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列表 > 文章详情

遭遇亲密关系中的恶:我们该如何救赎自己?

0
0
发表于2017-08-02 17:35:17

 “对这种人,就是要简单粗暴!”


脑子里蹦出这个声音时,我吓了一跳。简单粗暴不是我的风格,现实中与人发生冲突时,我习惯性的做法是回避,而不是短兵相接。事实上我也极少与别人发生冲突,无论行为上还是语言上,自己的说法是:我生来不是一把利剑。

简单粗暴的念头,是被两个咨询激起来的。那种亲密关系中的恶,让人激愤,继而心生悲凉。因为,残忍伤害你的那个人,曾是这个世界上,你最爱的那一个。


  • 亲密关系中的恶


海棠与前夫有过几个月的短暂婚姻,却被前任纠缠了十年。


离婚最主要的原因,是前夫有严重的家庭暴力。第一次打她时,两人才刚刚认识几周。


离婚后,前夫严密监控她的情感动向。一旦捕捉到她可能开始一段新感情,前夫跑来挽留她并希望复合。她的拒绝,会激怒前夫。


一次,前夫拿刀威胁她,用刀尖划破她的脸。“不重,只是划破了皮”,她说。


一次,前夫打她,她无法逃脱。她拿刀割自己的手腕,终于让他从疯狂的状态中清醒。


最近这次,前夫对她的控制已到了病态的程度,他随时可能打电话给她,且要求她不能关机,不能不接,不能不告诉他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


她来做咨询,想知道怎样才能摆脱这个男人的纠缠。


在这段关系中,爱与温情早已荡然无存,只剩下恶。粗暴的、狰狞的恶。


散发着浓浓恶意的纠缠,就像一张蜘蛛网。


“他像一只邪恶的蜘蛛,蹲踞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有时我看不见它,但我知道它就在那里。我被粘在蜘蛛网上。我想逃脱,但又不敢太挣扎,怕惊动它,有一次差点成功了,它立马爬过来,在我身上缠了更多更密的丝。”


“邪恶的蜘蛛网”的意象是蔷薇告诉我的。大学期间,她被迫呆在蜘蛛网上三年。三年中,男友一次又一次地怀疑她对自己不忠。慢慢地,她不敢和男生随意讲话,后来甚至与女生也不再交往,完全生活在男友规定的“安全区域”内。两人不在一个城市,但每次见面她都饱爱折磨。男友恶毒地贬低和攻击她。“原来语言会有这么大的力量,我感觉从他嘴里射出来的,就是一支支沾着毒液利箭”,蔷薇说。


在外人面前,男友说话细声细气,甚至有些腼腆。蔷薇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在自己面前,这个男人像魔鬼一样邪恶。

蔷薇的困惑,在遭遇过亲密关系的恶的人群中非常普遍。似乎亲密关系这种土壤,特别适合这种邪恶生长


  •  什么样的人会拖着你走向地狱?


“我感觉自己被他一步一步地拖着走向地狱。”蔷薇说。


在正常的亲密关系中,也会有分歧、争吵、冷战等不美好的东西存在。在某种程度上,这些也是婚姻的组成部分,是不完美的男人与不完美的女人共同演绎的人间戏剧。


但存在恶的亲密关系,已远远偏离了正常的轨道,里面更多的是对身体的伤害、对人格的侮辱、对尊严的践踏、对灵魂的囚禁、对你作为一个人的全然否定。而且,他这样对你,往往并不是为了争夺什么利益,而是单纯发泄自己内在的恨和恶。更邪恶的是,那个人还不允许你离开。


如果你感觉被一个人拖着走向地狱,对方可能是一个人格障碍者。


当亲密关系中出现暴烈的情绪、严重的暴力、病态的猜疑,顽固的纠缠时,最有可能的是,你遇到了一个人格障碍者。被列入《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即DSM-5中的十种人格障碍中,更常把他人拖向地狱的,是反社会型人格障碍和偏执型人格障碍。这两种人格类型的人,是亲密关系的死敌。


海棠遇到的,可能是一个反社会者。


反社会者易冲动、易激惹、不负责任,冷酷无情,经常虐待伴侣与孩子。在婚姻中,他们制造了更多的家庭暴力,暴力的手段往往令人发指。海棠说十年之中,她被打二三十次,全身伤痕累累,最严重的一次去医院缝了三十多针。


反社会者极少具有关爱和同情的体验,他们管理情感的能力普遍较差,感受恐惧的阈限值也高于平均水平。海棠说她用刀割伤自己,以此唤醒前夫,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控。我不清楚是什么让那个男人停止伤害他人的疯狂举动,但这一招可能并不管用。


美国精神病学家帕特里克研究发现,反社会者对不愉快的图画或恐怖的画面,体验到更少的焦虑和恐惧。有心理专家甚至提出,反社会者对“强奸”这类词汇的反应,并不比对“桌子”的反应程度更高。帕特里克指出,反社会者最大的问题是恐惧感的缺失,能唤起正常人恐惧焦虑情绪的事件,对他们无效,其结果是他们不会为避免惩罚和不利后果而中断自己的行为。


蔷薇遇到的那个男人,可能是一个偏执者。


偏执者最显著的人格特征是多疑,不相信他人,怀疑他人的动机,更经常的是无理由怀疑伴侣不忠。偏执者最让人痛苦的一点也在这里。当他们一遍遍说伴侣轻浮、水性杨花,并因此无情地贬低和攻击她的时候,几乎所有女人的自尊都会降低,正常的人际关系受到影响,进而产生自我厌恶。甚至要用很多很多年,她们才能从这种自我厌恶中走出来。


无故怀疑伴侣不忠,其实是偏执者最常玩的一种心理游戏。他们最习惯用否认和投射这种较低级的防御机制,常常将内部感受投射为外部威胁。他们有着强烈的嫉妒心理,这些带有妄想成分的嫉妒和怨恨令他们无法忍受,因此直接投射出去。比如,一个偏执的丈夫会否认自己头脑中常有的婚外情幻想,反而坚称妻子正受到其他男人的引诱。


  • 离开施虐者是自我救赎的第一步


“在一起时好好生活,不在时好好分离。”林文采老师将这种亲密关系的状态形容为“在悲伤里有温暖”。


一旦与反社会者或偏执者进入亲密关系,分离似乎成为一种不可能。他们会死缠烂打,与对方在关系里纠缠至死。


这种不能分离,一方面是因为施虐者发出真实的死亡威胁。海棠与蔷薇都受到对方的威胁:如果离开,就杀了你。在咨询中,我从来不低估这种威胁的严重性。在亲密关系中,很多真实的杀害就发生在分离阶段。我告诫来访者一定要在确保自己人身安全的前提下,向施虐者摊牌。


另一方面,因为长期处于混乱与痛苦之中,再加上施虐者的人际封锁,被施虐者往往意识不到自己处境的不正常以及严重性。面对前夫的利刃,海棠两次对我说,“不重,就划破点皮。”她没有意识到,一个处于疯狂状态的男人拿刀对着一个女人,是多么严重的一件事。为了让她意识到这一点,我说:“在我看来,他是一个罪犯,他对你做的事就是犯罪。”


再是因为长期遭受情感折磨和心理虐待,以及一次又一次的逃脱失败,被施虐者无法凭借一己之力离开施虐者。这就是习得性无助:尝试了很多次都失败了,最后彻底放弃了离开的念头。蔷薇对此有深切的体验,明明知道自己必须离开男友,却被一种无力感死死攥住。


自我救赎的第一步就是,恢复最基本的判断力,意识到什么样的亲密关系是正常的,什么样的是不正常的。真正的爱是温暖的,让人舒服的、放松的。限制你的自由、虐待你的身体、贬低你的人格,这不可能是爱。你最明智的选择就是,离开他,越快越好!


施虐者这样对待你,不是你的错,但你也要明白,你教会了他这样做,至少你允许他这样对待你。面对他的痛哭流涕,苦苦哀求,收起你的圣母心。他变成这样的人,的确因为他小时候很苦,没人疼没人爱,但这不是他可以随意对别人施暴的理由。用你的人生为他的创伤买单,这不公平。再说你也救不了他,你能救的只能是自己。


如果他阻止你离开,你的态度最好是简单粗暴,你的教养、克制、善意会被他利用。将他的恶行告诉支持你的人,寻求他们的帮助。不要怕家丑外扬,感到羞耻的那个人,应该是他。施虐者处于疯狂状态时,勇于报警。必要的时候,我不反对你使用极端一点的手段。


离开他,只是你自我救赎的第一步。你还有还长的路要走,要恢复到遇见他之前的那个自己,你要做很多功课。也有可能,他给你造成的伤害永远无法疗愈。更可能的是,你成为更好的自己,这是与他在一起永远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参考资料:
1、《理解DSM-5精神障碍》,美国精神医学学会著,夏雅俐、张道龙译。
2、《精神分析诊断:理解人格结构》,南希·麦克威廉斯著,鲁小华、郑诚等译。 



原作者名: 代桂云

转载来源: 好心情精神心理平台(ID:haoxqi)

转载原标题: 遭遇亲密关系中的恶:我们该如何救赎自己?

授权说明: 合作转载

0
0
评论(0

代桂云

陪你走向更好的自己

  • 擅长咨询话题:

    亲子关系,个人成长

面对面咨询:400.00/50分钟
视频咨询:350.00元/50分钟
电话咨询:300.00元/50分钟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