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网络之痛:嫉妒、伪装、恶毒、孤独 | 身份焦虑

发布时间:2013-09-30 16评论 4457阅读
文章封面

我们带着祖先的原始基因,还没有完全适应好环境,指数级的科技爆发就让一切面目全非。人类真正完全适应社交网络,还需要很长一段路要走。而正好处于社交网络的开端的我们,注定要承受社交网络带来的所有阵痛。

 

社交网络是互联网的必然产物,正所谓“无社交不互联”,器物永远只是过渡,而人与人的连接才是一切为之努力的终点。我们创造了工具后,工具也在反过来塑造我们。而这种塑造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美好可能性的同时,也可能带来了更深远的破坏。

 

正是在当前这种充满噪音的环境下,我们必须更努力的觉察自己在社交网络中的各种不自知,才能更清楚的发现现实与虚拟,自身与外界的那条已经不再泾渭分明的界线。  

 


 

  一篇名为《社交网站引发嫉妒心理让人痛苦? 》的研究指出,三分之一的人们在浏览Facebook后感觉心情更糟,对生活更加不满,那些只是浏览却没有上传任何信息的人受到的负面影响最深。

 

  人与人之间的嫉妒一直都存在,但是不会像当今世界这样空前地更易被勾引。在我们父辈的那个年代,他们所能够嫉妒的范围永远只是在周围的一个小圈子,但是在社交网络时代则完全变了天。像以前初中高中大学同学毕业了,很多人都是会交换同学录的,因为大家知道未来可能会各奔天涯,联系的就很少了。但是现在交换同学录这种“古老”的行为已经消失了很多,因为我们全都被绑在了社交网络上:我们在微博上,人人上,朋友圈里,QQ空间里,QQ圈子里,群消息里面随时能知道对方过的怎么样,想逃都没办法!

 

  过了几年,十年,二十年后,当我们看到曾经跟我们混的差不多,或者比我们还差的老同学居然飞黄腾达,今天在夏威夷,明天在里约热内卢,后天去迪拜,而自己还在为小孩的学区房东奔西跑,心中的落差自然挡都挡不住。

 

  社交网络让我们可以嫉妒的人的范围被严重扩大了!也让可以被勾引起嫉妒的点严重扩大了!

 

  不仅是以前的同学,只要你接触任何一个同事,朋友,你都能在社交网络上看到他的轨迹,每当多出现一个与你建立强关系的人,你就会多一份嫉妒的可能性。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代,在物质上远远超越以前的任何时代,但同时也是一个更容易引起人嫉妒,更容易让人失去幸福感的时代。  

 

  二、伪装:穿了马甲你还能认出我吗?  

 

因为嫉妒,所以要攀比,所以有了伪装。人既然是社会性动物,那么面具化生存是一种必然,而社交网络则将这一面具无限放大。每个人在微博,QQ空间,朋友圈、人人网上都是一名演员,尽可能的展示自己,尽可能的想要获得关注。

 

《身份的焦虑》一书认为,无论男女对于被爱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所以基于社会压力下男人想要更多的成就,而女人想要更美。在现实中我们经常伪装,而在网络这个虚拟空间,我们更加无所不用其极。

 

女人用软件把自己的照片P得面目全非,男人会虚夸自己的成就。很明显,我们深陷人与人的关系中不可自拔,我们都希望别人来看自己的生活,自己过得很好,自己很漂亮,很有成就。但有时真实的现实却是比自己所呈现出来的样子要低出很多。我们享受着社交网络上的伪装,我们害怕现实,害怕见光死。

 

人对自己不满是一种前进的动力,小小的伪装与夸大更能激发人进步。但是如果这种不满令一个人只在社交网络上以伪装来填补或过分地夸饰,则非常危险,因为当一个人在互联网上塑造一个高端的美化后的自己,而把真实的一面隐藏起来时,就像鸭子划水,水面上高贵优雅,但是水面下却时时隐藏着躁动不安。这也是诸多心理问题的来源。

 

回到“嫉妒”,你现在必须明白:其实你所看到的你所嫉妒的,也许不一定是真的,而是他人伪装后的产物。  

 

三、恶毒:我本善良,奈何练就千蛛万毒手  

 

在现实中,基于社会伦理,基于他人的双眼,我们都会进行形象管理,绝大多数时候都能控制住自己的本我。而互联网的匿名就像是给了本我的一个天然屏障,让恶毒找到了一个安全的释放出口。

 

脏话,骂战:很明显当前的互联网环境还是没有让人更加担起责任,各种攻击,脏话,不分是非的站队都在网络上呈现。在政治性的跟帖里面站队最严重,你跟帖完后,好像永远只有两个身份除了5毛就是美狗。平时现实中大家不会说的各种不堪入目的脏话,却在互联网上肆意出现。

 

并且可怕的是这种恶毒还会传染,本来一个个从不骂人的人,也会被这种恶言恶语所伤害进而激怒,也加入到了这场漩涡当中。

 

民族主义:我们经常能够看到民族主义举着“是中国人就转”这样的口号。在这样的口号中,其实带有一种可悲的荒谬逻辑,一种非黑即白的身份认同。这样一种想象的共同体,依然日复一日的裹挟着互联网。

 

无解毒剂:互联网本身呈现的就是非理性思维,所有的憎恶在互联网上更无法用理性去化解。这种恶毒只能随着时间消散,如同战争一样,战争双方要的不是和解而是置对手于死地的恶意,自损一万也要杀敌一千。

 

 联网不仅是将人连接起来,同样是我们各种人性的放大器,而恶毒也从来不会缺席。当恶毒与恶毒连接,只会释放更大的恶毒。  

 

  随着我们在社交网络上投入的时间越来越多,同学朋友间会出现以下现象:大家喜欢在朋友圈,微博,QQ空间上热闹地点赞评论,但是在现实中的聚会就冷冷清清,没有话说,甚至很多人还会拿着手机刷来刷去,仿佛周围人不存在一样,他们其实是在跟手机聚会。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在你面前,你却在玩手机。“一个饭局在形式上的解散,就是第一个人掏出了手机开始的。”  

 

  我们是不是连面对面的说话都要依赖社交网络了?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在社交网络上似乎非常亲密无间,但到了现实中就好像陌生人呢?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去评论对方的目的只是想让对方也来评论关注你了呢?社交网络上别人的生活看起来总是很精彩,而自己则是一个“卢瑟”。总是试图令更高人一等的人更容易受伤。

 

  对于拥有智慧的哲学家来说,孤独让他们锋芒毕露,他们不需要太多人际关系,孤独是他们享受的盛宴,他们从来都是思想上的王者。但对于无法脱离人际关系的我们这群凡夫俗子来说,孤独则是一把利剑,直刺心脏。哲学家已经看穿一切,不会因为别人的生活而影响到自己。是啊,因为别 人的生活而让自己不幸福,仔细想想,是多么缺乏理性。我们自以为自己是理性的,而实际上又被社交网络搞得很愚蠢。

 

  觉得自己很“卢瑟”很正常,这能让你清楚自己的位置,让你更加奋斗,但物极必反,如果自我效能感彻底被社交网络所裹挟,那也是很危险的, 你会很容易成为真的“卢瑟”。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更容易被裹挟的时代。我们处于福柯“全景监狱”的升级版,在这个“监狱”中,人们既是监视者,又都成了被更加严厉监控的囚犯。

 

  这也是一个无可奈何的时代,我们带着祖先的原始基因,还没有完全适应好环境,指数级的科技爆发就让一切面目全非了。人类真正完全适应社交网络,还需要很长一段路要走。

而正好处于社交网络的开端的我们,注定要承受社交网络带来的所有阵痛。  

 

  文/承哲,微博    (微信:心灵治愈课,xinlishe

 

  【本文由作者 @承哲 授权 壹心理 发表,并经壹心理编辑,转载请注明 出处 和 本文链接 】


文章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0

回复

作者头像

远帆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远帆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