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种斌

谘商与心理硕士/台湾注册心理師

所在地

台北市

  • 感谢信
  • 文章
  • 回答
返回咨询师主页

暂无感谢信

暂无文章

看到同事对待工作敷衍,我为什么会生气?
2021-09-14 回答

查看全部

感谢楼主的邀答,旁人的不负责任,却导致自己情绪上不好受,辛苦了。
## 不关我的事,为什么还会愤怒?我们或许常常听到别人说:「不甘你的事,有什么好生气的」。这句话不能够说错,但是只对了一半。我们的情绪常常是被外界的刺激所牵动的,不然,我们看电影、看小说所带来的感动,岂不是也毫无意义?
外界的刺激,经由我们内在的诠释跟评估,形成了我们对于某件事情的感受。这些感受都不是空穴来风,都在传递一些对于我们来说重要的价值观。因为在乎,所以有感受。当你愿意花时间停下来想一下,自己怎么那么生气,那也是我们在乎自己的证明。
在楼主的描述里,当你看到同事只看一眼就直接把自己应该负责的工作转手出去,内心就开始不舒服。我猜测,楼主或许是一个会尽力负责的人,所以很难想像,有人可以对于自己的责任毫不在乎。尤其,在一个团队里面,一个人的不负责,通常代表了其他同事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当每个人都开始互相甩锅,倒楣的就是那些最负责任份的人。所以,或许你不会直接被他的行为影响,但身为团队的一份子,这的确会让人生气。
会对那些不负责任的人生气,好像是我们认真负责、重视团队的一个情绪上的代价。
让我们生气的,往往是表象底下,对于我们的主观意义。既然有意义,让我们先别否认这份感受,而是先好好尊重自己的感受。
## 有时候我们是为了自己而生气在工作的场合,有时候我们生气的对象,不只是那些不负责任的同事。
那些不负责任的人当然令人气愤,但是,这份愤怒是否会延续,关乎我们是否能够对于这份愤怒做一些有效果的事情。例如,如果我们跟主管沟通,那么主管会不会行使管理的职责,改变团队中的这个现象?或是,我们能不能够跟同事沟通协调,让该负责任的人承担起他应有的责任?
如果,想像中我们什么都不能做,或是做了也没有用,那往往这份生气会延续。或者,也许此刻我们之所以这么愤怒,是因为,其实我们早就在平时累积了对于无法改变的挫折。
为什么他可以总是这样不负责任?为什么这些事情不会改变?为什么我只能够忍受?为什么那些有权力介入的人不尽责?
如果我们心理面有这些想法,那往往,我们是为了自己生气。而我们生气的对象,可能不只一个人。可能还包括了公司的制度、主管的管理风格、其他同事的态度。
那些不会改变的事情,让我为了自己生气。因为,就算有很多事情跟很多人是我不能改变的,但我至少可以跟自己说,我受够了,这些事情是错的。
## 如何让愤怒成为我们有用的队友愤怒本身并没有错,我们必须尊重自己的愤怒,因为他代表了我们在乎的事物。
不过,愤怒也会带来代价,带著愤怒的行动,有时候也会让我们做出一些后悔的事情。虽然这已经不是楼主本来问的问题,我想简单提出几个思考的方向,让我们可以更好的运用愤怒。
让愤怒保持在适当的程度愤怒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尊重自己的愤怒意味著,我们不需要刻意压抑它。不压抑是重要的,因为压抑会让下一次的愤怒更失控。但如果自己发现在工作时生气到无法办公,这时候表示我们需要做一些简单的处理。一方面,让自己离开一下办公室,减少刺激;另外一方面,把愤怒的心情稍作记录/或者找个人倾诉,只要有所表达,情绪就可以降低它的强度。依照你的价值观而非愤怒来行动情绪指向行动,但是当我们太陷入在情绪中时,会无法善用我们的认知功能来做出最有帮助的行动。因此,整理一下愤怒底下的价值观,从这些价值观来看看整个局面,厘清自己生气的对象,以及如何让你的行动可以实践出你要的价值。依照你的意愿程度来行动价值观的重要性无庸置疑,但是当我们要做出改变的行动,那么就要考量这些行动所带来的代价。我们能够承担代价的程度,会随著时间、对象、场合的不同而有所变化。因此,考量你当下愿意、也能够承担的程度,来思考你想要怎么使用愤怒。例如,它可以向外的,去跟同事或主管沟通;也可以是向内的,在自己难受时提醒自己要多照顾自己。
只字片语,期待能对你有帮助
祝福你



收起
24岁女生,每次想要进入睡眠,又强迫自己醒来,恐惧
2021-09-09 回答

查看全部

题主你好,长期无法有好的睡眠,辛苦了。
失眠的问题,很多跟控制,以及控制的失败有关。我们想要控制自己不要想、想要控制自己不要做恶梦、想要控制自己赶快入睡。但是,这正恰恰好是失眠的元凶。当我们越急著想要控制内心、想要控制感受,通常很容易反而经验到失控感。而失控感,会让我们更焦虑,更无法放松。
这是关于控制的恶性循环。控制自己的心,好难阿。
我阅读了一下你的处境,我觉得可以分为三个方向来试著做做看:
## 控制入睡很难,那我们就利用这段时间来关注身体当内心已经出现各种纷乱,这时候如果我们继续想要控制内心,就好像在火上加油。这时候,建议可以先把注意力刻意地放在自己的身体上,去关照一下自己身体此刻的感受。让自己虽然没有入睡,可是还是可以得到一些身体的休息。有几个入手的方式:
从头到脚,细细的观察,身体的哪个位置特别紧绷、特别酸痛。愿意的话,用双手温柔地按按那个身体部位。或者,简单地把手放在那个部位上,想像是一个特别疼爱自己的人,正在照顾自己。观察自己身体在呼吸时的起伏。找一个特别容易观察到自己呼吸的身体部位,通常,可能是腹部、可能是胸腔、可能是鼻腔。试著让自己的注意力完整跟随著呼吸,让身体可以随著呼吸慢慢放松下来。
## 睡前让大脑有"清空"的仪式实验证明,那些我们挂在心上的事情,不管是未解决的问题、未完成的计画,一旦把它们付诸文字,都能够有效的减少他们对我们的影响力。
试著在睡前,给自己一个清空大脑的仪式。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拿一支笔跟一本小册子,在上面写下所有你当下大脑正在思索、烦恼的事情。一一列出他们,让他们具体化,他们就不会像是毫无边际的怪物,也能有效的让你的脑袋可以释放出空间。
有了空间,我们才能喘息。
## 整理自已的恐惧最后一个方向,虽然短期而言比较不容易做到,不过效果可能会是最深远的。那就是,从现在开始,我们一点一点的开始整理自己的恐惧,并且直面它们。
恐惧有时候像是一团雾,核心深处或许是某个长久以来的问题,但让我们陷入痛苦而走不出的,是那些围绕在四周的各种想像。
好消息是,前面的两个方法,其实都在为整理恐惧铺路。
当在睡觉时感到恐惧,或是做恶梦惊醒时,第一步,就是让自己先回到身体的感受上,重新落地。因此,每次被脑袋的恐惧抓住时,就用身体的一些感受来提醒自己现实感。动动身体,调整呼吸,或是让自己身旁有一个触感比较良好的棉被、布偶。让身体先有安全感。
进一步,我们可以把脑袋想像的恐惧记录下来,并且在白天头脑比较清醒的时候来整理关于恐惧的想法。每一次记录,每一次整理,都是让我们更可以直面恐惧,并且理解恐惧试图要传达的讯息。于是,我们就可以越来越清楚要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祝你 一夜好眠


收起
如何放下对父母“理解自己”的期望?
2021-09-07 回答

查看全部

题主你好,你的提问,令我动容。
我想这是好多人在心底都想问的事情:「为什么父母不能理解我?」。有时候,当我们反覆地问自己,问久之后,却发现即使有了答案,也不会减少这份遗憾。
因为,或许我们要的其实不是答案,而是期待著那个求之不得的被理解,。在某一刻,当我们失望透顶,最后我们改问自己,如何放下这份期待。这一次,我们理解到我们其实不是在提问,而是想试著安慰那颗失望的心。
## 母亲看到的开销无度,是孩子的自我照顾听起来,题主其实是一个很努力的人。你不但在现实上妥善安排自己的财务,还努力地想要透过发展爱好,让自己的身心都能更健康。我看到一个在自己的生命中试图发掘热情跟能量的人,积极地面对生活里面停滞的感受。或许之前生活的毫无乐趣,对于你来说也是可怕的,但你仍然努力地把自己拉出来,为自己的生活带来新的元素,而不是坐以待毙。
然而,这样的努力,看在母亲眼中,却成了开销无度。难怪,你听到母亲这样说时,会那么的生气。因为,她不但没有为你加油、为你高兴,还泼了这么一桶冷水。对于正在努力的你来说,最亲爱的人这样说,好像否认了你想把自己照顾好的努力,也否认了你有资格开心的权利。
这些话,就算言者未必有心,听在那些正在努力的孩子心理,却还是伤人。你的沈默,不是真的认同了母亲的话,而是不想让关系更糟的最大努力。
## 当父母习惯把爱包在指责跟担心里华人世界里面,许多父母亲的爱彷佛只有一种表达方式,就是担心跟指责。所有的情感,都变成念叨。很多父母没有意识到,自己基于爱的出发点,但言语却彷佛在做人身攻击。父母好像担心,如果不把话说的重些,子女就会犯错、就会摔跤。就算是子女成年了,父母还觉得自己必须跟在孩子后面,帮他指指点点。这是爱,但也是焦虑。当爱混和了父母自己的焦虑,就会有一份难以承受的重量。
我猜,当题主的母亲唠叨题主的开销无度时,内心必定也是焦虑的。这份焦虑,阻挡了母亲真正看到题主的需要。母亲焦虑的,未必真的是题主的开销习惯,或许更是她无法透过其他方式帮到女儿的无力。但,就算是无力感,也是母亲的,而非题主需要承担跟消化的。正如同,题主自己体验的生活毫无乐趣,母亲也无法代替题主承担。
当我们试图控制他人来减少自己的焦虑感,很容易带来破坏关系的冲突。
## 允许自己替自己伤心,才能画下界线回到题主的问题:「我要怎么放下对于父母要理解自己的期望?」当我可以放下期望,也许我会少一点生气,也少一点伤心。
所以,这个问题既是「我要怎么少生气伤心一点?」,也是在问,「我要怎么面对父母因为焦虑所导致的不谅解,活出我自己的生活?」
关于第一个问题,我们可以先从给那个不被谅解的自己一些支持开始。生命中有些遗憾,的确值得我们伤心。如果你因为父母亲无法理解自己而生气、而伤心,那并不是一件不健康的事。相反地,这代表其实我们内心深处知道,自己是值得被理解的。追求被重要他人理解,也代表了我们有想要建立关系的意愿。只是,这份心情也会带来遗憾。跟那个不被理解的自己说说话,告诉自己,我是理解你的。如果难过,好好的哭一场。
一旦我们能先允许自己有的感受,允许自己遗憾,允许自己为了父母亲没办法做到的事情伤心。那么,第二个问题就关乎我们如何设下情绪的界线,让他人的焦虑不会过度影响我们。
要设下情绪界线,有三个重点:提醒自己,有界线不等于我不爱对方,而是专注在真正能够表达爱的行动上询问自己,是否内心也想要控制对方的感受?或者,我可以允许对方能够焦虑,而不要去「解救」或「阻止」他的焦虑自我喊话。当母亲说我「开销过度」时,跟自己说,这并非事实,我值得为自己做一些事情,而且这件事情不需要被认可。
以上的想法,提供给题主参考。期待我们都能在关系中,更尊重自己,也跟他人更靠近。
祝福你。








收起
聊到让人焦虑的东西就会哭出来,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2021-09-07 回答

查看全部

亲爱的你,辛苦了。
焦虑的感觉很不好受,偏偏,当焦虑起来时,又是一个很难摆脱的感觉。生活里面,好像总是就会那么一些时刻、那么一些事情,让我们焦虑不已。我可以懂,为什么聊到焦虑的事情时,就会想哭。我猜,你已经独自对抗这种感觉有一阵子了。
有时候,眼泪是一种讯号,而我们需要静下心来,听听它想说什么,才能够找到解决现在问题的方式。同样的,焦虑也是一种原始的讯号,它通常是在提醒我们,有一件可怕的事情就要发生了,而我们现在准备的还不够充分,所以它急切地催促著我们得赶快做准备。
因此,会让我们焦虑的事情,往往都是那些对我们很重要、让我们害怕失去的事情。因为很重要,所以当我们要试著压抑焦虑时,焦虑不但不会消失,反而变成更失控的感觉。如果我们试著去压抑焦虑,也会在无形之中,花费很多精神的力量。就像你说的,不但思考被占据,身体醒了也不觉得真正清醒。
越压抑,越焦虑,越焦虑,越压抑。这是焦虑常引发的恶性循环。换个角度来说,其实会焦虑的人,都是那些努力的人,当焦虑越来越大声,或许是正在跟我们说,我们现在的努力方向已经错了。
如果不用压抑的方式,当焦虑来时,我们该怎么办呢?以下提供三个从心理知识跟咨询实务上有用的方向,题主可以按照自己的情形,实验适合自己的方式。
【先安身、再安心】虽然焦虑由心生,但是焦虑也是一种身体的神经反应。因此,在面对焦虑,可以先从身体入手,让焦虑的能量能稍缓一些。常见的方式,可以是动态的,例如做一些运动/锻鍊/体操,或者简单的离开当下环境,出去走走,让身体的能量能够有个出口。另外,也可是静态的,例如有意识的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体比较紧张的部位,一边活动这些部位,一边调整自己的呼吸。吸气三秒,吐气三秒,重复三次,启动我们的身体主宰放松的副交感神经系统。平日,也要给自己足够的休息时间。【把焦虑具体化】焦虑的心理层面,通常会伴随许多模糊的担忧。可以试著在焦虑感来袭时,观察一下心里面正在出现什么样的想像?这些想像通常可以分为三种:对于过去的懊悔、对于未来的担忧、对于自我的批评。而它们出现的形式,可能是想法,也有可能是画面。好好观察这些想法跟画面,把它们具体地记录下来,一方面可以降低它们对于我们的影响力,增加我们的现实感,也可以帮助我们开始辨认出焦虑底下埋藏的重要价值。【找出焦虑的真正诉求】焦虑就像汽车的仪表板,只是个信号,真正重要的,是它背后想传达的讯息。一旦讯息被听到了,被处理了,信号灯就不需要亮著了。不妨看看,那些我们害怕发生的、害怕做不到的事情,万一真的发生了,它们的意义是什么?是失去我们的自尊?失去别人对我们的关爱?还是失去看似能够通往某个新生活的机会?还是想要避免一件过去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有时候,焦虑伴随著成长的契机。当我们找出焦虑的诉求,我们其实可以利用焦虑带来的能量,当做我们改变的力量。
希望以上的想法,对你会有一些帮助。如果发现自己的尝试太过辛苦,可以找寻专业的心理服务,让他们陪你壹程。
祝福你。


收起

已全部显示

语音咨询 暂不提供
视频咨询 ¥500/次
面对面咨询 暂不提供
立即预约
来访者隐私安全
支持取消预约并退款 
咨询师资料100%真实
咨询师入驻 5 轮考核

回应时长

可预约时间

若变更预约

爽约/迟到

私信

黄种斌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