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被性侵之后该如何治愈?| 暴露疗法与脱敏治疗

发布时间:2014-03-06 27评论 41145阅读
女生被性侵之后该如何治愈?| 暴露疗法与脱敏治疗-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壹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和理解,希望所有的女孩都不要遇到这种事情。这是埋藏在心底心底的事情,难以启齿。 


一直逃避,没有谁知道这个事情。到现在已经不知道是怎样的感受去理解这件事。那是还小却有意识到这是什么事的年纪。阴影越来越大,看书,看到早安陌生人里面一个被强奸的女孩的治愈过程……24重人格……电影熔炉。


越来越大后,发现其实很多人跟我有一样的痛苦。这样的羞耻,在于再怎么痛苦也说不出口。第一次说出来,是和一个陌生人。因为觉得如果可以得到一些宽慰也是好的。


1  

花样百说:

我遇见过一个,她十六七岁被人轮奸,家里人觉得受辱但没有办法,抱怨她单独走夜路。她也就因此轻易地和一个高中同学同居了,直到对方的家人来表达了憎恨,她就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一个人独自过活。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22岁。我那时候19,在一个网吧里做网管,所有对他人的善意只是为了换取善意。那时是网吧的老板娘介绍她给我认识,我们聊了大概10分钟她就哭了,老板娘经常拿这件事说明我讲话有水平。我完全不记得我跟她讲了些什么,只是感觉这世上所有能让人温暖的言语行止,都会烫到她。


之后的5年里,我东奔西走,她常常会打电话或者找我上网聊天。但多数时候她都是以痛哭收场,我就是在开导她的过程里想明白,被人强奸其实跟被人暴打了一顿没有区别。谁也不会因为被人打了而难过10年,但强奸却会。


因为视女人为私产的人仍在宣传贞洁,被强奸仿佛也是一种过错。哪怕是被人用强,这个女孩子也已经不贞,不洁净,不足以为人妻为人母。可是很多人能够坦然接受自己的妻子不是处女之身,那么这样的判断半在身外,半在内心。


即便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一生中也不可避免被人指点或抨击。视他人看法如狗吠,是成长的必要一步。只有无所事事的垃圾,才会花时间对别人的品质做伤害性的评价。那么,10年的时间,用在和一件没有做错的往事上斗智斗力,是否值得?


所幸在我国,强奸仍是重罪。但贻害万年的贞洁观阴影下,这似乎很有必要。遇到这样的事,别犹豫,让对方受应得的惩罚。至于你自己,只当是被人打了一顿吧。


好姑娘,我们一生中所能遇到的最坏的事,只不过是怀疑自己。所以停下来,清风明月,文字音乐,煎炸烹煮,生活的一切都有无穷的乐趣并且促进你对未来的信心。


我十年没见她了,她现在过得挺好。或者是因为那以后她经历的关怀弥足珍贵,她说起话来整个人就像个大天使。不过我相信绝不是我还是别的什么人对她的劝慰的作用,而是生活本身,这其中最重要的是先找个喜欢的工作,再谈个合意的男朋友。


既然这样,那10年时间花得多冤枉,有时候想想我替她觉得心疼。


2  

李松蔚说:

性侵是彻底的噩梦,不过,噩梦也有等级。有一些情况尤为棘手,主要体现在初次发生性侵的年龄越小,遭受性侵的次数越多,施害者和自己的关系越近,这段经历对受害者来说就越是恐怖。这里涉及到一个创伤的分型。偶发的,成年之后遭遇来自陌生人的强暴(I型创伤),相比于一个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持续不断地遭遇来自熟人的侵害(II型创伤),要稍微好处理一些。


但这也是相对而言的,其实仍然是非常重大的心理伤害,最好交给专业人士。


另外,还要看受害者所处的环境,对他是否给予了足够的支持。我处理过有不少案例,明明是受害,却反而横遭批判和攻击,这点听上去匪夷所思,但居然可以是事实。比如,鼓足勇气告诉妈妈,妈妈的回应却是不信任(你肯定你记错了,不可能吧?),指责(谁叫你穿成那样,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甚至辱骂(丢人败德的贱货!),这已经不是伤口上撒盐了,这是伤口上补刀。


我也听过一些来自这种父母的痛哭和忏悔。可是大错已经铸成,还有什么用?

扯远了,从简单一点的情况(I型创伤)开始说吧。  


I型创伤的主要后果,是一些神经症水平的症状:闪回,失眠,过度警觉,噩梦,恐惧,回避社交,常见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和抑郁的诊断。


处理要点首先是重建安全感,确信自己已经脱险,逐步恢复对世界的信任,回归正常生活。


有一种非常实用的治疗手段,叫做暴露疗法(exposure therapy),主旨是在确保安全和稳定的前提下,重新接触和创伤有关的记忆,例如用叙事的方式,对知觉型的记忆碎片进行重组,还原当初的所见所感,起因经过结果,形成条理并储存到自己的外显记忆中。


有时还会用故地重游(现场暴露,vivo exposure)的方式加强效果。还可以将这段叙事做成录音,交给受害者反复听,巩固对整件事的概念组织。


研究证明,对事件的有序组织可以有效减少闪回和噩梦的发生。——所有这些过程当然不是一步到位的,期间可能会出现多次的阻抗,反复,剧烈的情感爆发。


所以最好是在心理治疗中进行,由有经验的治疗师悉心照护,可以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逐步引导完成,并处理过程中可能的一些意外状况。暴露的治疗效果是非常理想的。


这方面目前最主流的治疗方案,叫聚焦创伤的认知行为治疗(TF-CBT),感兴趣且英文好的同学可以看这个网站:Trauma-Focused Cognitive Behavior Therapy ,提供了不少的免费学习资源。


治疗时间不长也不短,以一周一次而论,需要几个月到一年的时间都有可能。


要强调的是:虽然对一些较轻的情况,这种治疗是可以自助完成的(例如,经历了轻度的性骚扰,感觉有点恶心)。但是大部分状况中,这个治疗过程是非常精细,也需要格外慎重的!不可以轻易尝试自己实施,也不要交给不合格的心理治疗师。切记!在做创伤方面的心理治疗之前,务必详细了解这个心理治疗师的受训背景,是否具有创伤治疗的资质,以及在治疗伦理上是否经得起考验。不要做网络治疗,也不要贪便宜,宁可多花一点钱,一定要当面考察清楚。如果感觉这个人不对劲,赶紧走。


某种意义上你是把手术刀交到这个人的手中,弄不好是反而会有危险的。我听说过有半吊子的治疗师,汶川地震之后没几天,就逼着年纪幼小的受灾者「回忆」父母亲遇难时的场景。这太恐怖了,是足以让人情感崩溃的。显然他学过暴露治疗的一点皮毛知识,可根本不会把握治疗的节奏,也不懂对情绪的稳定化。如果还是用手术打比方的话,相当于动刀子却完全不给人打麻药。


然后是II型创伤,很可能就是文章开始的这种情况。这比前面的过程远远更复杂……


II型创伤的主要后果,比单纯的创伤后应激反应要严重得多,抑郁症或双相都还算是轻的,更棘手的后果包括解离障碍——解离性身份识别障碍(DID,你一定熟悉它的另一个称呼:多重人格),物质滥用与依赖(酒精或毒品成瘾),以及造成长期性格异变的人格障碍(比如反社会人格障碍:黑暗骑士里的小丑;或边缘性人格障碍:骄阳似我里的男主角)


这种程度的创伤如果没得到及时的处理,又是在生命早期形成的阴影,很可能造成一个人的情感模式、人际关系、性关系、基本信念体系、思维特征与行动模式的全方位变异,甚至大脑功能也可能受此影响,产生病理性的改变


受害者可能会用各种方式伤害自己(当然从另一种观点来看,也可能是潜意识地在保护自己),卷入各种匪夷所思的危险的活动与关系(暴食,冒险,滥饮,嗑药,滥交,自残),他们让每一个试图接近自己的人都感到捉摸不定,如履薄冰。他们不可预测,几分钟前后就会判若两人。


他们时而激烈得希望毁灭世界,时而又痛苦得想要毁灭自己。时而以泪洗面,痛诉衷肠,时而又将自己重重封锁。在心理治疗的领域,这也算是高精尖的难题,也许难度可以类比于医学领域的神经外科手术。


当然,也不是没有治疗的方法,目前相对成熟的疗法叫做眼动脱敏与再加工治疗(EMDR)


但我必须说明,这种治疗技术,一方面经验证据不如前一种治疗那样稳定可重复,另一方面,掌握难度实在太大。目前国内真正能把这种治疗做好,能够胜任II型创伤的高手,乐观地说,我想恐怕也达不到三位数(会打嘴炮的当然是不少)。


我自认为在心理治疗方面资质不错,也为这种疗法接受过连续的系统培训,但说句实话,这方面真正成功的治疗经验还几乎没有。所以,这里同样是打打嘴炮而已。


这种疗法的核心,是在稳定化的基础上,采用视觉或听觉通道的双侧刺激,加速受害者对创伤经历的加工与整合,激发深层的情感体验和身体症状,最终达到脱敏之效。说来虽然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才知道难度有多大。——也许等我再多几年经验,可以对这个问题谈上更多。


另外,这种治疗即便取得效果,耗时也会很长,一年是起码的,三年五载也是常事。

有感于这种受害者的治愈之艰辛,又想到,要制造一个这样的受害者却那么容易。一个顶级治疗师成百上千小时殚精竭虑的努力,也难以弥补一个人渣当年随便一脱裤子的兽行……


就觉得命运,真是不公平得让人无话可说。


当然,受害者的疗愈之道,也不见得只能通过特定的疗法寻求。对这个话题,我的师兄徐凯文博士比我更有发言权。他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在关系中受到的伤害,只能在关系中得到修复。


他的主张是:如果受害者能够和一个客体(治疗师,男友,女友,孩子,甚至一只动物)保持一段长期并且足够稳定的关系,即便不经历专业的治疗,他也有机会在这段关系中,慢慢觉察到自己的一些特点,修通一些压抑的情结,学会一些新的模式,最终修复他在之前关系中所受的创伤。


但,这也只是一个理论上的说法。因为大多数人没有办法和这样的受害者建立长期关系,他们最开始也许会投入很多心力,但是很快就会被受害者一些(来自过去关系)的情感和行为模式所影响,然后越来越难以为继,最终以伤害和抛弃收场,沦为过去关系的复制品。


真爱虽然无敌,但是真爱确实也太难找。也许还是心理治疗师会专业一些,至少他们有更强的维持关系的能力


关于通过稳定关系来促成疗愈的例子,推荐两部很好的电影,一部叫《骄阳似我》,一部叫《Prozac Nation》(翻译为少女初体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叫这个名字...)。虽然它们讲的也都是心理治疗的故事,但也不排除现实生活中就存在这样的缘分。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希望。


3  

我隔了很多天。才敢回复。看到这个问题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这个事情就要再重复。仔细看了每个回答,也为曾经遇到和我一样不幸的女孩祝福,希望早日能够轻易的忽略这个经历。虽然,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我的年纪不大,但是这个事情发生了,随着年龄增长,疑虑、焦躁、低落,在想起来的时候,很难平复心情。看到类似的电影,书,甚至强奸这个词语,都会晃神很久。我没有为自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感到命运不公,只是与人建立了很深的友谊关系后,再三思索,也无法说出口。尤其是自己真的很难承担的时候,很想跟爸妈说。还是不能。说了既不能改变事实,也会让他们跟我一样痛苦。


那个人,我已经记不起是谁。每年都要回到那个地方。甚至当我意识到这个事情的严重性的时候,已经隔了几年。我不厌弃自己,但是害怕被人厌弃。总是纠结在怎么忘记,还是要开始新的生活。


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和理解,希望所有的女孩都不要遇到这种事情。这是埋藏在心底心底的事情,难以启齿。平时,我没有社交障碍,他人眼里乐观无虑。只是每次想起这样正面的形象和不敢说出来的自己的对比,有点悲哀吧。


我会努力,希望你们也一样。一段艰难经过,痛快告别吧。



  来源:知乎 (微信:壹心理,onexinli


文章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0

回复

女生被性侵之后该如何治愈?| 暴露疗法与脱敏治疗-心理学文章-壹心理

小芬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小芬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