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晔 面试官,2020年审通过,海外留学背景

IPA候选人 中德督导组 中美高级组

在壹心理温暖过

3534

收到感谢信

305

所在地

上海市

  • 感谢信
  • 文章
  • 回答
返回咨询师主页
匿名
2021-07-25
实在是太棒了,让我感到安全和有趣。
匿名
2021-07-22
很舒服,让我越来越觉得有意思。
小鲸鱼fdaece
2021-07-07
我觉得我今天很有勇气,我想这是因为老师给予我的信任的感受。
匿名
2021-06-28
咨询师好奇怪的变化呀
匿名
2021-06-25
和其他咨询师的感受不一样,愿意和这位咨询师一起工作。
匿名
2021-06-22
个人分析成长
匿名
2021-06-22
匿名
2021-06-07
每次谈话结束都有更多对自己的重新认识
匿名
2021-06-01
咨询过程感受到自在,老师回应的一句是的让我感到深深的被理解。老师稳稳地在那里和轻缓声音对我就是疗愈。
匿名
2021-05-21
咨询自然流淌,感觉到被珍惜和被包容。
加载更多

美人赠我蒙汗药

             当年少时模糊的梦渐渐清晰之后,我开始全力追逐。考取心理咨询师证书只是一个开始,我知道这事肯定要折腾到老了。很简单,就是因为热爱。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和绝大多数的同行一样,开始试着去接个案,参加一些业内口碑很好的老师的课程,期间也开始了寻找案例督导和体验师的漫长之旅。经验和顿悟在点滴中积累,我与中德班的缘分也从此开始。         自体心理学创始人科胡特认为比西方主流价值观所强调的独立与自足更加重要的是重新获得利用自体客体的能力,而且始终坚持心理治疗的终极目标并非彻底消除缺陷,而是找到代偿。我非常喜欢台湾张凯里医师把Selfobject翻译成“贵人”。极其幸运的是,我就遇到了几位“贵人”。一路走来,他们给予我的支持和帮助真是无以为报。那是2011年6月的一个下午,很突然的接到奇峰老师电话,说让我过来一趟上海精神卫生中心。那是我第一次去精总,找了半天摸到门诊大厅的五楼,看到会议桌上已经就坐了好多人,全部不认识,所以从头到尾,就没有说话。原来大家在讨论即将在上海举办的第三届中国精神分析大会的准备事宜,上海精神卫生中心作为承办方自然就把会议准备设在了主场。很久以后才知道,原来那天在座的肖泽萍、仇剑崟、李晓驷和徐勇等人是国内心理治疗界的领军人物,也是中德班的主要负责老师。那也是我第一次听说中德班,终于意识到这三个字在业内的分量。记得奇峰老师会后的玩笑,“以后要少和我混,多和他们混。” 熟悉奇峰老师的朋友都知道他做事情大手笔的风格,但那时距离我成为二级咨询师才不到三年的时间,至今回想起来依然非常感动。      “中德班”是很神奇的词组缩写,就好像Selfobject一般,是内外之间的东西。就好像中国是我出生长大的地方,但是我生命中重要的20到30岁,又是在德国度过的。在德国那么长时间,你会无比思念中国。回来以后,你又会一直惦记着德国。中德班刚好就成了我这么一个特别的Selfobject,把德国和中国恰到好处的联系在了一起。每年在中德班学习的几天,就好像去德国又待了一段,看了一眼莱茵河,吃了一顿法兰克福猪手,也像是回国探了个亲,和好多久别的亲人们又聚在了一起。       到了2014年参加中德六期第一次学习的时候,我已经在在圈里面待了六年的时间,离开德国整整十年。那时候的巴西还没有惨败给最终勇夺第四次冠军的德国,微信还不是招生平台,海音老师还浸泡在红的、黄的加皮的精神分析里舍不得抽身出来瘦身,琪嘉老师依然留着满脸的大胡子,稀稀落落的长发,不及腰。唯独不变的是剑崟老师谜一样的口误,天布老师高亢苍凉的歌喉;徐勇老师坐在主席台上,用熟练的英语和大家顽皮的调侃。时间仿佛定格在海音老师开幕词的三个字:“各位亲......”。                               报到上课的心情宛如儿时的第一次远行,背着满袋子的咖啡、茶叶在精总对面的汤包馆吃完早餐一看手机,才七点。到了教学楼下面,看到几张圈里面睡眼朦胧的熟悉面孔,才意识到原来我不是那只在春暖花开的五月全上海最早去啄食的鸟儿。      许多刚刚参加中德班初级组的同行对晨间讲座可能不太认同,为什么德国老师总是拿着论文,语言平缓一字不差的照本宣读。这种大课其实是德国高等教育框架的基本设置,德语叫“Vorlesung”,对应中文便是“宣读”的意思。德国大学里面的低年级基础课程,都是以这样的形式传授的。而且只有那些在大学里面最顶尖的资深教授才有资格来上Vorlesung。认真严谨的德国人坚信,只有基础扎实了,学生们才会有更加好的机会去成长、去创新。       中德班的另外一道亮丽的风景便是晚间演讲,主办方总是慷慨的敞开大门,欢迎所有喜爱心理治疗的朋友。讲台边上,会议室的地上总是挤满精神分析的超级粉丝。而且演讲的主题都是德方和中方老师共同精心挑选的,一部分是对经典理论的再解读和讨论,另外一部分则留给非常前沿的研究领域,比如2015年9月琪嘉老师关于双胞胎创伤领域的课题。这个讲台邀请过大名鼎鼎的德国铁十字勋章获得者马佳丽女士,也欢迎后起之秀展现他们的风采,比如大陆第一位去Tavistock学习工作的王虓医生。       当然,对于学员来说,进入小组永远是最刺激的事情。因为之前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几年你的德国老师是位在春天就会带给大家神秘礼物的圣诞老人Merkler ,而且督导案例绝不心慈手软;你的中方老师是满脸沧桑、肃穆,不会功夫的但是居然叫李小龙的人。你永远无法想象云飞和春梅可以把英语说的那么母语,无法预料身边就坐着未来的心里程老板心情小美、对面道貌岸然的老伍可以把《幻想即现实》的序写的那么精彩那么的痞。。。你唯一可以预料的只是,接下来生命中的很多年,你会和这帮神奇可爱的人在一起有很多的交集,会有很多次的喝高,可以一起唱很多次的“共同度过”,一次次的相聚,一次次的别离和中间的漫长思念。真是相濡以沫,舍不得相忘于江湖。        中德班的四次学习,每一位同学都有七次的自我体验机会,加上我们组Merkler老师偏经典的风格和小龙老师的自体心理学取向,让同学们在选择案例督导的变得非常奢华和讲究。每一次的案例督导之前,不管早一天从早到晚学习多么的累,课后聚会玩得多么的嗨,大家都会熬夜非常认真的准备,规规矩矩的按照固定的格式写好打印出来,认真的同学还会翻译成英文交给Merkler老师。记得每一次案例报告完毕,第一个发言的总是老吴,异常犀利且动力十足;必定勾引大家鼓掌的是来自广州的彭博士;说话铿锵有力中气十足的,一定吵醒偷睡的同学肯定是同济的赵老师。可以接连好几天不说一句话的肯定是我。沉默着、旁观着、收获着、卧薪尝胆着。幻想着读遍天下书,行便天下路的那一天,跳出来杀死我们小组的“俄狄浦斯王”Merkler老师,一剑封喉才高八斗的小龙老师。                           显然我们在这三年中有更加好的机会,你可以在团体里面很多次的被认真的看到,无数次的在老师和同学那闪耀着赞许温和的光芒的眼睛里觉得自己真的还不错。那一块块的坚定和深情的肉,一层层的去理想化的皮,慢慢的把你填补地愈发坚实。也许科胡特说的真没错,不是天底下所有的孩子都要历练俄狄浦斯的焦灼,如果你运气足够的好,你的爸爸妈妈总是带着喜悦和骄傲看着你慢慢的长大、蜕变,如果你运气足够的好,在春暖花开的某一天收到一份重要的通知书,遇到你生命中的圣诞老人,武林高手李小龙,和一群神奇可爱的同学的话,那么请相信,在你的成功背后,等待着的不是一个惩罚,会是掌声。

终其一生的自体客体

          如果客体对自体来说是重要且有意义的,那么自体和客体之间必然会有链接(自体“--”客体)。Otto Kernberg称两者之间存在的为情绪链(emotional bond)。            在经典精神分析框架下,这个链接的核心概念是俄狄浦斯情结 Oedipus complex,情绪的病态面是阉割焦虑,是指向异性父母(乱伦客体)的核心冲突。治疗的目标是俄狄浦斯情节的解决和自我功能的扩张;在克莱因学派,这个链接的核心概念是投射性认同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情绪的病态面是被害妄想、抑郁性焦虑和毁灭焦虑,是个案终其一生从偏执分裂位到抑郁位的反复摆荡。治疗的目标是追求重新经验与克服古老的忧郁和嫉羡,跨越偏执分裂位完成抑郁位的到达;在比昂的有关“思”thought的治疗哲学那里,这个情绪的链接被直接简化为L、H和K,情绪的病态面相是无法形成言语的思想,是α功能的缺乏,是β屏障;治疗的目标就需要帮助个案从经验中学习,形成思想的器官;那么在科胡特,这个链接的核心概念是镜映移情、理想化移情和孪生移情,这个情绪的病态面是自恋损伤、崩解焦虑;是儿童在双亲共情性的回应和赞许的环境中可以顺利度过的,也是自体缺损的个案耗竭一生所努力克服的。治疗师需要帮助病人完成从古老夸大的自体客体到成熟的自体客体需求的转变。             回到客体object的概念,有如下的几种分类:1、外在现实中的客体(客观的、可测量的、感官上大致普遍一致的等等)。2、自体之观察或体验角度的客体。与自体有关的客体(自体--客体),有情感链接的客体,同样影响上述的观察或体验角度且与自体有紧密链接的客体,投射性认同或转变内化作用(transmuting internalization)的对象。3、由自体制造出的属于自己的客体,即自体客体。是纯心理的,是科胡特主要关注的焦点,因而对自恋的病人而言,并无自体--客体,只有自体客体。(图一:与客体的关系)        对于自体self,各个理论流派也有其不同的阐述。例如:弗洛伊德学派中的结构理论(本我、自我和超我)与地形学的(意识、前意识和潜意识);科胡特在广义自体心理学中拓展的三极自体;克莱因的两种心位(偏执-分裂位和抑郁位);温尼科特的真实自体与假性自体;荣格学派的自体层次与范围(人格面具与阴影;原型;阿尼玛与阿尼姆斯、智慧老人与大地母亲以及自性化),各个流派都有其虽然不用自体这样的字,但却实质上又对自体的内容定义以及其如何被构建出来的看法。       科胡特提到的自体客体是客体,但是被经验为纯心理的。这与科胡特的个案本身的特点有关。自体客体并不会被体验为是跟自体相分离的,而是被体验为自体的一部分。对自恋型人格NPD或自恋行为障碍NBD的病人而言,已经不需要中间的连接线,因为这个的客体从主体的角度来看,是其心理或身体的一部分,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已经失去了独立个体所具有的独立性。(图二:自体客体移情)                             科胡特认为,自体统整性的维持,需要有神入的自体客体。结构有缺陷的自体和健康的(统整的)自体,两者的差别不在于前者需要自体客体以维系其结构的统整性但后者不需要,而在于自体--自体客体关系本质上的相异。结构有缺陷的自体,对自体客体的需求仍然处于原始的状态,需要有古老的自体--自体客体关系(类似婴儿对母亲的融合/依赖关系),自体结构才得以支撑。但古老形式的自体--自体客体关系在一般的生活中是不容易维持的,这种自体因此也就常常处于易碎裂的状态。相对的,健康的自体对自体客体的需求是较成熟的形式,它运用自体客体的能力比较强,但健康的自体仍然是需要自体客体的。       我们不能用爱的客体(love object)取代自体客体,或从“自恋过度到客体爱”等等观点来理解这一发展过程。自体心理学认为自体--自体客体关系是一辈子心理生活的要素。就像在生物的层面上,人不可能从依赖氧气生活,发展到不需要氧气的生活,自体心理学认为在心理学的层面上,人不可能从依赖、共生发展到完全的独立自主(这也是和西方主流的普世价值体系最大的不同)。正常心理生活发展的特质是自体与自体客体的关系本质上的改变,而不是自体抛弃自体客体的过程。

已全部显示

人品差的男性,如何相处?
2021-06-19 回答

查看全部

感谢你的问题,回答有些晚了,还请谅解。也许每一个女性,在长大的过程中,都会遭遇一个“渣男”,以完成对完美男性去理想化的最后一块拼图。意思就是,没有天堂。对于“渣男”的心理动力学理解,我猜测你已经明察秋毫。我就不再展开。
如何完成分离,也许是成长中最重要的,也是最苦难的那一步。问,为什么道理都懂,我们却总是会不断回到施虐者身旁?答:因为施虐者和帮你擦拭伤口的,往往是同一个人。

收起
我走路的时候看对面的人害怕,是什么心理问题?
2021-04-08 回答

查看全部

抱歉,无法及时的回答你的问题。
1、一个很重要的精神分析师,叫John Steiner,曾经写过一篇很重要的文章,《看见和被看见,临床情境下羞耻感》“Seeing and beiJohn Steinerng seen: Shame in the clinical situation”。如果有可能,可以去找来看下,也许可以帮到你,网上就有。2、目光恐惧,也会涉及到很多个主题:攻击性和敌意,被窥视的恐惧,被羞辱的幻想,以及俄狄浦斯情节等等。
希望可以帮助到你,祝一切顺利。

收起
在家总感觉很累,跟家里人也无法沟通,我该怎么办?
2020-09-22 回答

查看全部

感谢你的问题,很遗憾听到你说的这些情况。从精神动力学的角度理解,分裂症病人是完全没有分化的状态。也就是说,外部现实和内部世界是连续的,幻想和现实是等同的,自体和客体的边界也是消融的。举个奥格登说的经典例子,精神分裂的病人无法做梦,因为他们不具备象征化的功能,现实和梦境无法分开。病人无意识的去控制身边的人,就相当于控制自己,因为失控对他们来说是灾难性的,会触发他们内心最原始的恐惧,一些关于被迫害和湮灭有关的恐惧。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你会处在被完全控制,无法动弹的境地,举步维艰,就好像长大了还被塞在子宫里那样。如果客观条件允许,精神病人还是需要去正规的精神科医院治疗,比如规律的药物治疗、住院治疗。祝你一切顺利。

收起
我总是幻想着别人在观看我的行为,我有问题吗?
2020-09-04 回答

查看全部

感谢你的提问:1、这个幻想里面可能呈现了一组冲突,被注视后产生的满足和相对应的紧张不自在。就好像在聚光灯下的体验,既需要被万众瞩目,又担心表现不佳。这也许是你内心冲突的外化。2、可以去联想一下,这些你喜欢但不喜欢你的男性形象,他是否是你早年生活中一个具体的客体或者是很多个男性形象的整合。比如过于严厉的父亲、苛责的男性老师、竞争的兄弟等等。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女性形象的转化。3、把自己窥私欲投射到了对方身上,即本来是你自己想要窥视别人(比如儿童对父母原初场景的偷窥愿望),但是内心无法接受这个冲动,就把它逆转成了了别人要窥视自己。一些动力学的理解,希望对你有一些帮助,祝一切顺利。

收起
感觉自己太刚了,好像男孩子怎么办,怎样才能变温柔?
2020-07-27 回答

查看全部

感谢你的问题。仔细思考了很久,还是决定用曾奇峰老师给《温尼科特传》做的序来回答,这个精彩的序几乎回答了和“温柔”有关的所有问题。“对一个男性医学生来说,选择儿科作为终身从事的职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做了儿科医生以后,又不是去治疗儿童的身体疾病,而是去研究和改变可能导致儿童身心双重问题的病理性的母婴关系,就更加困难了。这些困难都源于一个因素:跟女性相比,男人常常更加不愿意面对自己内心那些温柔的东西。温尼科特战胜了这些困难,他坦然地做了儿科医生和儿童精神分析师。在四十多年的职业生涯中,他直接帮助了6 万多对母婴,间接影响了一代甚至几代英国人。当然,被影响的不仅仅是英国人。弗洛伊德之后,对精神分析培训影响最大的就是温尼科特。由此散发出去的力量,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影响了人类的全部文明。我们也许可以说,专家的任务就是制造术语,然后用这些术语构建出一个理论体系。弗洛伊德制造的术语,高冷而晦涩,似乎不是要用那些术语说明什么,而是要隐藏什么,就像是他一生都要揭示的潜意识的伎俩的见诸行动。如果冰冷的术语是弗洛伊德温柔内心的反向形成,那么这位被誉为人类精神领域里最勇敢的探索者的人格,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勇敢。温尼科特的术语,温暖而通俗,人人能理解,人人能接受,也人人都能因为接受而产生改变。这是因为,他接纳了他的温柔,他的意识和潜意识一致地认为:最温柔,就是最勇敢。
男人应该冷峻而刚硬,这是落后的农耕社会对男人的要求。在这样的理念背景下,呈现温柔的男人似乎就不那么男人了。对于男性身份认同不足的男人来说,这种外在评判会带来深重的屈辱感。但对一个像温尼科特这样的男人来说,自己就是男人的坚定认知已经无需外在证明,所以他敢于温柔。反过来说,一个男人温柔的时候,恰恰就是他最男人的时候。以远离温柔的方式“装扮”成男人的文化史和家族史,是一部血泪史。我对数以千计的成年男女做过治疗性访谈,他们中的很多人,或哀怨或愤怒地告诉我,他们的童年有着一个怎样的严肃、冷漠或暴力的父亲。我也能看出,这样一个父亲,对他们的整个人生有什么样糟糕的影响。温尼科特发明的最伟大的精神分析术语,我个人认为,是“good enough mother”。这个术语在翻译成中文时遇到了问题。最开始翻译成“足够好的妈妈”,容易被误解成了做个好妈妈,忽略了原文的“够了就行了、不要过分好”的意思。后来翻译成“刚刚好的妈妈”,又觉得什么叫刚刚好很难定义。不过我觉得,翻译成“60 分妈妈”,最为传神和精确。“60 分妈妈”的意思是,肯定是好的,因为及格了,但却还有不好的地方。如果好妈妈的终极考核标准是看她能否培养一个健康的孩子,那么“60 分妈妈”最符合标准。这样的妈妈总的来说是好的,但她同时也具备“坏”妈妈的特质,比如有时会抛弃孩子独自去“寻欢作乐”。天意难测,但温尼科特却看透了天意:妈妈的如此“失职”,恰好为孩子健康成长提供了机会。所谓100 分的“完美”妈妈们违背了天意,所以她们使孩子患上各种身心疾病,无法远走高飞。温尼科特的这些思想,几年前就已经来了。在特定的圈子里面,甚至已经深入人心并成为行动的准则。这一次是他的传记出版,象征着这个人“亲自”来了。其意义是,温尼科特的思想,可以帮助妈妈如何对待孩子,而他这个人,却可以使爸爸们有一个如何成为并敢于成为“因为温柔、所以勇敢”的称职爸爸的榜样。上个世纪80 年代中期,我刚买了一套弗洛伊德传记《心灵的激情》推着自行车坐轮渡从汉口去武昌。我把书放在自行车后面的坐板上,一个浪头打来,其上册滑到了江里。丧失之痛,在此刻仍有些许残留。此痛当然无关乎金钱,而关乎那些远远高于金钱价值的价值。同样,如果我们拥有这本《温尼科特传》,不仅仅是表示我们的书架多了一本书,多知道了几个创造性的心理学术语,还意味着我们决定放弃借完美掩盖缺憾,有能力用温柔表现勇敢,以成长对抗失去的哀伤。”
希望对你和父亲都有一些启发,祝顺利。

收起
特别想分手可是每次他一求我我就舍不得?
2020-06-30 回答

查看全部

感谢你的提问,可能有几个点需要思考,1、男友需要全盘的掌控制,和担心失控,是否在重复一些他的原生家庭早年的亲密模式,比如父母之间的关系,父母和他的关系;2、你的离不开:“分离”是否会触发你的一些的情绪,可以回看一下自己是否存在生命早期某个阶段的分离3、略带着一点施受虐的关系,也是亲密关系的一种,并没有好坏对错之分。这个世界上就是存在一部分情侣,无意识的需要用一辈子的打打杀杀来维系他们的关系。希望可以帮到你一些,祝你顺利。

收起
自己有强迫症,过分在意呼吸,白天心慌,怎么治疗?
2020-02-26 回答

查看全部

感谢你的问题。我们经常拿呼吸和心跳来描述“前意识”,意思就是平时意识不到,但需要的时候,也可以从“潜意识”提取的部分。这个突然闯入的过程,可能会让人有很多的担忧和恐惧。心理动力取向的咨询会让这部分的症状链接到潜意识让你内心冲突的部分(比如早年有无经历分离,创伤,一些原生家庭议题等),这部分才是根源。主要会有几个方式:1、治疗室里面的自由联想2、也可以尝试记录一些经常做的梦,和你的咨询师去讨论3、关注躯体化的症状,即那些没有器质性病理基础的身体不适。比如莫名的心跳异常或、呼吸困难,皮肤疾病,疼痛,或者乏力等。只有潜意识的内心冲突被处理和修通,才可以从根源上消除这些症状,降低焦虑,真正的得以放松。
强调一些,“强迫症”这样的病理学标签,除了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压力,缓解咨询师自己的需要确定感的焦虑之外,没有太大的意义。祝你好运。

收起
怎样跟情绪多变的大男子主义老公沟通交流?
2020-02-23 回答

查看全部

感谢你的提问,1、赋予做家务佣人的意义,赋予夫妻生活性奴的意义,可能都是个体自尊水平在家庭生活里面的投射。关于自尊的议题,可以回到各自原生家庭去探索。2、精神分析有一个好玩的说法,夫妻吵架拌嘴,先“低头认错”的一方,往往是人格更加彪悍的一方。即,在亲密关系里面,可以低声下气直接等于心理健康的程度。家庭应该是谈论情感的地方,争取不搞成权利斗争,谁对谁错。3、争取不让孩子以及双方的父母,卷入到夫妻关系里面。几点想法,希望可以帮助到你。祝一切顺利。

收起
15岁女生之前极度阳光向上,小学毕业后3年焦虑不安
2020-02-21 回答

查看全部

这位同学,如你描述的情况,可能需要找人聊一聊。如果不愿意和家人或者朋友同学谈,也可以先考虑寻求心理热线的帮助。保护好自己,才可以更加好的帮助别人。祝安好。

收起
有一定程度的强迫思维,担心自己会得精神疾病
2020-02-20 回答

查看全部

感谢你的问题。通过和别人求证的方式,是判断是否存在幻听很科学的方法。但是反复求证的过程可能会让人痛苦不堪。1、心理动力学的做法是,找到那些引起强迫思维的内向冲突的原因,从而从源头上降低或消除焦虑。2、如果担心精神病性的部分,建议去专业医院的精神科或临床心理科做诊断和治疗。不要过于担心了,哪怕是轻度的精神疾病也是可以在药物和心理治疗的帮助下得到很好的康复的。祝一切顺利。

收起
加载更多
语音咨询 ¥800/次
视频咨询 ¥800/次
面对面咨询 ¥800/次
立即预约
来访者隐私安全
支持取消预约并退款 
咨询师资料100%真实
咨询师入驻 5 轮考核

查看可预约时段

回应时长

我将在收到订单后的6小时内回复是否接受咨询,且在24小时内联系来访者协商咨询事宜。

可预约时间

因近来咨询工作安排已近饱和,新预约来访可能需要等待到2021年8月,望理解知悉。

若变更预约

不可抗力需要变更/取消已协商好的咨询预约,请务必提前48小时(两个工作日)联络我。否则咨询将如期开始。

爽约/迟到

若没有提前24小时告知情况,爽约/迟到20分钟以上,则默认这次咨询已经完成。其他特殊情况,需与我协商处理。

私信

余晔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