跑过或者走过的每一个人。随着每一次呼吸,我在心中默默的念着4句话:祝福你平安,祝福你健康,祝福你快乐,祝福你生活无忧无虑......


此刻,我才真正明白正念大师们所说的:正念,是一种生活方式。


感谢所有让我活在当下的力量和优势。当我与它们共呼吸时,我才真正感受到我生命跳动的节奏和旋律。


正念倾听:让我真正和你在一起  


另一个改变可能就是我和妈妈的关系了。

很多时候我埋怨她从不真正的聆听我,但其实我也从来没有给予她敞开心扉的聆听。


直到有一天她又开始对我“唠叨”,我感到自己心底的不耐烦情绪开始滋生,我意识到马上我又要开始屏蔽她所说的一切了。于是我告诉自己:深呼吸一次,然后把注意力放在当下。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观察并接纳了自己不耐烦的情绪,然后选择直视她的眼睛并且一次次把注意力拉回到她要表达的内容和情感上。那一次我们没 有吵架,我耐心的听完了她所有要讲的话,然后看到了她脸上少有的被理解的笑容。


我没有变成圣人,每次跟妈妈讲到让我厌烦的话题(比如什么时候找男朋友,那谁家的谁都已经结婚了)时,我仍旧需要极大的勇气去接纳和面对自己的情绪,然后深深的吸上几口气。但是我明白,此刻我跟她在一起,她是我如此爱的人,那么我能给她最好的礼物,就是放弃为自己辩护的防御,放弃赢了她的意念,放弃评判她的冲动,然后全神贯注的倾听。


也许我们能给我们深爱的人最好的礼物,就是放下自己的评判,带着一颗好奇和敞开的心,去聆听他/她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和情感,不是吗?


当我跟自己和解  

其实我一直很难接纳自己的不良情绪。

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每当我很难过时,妈妈总会说:“这有什么可伤心的?这样的人值得你伤心吗?”或者我很愤怒时,她同样会说:“你就不应该生气!”所以每当我有负面情绪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不应该有这样的情绪”或者“我怎么可以让自己这么难过”。


在这些情况下我往往发现困难情绪变得更难以承受了,有时候我甚至会被它们淹没。而且我渐渐发现,我不接受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困难情绪,还有我所有的弱点和不完美。


当然这所有的一切觉知都是在我开始练习冥想之后。以前我有的只是对自己情绪和弱点的回避和自我麻痹。也许冥想最让人受益无穷的,就是它的练习中最核心的思想:接纳(acceptance)。接纳意味着我们不带任何评价或者判断的去接受当下自己所体验到的一切,包括我们可能体验到的困难情绪和身体上的不适。


今天是我第一次做自我同情的冥想练习(Self-Compassion Meditation)。它的核心接纳自己并且对自己友善。当指导语说道:“我知道我现在有很多的不足和弱点,但是我全身心的接纳自己的一切,至少在此时此刻”时,我感受到眼泪那么自然的从我的双颊留了下来。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对自己阴影(shadow)部分的不接纳,意识到原来我成为一个有爱的人的最大障碍,是我还没有真正学会爱自己。


所以从此刻开始,我会每天学习对自己友善和接纳。

正念,是一种活在当下的生活方式。

是不逃避的,直面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情感和想法的勇气;

是承担起做自己生活的主人而不是被无意识状态驱动前行的责任;

是真正走入我们最爱的人内心世界的一扇门;

是接纳自己,跟自己和解的内心的平静和力量......


这是我的正念生活,你呢?


 

转载请完整注明作者和微信公众号:繁荣成长工作坊 (FlourishingParty)。商业转载及纸媒用稿,请微信留言联系。


文章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0

回复

无比抵触正念的我,为何现在变得很享受?-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心灵情歌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心灵情歌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