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婚恋列表 > 文章详情

为什么人们对这样的爱情状态充满自嘲式褒赏

0
0
发表于2017-06-13 18:05:26
undefined


文:阿弗|微信公众号:京师心理大学堂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原文


“我跟女朋友不吵不闹,日子过得没什么波澜,正常地一起吃饭一起约会。但是我觉得我们两个都知道我们就快分手了。但是我好像又没多少难过。”


“还有这种操作?”

“喜欢就买,不行就分”,似乎已经成了不少现代人们理想的爱情状态,处于“随时准备脱身”的爱情状态中的人似乎也总会带有自嘲式的褒赏意味。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呢?


一句话回答问题:当然是因为不同人对爱情的需求不同啦!(亦可称为爱情观的差异性)


先做一个分析:有些人因为某些原因A选择了「随时准备脱身」的爱情状态,并因为某些原因B进行自嘲,因为某些原因C对自己的行为进行褒赏。但不排除还有一些人因为某些原因D选择了「随时准备脱身」的爱情状态,但并不自嘲,反而期望改变。要说的是,在「随时准备脱身」这件事上的个体差异是很大的,所以不可能对每一个个体的心理进行分析。


下面开始解释某些原因A——


你谈恋爱到底为了什么?

恋爱是人生中一大美事,在谈恋爱的时候,有人为了神奇的多巴胺奖赏,有人为了传宗接代,有人为了遵守诺言——那么你又为了什么呢?



事实是,人们在谈恋爱的时候都有各自的「需要」,而「需要」又是「动机」产生的根本原因,「动机」又决定了你做出的「行为」。


即:需要——动机——行为


这就决定了拥有不同的「恋爱需要」的人最终会根据自己的「恋爱动机」作出相应的「恋爱行为」,而这正是人们恋爱观不同的很大原因。


undefined


那么题中提及的对「随时准备脱身」的人们的恋爱需要到底是什么呢?


我们不敢肆意猜测它是什么,但我们可以知道它不是什么——它不是需要付出长时间经营、以在一起很久为目的的恋爱,相反,它更像是招之则来挥之即去的,失掉新鲜感后就“脱身”并投身于下一段依恋关系的爱情。这种爱情更加“快餐”(怎么感觉对面是铁饭碗),也更不需要人们投入过多的认知资源,对当代快社会的人们来说是一种省心的选择。


但是为什么这些人不愿意选择开始一段长久的爱情而是频繁更替呢?


undefined


答案可能有千万种,这里我们介绍一种最常见的——喜新厌旧。


简化原理与古烈治效应


先来科普一下背景:赫布(Hebb)和柏林(Berlyne)有关动机的唤醒理论主张环境中的各种刺激会引起人们的生理唤醒,增加人们的自主反应(例如,今天你为伴侣准备了一份520惊喜,对TA就是一种刺激,就能产生生理唤醒从而作出相应反应),以及人们倾向于最佳唤醒水平(不太高也不太低)。而唤醒理论的简化原理告诉我们:重复进行刺激能使唤醒水平降低。


简化原理可能导致爱情上的“喜新厌旧”。「随时准备脱身」的人们在开始一段感情时往往不会马上想脱身,他们此时具有较高的唤醒水平,也较容易投入精力,但在不断地交往(重复见面)之后就渐渐感到没那么兴奋了,而恋人此时如果没有更多的“唤醒”手段,就往往导致了分手。但这些人在分手时内心一定OS过:真的爱过!但是不爱了,又有什么办法呢?


“厌旧”是“需求”的消退,而“喜新”是“诱因”,拉着你脱身。


undefined


关于喜新厌旧,有这么一个故事——

古烈治是一位西方国家的元首,一日他偕夫人科尼基参观一家养鸡舍,夫人看见公鸡在母鸡身上,突发奇想问陪同的农场主说:你能否告诉我公鸡一天在母鸡身上尽多少次“丈夫”的责任?


答:时时尽责一日十余次。夫人说:请把结论告诉总统。农场主过去给总统刚一说完,总统问道:每次都在同一只母鸡身上尽责任吗?答:次次更换伴侣。总统说:请把结论转告夫人。


在心理学中,这种男性强烈的“见异思迁”倾向被称为古烈治效应。当然了,当今社会也不缺少一些女性“古烈治”,也不是男性普遍地拥有见异思迁倾向,毕竟个体差异总是更可能大于群体差异。观念的开放使得男女都有了平等的追求爱情的权利,更加包容的社会也使得一生寻求多个伴侣的行为被广为接受。那么,选择了「随时准备脱身」的爱情的人,又为什么进行自嘲式褒赏呢?


下面我们来解释某些原因B和某些原因C。


你在自嘲和褒赏的时候想的是什么?

这里我们假定自嘲「随时准备脱身」的爱情的人,认为自己的这种爱情也不是长久之策,但一时也做不到改变或碍于某些原因不想改变。


一、我怕你嘲笑,所以我先自嘲

为什么要对「随时准备脱身」的爱情进行自嘲?答:为了拉近关系、化解尴尬以及降低心理预期,最终达到自我防御的目的。


先看“自嘲”的定义:自我嘲笑;自我解嘲。可以看出,自嘲的一个指向性目标便是“解”,解什么呢?我们认为是社交场合中被提及自己「随时准备脱身」的爱情时的“尴尬”——在提及自己的这种「随时准备脱身」的爱情时,自嘲成了很好的化解之策——既不用避而不谈,又不用深谈伤害自己,何乐而不为?


undefined


因此,选择自嘲,目的还是自我防御


二、褒赏不过是另一种安慰罢了


和自嘲一样,褒赏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自我防御。人们对自己的这种「随时准备脱身」的爱情进行褒赏(这里我们继续假定这些人认为自己的这种爱情不是长久之策),既化解了社交场合的尴尬,博众君一笑,同时也对自己的这种行为进行短暂的支持,形成一种心理安慰(例如,差几分导致没考上一本大学,安慰自己二本也还不错),从而使得自己不至于过分担忧。

undefined


褒赏,作为一种自我安慰,在这种情景下成为了很好的自我防御手段。


三、因为我不需要这样的爱

简单地说,人们选择「随时准备脱身」的爱情是因为每个人的对爱情的「需要」不同,不同的需要导致了不同的动机,最终使人们拥有了不同的爱情状态。


人们的自嘲式褒赏,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通过自嘲式褒赏,人们能够在还没对「随时准备脱身」的爱情有更加准确的认识或者准备好进入长久的爱情的时候短暂地保护自己,同时化解社交场合的尴尬。


最后,阿弗想来感性地探讨一下为什么要“自嘲式褒赏”「随时准备脱身」的爱情。自嘲的人往往是无事一身轻、不想负责任的,一段长久的感情需要他们的长时间付出,而期间可能碰到的感情低谷则会使得他们持续不下去——与其使自己陷入情绪低谷,为何不从一开始就浅尝则止而后寻找下一段感情呢?他们自嘲式褒赏,还因为自己对感情的需要本身就和传统观念不一样,当中的无奈有些人也不懂,同时也是为自己的一种“开脱”,使自己感到更加轻松。


undefined


需要提出质疑的是:对于不同场合下的对「随时准备脱身」的爱情进行自嘲式褒赏的行为,是不是出于同一种心理机制?有着「随时准备脱身」的爱情的人可能支持也可能反对自己的这种爱情观,他们的不同想法以及这种自嘲式褒赏会对之后的爱情之路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没有「随时准备脱身」的爱情的人也会进行自嘲式褒赏吗……


对于「随时准备脱身」的人来说,在爱情中保护好自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虽然可以全身心投入、百分百恋爱,但同时也很害怕自己在越陷越深中受伤。而对于选择长期恋爱的人来说,怎么在恋爱不再跌宕起伏后保持生活中的小新鲜,寻求平淡日子里的鲜美佐料,也成了一门很重要的课程。


每个人都有自己对亲密关系的理解,也有一份个性化的向往。但归根结底,人类还是自私的,满足「需要」的天性,是可以在爱情中体现得淋漓尽致的。真正的爱情,是在两个人的「需要」中找到平衡,有所舍,有所得,而后长情陪伴。而爱情本身却又很美,在一段长久的感情中,双方的「需要」都被满足后,剩下的本来也不应有很多了,只剩彼此。


任凭时光荏苒,我只喜与你一起的这一份岁月静好。

原文标题:喜欢就买,不行就分|为什么人们对“随时准备脱身”的爱情状态充满自嘲式的褒赏?


参考文献:[1]Hebb,D.O.(1951).The organization of behavior;a neurop sychological theory.The Quarterly Review of Biology,63(Volume26,Number3),633.[2]Berlyne,D.E.(1960).Conflict,arousal,and curiosity.Conflict,arousal,andcuriosity/.McGraw-Hill.


[3]彭聃龄.(2004).普通心理学.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作者简介:本文由京师心理大学堂原创(ID:bnupsychology)。京师心理大学堂,北师大心理学部出品,奉行“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心理学科普平台”的项目定位,努力将北师大心理学百年积淀奉献于社会,凝聚师生力量传播科学知识,让心理学走进千家万户。


今日讨论

随时准备脱身,你曾在恋爱中有这种状态吗?




undefined


0
0
推荐专家
  • 唐迎婵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广州伊理雅通心理创办人

    临床心理学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广东省精神分析专业委员会委员。从业15年,有效咨询时间按达8000小时以上。在焦虑情绪、抑郁情绪以及婚姻家庭和亲子教育方面的咨询有丰富的经验。出版译著《罗夏测验综合系统工作手册》。擅长以精神分析疗法对涉及婚姻、情感、工作压力、人际关系、个人成长、亲子教育等问题进行分析与咨询,同时擅长使用认知行为疗法、沙盘游戏等技术对儿童青少年进行心理辅导。 2014开始,开设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证培训网络课程,深得好评。 2013.6,出版译著《罗夏测验综合系统工作手册》。 2012.8至今,担任广东省心理学会精神分析专业委员会委员。 2012.5通过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考试并获得证书。 2008.9至今,参加国际精神分析学会广州精神分析小组,同时一直接受台湾白美正博士、国内精神分析专家孟宪璋教授和杨蕴萍教授的专业督导,并获得精神分析培训证书。连续接受的心理督导已经达到1000个小时以上。 2008.9—2011.7就读于暨南大学应用心理学专业临床心理学方向研究生(全日制),获硕士学位,同时在暨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精神心理科担任实习医生。 1996.9—2000.7 就读于华南师范大学,获学士学位。

    已咨询 7
    600.00元/50分钟
评论(0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