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列表 > 文章详情

为什么有些人一看书就瞌睡?

0
0
发表于2016-12-02 16:30:10

   

  文/叶壮丨知乎  

  先放出结论,有些人说看书就困,归根结底是:

  外界信息转化率偏低的情况下,人就会有放空、发呆乃至犯困的倾向。看书犯困只是其中的一个典型情境。  

  有人批评别人看不进书,是——

  · 动机原因——你不带着求知欲去读,你困了。

  · 微观环境原因——你这厢看书,你老妈那厢打麻将大呼小叫。

  · 宏观环境原因——你全家都没爱看书的氛围,打小你就没培养起看书的好习惯,所以见字儿就着。

  · 阅读习惯——你躺着看你能不困吗。

  有人自我批评看不进书。是——

  · 我看不明白——来来回回看,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 我不擅长看大部头——我是看动漫出身的,全是字儿我看着困。

  · 我是易困体质——我干什么我都爱犯困。

  其实在我看来,全是间接原因。真正的原因就是我刚才提到的那一个:

  你信息的转化率不行。  

  大家先来跟我看一段话:

  如果气球炸了,但人们听不到破裂声,因为他们距离气球的位置太远了。关着的窗户也会阻止声音的传播,因为大多数的楼隔音效果良好。由于所有的运作有赖于稳定的电流,因而电线中央的一处破裂也可能导致问题。当然,这家伙可以大喊大叫,但人的声音再大也不可能传得很远。另外的一个问题是乐器上的线可能会发生断裂。如果这样,讯息就没有搬走了。很明显,最好的情况是距离更短些,这样潜在的问题会少不少。在面对面接触时,出错的情况是最少的。

 
 

  再来看另一段话:

  武松叫他说一句,却叫胡正卿写一句。王婆道:"咬虫!你先招了,我如何赖得过!只苦了老身!"王婆也只得招认了。把这婆子口词也叫胡正卿写了。从头至尾都写在上面。叫他两个都点指画了字,就叫四家邻舍画了名,也画了字。叫土兵取碗酒来供养在灵床子前,拖过这妇人来跪在灵前,喝那老狗也跪在灵前,洒泪道:"哥哥灵魂不远!今日兄弟与你报仇雪恨!"叫兵把纸钱点着。那妇人见势不好,却待要叫,被武松脑揪倒来,两只脚踏住他两只胳膊,扯开胸脯衣裳。说时迟,那时快,把尖刀去胸前只一剜,口里衔着刀,双手去挖开胸脯,抠出心肝五脏,供养在灵前;胳察一刀便割下那妇人头来,血流满地。四家邻舍眼都定了,只掩了脸,看他忒凶,又不敢劝,只得随顺他。

 
 

  诸位看官,哪段看着困?

  前段是John Bransford和Maricia Johnson两位教授在1972年研究语言认知加工时专门为了让人们“犯困”的阅读材料。

  后者是《水浒传》里武松杀嫂选段。

  1974年,Harviland和Clark给参加实验的人们呈现了一些流水账一般的段落,之后通过测验来确定人们的理解程度。面对下面这两句话时,人们的反应明显不一样:

 

  我们从车中拿出了一些啤酒。啤酒是温的。

 

  我们检查了野餐的食物准备。啤酒是温的。

  人们对后面的这句话加工时间更长,回忆效率更低,复现水平更差——说白了,就是第一反应没太看明白,而且就算看明白了也很快忘掉了。这就是典型的信息转化率不高。

  你看一篇艰深的数学论文看不到一千字就昏昏欲睡,最大的原因是你看不懂,跟你有没有兴趣着实没有什么太直接的关系,能看懂又喜欢的人自然会看的津津有味。

  我好几次尝试看《红楼梦》,基本在“宝玉初尝云雨情”这一章过后就坚持不下去了,因为也就云雨情我能很连贯的看下来。

  主席当年在闹市中认真学习,长期以来一直是段佳话,但是——你把他看的书一水儿全换成英文原著你让他试试,他也困。

  我也曾经尝试看过一些经文,完全看不懂的时候也困,自己都觉得缺乏该有的敬意,再一次与阅读经文相关的讨论过后,受很多高人启发,现在再看也能有所体悟了,信息转化率上来了,竟然也变得手不释卷起来。

  你肯定有这样的经历——看一段话看的云里雾里不明就里,翻来覆去的看又可能因为生词或诡异的翻译导致依然稀里糊涂,硬着头皮看下去吧——一页看完了以后在脑海中拷问自我:这厮到底讲了个啥?是我差到看不懂还是他根本没写清?

  不是我生得傻,不是他写得差,只是“看不懂”三字让喜悦的阅读变成了困意中的煎熬。  

  最后,我想大家比较感兴趣编出上面我引用的哪段让读者完全confused的人是谁,就是他——

  本文由知乎用户  叶壮   授权发布,版权归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  叶壮

底图.png

图片来源:123RF

责任编辑:Kagawa

底图.jpg

0
0
评论(0

Doris

“当你启程前往伊萨卡岛,但愿你的道路漫长,充满奇迹,充满发现。”

  • 擅长咨询话题:

    test1

视频咨询:200.00元/50分钟
电话咨询:200.00元/50分钟

问题反馈