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觉:让你听见颜色的超能力?

发布时间:2013-08-01 4评论 18126阅读
文章封面

看见梅子,感觉到酸,是联觉。莎士比亚写道:那是东方,而朱丽叶就是太阳。这种比喻是联觉。把数字5看成红色,把12月看成黄色,这也是联觉。可联觉到底是什么? —— www.xinli001.com

 

布雷克斯利捏制汉堡牛肉饼时,他的嘴里出现鲜明的苦味。琼斯(假名)听见钢琴弹出升C 的音符时,她的眼前出现蓝色,其它的音符则引发不同的色调,因此钢琴的琴键就像是标上了颜色一样,让她容易记住以便弹奏音阶。还有,柯尔曼看着印在纸上的黑色数字时,他看到的是有颜色的字,每种有不同的色调。

布雷克斯利、琼斯及柯尔曼属于一小群具有「联觉」(synesthesia)【1、2】的人,除此之外一切正常。他们以非常的方式去经历平常的世界,好似存在于幻想与现实之间的神秘无人之境。对他们来说,触觉、味觉、听觉、视觉以及嗅觉等感觉都混合在一起,而非各自分离。

自1880年高尔顿(Francis Galton,达尔文的表弟)于《自然》发表了有关这种现象的文章起,现代的科学家就开始了联觉的寻根探源。不过,多数人对此不屑一顾,认为是捏造的、是使用药物后的人为现象,例如迷药 幻LSD 及 三甲氧苯乙胺(mescaline)均可造成类似的作用,或者就只是奇闻轶事一桩。

不过约在四年前,我们以及其它人发现了一些大脑的运作过程,可以解释这种联觉现象。在这过程中,我们对于人类心智当中一些最神秘的面向,好比抽象思想、隐喻甚至语言等的产生,也发现了新的线索。

有关联觉的常见解释,是说受影响者只不过又经验了童年时期的记忆与联想罢了,可能是某人在孩童时期玩弄冰箱上头的磁铁,数字5是红色,6是绿色。不过,这种理论并不能回答为什么只有一些人保留了如此鲜明的感官记忆;不论年轻时你经验过多少次冰与雪,你在看一幅冰块的相片时可能会「想」到冷,但你大概不会真的「感觉」到冷。

另一个常见的说法是,具有联觉的人形容降 C音 是「红色」,或说鸡肉尝起来「很刺人」,不过是在打比方罢了,就好比在英文中会用「吵闹」来描述花俏的T恤,或者用「尖锐」来形容浓重的起司。我们的日常用语之中,充满这种与感觉有关的隐喻,或许具有联觉的人只是在这方面更有天赋罢了。

1999年,我们决定试着弄清楚「联觉」是否的确是真实的感官经验。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已经困扰了研究人员有数十年之久。普通的做法之一,就是直截了当地问受试者:「这只是你的记忆,还是你真正看到了颜色,就好比出现在你正前方一般?」我们试着发出这些问题,却未能得出太多进展。

有些受试者确实回答:「喔,我的确看得清清楚楚。」但更常见的反应则是:「我好像看到了,又好像看不到。」或者「那不大像是记忆;我看见的数字很清楚是红色,但我又晓得那不是红色,而是黑色;所以我想那一定是记忆了。」

要确定某种效果真的是来自知觉,心理学家经常用一种简单的测验,称为「凸显」或「区隔」。如果你要在一整片垂直的线条中,找出散布在里头的一组倾斜线条,这些倾斜的线条会像鹤立鸡群一样明显;你确实可以在瞬间就将斜线从背景的直线中区隔出来,好比说斜线排成三角形,在脑子里形成独立的形状。同样地,如果背景主要是由绿色的小点所组成,然后要你去找寻其中红色的点,那么红点便会凸显出来。反之,一组黑色的数字2散布在同样颜色的数字5当中,就几乎可以隐身其中(参见105页插图);除非你一个个数字检查,否则就难以分辨,就算每个数字2与其隔壁数字5之间的差异,一如斜线与垂直线一样明显亦然。因此我们得出这样的结论:只有某些根本或初级的特征,好比说颜色及线条走向,才能提供形成群组的基础;而较为复杂、带有意义的符号,像是数字,就不成了。

于是我们想知道,如果把混杂在一起的数字拿给具有联觉的人看,好比可以把数字5看成红色、把数字2看成绿色的人,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我们把一组数字2排列成三角形,如果联觉是种真正的感觉,那么我们的测试者将很容易「看」出一个三角形来,因为对他们来说,数字应该是有颜色的。

我们以志愿的受试者进行了凸显实验,答案可是一清二楚︰与正常人相比,具联觉者有高达90%的正确率,可辨识出由成群的数字所形成的样式(这个机率与不具联觉者在字母颜色各异的情况下得出的结果,正好是一样的)。这样的结果证明,由数字所引发的颜色感是真正的感觉,并非由联觉者所捏造;他们不可能靠造假而有那么好的结果。在另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中,我们要求一位将数字5看成淡红色的联觉者看着计算机屏幕,我们偷偷把原本不带颜色的数字5逐渐加上红色,而他却毫无所觉,除非在红色变得相当深之后才会发现;如果我们加上的是绿色,那么他马上就能够看出。

脑中如何处理视觉讯息?

证实了联觉的真实性,就带来下面的问题:为什么有人会经验到这种奇特的现象?我们的实验让我们倾向下面这种想法:具联觉者所经验到的现象,是由于脑中配线发生错接所造成。这个基本的概念早在100年前左右就有人提出,不过目前我们已经找出这种「接错配线」的现象可能发生在脑中什么地方,也知道是如何发生的。

 

各个脑区彼此交错活化

假定神经线路的错置确实是造成联觉的根本原因,那为什么会发生呢?我们晓得这种现象在家族中盛行,因此具有遗传的成份。或许某个突变造成原本分离的两个脑区之间出现了连结,又或许突变导致了修剪某些区域之间多余连结的机制出了问题,使得原本只应该留下少数的连结,却多出了许多。如果这种突变只在某些脑区表现(产生作用)而其它区域没有,那么这种东一块西一块的补丁,或可解释为什么有些具有联觉的人混淆了颜色及数字,而其它人在听见音素或乐音时看见颜色。具有某一种类型联觉的人,还可能拥有另外一种,这种现象更加重了上述想法的可能性。

虽然一开始我们认为联觉是由于实质线路的误植,但目前我们了解到,同样的现象也可能出现在线路(脑区之间的连结数目)正常、但脑区之间负责沟通的化学物质失去平衡的情况。因此我们现在的说法是:交错活化

举例来说,相邻的脑区通常会彼此抑制对方的活性,这有减少干扰的作用。如果有某种化学上的不平衡降低了这种抑制,好比说阻断了某个抑制性神经传递物的作用,或是不再制造该抑制性物质,就有可能使某区的活性引发其相邻脑区的活性。理论上,这种交错活化也可以发生在相隔甚远的区域之间,因此或可解释一些不那么常见的联觉型式发生的原因。

还有其它的实验也支持交错活化的理论,甚至还有助于解释不同联觉型式的产生原因。其中一个实验利用称为「排挤效应」的视觉现象(参见右侧下方插图)。请你注视影像当中一个小十字,一旁还有个数字5,你会发现,就算不直接注视该数字,你还是很容易就看到它。但如果我们在数字5周围放上四个其它的数字,好比是3,这么一来,你就不再能认得出5来了,它看起来就像是失了焦。

具有正常感觉的自愿受试者,能够正确辨识出中间那个数字的能力,跟用猜的差不了多少,这并不是因为5位于视野边缘而变得模糊所致,因为原来在没有3的环绕下,你可以把5看得清清楚楚。你未能辨识的原因,是由于注意力有限;位于旁边的一堆3,分散了你对于中央数字5的注意力,而让你看不到它。

以颜色为代码的世界

在一项测定视觉区隔能力的实验中,将特定颜色与一定数字产生聯結的聯覺者,可以一眼看出在白底黑字中隐藏的排列形式,但具有正常认知的人必须一个字一个字搜寻才能挑出来。本例中,数字2藏身于数字5当中(左图)对联觉者来说,由数字2排成的三角形会凸显出来(右图)

 

在一项认知测验中,“不可见”的数字会向联觉者现身。当人注视中央的物件时(在这个例子中是个正号),位于侧边的单个数字可以由眼角余光轻易看到(左图)。如果该数字旁边还有其他数字包围(右图),对一般人来说就会变得模糊,不容易看清楚。反之,具有联觉者可以经由中央数字所引发的颜色,推论出那是什么颜色。

 

我们让两位具联觉者进行同样的实验,结果让我们大吃一惊。他们看了这样的影像,得出如下的说法:「中间的数字看来很模糊,但好像带有红色,所以我猜那一定是数字5。」就算中间的数字未能由意识来辨认,但大脑某处仍然进行了讯息的处理,因此,具有联觉者可根据颜色来推断出那是什么数字。如果我们的理论正确,这个发现显示数字的处理是在梭状回进行,并引发特别的颜色感,而不是在更后头发生排挤效应的脑区。吊诡的是,就算这个数字根本就「看不见」,也能引发联觉

最后我们发现,若给具联觉者看罗马数字,譬如V,他们就看不出颜色了;这样的结果显示,造成颜色感的并不是数字的概念(在此是数字5),而是「形素」的视觉形状。这项观察结果也显示,数字与颜色联觉的交错活化发生于梭状回之中,因为该区主要负责视讯中有关形状的分析,而非数目字的高阶含义。这里头还有一项很吸引人的怪事:假定有个大型的数字5是由一些小型的数字3所组成,你可以见「林」(5),也可以见「树」(3);两位具联觉者报告说,如果他们改变视线的焦点,就可以看见颜色的转换。这样的测验表示,就算联觉可以单单由视讯的外形所引发,不需要高阶的观念,但是根据注意力的不同而将视觉输入讯号予以分类的方式,还是很重要的。

随着招募了更多的志愿受试者之后,我们马上发现,并不是所有将外在世界着上颜色的联觉者都是一样的;对有些人来说,甚至一周当中的日子及一年中的月份都会引起颜色,例如星期一可能是绿色,星期三是粉红色,而12月是黄色等。

隐喻的能力

我们与美国圣地亚哥沙克生物研究院的鲍恩顿进行脑部显影实验,初步证据显示,V4颜色区的局部活化方式,与我们对于联觉的交错活化理论所预测的相符;英国伦敦精神研究所的葛瑞(JeffreyGray)及同事也报告了类似的结果。让联觉者观看黑白数字,在脑中引起兴奋的区域,除了与正常人相同的数字区外,还包括颜色区。我们的研究小组还发现不同种类联觉之间的差异:一位具有较低等联觉的受试者比起对照组来,其前期处理颜色的脑区有更高程度的活化;反之,具有较高等联觉的受试者,这些前期脑区的活化程度则较低。

对于联觉的神经作用基础有所了解,有助于解释一些画家、诗人以及小说家的创造性。根据一项研究,具有创造性的人表现联觉的比率,是一般大众的七倍高。

许多具有创造性的人所共有的一项本事,是使用隐喻的能力。(「那是东方,而朱丽叶就是太阳。」译按:此为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一句。)就好似这些人的大脑组成可将看似不相干的领域给连了起来,譬如太阳和美丽的年轻姑娘。换句话说,一如联觉将看似不相干的感觉实体做了任意的连结,譬如颜色及数字,而隐喻则是将看似不相干的「概念领域」给连结在一起。也许这并不只是巧合而已。

联觉及将不相干的观念与想法连在一起的倾向;简言之,就是具有创造力。这或许能够解释为什么看来没什么用处的联觉基因,能在人类族群当中存续下来。

我们的研究除了能弄清楚艺术家为什么更容易经验到联觉之外,还指出我们每个人多少都具有这方面的能力,而且这项特征还可能为抽象能力的演化给铺了路;那可是造成人类出类拔萃的能力。在这方面扮演一角的TPO(以及位于其中的角回),平常就参与了横跨不同模式的综合作用。据信TPO也是触觉、听觉及视觉讯息的汇聚之所,因而能够建构出高阶层的知觉。譬如说,猫是毛茸茸的(触觉)、会发出喵呜及呼噜声(听觉),同时具有某种外形(视觉)及气味(嗅觉)的实体;所有这些感觉马上就汇整出猫的记忆,或是「猫」这个字的发音。

人类脑部的高层级功能

与猿及猴相比,人类的角回比例超大。有没有可能刚开始是为了要进行跨模式的联系而演化出来,到后来则由其它更抽象的功能(好比说隐喻)所征用?

我们来看看两幅最早由心理学家柯勒(WolfgangKohler)所设计的图画(参见下图〈探究语言起源之谜〉),一幅像是墨水的污渍,另一幅则像是碎玻璃的锯齿形。

我们问受试者:「这两幅画哪个是bouba、哪个又是kiki?」有98%的人选墨渍图为bouba,锯齿形则是kiki。或许是墨渍那变形虫般的柔和曲线,与bouba温和起伏的发音在脑中听觉中枢的呈现,以及与发出bouba这个抑扬之音时嘴唇的逐渐弯动之间,有某种象征性的类似。反之,kiki这字的声音波形以及舌头在上颚处的急转弯,仿真了锯齿般视觉形状的突然变化。这两类kiki特征当中唯一的共通点,是抽象的参差特性,由位于TPO附近某处(可能是在角回)给抽取出来。(最近我们发现,角回受损的人丧失了感受bouba-kiki的能力,他们不能做出形状与发音之间的正确配对。)就某种意义而言,我们每个人都是隐性的联觉者。

 

所以,大脑皮层的角回执行了最基本的一种抽象概念:从一组非常不同的实体当中抽出共同的特性来。我们还不知道它是怎样办到这一点的,但只要出现了跨模式的抽取能力,也就可能为形式更复杂的抽象概念铺路。伺机将某种功能取代变成另一种,是演化上常见之事,譬如哺乳动物耳中供听觉之用的骨头,是从爬虫类的颚骨演化而来。除了产生隐喻及抽象思考外,跨模式的讯息抽取甚至可能促成语言的起源。

我们刚开始研究联觉时,对于它会带领我们走向何处并没有任何概念;我们更没有想到这个令人迷惑、长久以来被贬视为奇闻轶事的现象,竟然可能提供了一扇窥视思想本质的窗子。(本文出自SA 200305)

注:

1、什么是联觉

联觉(synesthesia)一字由希腊词根syn(一起)与aisthesis(认知)组成,代表某些在其他地方都正常,能够经验到两种或更多中感觉相混的人。

几十年来,这种现象都被斥为造假,或只是由于记忆所致,但最近却显示那是真实的感觉。发生的原因可能是由于“交错活化”所致,亦即原本两个分离的脑区互相引发对方的活性。

科学家研究参与联觉的机制,也同时得知了大脑如何处理感觉讯息的一般过程,并知道如何在看似无关的输入讯息之间产生抽象的链接。

2、关于联觉的常见疑问

是否有不同种类的联觉?

科学上记录的越有50种。这种情形有家族遗传性,在女性及有创造力的人身上可能较常见,大约每200人当中有一位。最常见的一型,是在看见数字或聆听音乐时会引发颜色感。有一个罕见的类型,可以把每个字母都与男性或女性产生关联;这是大脑具有倾向吧世界一分为二的例证之一。

如果某位联觉者将单个字母或数字与某个颜色产生对应,那么当他看到两个非常靠近的字母,譬如“ea”或是两位数,譬如“25”时,又是如何?

他会看到对应各个字母及数字的颜色。但如果几个字母或数字太靠近,他们就会彼此抵消(颜色消失),或是当两个都引发同样的颜色时,彼此会有加强作用。

大写或小写的字母会有影响么?

一般来说,没有影响。但有的时候有人会说小写字母的颜色不饱满,或是说小写字母看起来发亮或甚至由小块所组成。

那整个英文字看起来又如何?

通常第一字母的颜色会分散到整个英文字,就算第一个字母不发音也会造成这种效果,譬如说psalm的p字。

如果具联觉者能说不止一种语言会如何?

一种语言会带有颜色的形素,但另一种(或更多其他种)可能就没有,或许不同的语言由脑中不同区域来表现。

如果具联觉者只是在脑海里想一个字母或数字,又会如何?

想象可以比真正看到实体引发更强烈的颜色感。或许想象的活动与看到真正的颜色,活化了同样的脑区,但由于视网膜没有传来真正的数字讯息与之竞争,因此想像的数字引发了更强烈的联觉颜色。

联觉是否会增强记忆?

可以的。已逝的俄国神经学家廬力亞描述过一位拥有惊人记忆力的记忆专家,他的五种感官都连在一起。就算只有两种感觉相连,也可能对记忆有帮助。

本文原载于 科学人 杂志知识库 2003年6月号 第 16 期,有删节。

来源:心理学空间  (微信:心灵治愈课,zhiyu365

心理延伸

会员测试:幸福感测试

心理FM:叙述爱的无穷种方式

心理短片:超治愈!竖琴版《卡农》

文章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0

回复

作者头像

Doris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Doris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