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关系列表 > 文章详情

那些原生家庭的伤害,愿你我没有白白背负

0
0
发表于2018-07-02 21:36:44
文:光翼微微
责任编辑:Spencer  蘩


初次听到原生家庭伤害论时,大约是十年前。


当时我为找到痛苦的源头而狂喜。我想,既然找到根源,就将免受痛苦。十年后,我不得不承认,我错了,大错特错。


此刻,我正经历着第二次抑郁,如同坠入深井、深陷窒息和恐惧,更可怕的是,我很熟悉这种感觉。心底响起一个声音,她说,完了,完了,又来了。我慢慢熬着,在意识清楚时,心底响起另一个声音,她说,写下来,写下你的故事。


我在两个声音的间隙,搜罗残存的语言,试着讲述我的故事。


故事或许有些长,还请诸君慢慢听。



 01 


小时候,当我在课本上读到慈爱、温柔、勤劳这些描述母性的词汇时,也认定妈妈拥有这些美德。不过,我的妈妈,或许用这样的话来形容更加贴切——对待外人像春天般温暖,对待至亲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


四十年前,我的妈妈从川东山区嫁到平原农村,她是家里最小的女儿,力排众议,坚决远嫁,一时传为佳话。


后来,她告诉长大的我,嫁到成都是因为可以穿高跟鞋,如果留在老家,你再漂亮,也不可能穿着一双高跟鞋爬坡上坎啊!多么肤浅而又可笑的理由!多么追求完美而又无知的妈妈!


事实证明,妈妈做了一个十分明智的抉择。爸爸是家里抱养的长子,因为寄人篱下,从未享受过亲情,所以对漂亮的妈妈十分纵容和溺爱。

 

妈妈从三十岁加入打麻将的大军,至此以后,人生大事只此一件,决定她心情的大事也此一件。


当我放学回家,如果桌子上饭菜尚可,妈妈心平气和,我会大松一口气,因为妈妈今天赢了。


如果厨房里锅碗瓢盆一阵乱响,妈妈在责难爸爸,我会警告自己不能再犯一丁点错,因为妈妈今天输了。我乖觉地上厨房端菜,妈妈责骂道,你的手就跟鸡爪一样,端菜还要我教?我哭丧着脸,准备逃离,妈妈怒吼道,你的脸就跟尿布一样,又臭又长,哪一点点像我?


劈头盖脸的谩骂和责难让我确信,妈妈不高兴,是因为我不好,只要我足够好,妈妈就不会责骂我。所以,我从小十分懂事乖巧,成绩优异,不让她操心、不遭她心烦。


大概七八岁吧,偶然间冒犯妈妈,妈妈几天不和我说话。饭菜上桌后,她一个人吃,视我为空气。我怯怯地挪到饭桌前,哀求道,妈妈,我错了。妈妈冷冷地转过头,眼也不抬。那时,我第一次想到死。


在生存面前,我的创意被激发出来,学着妈妈爱看的电视桥段,我写了一封长长的道歉信,声泪俱下地跪在妈妈跟前,念给她听,祈求她原谅我。那封信应该文采颇佳,妈妈最终原谅了我,她还哭了,我活了下来。


现在想来,那次原谅是有积极意义的,它让我发现文字的力量居然可以感动冰冷的妈妈,我的写作之梦很可能是来源于那次伤害。


十岁,身体开始发育,有一天,妈妈从麻将馆出来,碰见放学回家的我,估计是输大了,她鄙夷地看着我,对着身边的牌友说,


“这孩子啊,一点都不像我,这么丑,你看,才十岁,胸部就发育了,我们十八九岁时也不像她那样,还好意思出门?”


伴随着长舌妇们低低的笑声,夏天的晴朗傍晚,天黑了,也塌了,我浑身发冷,夹着书包匆匆逃跑。


所以,当发生月经初潮这件颠覆人生的大事时,我选择了隐瞒,我料定妈妈会将我的丑事公诸于众,会与旁人一起嘲笑打击我。


我瞒了半年,像小偷一样,藏好带血的裤子和卫生纸(卫生纸不敢丢在旱厕也不敢丢在外面),再趁她打麻将的下午,处理罪证。我的办法是,裤子狠命刷洗,卫生纸只得烧。我烧着带血的卫生纸,仿佛祭奠刚刚绽放的青春,流着眼泪祈祷自己快快长大、离开这个家。



 02 


记忆如同冰山一角,冰山上的是你愿意记住的,冰山下的是你希望忘记的。


十二岁离家住校后,以上那些可怕记忆慢慢沉入冰山之下。十八岁,我成为村里二十年来唯一的大学本科生。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是离家的时光,收获尊重、自信、友情和爱情。


大学毕业时,农村老家正好拆迁,为了钱和房,我回到家乡,和男友结婚。


妈妈说,大学毕业生多少钱一个月?生一个孩子几十万,你二十年也挣不到!言语打击无果后,妈妈使用冷暴力,几个月不和我说话,恰逢老公在外地工作,我又变回那个遭受冷漠的孩子,极度恐惧中,我选择了妥协。


儿子出生了,在和妈妈共同照料儿子的日子里,冰山下的可怕记忆一一浮现。我一面可怜自己,一面决定将没得到的爱全部倾注到儿子,我一定要做一个完美的妈妈。


儿子一年级时,表现出与同龄人的差异。他极度热爱幻想,对他来讲,上课听讲、课后做作业都是难事。我辞掉优渥的工作,专职陪读。我认定,只要我努力付出,儿子一定会成绩优异、行为习惯良好,符合我的期待。


很不幸,儿子不符合我的期待,当他拿回七十多分的试卷,当他连续几天忘记上交做好的作业,我忍无可忍,终于爆发。那一刻,我发现,我和暴怒的妈妈并无二致,儿子和童年可怜的我也并无二致。


我一面痛恨妈妈的指责忽视,一面在爆发时和她很像很像,我根本不能成为完美的妈妈。那是四年前,发现这一真相后,我抑郁了,我的心底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她说,你是没有价值的,儿子的问题,都是因为你不好,你没用!


那个声音是妈妈,妈妈言传身教告诉我,当出现压力和困难时,一定是别人的错,弱小无助的我曾是错误的最好承担者,谁叫我需要仰仗妈妈才能生存呢?我的懂事听话,就是将这份认同刻进脑海里、骨髓里,带进与儿子的关系中,带进与自己的关系中。


四年过去了,顺境时,我平和稳重,富有魅力;稍有压力,我就陷入自我归因,责难自己也责难爱人;压力过大时,那个声音日日萦绕在我耳边——她说,你一无是处,彻底失败,无权生活在世。而我所谓的压力过大,都是无关生死和生存的小事。



 03 


我们看到的世界,是基于我们经验和价值解释后的世界,都有局限,何谈完美?人之所以为人,一定是因为人性的局限。再十恶不赦的坏人,也有人性的纯良之处,再不完美的父母,也有温柔待你的时光。


在外人眼里,甚至在老公眼里,妈妈是爱我的,对我不坏。


我没有遭受身体虐待,也没有经历饥寒交迫。妈妈尽心伺候我的月子,也在我生病住院时通宵守候、端屎端尿。当我抑郁发作,控诉妈妈曾经的暴行时,妈妈说,她没有,是我的记忆出了问题。她举了诸多人证物证,力证没有以上事件。我们俩痛哭流涕、相互指责、无法和解。


我花了多年来回忆、研究、解释,最后明白这个道理。


人的大脑如同宇宙星空一样浩瀚深邃,我们无法探知宇宙的一切奥秘,也无法探知大脑的一切奥秘。为了让肉体更好生存,大脑会选择性的记住符合我们经验和价值体系的事实,而对那些不符合的,大脑选择遗忘、甚至歪曲。


妈妈的大脑坚信她爱我,她记住她爱我的种种事迹,甚至把对我的打击也算爱的一部分。天下父母不都认为自己只为孩子好吗?我的大脑记住妈妈坏的方面,对于她的好,我长期忽略。这是人性,人人如此,难以改变。



 04 


关于完美父母的假设,除了让我们本已贫瘠的内心雪上加霜外,毫无意义可言。


无须假设,无须奢望,接受一切。


孩子的认知是由重要养育者的评价构建的,我的认知,很大程度上认同了妈妈对我的评价。


如果,我从小坚决反抗呢?


最大的可能性会是这样:在与妈妈的不断抗争中,我会用她的视角看待外界,也会用她的方式对待她、对待他人,继而对待这个世界。我会慢慢变成另一个她,我们互相仇恨,又互相理解。


就像妈妈和姨妈、外婆一样。她们无力面对自身价值感极低的现实,而接触的外部世界又很贫乏,讨好外人和打击至亲是她们摆脱压力获取认同的两种主要方式。她们很像很像,她们很可怜、很可怜。


我想,这就是所谓的性格决定命运吧!挑剔指责中长大的孩子,要么挑剔指责攻击他人,要么挑剔指责攻击自己,前者陷入无限的生命死循环,而后者,将经历更深刻的痛苦,同时也有机会蜕变。


四年前,当我抑郁自杀时,妈妈说,你不要这样,你只要活下去,我什么都愿意。我活下来了,我以为妈妈会彻底改变,弥补我缺失的母爱。我又错了,随着我一点点好转,妈妈一点点变回她本来的样子。即使发生如此重大的变故,妈妈也难以改变,她仍旧是她本来的样子。



 05 


那些原生家庭的伤害,愿你我没有白白背负。


十年来,我一遍遍回忆起妈妈对我的伤害,一遍遍抚慰内在小孩,一遍遍发誓要纠正这个错误。可这真没用啊,真没用啊!我深陷痛苦,时而拨开云雾见天明,时而跌入深渊见魔鬼。我不愿白白受苦,我一定要发现些什么。


是的,我似乎发现了。


我们在原生家庭遭受的伤害,几乎无法得到施害者的偿还。不仅我是这样,我的妈妈、爸爸似乎都是这样。


这伤害打从人类诞生之初就存在,世世代代、生生不息、绵延不绝,施害者同时也是受害者,他们又找谁来偿还?带着伤害成长,这是生命的基本真相。


我们在原生家庭遭受的伤害,也难以从亲密关系和亲子关系中获得代偿。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都有局限,再亲密的爱人也无法完全站在你的角度,满足你的需求,救赎你的灵魂。我们要接受和尊重生命本身的模样,包括我们伤痕累累而无法修复的心灵。


当我们揪着原生家庭的伤害不放,伤害会发挥更多消极意义。因为愤怒,我们用索取、补偿、代偿等方式企图颠覆过往。可时光不可重来,伤害无从纠正,我们可能在纠偏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当我们试着理解(你可以不接受)原生家庭的伤害,伤害会发挥更多积极意义。因为受过伤,我们会更敏感,更容易认知自身的局限,纠正行为的偏差。这些积极意义让我们更容易与人相处。


我们想要的终极和解与内心宁静,也许需要十年,也许需要一生,也许一生也不够。


希望,那些原生家庭的伤害,我们没有白白背负。


最后,用泰戈尔的诗篇,结束我的故事。我没有诗人的辽阔胸怀,我仅仅写字自救。


——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


作者简介:光翼微微,爱读书、爱写字、爱美丽,微信号:guangyi-vv。


责任编辑:Spencer  蘩


0
0
推荐专家
  • 田广晓 心理咨询师、ACT治疗师

    当你出现困扰时,相信这只是暂时的,我会陪着你看见问题的核心,看见动力、看见历程,看见问题的解决之道。

    已咨询 66
    400.00元/50分钟

    好评率98%

    预约
评论(0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