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列表 > 文章详情

古典:跃迁,这个时代如何发展与学习

0
0
发表于2017-07-04 12:37:49
undefined

-01-

我认为在未来接下来十年中,我们这一代人的职业生涯发展方向、学习的方法和组织的形式,都会发生很多变化。

 

在《拆掉思维里的墙》中,我说人一定要找到自己的梦想。但我现在跟大家说,暂时找不到人生梦想也无妨。


你可以先去一个竞争最激烈、优秀人才最多的行业里,因为在那里你能获得更多的视野和能力,更容易找到未来的转型方向。


梦想是等不来的。以前我总说要定一个十年目标,终生目标,现在我认为目标可以只定三年。


践行目标的最好方法是你对标一个人,他比你强一点,你勉强跟得上。每年年底你梳理一下自己是否超过他?如果有超越他,换下一个对标对象,重新设定下一个目标,再设计1年的指标。

-02-

时代的跃迁与消费升级


跃迁这个词大家可能有点陌生,那什么叫跃迁呢?


跃迁不同于转变和改变。它最早是形容电子吸收光能的效应,会从一个能量能级跳到更高的能级。


我们最常看见水烧开的时候就是跃迁,在科学和企业经营史上也有很多的跃迁。


比如1903年,莱特兄弟发明了第一架飞机。他们原来是修单车的,而且做的这驾飞机也并没有太多技术含量,但厉害的是他们的想法与众不同。


因为当时所有人认为飞机应该像鸟一样扑扇着翅膀才能飞起来,但莱特兄弟认为,飞机的翅膀应该等同于帆船的风帆,借助足够强的风力就能起飞。


所以其实莱特兄弟并没有完成太多技术上的突破,而是转了一种思维方式就让飞机飞上了天。


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上,美国运动员福斯贝里首次采用与众不同的背向横杆的背越式技术。福斯贝里能发明出背越式跳高的一个原因竟然是,1965年后这个橡胶垫才被发明出来。


一个跃迁式的改变,不仅是思维的改变,还要有社会和科技的改变来支撑。当年孙中山为什么叫孙大炮,他说在中国要盖一万公里的铁路,并不是想法达不到,而是技术达不到。


每个跃迁,每一次瞬间状态的改变意味着背后大量的技术和社会经济支持。


2016年中国的GDP的三个比较。2020年的就是绿色这条线,中国跟美国齐平。最乐观的比较就是今年,中国能追平美国的GDP。


如果按照我们伟大的设想,到2050年中国的GDP能够重新回到盛唐时期占全世界GDP的20%。在2019年,中国人均GDP过了13000美金,也就是国际银行认为的高收入国家线。


高盛前段时间刚开除了56名金融分析师,因为电脑比他们做的更好。未来的三四年内,AI技术会大量在各个领域普及。据说2030年的时候AI将会取代30%的基础脑力活动。


简单来说,我们在后年就有可能成为高收入人群。我们在大后年就是强国了,我们在2030年电脑就能帮我们干活了。但我们中间大部分人没有学好怎么当富人。


就像暴发户家里突然多两个佣人,你不知道如何使用他们,有了更多的钱你也不知道到底怎么花。


后AI时代的我们,要做的第一个事情就是消费升级,所谓的消费升级,就是所有基础需求都消失后,我们让满足需求的过程变得更美好。


这段时间我做内容产品,我发现所有的内容产品以前早就以各种形式出现过。我能做的只是创造了一个更加美好的形式把它表达出来,可能更碎片化、声音更好听、内容更好玩,但是过程更美好。

-03-

AI时代的核心竞争力和玩家心态


在这样一个学会做富人的消费升级时代,什么是真正的竞争力呢?


我觉得在这个时代,你已经很难区分你是什么职能的人,职能之间越来越融合,人慢慢变成三种。


要么生产信息你是产品人,要么释放信息是一个媒体人,要么就是把两个节点连到一起就是运营人。


如果你是产品人,你的目标是洞察需求,趋势,创造产品,创造产品体验,如果你是媒体人就是运营平台,如果你是组织人就是把这些产品连到一起。


这三种人需要什么能力呢?


我们需要解决问题能力、整合资源能力、创造力、设计、感召力、意义感。


但我想说,这六种能力中,有什么能力是可以通过增加收入、加班加压、被领导训斥就能获得的吗?这些做法没戏的。


上世纪90年代做管理很简单,你要摆着臭脸走到他面前就可以。但是这个时代没戏,因为所有这些能力都是在一个人做富人的时候,很轻松愉悦的时候释放出来的能力。


有人在美国加州做过试验,一个老板走进装了很多摄像头的办公室,他拍桌子、发火,发现全体工人们的动作频率快了50%,但是效率整体下降了30%。所以说,这个时代的效率本身就是在比较轻松、愉悦的状态下面产生的。


我们未来不是尽可能成为快乐工作者,是必须成为快乐工作者,所以传统的激励方式不再好用。


而且现在人有三个要求。


第一我要长本事,刚刚毕业我不着急。


第二种是,我现在可以赚钱,但是要越来越自由,我可以做你给我安排的工作,但是至少要让我感觉到这是我自己的愿意。


第三个是,你要让我觉得在做牛逼的事


今天的小朋友不太容易被钱所激励。第一个理由他们不缺钱,父母房子、车都买好了。第二个理由是他见过大钱,你说个数字他们不再激动,他们早就听过疯狂的财富故事。


社会早就分阶层了。只不过以前你看不到王思聪发微博,看不到富人在干什么。只是你以前连层都没见过,现在才了解他们了。


如果你清楚地知道你无法成为世界第一,又清楚知道自己不会饿死,那为什么还要工作呢?


所以在今天只有这些东西才能够真正激励人。


我觉得现代每个人本质上都在寻求自由,但是自由有三个层面:


第一个自由,是最基本的自由。叫做我是不是非得跟你交易的自由,我在这不爱干了,我去另外一个公司也能找到工作。


第二个自由,叫不是非得为钱工作的自由。


第三种自由,就是我想有一种想做事情的自由,这种自由就是一个人持续的自我积累,这是每个人都寻求自由的时代。


正因为这样,在每个时代一个人的竞争力无非两条。


第一,能力比别人强,六种能力只能在比较放松的状态下获得。


第二,成本比别人低,驱动比别人强。因为这两点,财富的上升,消费的升级,导致人们持续在一种嗨的状态下。


所以我认为这一代人的职业观有一个巨大的变化。


我父辈年代的人是火车思维。关键的时候你能上车,路径和目标都是清晰的。比如30岁到处长、副处长等等。


70后80后是公路思维。他们的人生目标稳定,但是路径不明。


现代人的思维方式像是去一个游乐场。今天进去之前想好先玩摩天轮再玩云霄飞车,后来发现云霄飞车很多人排队,突然发现激流勇进没有什么人,这个人更可能直接去激流勇进。或者他的想法又变了,直接去了迪士尼。


现代人的职业生涯发展是游乐场式的。每隔三年,重新根据事业、资源、想法重新定向,世界和你变化太快。


在这个时代,你唯一的心态就是有一个比较健康的玩家心态,这是我认为是第一个跃迁。

-04-

认知方式的跃迁——场景模式下的提问


第二就是认知方式的跃迁。


在我初中时,化学老师曾经出过一道题。他把化学元素周期表抠了几个洞,让大家把它填满。我在下方写了一行字,“内容见化学书第一册倒数第2附一页”。


虽然最后化学老师骂了我一节课,但是我无意中学会了一项重要技能——我不需去记住知识,我只需要知道它在哪就行。


我现在找本书,拿手机一搜只需要5秒钟,而以前去图书馆找书会用整整30分钟,这个时代我和书的连接速度整整快了360倍。


在我小时候,把化学元素表背在脑子里是合适的,因为找书可能要更久。但是今天我如果有5秒钟时间能触达知识,为什么还要记呢,我直接记关键词就行了。


今天所有的知识重新以被更快的形式连接到一起,所以今天的思考方式就变成了不要用大脑来记信息,而要用大脑去提问题。


现在真正的困境在于,你连关键词都不知道,所以你就没有掌握到信息。你只要有问题,你就肯定能找到答案。


我看过一个报告,谷歌下面37%的网页都是重新输进去的,这个网页并不是以前存在人类知识库里的知识,是谷歌专门为你生成的,也就是说当你提出了一个问题,就生成了一个根据这个问题产生的页面。当你提出一个问题的时候,脑子里就有了答案。


所以我认为学科知识变得越来越不重要,而场景知识,我该干什么、提出好问题而生成的知识变得越来越重要。


亚里士多德曾经把哲学拆分成了17个学科。每个学科随着两千多年的进化不断往下面迭代新的学科,慢慢地人类的学术变成了一棵知识树。


专业的细分化,最近也让大家陷入了深深的知识恐慌。一开始你怕学的不够快然后找别人讲,讲不过来时你订专栏听别人分享、互动,但发现还是不够用。


为什么?因为方式是错的


爬知识树根本不可能爬完,就像概率论里的概率大家都知道,你从数学学到概率论可能要两年,但如果你从知识出发,场景出发找概率论可能只要两步。


今天,学习的方式也有一个大的跃迁,不要追随知识树,可以去思考问题树。我们是被一个又一个问题所调取的知识支持,而不是通过学完了获得知识获得问题。


我认为未来没有终生学习者唯一的方式是终生提问,只能不断提出好问题,搜索答案,根据答案寻找解决方案。


人是被一个一个问题牵引着前进的,而不是被学科内容牵引。


只有这样你的速度才能跟上这个社会的发展,所以做一个终生提问者比做终生学习者更加重要,这是学习方式的跃迁。

 

遇到一个问题,你会停下来接下来继续想,还是上网搜答案,还是先想好问题找别人问呢?


上一代人很习惯独立思考,单机版思考。你要考试的时候联机思考,这叫作弊。但是今天,很少有任何一个企业家、创业者是在单机思考的,他们都在互联。


因为人的发展就是一个外包大脑的过程。


最早的时候,我们通过聚焦语言的方式,召集大家一起来对付野兽,把自己的体能外包后,不用很强壮就能生存。


慢慢地我们有了印刷术,能够可以把大脑中记忆的部分外包。我们不用记那么多了,把文明用文字记录下来,然后聚焦读写能力就好。这也是为什么西方人强调读写能力的原因,读写能力是印刷术产生的先决条件。

 

后来有了互联网后,我们的读写能力可以去部分外包了,只留下提问题的能力和搜索的能力。


到了AI时代,我觉得提问的都可以部分外包。这个世界只需要我们提出新的问题和有洞见的问题,老的问题去搜索就可以了。

-05-

组织结构的跃迁与云大脑


很多组织以前是金字塔结构,后来是扁平结构,后来是三叶草结构。今天你会发现,真正在市场一线的成功团队,他们往往都是不超过7个人的小组织。核心工作层在中间,顶层有一堆外脑。


比如我见过一个特别好的数据团队,就7个人。而且尽量在外面办公,不要聚集化,他们外聘顾问就有30多个。这样的团队有大量的认知资源可以进来,而认知资源一进来就会有强大的运营感、强大的专利、强大的自主性。


我现在自己做这个《超级个体》的时候,我们会找二十多个不同领域的知识挖掘师,还有专业的插图师。所以未来唯一的竞争手段就是持续提出足够好的问题,只要问题够好答案就够好。


很多时候你没有什么好问题,你就不会有什么好答案,就聚不了人,自然也拿不到足够大的资源。未来的资源,都是被有趣的问题所捕获的。


作为职业规划师,三十年后职场是什么样子。那个时候可能每个人没有公司,没有组织,每个人有一个ID,有一个标签。


每天大家面临的工作就是处理无数推送过来的信息,比如在巴西有一个公司面临什么问题,比如在新几内亚有一个公司想上市了, 比如PPT的主题抓不住需要你提炼一下。

 

每个人都从组织里拆分出来,都特别会处理某一类问题。


你可以是一个云大脑,你可以是小的团队,你甚至是一个手艺人,你在网络上面清晰看到你的能力、水平、标签化,你可以不在任何一家公司,你只需要解决一个又一个自己擅长解决的问题。


那样的图景下,每个人最需要做的就是持续提出好问题,抓住认知资源。

-06-

跃迁,是时代的大潮


这些跃迁正在来临。


公路思维的人慢慢变成游乐场思维,他们不会纠结于是不是开到原来要去的地方。


学习焦虑的人成了终生提问者,当问题出现他们发现学的东西需要学很多。


单机思考的人成了联机思考者,他们可以保持在联机思考但是依然独立思考的状态。

 

我想这可能就是跃迁,这种状态慢慢在滋生。我也不知道它在某个拐点会突然拐过去。


就像浮萍效益,一开始只能覆盖三十二分之一的池塘,第二天八分之一,第三天四分之一,第四天二分之一。


当一个趋势真的来临时速度是极快的,快到你无法捕捉。

 

当火车刚出现的时候,有一个农场主骑着两匹马跟火车赛跑,最后马赢了。但为什么马会慢慢退出历史舞台,而火车越来越流行?


因为火车内在架构更合理,它和当年的飞机和背越式跳高一样,有这个时代的内在结构。虽然火车慢一点,但它一定会赢。


如果你回到那个年代,你会站在马车这边还是站在火车这边,如果在这个时间拐点上,当跃迁即将来临的一两年,你又会在哪辆车上?


作者简介: 古典,新精英生涯创始人,橙子学院创始人,百万畅销书《拆掉思维里的墙》、《你的生命有什么可能》作者,得到APP《超级个体》主理人。


undefined


原作者名: 古典

转载来源: 橙子School(ID:zhiyeguihua010)

转载原标题: 古典:跃迁,这个时代如何发展与学习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0
推荐专家
  • 陈润森 牛津大学博士研究生、悉尼大学心理学硕士

    理解和尊重,倾听与陪伴

    已咨询 5
    500.00元/50分钟
评论(0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