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普列表 > 文章详情

程序员被妻逼死:你没被骗过你不懂

0
0
发表于2017-09-09 20:21:40


策划丨壹心理主笔团

文丨代桂云、触角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壹心理精选 


——————


今天,朋友圈刷屏了一个让人叹惋的消息:一位程序员,Wephone的开发者苏享茂因家庭纠纷而自杀。


9月10号,也就是明天,就是世界预防自杀日了,看到这则消息,怎么能不让人心疼。


现在打开这个软件,已经无人运营了。



自杀前,苏先生在twitter上写下了自己是如何被妻子骗婚、敲诈、恐吓以及,最后,“逼死”的:




 01   事发过后,某些评论更让人痛心


看完这件事情的经过,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不就是赤裸裸的骗婚么。


接下来,很多人在网络上发表自己对苏先生的评论,但这些评论看着却非常刺眼:


“不得不说,有些开发者代码写的很6,但是情商和基本常识上真的有太多需要补课的。”


“情商低得可怕!”


“这个女人已经构成敲诈勒索法了,他怎么不先报个警?”


“智商超群,情商为零。”


其中【情商低】【缺乏常识/法律知识】是很多人在不断叹惋中发出来的评价。


但细细观看这个twitter的声明和聊天记录后,我们发现,这件事情并不仅仅跟【情商】和【常识】有关。


“我承认自己当时太懦弱,在酒店里躲了几天后,身心俱疲,最后竟然无头无脑地签了那个万恶的离婚协议,现在想起来极其羞愤不已。”


“我没有及时跟我家人求助,现在后悔莫及。”


“你为啥要置于我于死地呢?”


“你认为我最大对不起你的地方是啥?”


“一千万我真的付不起欣欣”


“而且我股票没卖出去也没钱啊欣欣”


从这些话中,我们捕捉到了这些信息:


(1)苏先生在离婚前身心疲惫、脆弱、陷入无助;


(2)苏先生还在思考着他们的关系为什么出了问题,甚至自我怀疑是自己对不起对方;


(3)苏先生在不断地向前妻“欣欣”妥协和求助.....


看来苏先生除了财产受损之外,在精神上已经深受折磨,身心俱疲,无力应对了。


他很可能在这段关系中,正在经历着前妻的精神虐待,无法逃离。


这让我们想到很多陷入糟糕婚姻,无法逃脱的事件,例如月初中国女子在日本被丈夫家暴多次,最后用菜刀砍死。


有一个很恐怖的数据。一则报告指出,婚姻中曾受过配偶侮辱谩骂、殴打、限制人身自由、经济控制、强迫性生活等不同形式家庭暴力的女性就占到了24.7%。


无关男女,事件曝光出来后,人们往往会发现其中有很多非常明显的疑点,以及不合理的行为。


人们也会去提问,为什么事件中的这些受害者,不仅无法察觉,不向外界求助,甚至还越陷越深?


有时候,他们的语气在受害者听来是一种指责。


 02  习得性无助

“我很痛苦,却是无力逃离。”


在这样一种关系里,往往有两种角色:施虐者和受虐者。


我们常常发现,那些饱受虐待的人,很难主动离开施虐者的控制。


美国反家暴联盟的数据表明,85%的受虐者无法彻底离开一段虐待的关系。


在这个事件中,苏先生何尝不是一次次在恐吓中被精神施暴?哪些说他情商低的人,又怎么会知道他在关系中经历过的痛苦和挣扎?


大量的事实与研究表明,这种在局外人看来匪夷所思的状况下,其实隐藏着受害者极大的痛苦和无助。


“我明明知道这是一段不正常的关系,但就是无力逃离。”


这是亲密关系中受虐者常说的一句话。


在这个事件中,苏先生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喜欢她,并且意识到她的心机。但在交涉的过程中,无论他如何沟通,女方始终不肯让步,甚至步步紧逼。


而他在多次协商无果后,一直处于无助和被动的位置,甚至产生了自我怀疑。


20世纪60年代,美国心理学家马丁·塞利格曼在一项实验身上发现了这种现象。


他做了一项经典实验。起初把狗关在笼子里,只要蜂音器一响,就给以难受的电击,狗只能在笼子里遭受电击,无法逃离。


多次实验后,实验者把笼门打开后,打开蜂音器,此时狗不但不逃,反而在电击来临之前,就先倒在地开始呻吟和颤抖,本来可以逃避痛苦,却绝望地等待痛苦的来临。


后来,塞利格曼发现这种现象在人身上也会出现。他将这种状况称之为“习得性无助”。


习得性无助感是指一个人经历了挫折与失败后,再度面临各种问题时会产生一种无能为力的心理状态与行为表现,并把这种无助感扩散到生活中的各个领域。


像苏先生一样,很多受虐者在尝试离开施虐者、摆脱控制时,往往会受到施虐者的威胁和伤害。如果几次尝试均告失败之后,他们就会陷入习得性无助之中,放弃再一次尝试。


因此到最后,只能乖乖听从,放弃挣扎,更想不到寻求其他人的帮忙。


 03 

受虐者很多时候,并不知道自己在遭受虐待


心理学家们发现,在家暴(包括身体或精神暴力)中,一直有一个谜一样的现象:


每一次暴力的发生,受虐者都很可能被施虐者认为是“始作俑者”,而受虐者似乎也认同了施虐者的观点。


在这个事件中,女方不断重复地提醒着苏先生:是你经营业务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其实我也是受害者。



从苏先生的回应中,我们没有看到他对于女方一系列指责的质疑,而是默认了这些指责,直接讨论起赔偿的问题。


可能他也从没想过,就算自己真的做了违法的事情,但女方现在正在违法敲诈自己。


而女方的轮番指责、对自己行为的辩护,也让苏先生无法意识到自己的权益正在被伤害,自然也没想到用其他的方式去求助。


甚至到了最后,合理化这种高额赔偿的行为,签下了这份无法承担的合同。


 04   无往不在的威胁

“近80%的谋杀出现在结束关系之时”


有心理专家指出,“这是每一个受虐者都知道而大众不知道的答案,离开施虐者是非常危险的。在受虐者结束受虐关系之后,有近80%的谋杀暴力事件出现。”


苏先生在聊天中不断地受到恐吓和压迫。



为了逃避这种恐惧感,他完全陷入了女方掌控的节奏中,只希望用一纸合同和一个自杀来解脱。


“在一起时好好生活,不在时好好分离。”林文采老师将这种状态形容为“在悲伤里有温暖”。


可是,我们发现,与施虐者在一起,根本不可能“好好生活”,而当你想离开时,也不可能“好好分离”。这种病态的关系,是社会的丑陋现象,也是人性的悲哀。


 05  写在最后


亲密关系中被虐待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所以,如果在他尸骨未寒的时候,就将苏先生的自杀归因成“情商和常识不够”,仅仅因为他是在婚恋网站遇到女方就戴上有色眼镜,甚至一竿子打死,认为这是程序员的悲剧……


这些评论对他而言是多么的不公平。


我们无法理解一个深陷“被虐”关系中的人,究竟有多无助、痛苦、恐慌甚至自责。


在这样的关系中,他们只能默默地承受对方的伤害,无法向他人求助、无法为自己抗争,甚至陷入被虐的怪圈中,无法主动逃脱。


在苏先生的twitter声明中提到,“离婚是一起提出的。”我们在想,若是女方不肯离婚,苏先生还要在这种痛苦的精神虐待中受多久的煎熬。


因此,若他选择离开,那也请给他尊重,不要评判,不要打扰。


最后,愿所有亲密关系中的受虐者,能够早日求助,早日挣脱。


- The End -


亲爱的壹心理用户,我们的app上线了最新版!你用着还习惯吗,有什么想表扬 or 想吐槽的?


快来填写我们的用户调查表吧!http://xinli001.mikecrm.com/zKGOxEi


您对app的建议可能会被我们采纳噢~


本文部分内容经授权引用
作者:代桂云
来源:心情港湾公众号推文
《是什么绊住了你离开施虐者的脚步?



0
0
推荐专家
  • 姬云兵 心理学硕士,心理咨询师,心理治疗师

    相遇是一切问题的根源,也是一切问题的答案。

    已咨询 70
    300.00元/50分钟

    好评率100%

    预约
评论(0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