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佩营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心理学硕士

在壹心理服务过

99

收到感谢信

31

所在地

广州市

基本信息

认证资质

国家二级咨询师

擅长方向

婚姻家庭 亲密关系、父母同住、原生家庭、相处模式、婚外情
个人成长 童年创伤、自我成长、安全感、拖延、性格完善
亲子教育 行为纠正、育儿困惑、代际沟通、中考高考压力释放、学习压力大

感谢信

收到31封来访者的感谢信
@-@
2018-03-26
老师帮我理清思路啦,么么哒
@-@
2018-01-22
今天感觉很好啊,表达质疑并不是想像的那样,相反,关系更近了一步,因为那就是真实的你,你和真实的你相遇能不开心吗?
@-@
2018-01-16
我还有想成为焦点的被关注的欲望,所以就会拧巴,初中的原型又冒出来了,看淡才能活得洒脱。
查看全部

心理专栏

文章(1)

温 情 地 治 愈 ——《充气娃娃之恋》观后感

明亮的窗户前,是他有点迷人的高大的背影,镜头拉到侧面,却是他略低着头看着窗外,右手扯着蓝色毛毯覆在自己的嘴上,看着嫂子远远跑过来,他躲到了窗边靠墙的阴影中,却偷偷地探头看向窗外,等敲门声响起,再装作走来开门的样子。他拒绝了与哥嫂共进早餐的邀请,27岁的拉斯不单拒绝哥嫂的邀请,也和善却抗拒地对待着小镇上的每一个人,除了去教堂,他不愿参加任何聚会、和任何人接触,包括对他有好感的女孩子玛戈。但他是个善良的,乐于助人的男生,比如做完礼拜出来他会主动帮格朗纳老太太拿花篮。影片轻描淡写地交代了造成拉斯这样的原因。他出生的时候,母亲难产死了。他哥哥也离开了家,他与抑郁的父亲生活在一起。哥哥结婚后回来,他很自然地让出大房子,独自住进车库里。每一件,都是那么大的创伤。教堂里神父说:世界上有无数阐述真理的书籍,但是无论在什么地方,唯一的真理只有一条,就是彼此关爱!神父说这些话的时候,拉斯在走神,甚至自顾自玩起了公仔。每周都要去教堂的他怎么面对得了,既然生命的法则是彼此关爱,为什么自己降生的结果是害得母亲难产离世呢?嫂子怀孕了,可怜的拉斯又被拉进创伤情境中。嫂子无数次邀请他与他们共同进餐,拉斯都找各种理由推辞了。不是决绝地拒绝,我甚至可以看到他既想接受,又要拒绝的矛盾。他不能承受别人对他的好,他有自罪感。他很担心嫂子,在影片的开头,嫂子一大早跑来邀请他共进早餐时,他把脖子上的蓝色毛毯取下来让嫂子披上以免冷坏肚子里小宝宝,那是他去世的妈妈怀他的时候织的。他在不由自主地害怕,害怕悲剧会再一次发生。拉斯没有忘记把毯子要回来,他将毯子视如珍宝。他跟母亲之间唯一的联结只剩这张小毯子。他对从来没有拥有过的母爱,有着那么强烈的渴望。 拉斯为自己定制了一个充气娃娃,故事在这里发生了转折。他梳妆打扮,穿上帅气的衣服,郑重地将女朋友充气娃娃碧昂卡介绍给哥嫂,并恳请哥嫂收留她住下,就住在母亲曾经住的那个粉红色的房间。他带着碧昂卡与哥嫂共进晚餐,他变得跟单独跟哥嫂进餐的时候不一样了,他很大方、自在、健谈。他介绍碧昂卡是一个修女,很害羞。像不像他自己?他说有人偷了碧昂卡的行李和轮椅。他对此感到很生气。这是无意识中愤怒的表达。拉斯把房子让给了哥嫂,独自住进车库,他“被偷走”了房子。医生说,拉斯得了妄想症,碧昂卡的出现有她的原因,碧昂卡是拉斯绝境中的周旋方式,他在寻找一种出路。我想,是嫂子的怀孕把他带到了绝境,他不得不去重历创伤性的情境,这对他来说太残酷,太难,所以,碧昂卡这个过渡性客体被他创造出来。她既是理想化的妈妈,又是拉斯自己。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哥嫂看见一个孩子坐在碧昂卡腿上,拉斯说,她喜欢小孩。我觉得,拉斯像在说,妈妈喜欢他,或者说,拉斯希望妈妈喜欢他。于是,在哥嫂的恳求下,这个小镇的人们,用他们的善良,耐心地陪伴着拉斯成长。碧昂卡作为拉斯的过渡性客体,在拉斯和他人之间,建立起一个足够安全的缓冲带。他变得爱说话了,开朗了,能够和人打交道了,他带碧昂卡去做礼拜,去参加聚会,尽管在聚会上他还不是特别舒服,但他做到了。他还每周定时去看心理医生。他要求哥哥帮自己给碧昂卡系好安全带,用毛毯盖住脚以免着凉。他敢于向哥哥提出要求了。这是他内心渴望得到哥哥关心和照顾的体现。拉斯带着碧昂卡去户外,他爬到树上,他投入地唱歌。他像个孩子,在母亲面前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他与他的理想化妈妈共度了美好的时光,充满爱的时光。拉斯跟心理医生谈得越来越多,他告诉医生,碧昂卡是个孤儿,在她还是婴儿的时候,父母就死了,但她从不怨天尤人,感怀身世,她想和常人一样,她也要求大家把她当常人。我感到很心疼,他小时候该有多难,才故作坚强地坚持到今天。他告诉心理医生,他觉得嫂子也许没有安全感,因为她总是想拥抱别人。拉斯认为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拥抱,但嫂子不知道这点,她以为别人排斥她,所以她会很受伤。听起来很奇怪,是吧?其实拉斯说的是他自己,他小时候很渴望被拥抱,但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拥抱他(没有母亲的拥抱,哥哥离家,在一个抑郁的父亲身边长大),他会认为别人排斥他,他很受伤,他不知道怎么办。医生说,被人搂着的感觉很幸福。拉斯说不,那感觉不好,会疼。他没有办法与人接触,当别人触碰他的时候,他会感觉到疼痛,像灼伤,像双脚被冻僵,回家烤火又恢复了知觉的那种感觉。医生把手放到他脖子上的那刹那,他的反应着实吓了我一跳,那是如此真实的无法忍受的疼痛,从心里发出来。在母亲给了他生命的那刻,他和母亲有着肌肤最亲近的接触,然而,这种接触带给他的是创伤,他非常害怕,但如果接触后就是丧失,他宁愿不接触。而且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值得爱也没有人爱的孩子,冷冰冰如同冻僵一般。爱是有温度的,会灼伤他,他想爱,但他不敢爱。唯独与碧昂卡的接触不会被灼伤,很简单,因为碧昂卡和他一样,没有温度。拉斯给予了碧昂卡最周到最细致的呵护,他还会在睡前给碧昂卡念故事,像妈妈一样,把他曾经渴望而没有能得到的一切,都给予了碧昂卡。他在与这个理想化的足够好的母亲的互动中,慢慢地成长起来,慢慢地勇于去探索这个世界,勇于走出去。有一个镜头我印象深刻,是拉斯看到嫂子在阳光下,深情地抚摸着隆起的肚子,非常的美,充满温情。我想拉斯在那一刻看到了他母亲对他的爱,妈妈是爱他的。而且,我想,这个即将降生的新生命,是个双关,是拉斯的侄子,也是拉斯自己。他带碧昂卡去看他父母的墓,我想,这就是一种自我认同,他找到了他的根,他知道了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这,会带给他力量和爱的勇气。别人触碰他的疼痛感也减轻了。心理医生说她自己没有生育能力,拉斯说碧昂卡也是。为什么,因为他害怕身边的他所爱的女性都会因为难产死去。讲到难产死去的母亲,拉斯的症状就出来了,他坐立不安,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浑身发热……很明显的应激反应。画面在轻快的音乐声中转换到了小镇的人们都热情地邀请碧昂卡去做头发、工作或做义工,碧昂卡也充当了他们的过渡性客体,承载着他们的关怀和理想化的沟通和爱。对于小镇的善良的人们来说,碧昂卡不再是一个发泄性欲的充气娃娃,而是朋友,是同事,是他们的一份子。然而这时,拉斯愤怒了——“你是我的女朋友,凭什么我想跟你在一起,还要查什么日程表……”这像不像一个想要霸占妈妈的小孩?妈妈离开就要发脾气,耍赖皮。如果说,之前碧昂卡与拉斯之间建立了良好的依恋关系,那么现在,逐渐长大的他要学会面对和处理的就是分离焦虑。拉斯向嫂子发泄着自己的愤怒,认为碧昂卡抛弃了他,没有人在乎他。看到没有,拉斯开始表达自己,不像之前那样什么都不说,不愿意和人打交道。当我们有一定安全感的时候,我们才会深入地去表达自己。拉斯的嫂子在黑暗中,做了一次精彩绝伦的“演讲”,让拉斯意识到,家人和小镇里的人们对碧昂卡那么好,是因为大家都爱拉斯。拉斯后来教育碧昂卡“我觉得人要是不开心就要说出来,因为他们不能……”在安全而充满爱的环境下,拉斯学会了人与人之间沟通的法则。他甚至向哥哥表示了感谢,他认为哥哥为他做了很多。拉斯越来越关注玛戈,因玛戈交男朋友而不舒服(当然是投射到碧昂卡身上)。拉斯告诉医生,他向碧昂卡求婚失败了。就像每个小男孩小时候都曾有过与妈妈结婚的想法,但毕竟不能。拉斯跟碧昂卡之间出现了争吵,他嫌碧昂卡大喊大叫。这就像是一个男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逐渐反抗母亲,并与母亲分离的过程。所以拉斯会问哥哥关于成人礼的问题。他问哥哥怎么才知道自己是一个男人了?哥哥回答了他,并且说父亲本来可以将他们俩送去孤儿院,但他做了正确的事情,即使他不知道怎么做,即使他悲痛欲绝。我们无法想象一个抑郁的父亲面对一个“夺走”他妻子生命的孩子时,是什么样的态度,年幼的拉斯受的伤该有多深。他会认为父亲讨厌他,他是一个不值得爱的小孩,并陷入深深的内疚和自责中。哥哥此时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给拉斯,父亲是爱他的,尽管他不知道怎么去做。在母爱回归的同时,父爱也呈现出来,拉斯找到了他的根,逐渐完成自我认同。哥哥也为自己当初抛下拉斯逃离那个令他害怕的环境而道歉,坦诚自己的自私。说开了,心结就解了。怨恨会被爱代替。拉斯不再躲避玛戈,玛戈被欺负了,他跑去安慰,还认真地为泰迪熊做心脏起搏和人工呼吸。我想这不单挽救了泰迪熊,也挽救了玛戈的心。拉斯同意了和玛戈的“约会”,在保龄球场,拉斯跟伙伴们也相处得不错,会主动地与人沟通,望着玛戈的眼睛,也充满着感情,拉斯真的长大了。但拉斯后来又跟玛戈说,希望她不要误会,他不会背叛碧昂卡的。我们说,男孩子的第一个情人是母亲,女孩子的第一个情人是父亲,当拉斯对玛戈产生了爱恋的时候,他体会到对母亲的背叛的那种内心挣扎。在话别的时候,拉斯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他摘了手套,向玛戈伸出手。他以前是那么害怕会被“灼伤”,他以前跟碧昂卡一样,是没有温度的,而现在,他心中有了爱,来自母亲、父亲、哥嫂,和小镇上的人们,他有了温度,他能够开始和人建立亲密关系了。 教堂里,牧师说:“当我还是个孩子,我说着孩子的话,用孩子的方式去理解世界。”我想这是对之前拉斯的成长做了一个总结,也预示着转折。碧昂卡病了,拉斯准备和母亲分离了。拉斯说碧昂卡快死了,碧昂卡过渡性客体的使命已经完成。碧昂卡病重的消息让整个小镇都沉浸在一种悲伤的气氛中,像前面讲到的,碧昂卡也充当了小镇上人们的过渡性客体,让人与人之间变得更温情。人们送来了许多慰问的礼物,和陪伴。这些善良的人们,默默地又充满力量地陪伴拉斯度过这艰难的时光。在湖边,拉斯与碧昂卡吻别,他痛哭失声,他在湖水中抱起碧昂卡,象征着当年他从羊水中降生。他重新经历了创伤性的情境,他,释放了长久以来的悲痛,而对于曾经创伤性的事件,他也有了新的理解。他,痊愈了。葬礼上,拉斯摸着嫂子的肚子说,“他真是让人难以置信。”我想,这个他,不单指即将到来的新生命,也指获得新生的拉斯自己。影片的最后,玛戈走到了拉斯身边。 我想用神父在碧昂卡的葬礼上的一段话结束我的文字:“她坐在轮椅上,却能伸出双手,触摸到我们每个人的内心,以一种我们意想不到的方式。她是我们的老师,她给我们教诲和鼓励,碧昂卡爱我们每一个人,尤其是拉斯,尤其是他。”
访谈

暂无访谈

个人简介

红尘炼心

简介

致力于心理学十年,有很深的专业功底,成熟的咨询经验和咨询能力。
除了传统心理咨询外,长期致力于企业EAP咨询,为IMB、腾讯、招商银行、中国移动、强生、中广核集团、广汽集团、顺丰、链家、唯品会等多家公司提供心理咨询,并承担企业员工危机干预工作。
倾向于在精神分析的基础上理解来访,帮助来访梳理成长经历,提供多种视角看待和解决问题,相信来访身上有顽强的生命力。

个案时长

截止至2016年11月,时长2000小时

擅长疗法
认知行为疗法(CBT),人本主义,沙盘/箱庭疗法,家庭系统治疗,心理动力学/精神分析

咨询师本人承诺以上资料真实准确,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如发现虚假信息,请关注「壹心理咨询」服务号留言反馈。

咨询流程

预约咨询师

支付订单

咨询师确认

协商并进行咨询

来访者确认完成

语音咨询 ¥300/次
视频咨询 暂不提供
面对面咨询 ¥500/次

暂停预约

来访者隐私安全
支持取消预约并退款 
咨询师资料100%真实
咨询师入驻 5 轮考核

回应时长

可预约时间

若变更预约

爽约/迟到

私信

吴佩营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