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浩容 博士,2020年审通过

台湾哲学谘商学会监事、咨询师

在壹心理温暖过

303

收到感谢信

34

所在地

上海市

  • 感谢信
  • 文章
  • 回答
返回咨询师主页
徐老师?
2021-07-11
温暖有力量 得到情绪上的发泄和安抚 感谢您
匿名
2021-06-06
第一次咨询,儿子感觉不错,期待下周。
匿名
2021-05-24
匿名
2021-05-24
总是担心咨询师会敷衍我
匿名
2021-02-09
第一次咨询 之后再看一下效果。
匿名
2020-11-21
知识渊博,聊完有醍醐灌顶的感觉
匿名
2020-11-09
温和且有力量,从谈话的表象发现内心的困惑。
匿名
2020-08-07
很好
匿名
2020-03-10
是本阶段最后一次的咨询。前后一共五次,自我感觉说的很多的“我不知道”的回答。老师厘清的问题,老师对我经历的“冷读”,的确很有启发。不过,我需要带着这些问题先去经历一番。会越来越好的,之后遇到困惑再聚。
TP0422
2019-11-30
     在选择咨询师之前我看了很多咨询师,最终选择了高老师,我比较相信第一感觉,高老师的头像给我第一感觉特别好,很可爱给人感觉也很有智慧,然后再去查阅了一些关于他的资料,他写的一些文章观点挺妙的,关于自残的念头好与坏,有触动到我,所以坚信了自己的选择!      在还没开始之前我就已经对高老师产生了信赖感,所以在交流的时候我毫无保留的把我遇到的问题表达了出来,他会很认真的去帮我分析遇到的问题并找出我自己没有意识到的诱发点。      整个谈话下来让我整个都放松了下来,思维更清晰的去分析问题,谢谢高老师!(唯一让我觉得有落差感的是高老师的发型,头像那张特别帅特别可爱,真人好像发量变得有点少了,希望你能留长起来,哈哈哈)
加载更多

卖惨

「卖惨」在人际关系中是一种常见的沟通方式。通常卖惨者,会让原本陷入冲突或矛盾的对话暂时中止。但卖惨之后,往往问题没有解决,反而比之前多出一个问题。

为什么有些人看不惯别人野性消费?

最近有一股「野性消费」的风潮,而野性消费引起某些人的支持和效仿。但也引起某些人的担忧,他们担忧野性消费会对社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毛毛虫的死亡与人的困窘

1.有时候出门得早,在学校附近吃得早餐。台风过后,有入秋的感觉。坐在户外的小板凳吃早餐,不会吃得一身汗。当我吃着油条,我看见地上有条艳绿色的毛毛虫。毛毛虫只剩下半截身子,我大胆推测它死了。在初秋死去,不知道它会在哪个季节投胎。我想到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死去,都有人知晓。有些人死去之后,他们的尸首被发现,然后发现的人叫人来处理,这些尸首的命运,大概就是被当成垃圾处理。人死后的躯体,到底算不算垃圾呢?这可能要看垃圾分类的规定,这个规定是人订定的,可以改变。想想「规定」这个概念,就是一个充满人类意志的概念,世界上没有哪个规定不是人订定的。而所谓「人」订定的,这个「人」指的也是少数人。人本心理学家马斯洛在著作Towarda Psychology of Being批判实验心理学,他认为人的心理「正常」或「异常」,乃是少数人制定的标准。按照这个标准会出现很多问题,就像纳粹眼中的犹太人,或者一位有家庭暴力的父亲对孩子的指责。2.在人们反思规定之前,他们已经服从了某些规则。就像在咨询中,我们经常见到某些来谈者,当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他们对父母的批评照单全收。他们一方面怀疑父母对自己的指责,另一方面又不自觉的接受了这些批评,选择在自己身上找问题,而不是去质问他们的父母。有些孩子就在这个过程中长大,把自我怀疑内化为自我评价。他们会在面对他人批评时,不自觉得认同对方,帮对方指责自己。指责自己向来是痛苦的,那等于我们在跟自己说:「我不够好。」指责自己的痛苦,其存在并非完全没有价值。比如有时我们指责自己,那是因为我们对自己有要求,我们希望自己可以做得更好。有时我们指责自己,在于我们有良知,我们确实有时做得不对,这时自我指责使我们避免盲目,使我们能够担起责任,这是成熟的表现。但有些指责来自外在,来自他人的标准,来自他们要把我们塞进不属于我们的容器当中。我们很难受,却忘了挣扎与反抗,这种痛苦尤其让人难受。因为这种痛苦往往难有结束的日子,因为我们把结束的权力交在别人手上。3.最近恒大爆出财务危机,有些地方的恒大楼盘延后交屋的时间,出现停工的迹象,引起一些民众恐慌。尽管身边的人都认为,一线城市不大可能出现类似的情况,但上海也是有烂尾楼。显然抛弃负资产,是一种求生之道,就像壁虎断尾求生。壁虎断尾求生,牠会缅怀牠的尾巴吗?也许当断的时候有遗憾,但当新的尾巴长出来,旧有的尾巴就被遗忘了。这对旧的尾巴公平吗?抛弃已经失去作用的东西,这本身就是一种自然规律,无所谓公平或不公平。公平或不公平,仅存在于人类的世界,是人类一种特殊的感受。绝对的公平就像绝对的自由,是概念而非现实对象。毛毛虫的尸体、人的尸体、烂尾楼,都是现实中的对象,死掉之后被扔掉或是焚烧,无所谓公平或不公平,其服从的是某种物理学上的合理。万物的生灭和灭生,都在物理世界生成变化的规律之中。除了对少数人而言,大体公平。不公平,充其量是少数人对他脑海里的那个人,对那个人的印象所拥有的独特定义。这个定义来自他对这个人的感受,这个感受只对这个人是实在的。所以公平或不公平,是一种理性判断的产物吗?可能只是感受,而且是个人感受而已。4.人与人之间悲苦的原因都不同,但悲苦的感受是共通的。有些人看起来为别人悲苦,实际上是为自己悲苦,他个人为自己的悲苦,因为别人的悲苦而被感染了,被引发了。这让我想到日常生活中,并不是每个人都善于倾听,尤其当倾听的对象撕心裂肺的吼着、哭着、叫着的时候,总会让一些人生出畏惧之心,这时他们原本的同理心就消退了,进而残存着「困窘」的感受。困窘的感受被引发,我们就无法进行其他更有深度的思考。困窘还会遮掩我们同理心的生发,这时我们忙于关注自己,无暇分心去关心其他人,尽管眼前这人的处境极为悲惨,是我们平时忍不住怜悯的对象。困窘,很可能是因为我们从小被教育,不该在人前露出脆弱的一面。露出这一面,意味着给大人添麻烦,还会被大人说是糟糕的、不应当的。不少孩子都有这个经验,在哭泣的时候被某些大人喝叱:「不许哭!」,有些大人还会给喝叱加上一些嘲讽的形容词,比如:「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个小女生。」当我们被这种观念说服,我们把自己表达不快乐的权力取消。这时,当我们看见别人肆无忌惮的表达不快乐,就会引发我们内心的困窘,我们内心的纠察队告诉我们眼前这人的举动是「不应该的」。可同时,我们内心又会陷入纠结,因为我们的直觉需要这种不应当,我们那些被迫认下,而非真心承认罪责会转变成困窘的一部分,刺探我们内心深处自我怀疑的本能:「我想哭,可是我不可以哭。」我们都遗忘了本能,在于本能在某些人的标准中是不好的东西,就像有些人把别人表达悲伤的权力视为不好的东西。实际上,那些要孩子不许哭的大人,很可能只是面对孩子哭泣时会手足无措,出于困窘而对孩子胡言乱语的大人而已。可是有太多人在困窘之后,在胡言乱语之后忘了道歉,也没有勇气去乞求孩子的原谅,最终导致孩子没有学会接纳自己,只继承了原本可以避免的困窘。5.毛毛虫死了,我凝视它的身躯。我想它不会再有快乐,也不会再有不快乐的感受。它曾经熠熠于这个自然界,以它的方式谋求幸福,不用为了满足世俗标准而活。我内心忍不住对牠投出一个疑问:「你想过买房吗?应该没有想过吧?大自然都是你的乐园,房子不是你的必需品。你想过结婚吗?应该没想过,你顺应繁衍的本性,而不是顺应人类制度。……」想着想着,我发现我有点羡慕这条虫。因为我虽然是人类,但最终我也将变成一块腐肉。既然我和虫子有相同的结局,对于中间的过程,我到底在计较什么呢?为什么我要在中间的过程受苦呢?虫子不会回答我,牠死了,牠死了,牠死了。而我,在路上。而你,你呢?你在哪里?作者:高浩容(公众号:容我说;台湾哲学谘商学会监事,著有《别害怕当个流泪的大人》、《你好,光明村》等著作。)

假如世界上所有老师都消失

今天是教师节,希望我们趁此机会反思,反思我们都是人生的学生,也是自己解决人生难题的老师。反思我们不可能逃离人生的考验,除非我们死了。

当小学生开始化妆,对成人意味着什么?

有天我在逛商场的时候,看见商场中庭正举办一个儿童街舞的比赛。这时有个一身萤光装束,头发抓的像刺猬,脸上涂满化妆品的小女孩走到我旁边,叫了声:「高老师好!」我一时没认出眼前的孩子,跟她交谈几句,才想起是我在某间小学教书的学生。今天小女孩和其他舞蹈班的学生,都来参加今天的比赛。他们每个都穿得像专业舞者,发型、化妆都像小大人。当我在欣赏孩子们演出时,我身边其他大人,有的对台上孩子指指点点,抨击把孩子化妆化得「没有孩子样」,简直不伦不类。我想起平常也会在短视频上看见一些孩子,他们被父母打扮成各种模样,视频的评论区也会引发一些网友的非议。§化妆这件事跟年龄有关吗?反观儿童史,成人对儿童的视野在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转变。儿童史家阿利埃斯(Philippe Ariès)在着作《儿童的世纪》(L'enfant et la vie familiale sous l'Ancien Régime)里谈到,十九世纪以前,并没有我们现今的儿童观念。所谓儿童,在成人眼中就是「缩小版的成人」。当我们看十九世纪之前的绘画,不难发现有些孩子确实穿着就像个小大人。好似摆脱婴儿时期后,儿童的装束和大人没有什么区别。换言之,儿童观念的出现是十九世纪的产物。在那之前,儿童被视为成人的所有物,可以买卖的财产。所以儿童观念的出现,使得儿童真正被人们视为独立且应该被尊重的个体,这是人类文明重要的进展。从这里我们就可以了解到,儿童化妆这件事,就像儿童的服装,向来都是成人的作品。因为儿童本身并没有买卖、制造服装和化妆品的能力。有些成人喜欢给双胞胎买一样的衣服,觉得这样特别好看,这和成人给儿童化妆,觉得这样好看,其实意思一样,都是成人对儿童展现权力的方式。换句话说,当成人没有把儿童当成独立的个体看待,他们就会想要在他们身上搞点花样。从历史角度来说,给儿童化妆其来有自,并不是现代产物。从儿童心理角度来说,也有好奇的天性。有些孩子小时候会偷穿大人的衣服,比如打上爸爸的领带,穿妈妈的高跟鞋,也包括动用成人的化妆品。这除了模仿的特性,儿童通过模仿大人来获得一种成长的乐趣,除了获得「我也是大人了」,进而想像过大人的生活,更重要的是获得「成人的权力感」。成为大人,对孩子来说就是独立的象征,是一种摆脱依赖的渴望。另一方面,人有好奇心,也有爱美的天性。撇开化妆,有些孩子对于穿着打扮都有他自己一套审美讲究。爱美本身,是一种自我价值感的坦露。比如孩子在两、三岁的时候,他会把自己觉得美的玩具、衣服和东西“show”给大家看。但这时儿童还不明白这些东西是「外」物,儿童以为这些东西就是自我的延伸,所以他展现的其实是「看吧!我很美」的这个我。因此,儿童化妆本身既是历史的,也符合儿童心理学在好奇、渴望独立与爱美的天性。从这几个角度来看,十分正常,并非坏事。§脱离儿童的本真性,我们便要注意一代巨星小甜甜布兰妮,曾经红遍全世界,直到后来因为精神问题出了几次洋相,大家才注意到,布兰妮背后有位可怕的父亲,长年操控布兰妮,逼迫她工作、赚钱,却不给她应得的报酬和尊重。布兰妮的情况并非特例,有些成人不尊重孩子的主体性,就像十九世纪以前的成人,他们把孩子当成自己的财产,不给孩子自我发展的机会。回到化妆这个议题,儿童爱美很正常,这是人的本性。我们不要把儿童化妆妖魔化,因为强迫儿童不「该」化妆,这又是另外一种成人操弄儿童的暴力。但是儿童化妆,需要注意下列几种情况,才能给予儿童心理足够的保护和支持,让化妆成为儿童成长的正向力量,而非负面打击。一、陪伴儿童进行探索禁止儿童顺应他的好奇心,往往只会给儿童带来反效果。就像我们不希望儿童一个人去河边玩水,那么我们要教育他为什么不能去,而不是一味禁止。只是禁止,反而会让儿童更加好奇。我们要让孩子知道玩水可能造成的个人风险,包括失去生命、离开父母等。同时也要教孩子学会游泳,让孩子学会应对风险,而不只是逃避。同样地,当孩子对外貌和化妆用品感到好奇,我们可以让孩子知道「大人为什么要化妆」、「化妆可能带来的好处和坏处」、「让孩子体会一下化妆的感受」等,让孩子通过成人的讲解,满足好奇心,避免他因为自我盲目探索而受伤。二、尊重儿童的意愿儿童天生有好奇心,但每个孩子好奇的程度不同。有些孩子可能很想尝试化妆,但有些孩子不感兴趣。化妆不化妆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通过儿童的行为做为帮助孩子成长的途径。因此当大人自己出于个人意愿,想要孩子化妆,这时孩子不想,我们要尊重孩子的意愿。强迫孩子化妆,或者打压孩子化妆的意愿,这都是一种心理上的暴力,这会让孩子对化妆这件事产生误解,进而对爱美这件事产生误解。比如有些家长看见孩子化妆,就骂她像「小姐」,这都会给孩子带来心理上的伤害。三、以健康为优先考量既然我们要引导孩子通过化妆来发展自我,在心理层面之前,我们要考虑生理层面的安全。我们要挑选不影响儿童健康的正规化妆品,而不是直接让孩子用大人的化妆品,避免伤害孩子的健康。另外,让孩子用他们专用的化妆品,过程中可以给孩子自己挑选的机会,这也给成人有机会让孩子学习做选择、审美等方面的教育。四、避免让化妆复杂化有些大人将化妆这件事,和其他事情连结在一起。比如有的大人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和其他孩子比美,里面有家长自己的竞争心。这些和孩子自身意愿、想法和感受无关的动机,都会让儿童化妆这件事变得复杂,这些复杂不该由孩子来承担。比如有些成人把孩子像圣诞树一样随意打扮,拍短视频牟利,不管孩子喜不喜欢,也不管过度化妆会不会影响孩子健康,这就是一种复杂化。§结语:让化妆成为亲子活动的一部分无论是阅读绘本、周末出游、做家事等家庭活动,都是亲子之间增进情感,让孩子在互动中自我成长的机会。化妆这件事也一样,把握每个孩子好奇的机会,给予适当的引导,在过程中让孩子习惯和父母一起探索生活的可能性,对每个家庭成员都很重要。辩证性的看待儿童化妆这件事,不要轻易用成人自己的好恶为孩子做决定,方能让化妆这件已有千年历史的人类活动,正向且积极的在我们的家庭流传下去。作者:高浩容(公众号:容我说;台湾哲学谘商学会监事,著有《别害怕当个流泪的大人》、《你好,光明村》等著作。)

你身边也有吹毛求疵的完美主义者吗?

遇到吹毛求疵的完美主义者,该怎么办?

如何分辨一个人是真自信,还是虚假自信?

自信的根基不在于「信」,而在于「自我」。要了解一个人是否真正自信,我们需要通过和这个人的对话,去了解这个人是否有足够清晰的自我意识。

如何看待「抛家弃子入空门」的李叔同?

我们正在遗忘我们熟悉的语言,但我们不会因此变得沉默。

当年轻人敢质疑大人,是社会进步的象征

为什么去质疑常识那么难?我以为是因为文化,在我成长的文化中,「质疑」经常被视为错误。

当学生对我说:「老师,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好吗?」

人世间,活著本身就是一场未知的冒险。我们活著,能把握的只有大方向,在有限的人生岁月,朝著这个方向前进。然而,我们从来都无法控制这个方向,我们只是朝著这个方向前进。
加载更多
怎么样才能够和不同性格的人处理好关系呢?
2019-09-09 回答

查看全部

你好,首先你谈到年纪跟性别,你想表达什么呢?22岁、女性,从年龄上看,是处在大四即将毕业的年纪吗?所以你在问题中提到出社会“应该”要跟不同的打好关系云云,是不是你多自己即将出社会,感到有些焦虑呢?那么你谈到自己的性别,会让我想到,你在交友方面,是不是反应了自己在交友上,可能面对同性或异性,其中一方对你来说是比较陌生的呢?建议你重新检视自己的问题,看你的话语中流露了对未来的哪些焦虑?以及长久以来,你在交友方面的倾向。有机会我们再谈。

收起
我是老师,学生经常和我对着干,让我想起小时被欺负
2019-03-01 回答

查看全部

这位老师好,从你的描述能感受到你的愤怒、悲伤、失望等负面情绪。

感觉你也想把老师的工作做好,但情况并不总是那么理想。在你的描述中,可以看见你对学生行为的在意,如果不在意,恐怕也没有那么大的情绪。而且看起来学生对你的冒犯已经不是一次两次,长期累积使得你内心某个过的创伤被唤起。

那么一段时间,除了忍耐,是不是你也尝试了一些方法,可是都没有效果呢?

你愿意承认自己今天有想要打学生的冲动,但你没有真的去做,之前又有一段时间被欺负,致使你思考是不是不适合当老师。你愿意反思,来到这里求助,为你的勇气跟道德感,我觉得你真不容易。

对于你的问题,被唤起儿时的创伤,这并不是妳的错,正如我们的受伤,那不是我们故意弄伤自己。你看你的问题,有些人被激起他们以前当学生时的不快,彷佛把你当成当初伤害他们的那位老师。

同样地,那些学生唤起你的移请,但他们并不是当初伤害你的那个人。这说明我们都会受伤,也会因为过去的创伤而再次心痛。

这并不是说学生当下对你的伤害不重要,只是对于过去创伤,这部分建议找谘询师谈谈,给自己一个处理创伤的机会。同时可以通过咨询学习情绪管理的方法。

学生的部分,除了我们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毕竟教师是一份专业工作,也许比起咨询,跟有经验的、信赖的教师前辈讨教会有帮助。班级管理和教导学生是技术活,就像咨询,除了善心,没有充分的技术也无法助人。

至于是否适任教师,建议等情绪比较稳定的时候再思考,综合谘询师、前辈和相关专家的意见再决定。

总之,先从当下的、立即的情绪和感受先处理,然后再慢慢处理更久远的困境。

收起
出生人口数连年下降,是什么原因?会产生什么影响?
2019-01-30 回答

查看全部

未来会有更多的高等院校裁撤部分科系,甚至会有相当部分的高校关门倒闭。以台湾高教发展的经验来看,一度为了普及教育,大量扩招高等院校。但当少子化的冲击来临,很多学校都得面临招生的困境。目前大陆少子化的浪涛,看来没有消停的意思。比方说,一年少千万新生儿。18年后就等于少了千万大学生员额。影响的不只是养老金的问题,对教育结构的影响也非常巨大。这些现象可能会影响人们,生育孩子、养育孩子方面的信心和安全感。有关当局如何通过具体有效的措施,安抚民心,我想是未来非常重要的课题。

收起
哪本书陪你走过了人生的低谷?
2017-04-21 回答

查看全部

推荐王小波的《黄金时代》,这本书教我如何看待过去,如何面对不自由的生活,如何放下。

收起
28岁不结婚,就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吗?
2016-09-23 回答

查看全部

你怎麽看所谓的「责任」呢?

对於你和母亲之间相处的情况,你觉得母亲不理解你的苦处,然後给你投以她的期望,而非你的期望呢?

母女关系,你的字里行间流露出更多希望被理解,以及被关怀的感受,都让人深深感受到你内心的痛苦。

我们都希望得到爱,尤其是我们关心的人,好比家人能够给我们爱。

在这个阶段,你最希望解决的问题是什麽呢?毕竟我们很难改变别人,包括亲人,而进行沟通则需要相当时间。目前,你最希望得到的帮助是什麽?让自己平静吗?

不妨说看看。

收起
心理咨询师的路是不是很长很苦?
2016-09-23 回答

查看全部

你提的问题是许多想要从事心理咨询的人都想问的问题,网路上有很多资料。但我想最重要的,可能是你问这个问题背後的动机和目的。是不是你现在有生涯抉择方面的疑惑呢?就是不知道自己未来到底该从事什麽职业,好像对某些事情感兴趣,但又不晓得适不适合自己,能不能谋生?

另外很长的,不一定很苦。好比从事自己的志业,要付出很多,但是不苦。做自己不喜欢的,时间就算很短,可能却苦得多。

你要不要找个职业规划或生涯规划相关的咨询师,咨询看看?

收起
行为不符合自己的性格和内心
2016-05-05 回答

查看全部

什么是「病」?很多时候,标签化的想法会把我们的思想困绑了,就像咨询师Brene Brown说的,媒体成天告诉我们「你不XXX就不好看了」、「你没做到OOO就表示你不成功」...许多人为我们的生活下定义,包括什么是病。就你描述的内容来看,你可以想一想「害羞」是不是一种病?

古希腊有位哲学家说:「眼睛能看见万物,唯独不能看见自己的眼睛。」我们都必须通过一面镜子,或者他人才能看见自己,进而了解自己。好比你看见的那些模特儿,都是通过别人的镜头,一点一点调整自己的仪态。你可以观察一下他人,看看这是不是一种常态,如果是,那么或许你并不特别「怪」。

建议你可以从两个角度重新思考自己的问题:
1. 什么是病?自己有病吗?还是只是内向、害羞,是一种个性的表面呢?
2. 人是不是都有对自己的盲点,那么想克服盲点该如何著手?跟信任的亲朋好友谈看看,看他们眼中的你是什么样子,或许可以帮助你调整自己。

p.s. 关于什么是标签化,建议你可以读读我的文章《"一切都是父母的错“正在毁灭我们的社会》,里头有解释。

收起
在心理学上,对好撒玛利亚人深入理解是什么
2016-04-11 回答

查看全部

「结合我国“老人跌倒扶不扶”问题……」看来你对这个问题已经有了一些自己的见解。关於「撒玛利亚人」的伦理学问题,可以从很多种角度看。就相关的心理学效应,不妨先看看这篇文章:〈独身女子酒店遭陌生男子劫持,该如何有效求救?〉(http://www.xinli001.com/info/100315434)。

收起
同时爱上两个人,感觉自己太坏啦,可惭愧啦
2016-04-11 回答

查看全部

当我们反思心理现象的时候,需要就逻辑关系进行厘清。有时候,当我们厘清逻辑关系,问题的答案会自然浮现。在你的话语中,可以看出一条逻辑的线:
爱上两个人不知道怎麽办 -> 惭愧 -> 影响生活(e.g. 上课)

现在我们来看看这个因果关系,有几个问题,你可以试着好好问自己:
1. 「什麽是爱?」在你的描述中,更多的是对他们的条件、身家、个性的描述,但爱在哪里呢?买车看配备,跟以爱为考量的择偶,这是一回事吗?

2. 你对自己同时拥有两段关系有羞愧感,但你对「自己这样不好」後头打了两个问题。那麽羞愧感跟你认为自己这样做好还是不好,之间有关连性吗?大胆的问问自己,你是不是真的觉得这样不好,还是其实你有那麽一点渴望一个答案,希望有人告诉你「这样其实也没什麽不对」?
先撇开那些世俗的判断,不妨先勇敢面对自己内在的感受,听听内心真正的声音。

3. 你渴望在一段关系中得到什麽?什麽是理想的关系?这又回到前面第一个问题,到底「爱」在你看来是什麽,在关系中扮演什麽角色?

无论是跟任何人(包括咨询师)进行对谈,都需要真实的你给自己一个答案。

收起
我是女性,我不知道自己是双性恋,同性恋还
2016-04-10 回答

查看全部

首先,我们先把性取向是什么先搁置在一边,然后先厘清何谓性取向的「正常」,什么又是「不正常」。因为当我们今天自我排斥,并非来自天性(好比趋善避恶),而是因为他人灌输给我们的价值观,那么会产生一些观念上的内在冲突。

好比早些年,男女交往的观念比现在更保守,光是穿著稍微裸露一点,就可能被逮捕。但现在我们看,那些被逮捕的人是坏人吗?他们做的是坏事吗?

这些冲突造成我们真实的情绪困扰,但却不一定如我们认知,必然是「对」或「错」。建议你的这个问题可以先看看网路上专家的文章,好比「性学研究僧」。先厘清何谓性取向,或许在厘清之际,你的烦恼也能迎刃而解。

收起
加载更多
语音咨询 暂不提供
视频咨询 ¥700/次
面对面咨询 ¥800/次
立即预约
来访者隐私安全
支持取消预约并退款 
咨询师资料100%真实
咨询师入驻 5 轮考核

查看可预约时段

回应时长

我将在收到订单后6小时内回复是否接受咨询,且在12小时内通过私信或电话与来访者协商咨询时间、地点。

可预约时间

原则上为每周二到五20:00-22:00,少量周日时段。请先私信洽询,谢谢。

若变更预约

若因为不可抗力需要变更/取消已协商好的咨询预约,请尽可能提前48小时(两个工作日)联络我。

爽约/迟到

预约下来,若是缺席将直接影响之后其他来谈者的晤谈。为了您与其他来谈者的权益,请准时出席。因为个人因素缺席,或连续在咨询前24小时内无故取消咨询2次,恕不予退费。

私信

高浩容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