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婚恋情感列表 > 文章详情

依恋模式的差异是如何使夫妻关系破裂的?

0
0
发表于2015-08-21 15:47:47

文:吴翔 丨 壹心理专栏作家

夫妻关系破裂的一个案例

(Marsha以第一人称讲述故事)

我和Craig是在大学认识, 他可爱、好运动,我喜欢他。此外,他是医学助教,我的主修课,这课对我很难,对他来说好像很容易,因此,我觉得他很聪明。刚开始的时候,他的行为就让我感到混淆,让我心烦(如果女生在关系初期遇到这种情况,要慎重判断对方是否是回避型的依恋类型)。

交往初期的证据

第一次他邀请我外出,我以为是一个约会,去到才发现是和他的一堆朋友一起(男生并没有在心理上作出承诺,所以会以非典型性约会的方式邀约,这个也是女生需要注意的信号。如果男生一开始就没有作出比较认真的态度,那么可能结果也是不理想的,即“始乱终弃”)。我知道任何女生都会把他的邀请当成是约会,姑且我相信他,也许我误解了他,后来他还是约我单独出去。这真是一次奇葩的约会。

一个月后,我去给他田径训练加油,完全被他的反应惊呆了。他不仅不感激我到场支持,他完全忽略我的存在。他只和他的朋友在一起,甚至不来和我打一个招呼,我能想的是:他在故意羞辱我吗?后来我哭着质问他为什么这样。他说:Marsha,当我们和其他同事在一起的时候,我并不需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是一对(从这一个案例中,我们也可以看出男生对于两人关系的不确定性,男生并不愿意与女生保持亲密关系,这也是回避型的常见表现)。他的解释让我很愤怒,但是也算是一个理由,我收了眼泪。他拥抱、轻吻我,我们又言归于好(女生往往会被男生偶尔表现出来的柔情迷惑,对于回避型男生,他们不是完全不会表现出亲密,而是因为他们只会在女生的强烈要求下表现出亲密,但是一旦两人靠在一起了,回避型男生又会觉得走得太近了,不舒服,需要离开)。很快,尽管他不想公布我们之间的关系,但是大家都知道我们是情侣的事实。

不幸的是,这并不是我们不开心的最后一次。我们约会几个月,关系进展顺利。为了让事情更清晰一些,我把这段感情和前男友说了(我和前男友保持联系,但是没有见面)。当我把和前男友交流的事情说给Craig,他的反应让我措手不及。“为什么你要和前男友说这些,还太早了吧,这并不会有任何的好处。”(这说明Craig并不愿意对Marsha做出承诺,他并认为自己已经和女生建立了亲密关系,他对亲密关系感到压力,甚至恐惧。于是,回避型男生希望能够尽量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在恋爱,这样可以为自己分手产生的负面社会影响降到最低)

预设的悲剧

经过几个月的交流,我们感觉协调了一些。他搬到了一居室的单元,并建议我和他同居。我认为他做出了一个承诺,于是同意了。好像一切都发展得很自然。Craig在外人看来是一个好人,给别人留下了一些好印象(回避型经常表现如此,如果你在和男生的交往过程发现他对别人总是很好,而对你很差,那么他一定是一个回避型的,这是典型表现)。那些对他初步了解的人认为他真的是一个好人。但是,事实上,和Craig生活的日子里,我的情绪像是坐过山车,我基本上天天以泪洗脸(和回避型男生在一起生活,做好对方是一个冷面人的心理准备)。

Craig总是拿我和他的前任女友Ginger比较,对于Craig来说,前女友聪明、漂亮、老练(译者注:干嘛不和前女友结婚啊!)。他们仍然保持来往和接触,这让我很不好受,感觉很不舒服。当他夸奖Ginger的时候,总是同时贬低我(贬低伴侣也是回避型的特点)。他甚至抨击我的智力,很要命的是他认为我在一些方面是愚钝的。我自信是聪明的,毕竟我是常春藤大学联盟的学生。

我对自己的相貌也不是很满意,Craig放大了我相貌的缺点—一点脂肪,并且唠唠叨叨说了几个星期(回避型总是抱怨啊,然后总是看女生的缺点,而忽略她的优点。因为回避型男生通过这些负面评价来尽量让女生远离自己,然后保持距离)。他第一次看到我在洗澡,说我像一个躶体侏儒。我当时听到这么轻蔑的话,伤透了心,几乎要晕倒了。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吃得很多,变得很肥胖,我就问他:“怎么还会和这么恶心的肥婆做爱呢?”事实上,我的男朋友(现任),甚至所有身边的其他人听到这么贬低自己的话,都会鼓励我说:Marsha,你很漂亮啊。对于Craig来说,他只是会回应:“你说得就是对的啦”。他从来不考虑说的话会伤害人心。对他来说,他就是一个旁观者。

我本来想和他谈一谈关于说话不要那么伤人,但是他完全听不进去,讲的话左耳进右耳出。有时候我真的发誓说不能忍受他了,并且要和他斗一斗,但是都没有坚持下去。他说他爱我,并且我让他相信我们可以一辈子(女生不要相信男生的语言,要看行为。如果男生总是在回避、在让女生感受到负面情绪,那么女生应该做好离开的心理准备)。

分析回避型成长经历

(所有回避型男生的养成,都和不幸福的成长环境有关。因此,女生可以通过了解男生的成长环境和家庭氛围来判断男生的依恋类型。男生父母任何一方过于强势,都可能导致男生的不安全依恋。特别是母亲过于强势,可能导致男生在亲密关系中倾向回避。)他爱我吗?可能,他几乎每天都说爱我,我通过他的行为来分析,认为他没有撒谎了。他的成长环境就不是一个良好的亲密关系氛围。他的父亲专横跋扈,并且对Craig的妈妈很差。我变得接受这种“不知道怎么变好”的情侣关系。如果他的行为是学来的,那么他就很难改变了。我的克制需要我做出巨大的容忍。比如他的父亲,就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Craig简直像极了他。我们总是做Craig想要做的事情。每一件事情他的意见总是决定性的,他决定看什么电影,他决定吃什么菜,甚至他在知道我喜欢古典风格的装饰情况下,他在卧室张贴了一张大鲨鱼奥尼尔的海报!Craig对我的行为让我深深地感到受耻--我让他欺负的耻辱,我从来都没有把Craig介绍给我的朋友们。和他的朋友在一起的时间糟透了。我感到羞耻,当我们和他的朋友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我参与大家的聊天发表我的观点的时候,他打断我,并且说:“嗨,听着,我"天才"女朋友要发表观点了!”另外一些时候,在海滩上,我要他帮我拿个毛巾,他却当着大家的面大叫说:“晒干就行了!”这只是两个例子,我还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例子,我反复跟他说不要用这种没有礼貌的方式跟我说话,但是最终我都懒得说了。

结婚,不可自拔

我之所以和他一起生活那么久,有一方面是我能够接受的。那就Craig非常具有柔情。我们相拥而眠,他的柔情让我假装在性生活上感到满意。Craig是我过往男朋友中最矮小的一个(这里隐含着他的性器官可能也是最小的。研究表明,男生过大的性器官对女生反而产生负面的性生活体验。)拥抱产生的舒适感,可以减少被拒绝的痛楚。在我心里我努力去补偿被拒绝、被否定的痛楚,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感到越来越崩溃。我不得不说服自己:“没有完美的情侣关系,你不得不对某些东西妥协。如果情况就是那样,我不如就这样和Craig呆在一起吧!”(的确没有完美的情侣关系,但是,夫妻双方要互相满足对方的需求,否则夫妻很难和谐。)就这样我和Craig生活了好几年,我觉得不应该浪费时间,“认为”是时候结婚了。甚至他做出了很恶心的评论,比如:“那就是说,我再也不能和二十多岁的小女生睡觉了?!”,我仍然想要嫁给他!结婚这件事上,是我推着Craig走的。很快他同意了,但是,我知道我犯了一个错误,很明显是“有点勉强”。

他买的戒指不好,上面的宝石老是掉下来。难道这就是前兆吗?

我们在巴黎度蜜月时糟透了。我们天天呆在一起,我感觉自己被他束缚着。虽然我们有大把时间可以去享受旅途,但是Craig却总是在找麻烦。他抱怨酒店服务。当我搭错地铁,他就发飙,我感到晴天霹雳。当Craig骂我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没有能力去改变他了,感觉彻底失望了!当我回到家里我的家人问我们度蜜月的事情,我都没有勇气告诉他们那是一场灾难,只能敷衍说“还好”!这就是我悲催的蜜月。

焦虑型真的无法忍受,要离婚

虽然我身处困境,但是我并不得自己脱离苦海。多少次,我蓄积勇气想要离开,Craig说服我留下。我开始幻想Craig有外遇,然后他离开这个家。因为我没有能量选择自己首先离开他(焦虑型害怕分离,因此不敢做出分离的决定)。幸运的是,Craig发现了力量。以前我说要离婚,Craig都祈求我留下,但是这一次他许诺:假如我再次说要离婚,他就不管了。我很高兴他这样说。接下来他的话就很让人难以忍受了。他说“ok”,我们以前签了一个合同买房子,后来毁约损失了1万美元,但是现在回头看来,这是我花的最值的一笔费用。

焦虑型可以重新找到真爱,不过真爱可能来自安全型

离婚手续办得很快也很容易。我们后来一直保持联系,但是我不能和他呆太久,他有柔情、有趣、英俊(这是大多数帅哥吸引女生的特质),但是当他开始伤害我(大多数回避型男生的特点,表现为“嘴臭”、回避亲密、不关心人),我就要离开。

幸运的是,Marsha选择离开并去寻找和她共度良缘的人。当她和新伴侣在一起的时候,Marsha能够做自己值得做的工作,并且找到了自己的兴趣。她再也不会像和Craig一起的时候那样,经历情绪的过山车。(未完待续)

想了解依恋类型的,请点击以下链接:http://1.psysurvey.sinaapp.com

本文由 壹心理专栏 吴翔 所著,版权归壹心理所有,所有的独家文章未经正式授权不能转载,如需授权请联系susan.liao@xinli001.com


0
标签:
情感
0
推荐专家
  • 马琳 高校心理咨询师 海域心理咨询中心主任

    每个人的成长经历不同 我尊重并愿意陪你去看内心花开花落的地方 无论是风是雨都愿意陪你并一同走过

    已咨询 6
    400.00元/50分钟
评论(0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