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修是什么鬼,心灵真的可以靠修行吗?

发布时间:2017-08-08 19评论 13028阅读
文章封面

有两个圈子最是鱼龙混杂,各种牛鬼蛇神妖魔鬼怪骗子盛行,一个是艺术圈,一个是灵修圈。因为“艺术”与“身心灵”都没有标准,都是仪式感的消费市场,谈的都是主观感受,于是也极容易被洗脑和催眠。


“当代艺术”让艺术圈成为一个沽名钓誉之辈极容易浑水摸鱼的地方。有太多当代艺术作品不知所云装神弄鬼。但是你还是能够感受到艺术家是否开启了那扇“知觉之门”的,只是很可惜,大部分的“艺术家”连门把手就没有摸到过。



而灵修圈却是一场扑朔迷离的漫天大雾。


内心坚持正道是唯一的路,但凡智慧不够,但凡沉溺于神鬼怪力和神通力,但凡对开悟有执念,但凡把“灵性开悟”当作是一种优越感,但凡急功近利不老老实实地把人做好就想飞升上仙的....都会被拖入这个黑洞之中,很容易被各种骗子利用,越是“修行”,离证悟Enlightment越遥远。



我有时会在公号上分享一些心得体会,有时会被人误会成神神叨叨的灵修人士。但是其实我不是任何一个宗教的信徒,我也没有跟随任何一个上师,我甚至没有参加过任何一类的身心灵工作坊。这条路只能你自己去走,这一点上我非常认同克里希那穆提说的一句话:你选择跟随一个理论,跟随一个上师,你就选择放弃了跟随真理。


事实上,我越来越体会到一点,就像冥想的时候你对平静越是执着,越是难以平静。而对开悟的执着是一种更可怕的执着。这种执着会把人拖入万劫不复。所以说,地狱门前僧道多,很多人修佛,修着修着,就把自己修成了魔。



我们既然选择来地球这个三维世界体验学习和成长,选择肉身躯体作为我们存在的方式,那么做好一个人就是我们最主要的功课。真正的修行是在红尘里学会处理好各种各样的关系,从中获得领悟和智慧,而不是舍本逐末地去修灵。


灵是不用修的,它就在那里,我们要修的是身与心,让身心灵一体保持平衡。



“修行”这个词语貌似很高深,也各种被消费成为陈词滥调。事实上“修行”的英文就是“Practise"练习,用德语理解就是“实习”“实践”,真没有那么玄乎。也就是所谓的“道理都懂,可是每次还都做不到”,那是因为你逻辑上理解了,你的ego告诉你懂了,而不是你感受到了,道理并没有转化成为能量,所以我们才要“修行”--在不断练习中实践这个道理。


我们学会某件事情并不是靠逻辑“懂了”学会的,其实是靠“感觉”就像学语言掌握了语感就开窍了,学技能靠手感,做饭、画画...无不是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当找到了感觉就是“开了窍”。而在入门到掌握了这种感觉中间,是无数次枯燥重复的不断练习--practise,这就是修行。


我一个好朋友用Iphone拍照的时候极有感觉,当她买了专业相机之后,每次拍照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各种技术参数,把注意力放在大脑而不是感受上,就再也拍不出灵气的照片了。她一时很沮丧,我说,没事,你先去拍个十万张,过程中间你熟能生巧就有了手感,技术不再成为你阻碍,拿起相机下意识就知道该是什么参数了,你跳过了大脑思考的过程,回归当下感受,就又能拍好了。


所以,真的是一点捷径都没有。只有用心一点一点去感受实践过程,所以这个中文词语也很妙,叫做“心得”



“身心灵”最基本就是“身”,其次才是心与灵,没有足够的智慧加持,修灵是很危险的,容易走火入魔,跟滥用致幻剂一样可怕。我们的身体是开悟的,可是大部分人都不在乎这具灵魂栖居的房子。在现代文明社会中,我们很多人与身体是失去连结的,于是我们与我们的触觉和感知力也是失联的。我们感受不到肌肉是如何控制身体,同样也无法感受到能量是如何在身体里流动的。我们控制和管理不好自己的身,更加无从去谈如何控制与管理我们的心与灵。


一个学习舞蹈艺术治愈的朋友对我说,身体是一切的法门,鉴别一个“灵修大师”是否是骗子,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他的身体是否是柔软的。一具僵硬的身体,是无法治愈自己和别人的。


就像古代波斯的“苏菲舞”不停地旋转,这是一种“动觉冥想”,就像太极黑白中反色的点,阴中有阳,在动中可以达到极致的静。所以多运动多跳舞,让生命的能量流动起来,这是我能想到最简单的实修方法。拉丁语箴言说Mens sana in corpore sano,健康的心智存在于健康的身体中。最朴实最简单的话,往往就是真理。



可是人们不愿意去信任那些最简单最质朴最真挚的东西,因为走正道这个过程漫长而痛苦,往往和人性中的惰性互相冲突,于是人们就会急功近利地渴望捷径。但正是因为这个漫长而痛苦的修行过程,才能让我们不断去对抗本欲,不断修正自我。修行,就是修改源代码的过程。


佛教讲到业力(Karma),我们累生累世的业力最后形成束缚我们的就是一套算法,基督教说的原罪,其实就是这个人性中贪婪我执的业力。而业力最终反应出来的就是具体日常的习惯,一个人的性格脾气行为思维模式,以及你选择出生的这个家庭国家地域文化经历对你的塑造,就像人工智能一样,我们是被社会代码(social code)编程(Programed)的产物。



脑神经科学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真的有自由意志(free will)吗?其实一切早已因为这套设定的算法自行运作的结果。


未来在未发生之前,就是薛定谔的猫,在打开盒子之前,既死又活,在那一刻到来之前,一切都有可能。然而那套算法在没有被修正之前,这个业力驱使的结果又是必然发生的,于是有了命运一说。当我们产生了觉知(awareness)的时候,我们意识到了算法是一套思维模式,我们就有改变命运的可能性。然而如何去修改的过程,就是修行。奇书《了凡四训》说的也就是这个内容。



业力的运作庞大而精密,就像蝴蝶效应一样牵一发动全身,千万个因互相汇聚形成了果。就像电影《云图》里说的那样“我们的生命不仅是我们自己的。从子宫到坟墓,我们和其他人紧紧相连,无论前生还是今世。每一桩恶行,每一个善举,都会决定我们的重生。”


借用脑神经科学的概念,如果说我们的大脑是一个脑神经网络(Neural Network),那么《阿凡达》利用生命之树做比喻的就是一个星球上的神经网络,而所谓的阿卡西纪录或者佛教的阿赖耶识就是宇宙之间的神经网络。



现有的科学无法去计算宇宙之间的这套神经系统是如何运作的,佛法《易经》以及中西方星象就是对这个公式规律的解读。这些被称为是“伪科学”的东西,相信等到基于强大数据库深度学习能力并且运算能力远远超过人脑的人工智能有一天发展下去,是有可能把这个业力算法的规律破译出来的。


算法的左脑与直觉的右脑,科学与灵性,到最后都是一种殊途同归。



因为对走捷径的心怀侥幸,因为“开悟”的执着,又没有足够的智慧加持,于是所谓的“灵修圈”各种妖风四起,朝阳区成千上万东北口音的仁波切横行,各种身心灵组织工作坊大敛横财,微信朋友圈逻辑经不起推敲的各类鸡汤本质的“生命真谛”胡说八道的文章肆虐。我在感叹人们的智商怎么可以如此无下限,但是回过头来想,其实沉溺于期间被操控被洗脑的人们还是因为逃不开对于灵性开悟的“贪嗔痴”。


我的好朋友海女姐姐表面的职业是一个心理治疗师,她在工作中从来不用“超能力”也不劝人去灵修,她说“修什么灵啊,人都做不好,生活处理得一团糟。大部分人的问题需要的就只是一个心理医生。”我问为什么那么多人“追求内心的平静”去灵修呢?她回答我说,因为想回避真正的矛盾和问题,也有的是想偷懒,一劳永逸,以为自己可以跳过那些功课。


要不然就是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和虚荣,觉得自己因此高人一等。还有实在内心自卑,希望通过这些神神叨叨的的言语和人设来显得与众不同,刷一点可悲的存在感。用传奇色彩的神秘主义故事来包装自己脱离凡夫俗子的平庸。



于是那些层出不穷的工作坊--什么读取阿卡西纪录的,光之疗愈的,召唤龙附体的,连结指导灵高我的,还有各种古代神秘文明的方法,神圣几何塔罗水晶疗愈前世回溯催眠脉轮修复连结深层意识冥想,


最荒诞的还看到有7800两天一晚组团在上海郊区召唤UFO的--某某大师召唤UFO概率100%...收费一律不菲,导师一律各种国际认证各种神秘高大上组织头衔,底下会员反馈都是痛哭流涕地说感受到了与高我连结的震撼感受到了宇宙造物主的爱...


新世界(NewAge)理论和知识空前被科普,越来越多现实生活过得一塌糊涂的人跟你说来地球的使命要帮助人类进入更高维度,咖啡馆里隔壁桌一个女生一本正经地说服对面男生自己前世是赫本,审美品位低下的(美和心灵境界一定是同步的)人用居高临下的口吻告诉我他彻底开悟了...


我的内心只有三个字:WTF。真的,你们要去的地方不是更高的次元,而是精神病院。


如果连独立思考能力都匮乏,基本分辨能力和智商都没有,那么也不要以来自“高维度”的老灵魂自居了。



我并不是否定那些知识本身,从一个本科计算机的唯物主义者,的确是亲身经历了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慢慢感知接触和学习了很多东西,小心翼翼地在不断求证过程中理解了“另外一个维度”。


那些神通和前世今生的确存在,大智慧的上师和高人也不乏其人,只是“身心灵”这个圈子的确是乌烟瘴气非常混乱,成为暴利的一种产业。



修行就仿佛减肥,只有老老实实地“迈开腿,管住嘴”一点一点瘦下来。没有捷径可言。一旦急功近利想速成或者偷懒,就像用减肥药那样,最后把健康都拖垮了。可是那些《这个方法,一个月瘦20斤》的标题吸不吸引人?那些“灵修大师”和“骗子”就是这样利用了人们的贪婪和欲望。


之前认识了一个住在哥本哈根的北美印第安部落的老酋长,一直让我夏天去丹麦,说要教给我部落的古老而神秘的法术和知识。出于对萨满文化的人类学田野调查的热情,我非常感兴趣,可是之后越来越觉得蹊跷,因为他总是对我说“不要错过这个机会,人生很短暂,错过了就错过了”或者其它带着威胁和引诱的口吻说教。于是我对他说,如果错过了就证明这从一开始就不是我的机缘吧。



公号“女巫之锤”发过一篇《打你一顿你就不乱修行了》里,总结了市面上灵修班的洗脑方式:


第一步,选材:即世界观不健全的人。世界观越单薄、越脆弱的人,洗脑就越容易,越牢固。无疑,经历过上个世纪中后叶的老人是绝佳的洗脑对象,涉世较浅的青年次之。


第二步,情绪调控:让情绪主导逻辑,无论哪种形式的洗脑都绕不开这一步,这是洗脑的地基。所利用情绪无非三种:恐惧、愤怒、幸福。洗脑都要有这么一个情绪基调,而且这个情绪会被强调到一个不正常的高度。


第三步,重塑世界观:地基打好,便要添砖加瓦,直到这一步洗脑者的本意才会暴露出来。所有诈骗最终目的都是钱,所有洗脑最终目的都是信邪教和灵修班的洗脑者帮你搭建起来的世界观一定是要将你引回到第二步——情绪。最终目的是要在思想中搭建起一个稳定的反馈系统,让信仰者可以通过自己的逻辑修正现实的偏差。到了这一步,我们输入的轻微变量已经不能改变这个系统的稳态了。


到这一步,一个洗脑的流程就完成了,为了防止信仰动摇,接下来就是不断循环第二步和第三步。


其实所用无非是斯金纳的强化理论,为了提高效率洗脑者会只提供单一的信息源和信息通道,在洗脑达到一定程度后可以取消——被洗脑者可以自己筛选有利信息。


在循环中,有这样一些具体步骤,具体的手段:

群体压力/群体亢奋、仪式化生活、做出承诺、自我奉献、说服他人、神话偶像、树立假想敌、虚构神迹


可以看到,基本上所有行动最终都会让被洗脑者情绪饱满,说实话,平时空虚寂寞的人进入这个环境真的会感觉充实,生活较以前清爽,进而加深认同感。


最后他总结了精辟的一句话:盲目而缺乏理性的阅读和修行,都是愚蠢的另一个代名词。



所有信仰的本质就是“相信”,相信本身能够产生无限力量,这和信什么并无太大关系。让你发自内心真的相信某件事情的时候,一切“神迹”都能找到被主观意识的“显化”。吸引力法则、心理学上的自我语言证实都是这样的原理。而我们人类,也是靠着这种相信的力量与”想象的事实“而战胜所有物种成为今天地球的主宰的。


因此洗脑与催眠,用一系列的手段来完成“相信”,在人脑中植入一套算法,之后它会自行运作。它与真理并无关系,无关信仰的主体是正是邪,因此极度危险。



我曾经抱怨我的左脑比较发达,过于理性和热衷于分析,后来才发现这是一种保护和加持力。就像我们走路需要左脚走一步,右脚跟上,然后不断重复这个过程前进,一旦右脚步子迈得太大,左脚跟不上就会跌倒。我们用左脑去质疑去理解,用右脑去体验和感受,让你的认知系统与你的体验保持同步,一旦你的头脑无法理解你所经历,就会产生恐惧、分裂,最终导致系统崩溃。怀疑是通往信仰的必经之路,只有一步一个脚印地稳健前进,我们才能最终走到哪个地方。


再多的感受与领悟,我们都需要转化为downtotheearth接地气的方法论来面对真实的生活,处理三维世界的种种关系。我们用右脑连结宇宙下载信息,而在人世间的修行靠的是左脑。只有左右脑平衡,才能保持身心平衡。


就像一位人类学家所说的那样,人类文明的历史,就是用左脑不断对右脑的探索。



而那些神鬼怪力以及前世今生的东西,听起来既新鲜又神秘,带着浓厚的浪漫色彩,激发了人们天性的好奇。


就像是“轮回”,其实我们的前世是谁一点都不重要,我们好好把今生过好就行了。就像你经历了一些事情,从中学习和体验到了一些东西,完成了必须的功课,有所收获,那么那些事情具体在哪发生跟谁一起经历并不是重点。


我们早上起来,梦境已经模糊,而留下来的情绪是真实的,梦中以场景体验式所经历的故事是真是假都不重要了。我们每一世都是舞台上的一出戏,你有所体会感悟,何必在乎上一出演的是哪个角色。



同样的,初涉此道的人会对神通力非常迷恋。这些俗称超能力或者特异功能,但是却也是最容易干扰人心的东西,一旦沉迷于这些常人所没有的能力,很容易陷入虚荣与骄矜,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从而偏离正道。


真正修行的人,如寒山大师等,一旦出现神通,都会警觉,立马去掉。克里希那穆提孩童时代被选为“世界神通学会”主席,在他修行的前期出现了无数神通,他都一一散去,甚至解散了这个协会。



南怀瑾写过一篇文章说“一般人学佛学道,最有兴趣的就是神通,因此很多人得了神经...神通是人神而通之,是人修到了精神超越物质、超越肉体时,他的精神与天地宇宙法界的观念相通了,自然就起各种变化...人生来就有神,只是我们的神散在外面、散乱了。打坐做功夫修养好,神凝聚回来,叫“神其来舍”。这个身体是房子,神进来住在里面,所以叫神仙。每一个人、每一个孩子生来都有精气神,没有经过修炼,神是向外散的,特异功能就是神向外散了。“神其来舍”,道家叫做结丹,也就是佛家的入定。”



在“修行”的过程中,随着我们境界不断提升,会逐渐感知到、体验到一些特殊的经验,这是非常自然的“副产品”,没有必要大惊小怪。神通一点也不稀奇,但凡露神通的,都是小技俩。


不要因为一些“上师”“高人”的神通力而迷惑,我的好朋友黄瓜总结民间萨满的附体现在说,有些是不明能量附体,比如《楞严经》对各种“外魔”附体有着详细的解释,第二类是感应类的,还有就是骗子和个人臆想的精神病系列。在藏传佛教里面,对于开悟的人来说,那些附体就成为护法,如果没有,就会和你自身的贪嗔痴相应,成为附体。



有了通灵力和感应,成魔成佛就是一念之间,如果不能够坚持正道追求智慧,还不如做一个心怀善念的普通人。我其实非常反感神鬼怪力的东西。


《无量寿经》中佛陀对他“神通第一”的大弟子目腱连说道“神通和智慧的关系就是一滴海水和大海的关系”


黄瓜说,越是灵性越是平实,不是那些整天高谈阔论高灵,扬升,频率,高维度的人。


同样,那些神经质神神叨叨,情绪和心智都不稳定的人也不是有大智慧的人。他们不是故弄玄虚,就是左右脑身体与心灵极度失衡的人。真正通达的人,平稳而安定,他们不用去强调那些名词术语,也不显神通,不在嘴边谈太多的灵性,因为他们内心不匮乏和自卑,也不需要通过别人的认同来获取自我价值。


我们修行,为的是智慧,而不是神通。我们需要的不是对通灵神通能力的贪心,只有放下任何执着,依靠自我达到真正的自由。


禅宗大师袁焕仙先生说过,世间任何魔都不可怕,只有一个魔最可怕,就是“佛魔”。


南怀瑾说“学了佛法容易被法困住的,许多学佛的人,一脸佛相,满口佛话。非要作个庄严的样子出来不可,那就是众生颠倒。学佛久了以后,讲起话来就用另外一套术语,这就是学佛不通。学佛是学解脱,学道是学逍遥,结果很多学佛的人既不解脱又不逍。”这倒是跟当代艺术圈里那些满口不说人话的现象非常相似,那些学佛不通的人都学到了表面功夫和各种形式主义。


“本来好好一个人,又油漆上这么多东西。人生已经被很多绳子捆起来了,结果想解脱这些绳子,又到解脱绳店里买了些绳子,再往自己身上捆。所以真正学佛先要学做人,人都没做好,不要谈佛了。人是很平凡的,不要奇特。千万记住,平实就是道,平实就是佛法,千万不要把自己弄得与平常人不一样,那就不平实,那就有点入魔了。”



其实那些“佛话”只是经书翻译过来时代的用语,比如“无明”,其实英语就是ignorance,无知愚昧的意思。一点儿也没必要故弄玄虚或者被时代语境所束缚住,日本照恩寺的住持用Techno电子乐与mapping来布道,非常与时具进。没必要一学佛就要麻布禅衣,手上盘着价值不菲的珠串,唯恐天下人不知您一心向佛。



西方世界从嬉皮运动以及New Age理论风行开始,也到处可以看到这样形式主义的人。穿着印度的色彩斑斓的粗麻衣服,脏辫,吃BIO食物或者吃素,把“listen to your heart,follow your inner voice"挂在嘴边,这几乎成了一种亚文化的流行时尚。其实接触多了,发现大部分这样的人是用这样的伪装来掩饰内心空前的茫然,他们跟随的不是内心的声音而是噪音。



也许说愚昧的人做什么都摆脱不了愚昧,只是“灵性”的世界门槛低,比较容易浑水摸鱼。行知不能合一,满口大道理都只是灵魂精致的妆容。小心分辨到底“你的ego告诉你懂了”和“你真的懂了”。


英国闺蜜Susana曾被某个渣男ex嫌弃不够“spiritual",她说“我不知道我是否是‘灵性’的人,可是我只知道首先要treat people nicely,可是这一点很多号称灵性的人都做不到”。人都做不好,就大谈灵修,是一件偃苗助长好高骛远的事情。



在灵性的道路上,其实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你。正如佛陀的教导,不要皈依他人,要以己做舟,除了自身实践,任何圣人都没有办法帮助你悟道。那些听来看来的都没有用,就像我们无法对着一个盲人解释各种颜色,没有实际的经历是无法理解的。只有通过不断“Prastise"不断实践去亲自体验,提高我们的感知力和觉知力,一点一点走向彼岸。


这是一条孤独的道路,只有心怀正念,坚持正道,不在种种因为自身对灵性的执着所带来的贪嗔痴欲里迷途。因为我们所唯一追求的,是通向真正自由的智慧。并且,这条路,没有任何捷径。



P.S.我只是一个平凡无比的普通人,离大智慧依然很遥远,很多东西我也无法做到,只是带着觉知在不断实践。但是我知道我走在路上。最后感谢一起走在路上的小伙伴黄瓜同学,每次和他的聊天都有很多灵感和启发,同时也是各自思路的整理。这一篇也是一些体会和我们近来对谈的内容整理,分享出来,与大家共勉。


作者简介:郑轶,摄影师,策展人。嬉皮风格的旅行者.从事影像创作(摄影&Video),Audiovisual arts(Visuals & DJ)以及写作。曾游学欧洲多年,毕业于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艺术管理专业,曾在奥地利维也纳从事Audiovisual arts.

热衷于研究社会学人类学心理学以及跨文化跨学科研究,在各种大学里把理工科文科艺术科以及经济管理都学了一遍,是个书呆子气十足的技术宅,立志当一个呆萌的学霸。

责任编辑:Spencer 格格

原作者名: 郑轶

转载来源: 近似于透明的深蓝(ID:derBlau)

转载原标题: 我为什么反对“灵修”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坤江与心理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坤江与心理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