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锴 2020年审通过

独立执业、人本聚焦-精神分析取向咨询师

在壹心理温暖过

138

收到感谢信

16

所在地

长沙市

  • 感谢信
  • 文章
  • 回答
返回咨询师主页
匿名
2021-09-15
咨询师很稳,我感觉很安全,经过这么多次的咨询,我感觉我的功能在逐渐恢复,我很感谢咨询师,也很感谢不放弃的自己。
匿名
2021-08-28
引导我让意识流动
匿名
2021-08-06
第一次咨询,感觉触及到了问题的冰山一角,谢谢老师!
匿名
2021-07-28
谢谢一路陪伴 期待再次相逢
匿名
2021-07-11
能够很清楚的帮我剥离出我描述的现象下的问题所在。
匿名
2021-07-11
能够很好的倾诉,也能够很好的获得建议。
匿名
2021-06-27
很准确找到了困扰我的根源。很感谢。
匿名
2021-06-09
感觉咨询轻松多了
匿名
2021-06-02
感受是咨询师是一个稳定的课题,整体的感觉是我很安全,能够表达我的各种情绪和需求。收获是感受到自己的成长,探索到分裂的一个原始防御机制,它可能推动我走向更远的地方。下一次期待的话,就是能够更放松!想对咨询师说的是,感恩遇见和看见吧!
匿名
2021-05-09
很耐心倾听
加载更多

咨询师手账#17 母亲和婴儿之间

“母亲适应孩子需求的能力与智力水平高低没有关系,这种能力也不会因为她从书本或讲座中获得了多少知识而变化。母亲的育儿知识具有自然的本性,能让母亲成功地供养婴儿,这与她对当下事情的理智性评价无关,也不需要她理解一切。让母亲定向于婴儿的是她与婴儿认同的能力,这种能力来源于母亲自己曾经作为一个婴儿被养育和照护的体验,母亲保留着舒适和安全的身体记忆,以及个人亲密感的体验记忆。此外,母亲知道婴儿的需求是什么,因为她是有活力和有想象力的人类。她能够等待自发性姿态的出现,因为她‘知道’很多诸如此类微妙的事情,例如为了把婴儿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婴儿需要准备妥当,全部的活动过程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母亲还知道,更加重要的是要尊重婴儿对照料的拒绝,而不是打着遵守规则或担心营养不良的旗号去强迫婴儿进食,因为就发展来说,‘喂养的基础其实就是未进食’。”——摘自《温尼科特成熟过程理论》这一段或许可以帮助我们来理解母亲和婴儿之间的困难。第一个困难的来源是,母亲a在她还是婴儿的时候,她是如何被养育和照护的,这个部分会在她成为母亲的时候,再次在重现“母亲-婴儿”的关系中被体验到。或许是一种焦虑,母亲a在面对婴儿时,始终在链接的困难或断开链接的焦虑之中,而伴随着照护的一次次挫败,将考验母亲a对这种挫败体验的涵容能力。但因为母亲a未曾在自己曾是婴儿的时候,与她的母亲A之间有充分被情感涵容的体验,那此时的母亲a将很难消化婴儿的情绪,母亲a可能会转向对理性养育的追寻,此时母亲a会在科学养育婴儿的知识和法则当中找到安慰。这或许会成为一个契机,重新修复母亲与婴儿之间失却的链接,但同时,也可能会带来一个危机,即母亲在与婴儿之间,带进过多的理性照料,而忽略婴儿自身感受的表达,就像是上文中最后提到的强迫进食的部分。第二个困难的来源是,婴儿先天或后天所遭遇的困难所带来的母亲和婴儿之间的养育困境。对这个部分,除了之前我在分享关于自闭症的例子的时候,所提到的有自闭症倾向的婴儿会让母亲大量地感受到照料的困难和养育的挫败。而尽管母亲在曾经是婴儿的时候,得到过足够好的母亲的照料,但婴儿的困难在这个时候,还是一点点地摧毁着母亲的信心。如果在母婴关系的困难之间,没有任何对于母亲的支持或者更大的家庭环境为母亲创造另外一个”养育性“的环境,那么,婴儿的困境很可能会慢慢拖垮这位母亲;类似的,有一位同行曾经跟我分享过他女儿出生的经历,因为黄疸的关系,所以婴儿一出生就从母亲身边被带走,进行一段时间治疗后便回到家里去养育。但是此时却发现了婴儿有一个入睡的困难,非常严重,婴儿一旦入夜,就变得警醒,一丁点声音都会让她受惊,紧接着就是不断地哭泣。因为同行了解这段刚出生就被带走的经历,或许跟婴儿的症状之间的关系,于是,这位同行开始了长达一年在夜里婴儿哭醒的时候,然后抱着她在客厅里走开走开,只有这样,她才能够整宿地安睡。奇妙的是,一年后,婴儿的这个症状消失了,夜晚能够安睡,尽管有声音也不会惊吓到她。不知道为什么,一旦是关于母亲与婴儿的话题,一边写着,母亲和婴儿的画面好像栩栩如生地浮现在面前……

2021年心理咨询时间说明

2021年,是我在长沙独立执业的第三年,也是我从事心理咨询工作的第七个年头。有时候我会问自己,六年的时间,2000多个小时的咨询时数,对我自己来说,沉淀下来了什么。我变得更有勇气去面对独立了,也为此深深地哀悼过理想化客体(想抱大腿)的不在,所以也理解了“出门遇贵人”是多么美好的祝福。我开始能够感受到游戏的乐趣了,跟我的分析师一次又一次地谈论着玩游戏的复杂心情,从这些能够体会到的心情折射出其他的光影——像光一般的温暖,像影一般的不安和恐惧,在复杂而又冲突的心情中晃荡,晃荡,在平衡之时感到心安。同时也意识到,如果无法驱除黑影,那我还可以增加平衡的时长。最后是关系的僵局,我也愈来愈清晰我更擅长与什么类型的来访者一起工作,对于什么议题我会感觉到自己的工作能够有所助益,也因此在关系僵局之时,内心会更趋向于笃定。而2021年,我计划恢复去年因为疫情而搁置下来的心理沙龙活动,继续写文章,同时,工作的重心依然在个体心理咨询上。常规工作时间为:周三至周日9:00-21:00,周一、二固定休假,每天最多4节咨询,排满即止。年休假时间为:2021年2月8日至2月23日(16天春节假);2021年9月27日至10月12日(16天国庆假);如果老来访者在我休假期间,有特别咨询需要,我会与你提前协商咨询方式与频率。

听说

听说生命之火灭去的时刻会听见飞蛾扑火时的噼啪声在那转瞬即逝之间赞叹生命的神奇是呀!能活着本身就像是奇迹一般如同往深处走的咨询让人明白有些东西只能自己一个人慢慢消化尊重每个生命的意愿

咨询师手账#16 黑夜的诅咒,从保护到限制

天慢慢变暗了……妈妈载着我,从学校往回家的路上赶。我挨在妈妈的后背上,耳边有急促的凉风吹过。这是一个稀松平常的夏日放学后,看着渐渐变暗的天色,妈妈再次跟我讲起了黑夜的故事。故事总是以“如果天黑了……”开始,以“千万要早点回家”或者“千万不要出门”结束,中间穿插的常是一些相当日常的悬疑故事。没有怪力乱神的剧情,甚至连恐怖都谈不上,妈妈像一个预言家一样,坚定而自然地向我讲述关于黑夜的故事。我至今还记得这样的一个故事——在镇上,有个挨近乡下的地方有一个池塘。有个小孩晚上的时候跑出去了,谁也不知道孩子是贪玩跑出去的,还是因为在家里挨了骂走出来的,听说大人是在第二天才发现孩子不在家的,到处找的时候才发现孩子已经淹死在池塘里了。有心的人发现,在那个常年都是枯黄野草的池塘岸边,长出了一朵白色的小花。多年之后,我才慢慢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一个故事,沉浸在记忆中这么多年至今依然历历在目。再次说起的时候,好像还待在当时的那个场景里,我还是一个一米不到的小孩,沉默而认真地听着故事。白色的小花在我的目光中是发亮的,在那个死过人的池塘边上发着光。就像是小孩刚来到这个世界,在认识世界的过程中会自然地不断发问十万个为什么一样,在这个故事里,我们也在为一个事情去给出因果——吃瓜的我们固然不知道实际发生了什么,没有看到尸体甚至都无法确证真的有人死去。但在故事之中,我们依然会有安置自己内心的方式——给个原因总比什么都没有来的安心吧?毕竟我们是在面对“死亡”这个难缠的对手。在我讲述的这个故事里,这个因果是这朵花,那我的这个故事就是一个关于“转化”的故事,简单理解就是因为这个人死掉了,所以在这个原本不长花的地方长出了花。死是因,花是果。也有人这么想,是因为黑,孩子贪玩不小心就掉进去了,那么黑是因,贪玩也是因,而死亡就是这里的果。那么,在这样的故事之中,这么想的人就会学会如何避免死亡的方式——那就是“如果天黑了,千万要早点回家,或者千万不要出门。或许,我母亲经常向我讲述的故事,正是她在成长中目睹或者耳闻死亡的过程中,建构起来的“活法”。并且,她在用这一套“活法”教会我如何能够在这个可怕的黑夜世界来临之际活下去。我从未这么觉得过,我的母亲是一个胆小鬼。我也奇怪,按理说对一个怕黑的妈妈的来说,最快速会有的反应就是笑话她是个胆小鬼。我想,我之所以不把妈妈怕黑的果,理解为是胆小鬼这样的因,是有依据的——因为她比我更有力量——无论是对我讲述“黑夜的诅咒”,还是像个预言家一样坚定而自然,我甚至都未曾怀疑过“黑夜可怕”这件事。黑夜就是可怕的。在我一直到高中毕业后,离开了家去往另一个城市读大学,我才开始走近黑夜。幸运的是,学校相对比较安全,虽然在我读书期间也有过校门口对面树林有人被强奸或者碎尸的传闻。但此时回想起来,我确实很少在夜里走出过学校,在附近三四公里外才会有的小镇上玩耍到天黑才回校。现在回忆起来,关于黑夜的记忆,很少有跟诅咒相关的,更多是比较温暖而平静的。比如说跑出体育馆走在路灯下的一瞬间,路灯亮了,放眼望去,一盏盏路灯点亮的感觉让人莫名落泪;又或者在晚饭过后,一个人或者跟好友在校园里散着步,大学四年的时间,我至少有三年半的时间都在晚饭后散步,一个人也散步,多个人也散步;再比如C栋教学楼的天台,是可以仰望星空或者跟好友一起对着在角落亲昵的情侣大喊:这里的风景真好,一个人都没有,然后他们就悄悄离开,腾出天台让我们喝酒吃花生谈心。黑夜也是可怕的。特别是在夜里传来窸窣的声响时,经常会发现自己像是装死一般动弹不得,但同时又会竖起耳朵,留意着声响的变化。在孩提时代,我晚上睡觉的时候,如果恰逢有蟑螂爬上床顶(潮汕的有一种床是木制的,带有顶,并且会有木头上雕刻花纹涂色,我不太知道那用普通话叫什么),当时并不会理解成是蟑螂或者虫子,想象中是某种非常庞大而可怕的生物在向我接近。幸运的是,在想象中,蚊帐和被子的威力也是不容小觑的,蚊帐像是警戒线,一旦触及我就会立马知道,而被子坚不可摧,躲在被子里,就无比安全。或许得益这样的想象,我还是睡了过去。黑夜的诅咒,从保护到限制,这是我在成长过程中最深的体会。有一部日本动漫叫做《进击的巨人》,如果没看过的小伙伴你们接下来就会被剧透了。在动漫设定的世界之中,人类是居住在高墙之内,原因是墙外的世界会有无理性也无法沟通的巨人,他们就像野兽一样,看到人就会吃掉。而故事发展到某一天,他们惊讶地发现了高墙的秘密。我还是不剧透了,你们感兴趣的话,就亲自去体验那个世界的真相所带来的冲击吧。对于我来说,《进击的巨人》里的高墙,无疑就是那一道因为黑夜可怕而在夜晚一直锁死的家门,我当然可以去打开这个门,望向门外的世界,但深入人心的观念就像是过久了已经适应而熟悉的生活一样,所以我挺理解《海上钢琴师》里1900为什么站在登岸的铁梯子上走一半又回头的心情。等到真的走出家门,在外面的世界,白天或者黑夜的世界里游荡久了,才慢慢捋的清那些曾经是保护,如今是限制的细线。(心理咨询挺像织布机的,得花时间,捋清线,织织看,才看得清楚。)从保护到限制是一个连续带,在父母不在场的情况下不能走出家门,对刚学会走路的孩子而言,这是保护;但对于一个青少年或者成年人而言,就属于限制了。我们还可以换一个视角,分别从两个主体来看,不允许走出家门这件事,对于想要探索边界之外的世界的孩子来说,是限制;但对于给出这个禁令的父母来说,则是出于对孩子的保护。一个人的保护,会在另外一个人的体验中变成限制,那并不奇怪;黑夜的诅咒在没被认清的时候,也可怕地像个庞大的怪物。作者:胡少锴,现居长沙,人本聚焦-精神分析取向咨询师,2014年开始从事临床工作,目前独立执业。联系方式:微信号charge201710

咨询师手账#15 读书的人

对我来说,自己开始去看书,是大一的时候了。小时候在爷爷家,也曾经打开过那个神秘的置物柜。里面密密麻麻挤着很多的书,不需要翻开书就可以看到发黄的书页。那一定是有一定年代的书籍了,就像他们的主人,我的爷爷一样,也都上了年纪。我很少翻开过,哪怕我知道里面有四大名著,但我一点都不好奇,我是在最近才开始对《红楼梦》感兴趣的。所以说,那时候的我,离书的世界,真的太过于遥远,以至于遥远到在我手中拿起书,翻开书都会感觉不自然。今天早上,看到友人在群里发了几张“读书的照片”,我说很有感觉,她告诉我那是广告海报—— 广告系列命名为“读书的人”广告文案是”欢迎回到书的世界”也许心中有什么开关被打开了,我开始在手机相册查找与书相关的照片,汇集起来,就有了今天这篇文章。我跟书的相遇,相比于同龄人,可能真的算很晚了,但即使是他人口中的晚,在我心中,能够跟什么相遇上的这份心情,再晚也不迟。与你分享~我所踏进的书的世界:)作者:胡少锴,现居长沙,人本聚焦-精神分析取向咨询师,2014年开始从事临床工作,目前独立执业,兼任长沙高校心理学教师。联系方式:微信号charge201710

咨询师手账#14 内在意象的整合与转化

这是一个一年多前做的动物聚焦练习的体验过程。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刻重新提起,是因为最近在带领聚焦学习小组的成员做练习的时候,我分享了我曾经做动物聚焦的体会......

亲近的需求,不会因为没有而消失

“在童年期需要感觉到亲近、甚至感觉自己是别人的一部分,这是正常的;当孩子被拒绝、没有得到温暖和共情对待时,这个需要也不会消失。孩子有时需要感觉是母亲的一部分,如果这个需要没有得到回应,就会让孩子处于‘渴求的’、受惊、挫败的状态。作为成年人,想要亲近的愿望会引发焦虑,尤其是在攻击性未被驯化的时候。他们会用到分裂、投射性认同等防御方式,而这些防御也成为其性格盔甲的一部分。当某种生活状况威胁到一个人的平衡时,就会产生淹没性的焦虑。”  引自Jane S. Hall 《Deepening the Treatment》

咨询师手账#13 行走的困难

行走的困难,也会体现在一个人“退行”的状态之中。“退行”这个词,也挺有意思的,字面上看是“后退行走”、“退着走”。

咨询师手账#12 藏木于林

“馒头,老面馒头……”小区楼下有扩音器播放着干瘪的声音,“馒头,老面馒头……”我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四点四十一分,它重复了快两个小时的时间了。除了这个声音之外,不间断地传来刺耳的电钻和小区居民用方言交流的声音。如果某一天,你忽然去到陌生的城市,周围没有一个你熟悉的人,别人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在这样的地方安安静静生活着的时候,你会不会也有一种自己“藏木于林”的感觉。这种感觉,好像自己消失了,又好像没有消失一样。哪怕周围的一切再扑朔迷离,离你过往所认同的、所经历的都去之甚远,却好像依然有一根线在牵动着自己,知道现在是上午下午,在何处,自己是谁,目前有什么是一定要去做的,哪怕处境再艰难。小时候,我很希望午后能够听到叫卖“豆花”的声音,在我所生活的小镇里,每到夏天,就会有一个老爷爷在午后叫卖“草果、草果”,妈妈心情好的时候,就会在楼下问我们兄弟几个,要不要吃豆花。我记得妈妈最喜欢的是豆花,她很喜欢在豆花里加甜的姜汁,我也试过那个味道,尝起来很甜,很温暖。二哥他比较喜欢吃“草果”,放上黑糖,夏天吃起来特别消暑。当我回忆起这段经历的时候,我发现这一黑一白的食物,就像我们家最快乐的一段时光,或许这也是我后来看到太极图特别亲切的原因吧。在那段回忆里,也有这样的叫卖声,依稀出现,声音越来越大,我也会感觉自己心跳声越来越大,我等待着妈妈的声音响起,但遗憾的是,她的声音并不总是会响起。所以有时候我需要大胆地提出“我想要”,这对儿时的我来说,对一个很严厉的妈妈说出自己的“想要”,是多么“过山车”的体验。这样的叫卖声,其实也是过渡性客体。我很好奇这位老爷爷从何而来,如何制作出这么美味的东西,更重要的是,他的到来,让我感觉到我们一家人的欢喜,一边吃着,一边跟一个陌生人聊天的愉快。某一年,我回家去的时候,我已经长大了。我丝毫没有想到在我身上流淌过的时间,同样也在那位老爷爷的身上流淌着。所以也不奇怪,当我突然发现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听到他的叫唤声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他或许已经不在了。某一天,我在妈妈那里听到了相关的消息,大概是说“呼桥boi稻灰该囊过新了”(潮汕方言:那个卖豆花的人过世了)。我好像没有感到悲伤,也不觉得痛苦,那种感觉更像是一下子脸上失去了笑容的感觉。我已经很幸运地借由这个过渡性的客体,走向了一个更大的世界。尽管这个世界还有无数的店家在售卖着豆花和“草果”,但那已经不再是当初记忆中的那种味道。那种味道,是那位老爷爷,他破旧的推车,打开豆花盖子冒出的热气,一家人聚在一起,说着、笑着、吃着的味道。所以,熟悉的味道,也在发挥着过渡性客体的作用,当我们感觉到越来越“不自己”的时候,或许我们会无意识地吃曾经很喜欢的食物,跟许久没有联系的好友联系,拨通那个存在在记忆深处,不会欠费的家里的电话。作者:胡少锴,现居长沙,人本聚焦-精神分析取向咨询师,2014年开始从事临床工作,目前独立执业。联系方式:微信号charge201710

咨询师手账#11 没有色彩的童年 | 创伤赋予了我们什么

最近,我在看《身体从未忘记》,这是一本讲述创伤如何影响人的书。
加载更多
因为股权问题和公司闹得不开心,如何调整焦虑不安?
2020-04-11 回答

查看全部

对于有现实的问题引起的焦虑情绪,在这个现实问题还没有得以解决的情况下,去做一些有助于情绪调节的活动,比如运动放松、深呼吸放松、正念静坐都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你缓解焦虑。如果这些方式对于你来说没有作用,可能要重新正视现实中遇到的问题给你带来的影响,你的描述会让我感觉到你的内心是有冲突的,跟公司有冲突,自己如果离职就会失去权益,不离职,又经常会收到恶意的邮件。如果你感觉到目前所处阶段很困难,也想要去梳理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什么,理清一些事情,以及去处理目前的问题,或许心理咨询能够帮助到你。

收起
大四,纠结考研还是工作,很迷茫痛苦,每天都在想?
2020-04-09 回答

查看全部

题主你好,考研的方向是你喜欢的吗?你喜欢的这个方向,是否也有相关的工作可以找到?
听你的描述,考研这个过程对你来说,似乎挺有压力,一方面自己的情绪状态会影响考研,家人似乎也会在考研这个事情上推你一把。
其实很难说考研后的人生和直接工作的人生,哪个会更幸福一些,哪个发展空间更好一些。如果你的从业方向本身偏学术领域,而且对学历有非常硬性的要求,那么没有研究生的头衔可能会给你未来的工作失去一部分竞争的优势。如果并非学术领域,同时是一个更需要以实践经历来衡量水平的方向,那踏入工作,或许也是一个可以考虑的尝试。

收起
不曾被理解,感觉活在这个无聊的世界上很痛苦?
2020-04-09 回答

查看全部

你说“不曾放弃学业”,我看到了你愿意去面对的勇气,即使你过得挺痛苦的。

收起
单位还没有复工,内心焦虑不安,我该怎么办?
2020-04-09 回答

查看全部

从现实层面来说,是否可以询问单位负责人,了解目前的复工情况,和后续的复工安排?如果有收到比较明确的回复,或许会很有效地缓解你的焦虑;从心理层面来说,面对同样的一件事,不同人会产生的焦虑感受程度是不同的,如果在目前焦虑似乎越临近复工,但又没有明确消息的时候,焦虑放大了,有意识地自我调节是很重要的。

收起
过分在意身体健康,总怀疑自己有病怎么办?
2020-04-09 回答

查看全部

不知道题主是否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疑病”现象,如果是的话,或许可以想一下这种情况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当时出现这种情况前后,是否有其他有可能引起这份担心自己身体健康的事情。
当我们出现某个症状的时候,我们去追溯这个症状开始发生的情景,有时候会给到我们一些理解这个症状的提示。如果这个停不下来的“疑病”,是反复发生,那么很值得通过专业的心理咨询来探讨这背后是在发生什么。担心的背后是什么?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我们确实得了某种疾病,身体不适的感觉,或者我们直觉感受到哪里好像不太舒服,那么可以去做个检查,如果在检查之后,结果显示正常,但是心里依然担心,那这个部分就属于心理咨询、心理治疗的范畴了。

收起
【书评大赏】《象与骑象人》告诉我们如何寻找幸福?
2020-03-29 回答

查看全部

题主看到了这本书讲到的关于理性和非理性冲突的部分,我想在这个部分做一个补充:大象有大象的智慧,它有适应自己的生存方式,知道什么对于他而言,是有利的,它的行为不一定是符合文明和伦理的,但内在的大象对你而言,它是会趋向于如何更好地适应和生存、发展,从根本上的关系来说,与它冲突的是文明,而非你;为什么我们感觉到了冲突,因为我们认同于文明和伦理,我们在这样的普遍规则之下生活着。而规则存在的意义,维持了某种稳定性,这样就不会大家是完全顺着内心的欲望走,恨一个死,我们就把他杀了,而是我们会感觉到恨,但我们知道杀了他是不可以的,因为这对于我们来说,违背了内在的良知,也会遭受到相应的惩罚。所以,理性与非理性其实并非一个对立的关系,它们更像是你的左手和右手,协调时相互分工,不协调互掐打架,但那还是我们的两只手,我们不会说,哪只手更强壮,没必要另外一只手了。

收起
高二学生,不知该如何选择未来适合自己的工作?
2020-03-29 回答

查看全部

听你的描述,会让我感觉到你在迷茫之中,其实还是有一些确定的东西的,比如说看更远的世界,未必喜欢科研,以及对于追求梦想和稳定工作的省思。
有个测验或许能够支持到你,这是一个职业性格测试,叫做MBTI,网上可以直接搜,有免费作答的。

收起
【书评大赏】《洗心岛之梦》主要讲什么?梦境相关?
2020-03-29 回答

查看全部

相似的是,都是很有自我探索意味的两本书。区别是,《洗心岛之梦》的主体是申老师,《回忆·梦·思考》的主体是荣格,所以在读这两本书的时候,你会感受到申老师在中国传统文化之下,对于自己,对于心理学的思考,这部分或许作为同样处在中国传统文化之下的我们,更能够感同身受;而荣格的书,背景文化是基督教的文化,这里面也有他关于这部分文化的省思。

收起
附近医院没有心理科,但太难受,有抗抑郁药物吗?
2020-03-29 回答

查看全部

可以看看医院是否有精神科,有时候医院没有设置心理科,但会设置精神科,那也是可以对你的情况做诊断并开具相关治疗的药物。

收起
我想问,是不是一个老师能决定一个学生?
2020-03-29 回答

查看全部

老师不一定能够决定一个学生学习的态度,但是不可忽略的是,老师是会影响到学生学习的动机和积极性的。当我们逐渐长大,从家庭慢慢去到学校,伴随着我们身份的变化,我们主要的发展阶段也在变。对于青少年时期的孩子来说,接受学习是一个很主要的阶段,而在这个阶段中,陪伴我们的重要角色,除了同学之外,就是老师,而且老师对于我们来说,是有着像父母那样的影响力的。这也是为什么,当你跟老师关系好时,你对他的喜欢能成为你学习的动力,而老师对待你的方式,说话伤人,以偏概全,不负责任,这确实影响到你了。

收起
加载更多
语音咨询 暂不提供
视频咨询 ¥500/次
面对面咨询 ¥500/次
立即预约
来访者隐私安全
支持取消预约并退款 
咨询师资料100%真实
咨询师入驻 5 轮考核

查看可预约时段

回应时长

你好,感谢你的信任。 我将在24小时内通过私信与你协商确定咨询时间。

可预约时间

周三到周日,北京时间10:00-19:00我可以安排咨询;周一二休息,只处理预约,不安排咨询。

若变更预约

若因为不可抗力需要变更/取消已协商好的咨询预约,请务必提前48小时(两个工作日)联络我。否则咨询将如期开始。

爽约/迟到

若没有提前24小时告知情况,爽约/迟到20分钟以上,则默认这次咨询已经完成。其他特殊情况,需与我协商处理。

私信

胡少锴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